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收徒弟啊……那得看資質才行,不能來一個就收一個。老實說,你突然推薦個朋友過來,是不是爲了讓你自己能跟着我去地獄啊。”

2020-11-05By 0 Comments

“是啊,師傅你可是說了,只要這邊有人抓總看着,我就可以跟你過去,你可不能反悔。”

“我有這麼說過嗎?我記得我好像是說……”

“原話不是這個,但大概是這個意思啦。師傅,我可是你唯一的弟子,開發地獄這麼大的事情,你總不能真把我扔在人間不帶過去吧。我拜你爲師也大半年了,到現在爲止,你都忙東忙西,從來沒有抽出工夫好好教導我,原先還有小魚兒教我,你把小魚兒還給氣跑了。你說吧,你是不是不打算教我啊?都半年了,我纔會畫一張符,而且還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機率不好使。我這徒弟不出採,你這師傅也是面上無光吧。或者是你覺得我資質不好,所以後悔收我爲徒,打算讓我自己知難而退,等着我主動提出來?”

“沒有,沒有這回事兒。我既然收你爲徒了,那自然是要好好教的。不過你也知道我一直比較忙。好吧,既然是你朋友,那我就給她個機會,考察一下,如果資質夠好,家庭背景又沒有問題,那就收她當徒弟……她在經營這方面真的很在行嗎?才畢業兩年,經驗方面會不會不足?”

“放心吧,她爸媽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工人出身,她全靠自己兩年之內就從一個普通的文祕做到總裁助理,真要論能耐,我可是遠遠比不過她。你要是不放心,就試用兩個月,要是覺得沒問題,再做決定。”

“這樣也好,那這段時間還得由你照看這邊,到時候如果她真像你說的那麼出色,就由她代替你的位置,你可以跟我去地獄。”

“師傅,你可得說話算話,別再像以前那樣一跑就沒影兒了,隔多長時間纔出現。”

“我這個師傅在你心裏就這麼沒信用嗎?去,去,把她找回來,我考較一下她。”

雍博文的觀念在這兩天裏出現了極大的轉變。

原本他是不想收徒弟的,只因爲他身上揹負的東西太多,暗中潛伏的敵人太強大,怕牽連別人。但經過魚承世這麼一訓,反而想開了。人多方能勢衆不說,敵人可不會把你身邊的人分得多清楚,他們可不會管身邊這些人是僱的員工還是收的徒弟或者其它什麼,一旦襲擊開戰,那絕對會全都遭到牽連,既然如此,那也就不用顧忌太多。從來沒聽說過因爲顧忌敵人而不敢壯大自己的,那不是等於負上雙手給別人殺一樣了。

“放心吧,師傅,我推薦的人絕對品質一流,別看她長得小年紀也不大,但心思慎密,行事果斷,爲人穩重……”

韓雅正誇着張晶晶呢,忽見一陣陰風捲過,十數個鬼魂飛也似從兩人眼前跑過,都是公司的員工,以前雍博文捉的第一批鬼魂中的成員,見到雍博文便紛紛大喊:“老闆,救命啊。”它們這沒等喊完,就聽後面傳來呼喊:“別跑啊,就讓我摸摸嘛,別那麼小氣,我保證就摸一下,不,摸兩下……”隨着聲音,就見張晶晶噌噌地追了過來,卡通人物般可愛的小臉興奮得通紅。一見張晶晶追來,衆鬼哄的一聲,四散奔逃,連雍博文這老闆都顧不上了。

雍博文臉便有點發黑,懷疑地看着韓雅。

“她以前沒見過鬼,大概太興奮了,這個,這個,她偶爾是有點人來瘋,不過沒大問題,放心吧。”韓雅乾巴巴解釋着,趕緊一把拉住打身邊經過的張晶晶,“小晶,幹什麼呢?”

“雅姐,好多鬼啊,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可它們太小氣了,都不讓人家摸一下。”張晶晶興高彩烈地指着逃跑的衆鬼直叫,轉眼看到眼睛有點發長的雍大老闆,便啊地輕呼一聲,趕緊站好,拉了拉衣服,神情轉眼便穩重下來,“雍先生,報歉,我太興奮,失禮了。您的公司果然名不虛傳,不知我是不是能有幸加入您的公司呢?這是我的簡歷和相關學歷證明。”說着從隨身挎包裏掏出一大疊文件來。

這種事情自然是不能在門廳裏做的,就算是張晶晶興奮地忘記了,雍博文也不可能在這裏考察她,那也太不禮貌了。

當下三人來到雍博文的辦公室,分賓主落坐後,雍博文這纔看了張晶晶遞上來的資料,果然是相當優秀,便問張晶晶在薪水福利這些方面有什麼要求。

張晶晶立刻爽快地表示,她什麼要求都沒有,這些老闆看着給就是了,她唯的希望就是能拜雍先生爲師,跟着學習捉鬼降妖的本事,說的時候一雙大眼睛滿是熱情與期待地盯着雍博文,忽閃忽閃,閃得雍博文心裏直毛,總覺得她那眼光好像是在看一塊紅燒肉。

雍博文便讓她先在公司試用一段時間,具體職位由韓雅負責安排,試用期結束後,如果各方面合格,再談其它。

張晶晶便有些失望,不過她雖然有些人來瘋,但在正常的情況下,還是很理智的,便謝過雍大老闆的肯定,表示在試用期間絕對會好好努力,不讓老闆失望。

雍博文又問韓雅技術學院的事情忙得怎麼樣了。

做出建設一個屬於自己的技術學院後,雍博文就把具體籌備工作都一股腦地推給了韓雅,這兩天根本就沒過問。

韓雅明確領會師傅意圖後,便立刻着手,先在市郊收購了一處學校。

這原本是個村級小學,只不過隨着生源向市內流動,而被廢棄,閒置多年,村委會一直想把它賣掉,卻因爲村子的地理位置不好,而無人購買,正好韓雅有了個朋友老家就是這個村的,韓雅就通過朋友溝通買了下來。目前正在重新裝修維護,大概一個星期左右就可以正式使用。

彙報完工作,韓雅便領着張晶晶離開。旁聽期間,張晶晶始終用那種色狼看到美女酒鬼見到好酒的眼神盯着雍博文看個不停,把個雍大天師看得心裏直個勁地發毛,感覺壓力好大,直到韓雅把人領走,他才鬆了口氣,暗自嘀咕這張晶晶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吧,便給協會人事部打電話,請他們幫忙調查張晶晶的家庭背景。

雍博文身份特殊,收徒弟什麼的都得先在協會備案,由協會調查其家庭背景本人經歷,確認身家清白無問題後,方可正式收徒。雍博文收韓雅的時候,根本不懂這些,還是羅婉嵐事後幫着補的手續,要不然協會也不可能安心讓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呆在雍博文的公司——早就把韓雅的祖宗八代調查得清清楚楚了。

做完這件事情,雍博文一時無事,打開電腦上了會兒網,主要是到自己公司網站上看了看。現在公司網站註冊人數已經超過十萬,有法師也有普通人,普通人的會員並不把這裏的租鬼業務當真,只以爲是這家公司搞的噱頭,而公司方面也會注意把需要面對面接觸的業務限制在法師範圍內,而其它由只通過網絡進行委託,並不進行實際接觸,也不擔心這其中的祕密泄漏出去。

這方面一直是魏榮在照看。這位技術宅顯然也有一點的管理天賦,把這項業務照看得井井有條,只是沒多大發展而已。

雍博文想到以後捉到的惡鬼和地獄土著會越來越多,自己不可能都用得上,便考慮着在租鬼這項業務的基礎上,建立一個人力資源部門,統籌負責分配惡鬼和地獄土著的用工租賃工作,不過魏榮守成有餘,開拓不足,又得照看着公司的網絡技術方面,顯然不怎麼適合負責這方面的工作,必須得安排他人才行。

以前沒怎麼上心管過這公司,如今稍稍用點心思,就覺得各方面工作千頭萬緒,當真讓人頭大,不由得想起魚純冰的好來,要是魚純冰還在的話,這些事情哪還用得着他操心,早給他做得明明白白。

也不知這小丫頭如今在英國過得怎麼樣?走的時候她很不開心,現在心裏好點了嗎?

如此胡思亂想了一陣子,雍博文覺得神思疲倦,一時犯懶,也不想打坐修行回神,便靠在老闆椅上閉目養神,不知不覺便睡了過去。

感謝popigy看官的捧場。 迷迷糊糊間發覺自己正躺在一處透明的房間裏。

身體似乎受制,絲毫動彈不得,但神智卻異常清明,明明連眼睛都睜不開,卻知道自己正躺在透明房間的地板上,而且情況似乎相當不妙。

他還可以感覺到周圍站了幾個人,不,不是人,單從它們身上散發的法力波動,就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幾個都是妖怪。

奇了怪了,自己什麼時候有這種本事,單從法力波動就可以判斷出對方是不是人來着。

正疑惑着,忽聽有人,不,是有妖怪在說話。

“想不到這個安道爾的法師沒什麼名氣,反應倒是快,幸好我們準備充分,不然的話還真不容易拿下他。”

說話的是個粗眉大眼的年輕男子,留着個光頭,不僅沒有頭髮,也沒有鬍子,以至於整個腦袋光溜溜彷彿個雞蛋。他正扶門而立,捂着胸口,不住輕輕咳嗽,嘴角血絲隱現。

“小國不見得就沒有厲害的法師,我以前在芬蘭的時候,就曾遇到過一個年輕的法師,就算二十出頭的樣子,還只是個低級法師,卻能驅使冰霜巨狼,獨自一人抵擋了異種聯盟上百精怪的攻擊。這些年東歐戰事越來越緊,實在是出了許多厲害的人物。安道爾雖然地處西南歐,夾在法荷之間,但一直積極參與東歐戰事,最多時曾派出十三名高法師支援東歐法師協會聯盟,要知道他們舉國只有三十幾名法師,足可以見到他們的心思了。這個莫多克?克利夫蘭雖然年輕,但卻是安道爾公國重點培養對象,幾度前往東歐參與實戰,有這種敏捷的反應倒也很正常。”

說這番話的卻是個年輕的混血女孩兒,長相上兼具了東方女子的精緻細膩與西方女子的性感豐滿,一頭大波浪卷的天然金髮,眼大鼻翹,前挺後凸,端着酒杯往窗口一站就是個活脫脫的芭比娃娃真人版。

每有一個人說話,雍博文就能從腦海中清楚地構勒出說話者的外貌長相,當真栩栩如生,簡直就跟親眼看見沒什麼區別。

光頭男他沒有見過,但那個芭比娃娃般的女孩兒他卻知道是誰。

尼可?米洛,名聞世界的大明星。

在悉尼時,水妖精就是冒充這位大明星混上澳大利亞法師協會的玻璃飛艇潛入阿芙洛狄忒會所大搞破壞。

現如今水妖精就在春城法師協會總部最祕密的監獄裏關着,每天都有專研妖精方面的法師去審訊研究,據說從水妖精身上榨出了不少消息,不過多數是與東歐戰事、異種聯盟、還有水妖精所屬的妖社組織有關的,雖然妖鬼事務處理部曾經跟他通過氣兒,想彙報一下審訊進展,但他因爲這些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也就沒怎麼上心。

這對話,這環境,難道是在……

“又是個滿手血腥的劊子手!這些法師協會的走狗,爲什麼不殺掉他們?難道還要帶回去養着嗎?”

說這句話的人,似乎覺得僅僅憑一句話還不能表現出自己的憤慨,說完就向雍博文吐了口唾沫。

這是個身高如同七八歲孩子般矮小的男子,老得滿臉皺紋鬍子老長,手中拿着只彷彿玉石做成的短杖,這短杖通體晶瑩剔透,內中涌動中水紋樣的紅光。

這老頭雍博文也見過,這是個低級的熔岩妖,乘飛船逃離阿芙洛狄忒會所時,就是這個熔岩妖使法術炸燬了整個艘飛船。當時這熔岩妖還不自量力地偷襲雍博文,結果被打得外體破碎,只逃走了本體妖核。

這情景應該是在玻璃飛船上啊!

雍博文終於想了起來。

這應該是在下船進入阿芙洛忒會所前,他和尼里奧?班德拉斯被騙到了尼可?米洛的房間裏受襲擊暈,等他清醒的時候,花間已經打暈了想取代他的高爾姆,還向他講了事情的進展經過,不過在這期間具體發生了些什麼,花間又做了什麼事情,遇到了什麼人,他都不清楚。

而現在這個夢,顯然就是他進門遇襲失去知覺後發生的事情。

這個時候,他雖然神智已失,但花間卻是乘機掌控了身體,所以這些都是花間掌控身體的所見所聞,聞聲構形和感應法力波動判斷身份的本事也都是花間的,跟他雍大天師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花間是通過他的身體做到的這一切,所以這期間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的身體和大腦忠實地記錄下來,只不過他並不清楚這些,所以這些記憶就被拋在角落裏,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被重新翻出來。

可現在中,怎麼就莫名其妙地在夢裏重現了?

雍博文大惑不解地當口,就聽到另一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門羅,大小姐留下他們的狗命,自然有用處,不要說這些沒用的!大小姐,門羅野慣了,沒個規矩,還請您原諒他的冒失無禮。”

這個女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年紀,長得不甚出色,只能算是中人之姿,可是一頭烏黑濃密的長髮卻直垂到地面。

這女人感覺好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

對了,是蘇美,雖然形貌上有了相當大的出入,但仔細觀察還能再看出一二端倪!

雍博文如此猜測,一時還拿不太準,但卻已經知道自己爲什麼會突然做這個夢了。

常言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在法師這裏卻要改成心有所感夜有所夢。

雍博文因爲這段被埋葬的記憶而覺得蘇美眼熟,似乎在哪裏見過,反覆思量不得其解,一方面是因爲這段記憶的主使者不是他而是花間,另一方面也是因爲白天人多事雜,得不出空來仔細回想,此時此刻睡着了,反倒沒了這些干擾,便由此在夢中回想起了這段遺失的記憶。

接下來幾人的對話都是圍繞着如何潛入阿芙洛狄忒會所進行的,雍博文細細分辨蘇美的相貌,越覺得這個蘇美就是眼下在春城的那個,而水妖精的最後一句話更是敲了他的這個判斷。

“這次澳洲事件機會難得,我們一定要把握好。你帶着莫多克去隔壁換裝吧,門羅你潛到船底做好奪船準備,蘇美你這就去市區吧!”

長髮女子應聲領命。

雍博文猛得自睡夢中驚醒。

錯不了,果然是蘇美!

這個女妖恐怖分子跑到春城來了!

,! 一個以恐怖行動爲事業的女妖,不遠萬里,從戰火紛飛的東歐戰場跑到中國來幹什麼?

自然不會是爲了和平友誼。

一想及此,雍博文背上冷汗便噌噌地冒了出來。

不管她是知道了水妖精就被關在春城所以想來救人,還是單純跑春城來打算搞恐怖襲擊,那都是了不得的事情。

那個被捉的水妖精號稱恐怖女王,曾在歐美等地發動過多起恐怖襲擊,搞得西方法師協會焦頭爛額,蘇美既然是恐怖女王的屬下,想必這搞事兒的手段也不會差到哪兒去。中國這地界人口稠密,無論搞什麼事情,死傷都不會少的,那可就是震驚世界的大事件了。

雍博文坐不住了,立刻給魚承世打電話。

這麼大的事情,顯然光憑樑婷婷是處理不了的。

魚承世聽完雍博文的彙報,第一件事情就是反覆追問雍博文是不是真能拿準。

雍博文拍着胸脯保證自己絕對不會認錯。

這事兒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件。

要知道,這個代表團帶隊的可是伊利亞多,摩爾多瓦法師協會的副會長。

他知不知道蘇美的存在?

像這種規格的代表團,既然能有資格參加,那肯定都是經過反覆挑選檢驗的,不可能輕易就混進來。

如果伊利亞多知道蘇美的存在,那他的這個態度是個人行爲,還是摩爾多瓦的官方行爲?

要是換了位不夠那麼殺伐果斷的主兒,大概要思前想後,反覆掂量,把國際國內的影響,會不會得罪某方勢力等等所有問題都思量個透徹之後,纔會做出是抓是放還是嚴密監視的決定。

但魚承世行事向來果斷利索,既然得了雍博文的保證,立刻緊急動員整個協會的武裝力量,兵分數路,一路直奔代表團下榻的金鼎軒會所抓捕留在賓館的隨行人員,一路前往公司抓捕驗收武器的伊利亞多一行人,其他人員則封鎖交通要道、向總會通報情況、聯絡東歐法師協會聯盟執行委員會通報伊利亞多代表團的問題。

隨着一道道命令下達,整個春城都剎時間動了起來。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魚承世向來不輕視任何對手,雖然代表團加起來纔不到三十人,但魚承世還是動員了法師協會的全部力量,不敢有一絲一毫輕鬆,只因爲蘇美是恐怖女王水妖精的屬下。從恐怖女王以往的行事風格來看,她發動的恐怖襲擊並不僅僅限於術法界對象,而是連同普通平民都不放過,務求造成轟動效果。在她這種異類眼裏,無論是法師,還是普通平民,都是人類,殺起來自然是不需要分門別類特殊關照的。魚承世很擔心蘇美也繼承了水妖精這種風格,不求多殺傷法師,但求造成足夠的轟動效果,而他更擔心這代表團裏不知道有多少跟蘇美同一來路的妖魔異類。

抓捕過程相當順利。

接到通知的會所和公司的工作人員,嚴密監控代表團成員,不露聲色地穩定他們的情緒,拖到抓捕部隊趕到,包圍之後一亮傢伙,大部分代表團成員立刻傻眼,乖乖投降,即使是伊利亞多都沒有做任何反抗。

但也不是所有代表團成員都沒有反抗。

留守在下榻賓館的三名代表團成員暴力抗拒抓捕,他們其中一個身上甚至還綁着炸彈,狗急跳牆地抓住賓館服務員威脅抓捕隊伍,要求給他們提供交通工具讓他們離開。

負責指揮賓館抓捕行動的樑婷婷毫不留情地下達了擊斃命令。

作戰部隊派出一組人員借與對方談判之機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並且緩慢接近,而另一組人員則由賓館暗道自後面偷襲,引爆破法手雷和專門針對火藥性武器的抑制震盪彈,使對方即無法引爆炸彈,也無法施展法術,前方談判人員第一時間搶上前去將被挾持的服務員拉開,後方小組與佈置的狙擊手立刻開火,將這三個拒捕的傢伙在變身之前就打成了篩子。

事後查明,代表團裏總共就四個來自異種聯盟的妖魔,其中三個就在行動中被當場擊斃。

因爲擔心魚承世公司方面監控更加嚴密,所以伊利亞多把異種聯盟的成員都留在賓館等候消息,而沒有帶着一同前往。

快穿:杠上腹黑大佬 剩下的那個就是重點關注對象蘇美。

直奔蘇美房間的抓捕人員卻撲了個空。

接到通知的賓館保安部門一直對所有代表團成員的房間進行監控,通過術法雷達時刻掌控代表團每個成員的所有行動。

從雷達上來看,蘇美其間一直在房間裏安靜休息,沒有任何異動。

但當抓捕人員破門而入的時候,卻發現房間裏空無一人。

在她的牀上有一個精緻的小型魔法器物,可以逼真的模擬出蘇美的形態,正是這個東西蒙蔽了監控雷達,使蘇美從容逃離。她逃離的時候,隨身物品包括手機在內,都留在了房間裏,一樣沒有攜帶。

至夜九時,當雍博文匆匆從自家公司趕到法師協會部部的時候,抓捕行動已經正式結束,除蘇美一人逃脫外,其他代表團成員無一漏網。

魚承世接到消息後,先把負責抓捕行動的盧向北和樑婷婷罵了個狗血淋頭,然後才安排佈置全城搜捕,同時緊急提審伊利亞多。

整個春城都處在雷達的嚴密監控之下,如此蘇美在春城範圍內使用妖術的話,第一時間就會被發現,而從蘇美在宴會結束後返回賓館休息至開始抓捕行動,中間只不過隔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以春城的交通狀況就算是她叫出租車,也別想在兩個小時裏逃出春城。所以魚承世斷定,蘇美仍然潛伏在春城某個角落裏伺機而動。

緊急提審伊利亞多的第一目的就是要弄清楚蘇美此次來春城想要幹什麼,她會逃到什麼地方去,又會採取什麼行動。

審訊由盧向北親自主持,劉文武、羅婉嵐陪審,雍博文則與魚承世坐在一牆之隔的房間裏透過單面鏡旁聽觀察。

轉瞬間從坐上賓變成了階下囚的伊利亞多精神狀態居然還不錯,坐在那裏神態自如,沒有絲毫緊張與不安,當盧向北開始審問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卻是對着單面鏡說的。

“魚主席,我要當面跟你說,這件事情你的屬下做不了主!這可是涉及到你們春城,不,是整個中國法師協會安危的大事!” 伊利亞多滿面鄭重,看起來不像是危言悚聽。

魚承世沉吟了一下,讓人把單向鏡打開,直接與伊利亞多面對面,“說吧,是什麼大事!”

伊利亞多道:“我這次來代表的不是摩爾多瓦法師協會而是異種聯盟,目的是購買貴公司生產的術法武器,是真心實意想跟貴公司做生意,而沒有其它任何目的。異種聯盟希望能與貴公司建立穩定的生意夥伴關係,當然,如果可能的話,奧肯希爾?尼古拉斯先生更希望能得到您的友誼。您將發現,我們會是最好的生意夥伴,購貨量大,每次都會提前結清貨款,而且如果能夠建立穩定的關係,我們也不會像東歐法師協會那樣每次都派人來驗貨這樣麻煩與不信任,只需要通過網絡下達訂單,您把貨物發給我們即可,而且我們願意多付百分之三十的貨款做爲保密費用,並且願意在某些您不方便親自處理的事務上給予幫助……”

魚承世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如果你想說的只有這些的話,那麼就不要說了,我時間很緊,老實交待蘇美的下落吧!”

“這是個現實的世界!”伊利亞多對魚承世的態度似乎有些惱火,他猛得提高了聲音,死死盯着魚承世,“如果我們的善意換來的是敵意的話,那我們也只能回覆相應的敵意!魚主席,您的國家和平已久,目前發展蒸蒸日上,一定不希望因爲捲入東歐燒來的戰火而影響發展吧!我們期待您的友誼,願意大量購買您的商品,您是一個生意人,這樣好的機會,爲什麼不能好好把握,反而要表現瞭如此強烈的警惕與敵意?據我所知,西方的法師與中國法師曾經血戰近百年,彼此之間的仇恨並不比我們與他們之間的仇恨輕。貴國有句老話,叫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的立場相同,情況相同,本應該同仇敵愷……”

“因爲你們不是人!”魚承世輕蔑地道,“我雖然是個生意人,但有自己的底限。我們跟西方法師協會有仇,那是我們的事情,跟你們沒有關係,也不會因此而跟你們搞什麼惺惺相惜結什麼同盟建立什麼友誼!我倒是很奇怪,你現在是以什麼立場在跟我說話,人,還是妖魔?我聽說在東歐有很多人與異種混血的雜種,被派到各國法師協會法臥底,你難道也是這種雜種?”

東歐戰事最初會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糜爛,這些臥底的雜種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正是他們通風報信傳遞情報並且屢屢發動暗殺襲擊,才能讓異種聯盟在最初的戰鬥中屢戰屢勝,並且能精確打擊任何想要打擊的目標,德魯伊教團大祭司海默?布魯克斯家中遇襲導致大量親人被殺害,就是最經典的案例。直到如今,仍有大量雜種潛伏在東歐各國法師協會內部。東歐法師間流傳一個笑話,大約就是如果把東歐各國法師協會的所有在冊法師拉出來斃掉,那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個斃一個,那絕對會有漏網的。正是依靠着這些臥底的雜種,異種聯盟才能在東歐法師協會獲得魚承世術法武器支持這種有利局面下依然維着基本盤不至崩潰。更有傳言說,異種聯盟所圖其實甚大,不僅東歐諸國法師協會,世界各國法師協會中,都有他們的雜種臥底。這種人與異種混血的雜種身上的妖魔氣息被人類血脈所掩蓋,如果不激發的話,任何外部檢測都無法識別,唯一能識別的方法只有驗血這一個途徑。東歐諸國法師協會也曾做過這種嘗試,大規模地給全部法師進行驗血,卻是一個臥底也沒有糾出來。

後宮笙色 “我是齊裏賽斯奧?伊利亞多六世,摩爾多瓦傳承最悠久血統最純正的法師世家,你怎麼可以如此侮辱我!”伊利亞多突然就激動了起來,魚承世的雜種兩個字似乎深深的刺傷了他,“就算是東歐法師協會的法師全都是雜種,我們伊利亞多家也絕不可能是!”

“原來是純血的人類,那你爲什麼要替異種聯盟賣命?讓我猜猜,因爲伊利亞多家被摩爾多瓦法師協會排擠,如今連核心層都算不上,所以心裏不滿?嘿,你別自誇什麼血統純正了,你如今做的連那些雜種都不如,簡直就讓自己的先祖蒙羞!”

魚承世不再與伊利亞多說什麼,對盧向北道:“向北,交給你了,務必儘快問出蘇美的消息。”轉而招呼雍博文離開。

伊利亞多氣急敗壞的大吼:“魚主席,你選擇將帶來戰爭,異種聯盟一定會報復你所帶來的羞辱,從今以後,你們春城將時時刻刻生活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下,再也別想有一天和平安寧,現在的東歐,就是你們春城,不,是你們中國的榜樣!多少人都會因爲你的選擇而喪失生命,你一定會後悔,一定會後悔……”

魚承世卻連回應都沒有,直接無視了伊利亞多的威脅,走出審訊室,這纔對雍博文道:“正好你過來,走,跟我去趟公司,給你看點東西。”

雍博文見魚承世全不在意伊利亞的話,卻是不免有些擔心,“魚主席,異種聯盟那面還是要小心,如果他們真要發動恐怖襲擊的話……”

魚承世笑道:“不用擔心,異種聯盟就算有這個膽量,也沒有那個本事,我們不是混亂的東歐,也不是管制鬆散的西方法師協會,雖然現在我們能動員的力量比不起西方法師協會,但在某些方面,卻不是西方法師協會能比擬的。而且異種聯盟也絕沒有這個膽量對我們發動恐怖襲擊。”他拍了拍雍博文的肩膀,似有些感慨地道:“你小子將來肯定也會面對這些,記住我今天的話,做大事不能瞻前顧後,怕這怕那,蛇鼠兩端是絕對行不通的。我們與西方法師協會有仇不假,但遠不如與異種聯盟之間這種種族仇恨,事情要拎得清輕重。我們可以與西方法師協會結盟對付妖魔鬼怪,但絕不能與妖魔鬼怪結盟對付同爲人類的法師,這是做爲一個人類法師的底線。” “尊敬的奧克西姆先生:當您收到這份郵件的時候,我或許已經落入敵手,但請相信做爲家庭最忠貞的成員,我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誓言,我不奢望自己能夠逃過這一劫難,只希望能夠洗脫自己畏罪潛逃的不名譽身份。自奧克西姆小姐自澳大利亞被敵人抓走後,我一直緊跟線索,追蹤敵人,並且查出了敵人的身份與奧克西姆小姐的下落。對方是來自中國春城的法師,主使者魚承世是目前人類術法世界的軍火巨頭,東歐各國法師協會仗以維持目前戰局的術法武器,就是他名下公司生產銷售。魚承世與春城法師協會一直對我們這些異類報以極大的敵視態度。我本想借着異種聯盟前往春城購買武器的機會營救奧克西姆小姐,以洗清自己身上的不名譽罪責。但我低估了敵人的警惕性,剛剛進入春城就被現,異處聯盟的代表團全部被捕,幸好我及時查覺饒幸逃出敵人的監控。請原諒我不能打電話給您當面說清情況,春城法師協會的監控嚴密,我擔心國際長途電話也在他們的監控範圍之下,因而暴露家族的位置。也請原諒我犯下的錯誤,因爲我小小的私心,而使敵人更加警惕。目前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奧克西姆小姐就被押在春城法師協會總部接受拷問,生命暫時無憂,請先生儘快派出人手予以營救。您忠誠的賽琳?蘇美。”

出這份電子郵件後,蘇美收起手機,警惕地四下觀察了一番後,從樹上溜下來,迅離開原位。此時她正隱身在春城動植物園內。自賓館逃出來之後,她連出租車都不敢乘坐,更不敢使用妖法——進入春城範圍後,她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了春城上空時刻不停的雷達波動,這種全天侯全覆蓋的雷達監控,她甚至在大多數歐美城市都沒有見過——一旦使用妖法,她會在第一時間就被現,而以春城法師協會的實力,既然連水妖精和八歧大蛇這種級別的妖魔都能捉到,對付她那還不是小菜一碟。她也沒有考慮伊利亞多安排的逃亡路線。整個代表團都被活捉了,敵人很容易就能從俘虜口中拷問出這個逃亡計劃,到時候事先預定的逃亡路線反倒會被敵人重點關注。所以她決定暫時潛藏在春城靜待其變。不過,她沒有把握能逃出去,所以她必須得爲自己安排後路,這纔有了這份送給水妖精父親的郵件。

在短短的郵件裏,蘇美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位忍辱負重一心想營救被俘上司的忠誠戰士,但事實上,如果她知道活捉了水妖精和八歧大蛇的人就是春城法師協會的法師,那打死她也不會跑來送死,肯定是跑得離春城有多遠就多遠。

換了一個位置之後,蘇美重新隱藏起來,多等了一會兒,確認剛剛出去的那份電子郵件沒有被敵人現後,這才重新掏出手機,開始寫第二份郵件。這一份郵件是給異種聯盟主席的,她這次可是做爲異種聯盟反抗人類的獨立戰士來春城執行任務,出了事兒,異種聯盟總不能不管吧。

“尊敬的尼克拉斯先生:當您看到這份郵件的時候,我或許戰死,或許已經落入敵人的魔爪。雖然只是一名聯盟的新兵,但我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向敵人曲膝投降,如果可能我會選擇光榮的戰死,爲了自由而死,我無上光榮,爲了獨立而死,我死而無憾。在此之前,我給您送這份郵件,是爲了向您告知春城及中國法師協會的立場與態度。以主席魚承世爲的春城法師協會,對異種聯盟報有極端的惡意與仇視,中國有句古話,叫不是我的種族必然是我的敵人,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接受異種聯盟的善意,甚至有可能認爲我們的此次行動是對他們的挑戰而加大對東歐各國法師協會的支援力度。魚承世公司生產的術法武器目前佔據國際術法界武器交易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份額,是支撐東歐法師協會戰局的重要支柱,一旦失去這個支撐,東歐法師協會絕對無法在我聯盟的打擊下堅持多久。更重要的是,除了魚承世公司,其它軍火商的實力即使加起來也無法供應東歐法師協會對於術法武器的需求。所以我懇請您考慮派出部隊打擊並摧毀魚承世的術法武器生產基地。自由萬歲!獨立萬歲!您忠誠的賽琳?蘇美。”

蘇美只希望那位向來以殺伐果斷著稱的聯盟主席在接到自己這份郵件後,能夠立刻拍板做出襲擊春城的決定,如果她能躲藏到那個時候的話,就可以乘機逃出春城了。

完這封郵件後,蘇美將所有的通訊痕跡都清除乾淨,毀掉手機卡,把手機扔在地上,然後小心地再次換了個地方。這一次她直接離開了動植物園,如果敵人通過定位手機來尋找她的話,就會被誤導到動植物園來,給她再爭取點時間。

在離開動植物園前,她利用隨身攜帶的裝備簡單地化了下妝,使自己的外貌看起來像是亞洲人,如果能配合妖術的話,她可以把自己的相貌僞裝成百分之百的中國人,可現在只能將就一下了。

這座北方城市比不得南方那種不夜城,北方天寒,即使到了夏天后半夜室外也會有逼人寒意,所以北方人沒有過夜生活的習慣,雖然只是十點多鐘,但街上卻已經是行人稀少。

她攔了一輛出租車,要求去最近的賓館。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敵人應該想不到她這個本應倉皇逃竄的抓捕對象居然會敢光明正大的住進賓館裏。而她選擇住進賓館,也是因爲法師協會勢力再大,畢竟是暗中的力量,不可能公開對所有公衆場合進行大規模搜捕,這種事情只可能生在局勢已經完全失控的東歐諸國和土巫勢力強大到可以操控政權變更的非洲。

感謝帥氣的豬哥哥看官的捧場。

強烈推薦: 開車的是個年輕小夥子,大概二十出頭,很憨厚的樣子。

春城的出租車司機不像京城的同行那般健談,多數都是沉默寡言,問了去哪兒之後,就不再說什麼,一邊開車,一邊認真地聽廣播,基本上不與乘客搭訕。

不過,這個小夥子顯然是個例外,相當喜歡說話。

從打蘇美上了車,他就不停的沒話找話。

先是問蘇美是不是來春城玩的,怎麼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在外面逛也不早點找住的地方,接着又說這個季節的春城委實是沒什麼好玩的地方,還不如再稍等幾天,待落幾場雪後去滑雪,然後又說春城的治安是相當不錯。

總之這一路上,他這嘴就沒停下過,弄得蘇美煩不勝煩,但也不敢發火,她現在是通緝犯的身份,最怕引人注意,只得按着性子,有一句沒一句的搭着話。

好在這小夥子還算有點眼力勁,見蘇美不太怎麼答理他,也就不再說什麼,轉而又開始拿起電話播了出去。他打給的大概是不錯的朋友,先是問了問對方最近在忙些什麼,然後又報怨自己的僱主給錢太少幹活時間太長,不想再幹這行了,聽說最近一家不錯的公司在大量招人,打算去試試,沒準兒能聘上,又問他的朋友想不想一起去,眼下就有個不錯的機會云云。

蘇美在旁邊聽着,暗地直翻白眼,心說這小夥子長得五大三粗挺有男子漢氣概的,怎麼說起話來跟老頭老太一樣囉嗦煩人,也不知道他那朋友是不是也煩得受不得。只希望能快點到地方,好擺脫這個話癆。

不過希望總是跟現實相違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