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效果很快出現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林楠體內的傷勢,更快速的恢復著。

這些血紅色的特殊之氣中,有著濃濃的生機,帶著大量的真氣力量。

「這些平台本身類似於一種特殊的轉換之物,將大量死亡的天人境高手的生機,血氣之力轉換成這種特殊血紅色氣息,供剩下人吸收!」林楠眼中帶著精光,帶著一絲震撼。

大手筆!

怪不得如此縱容廝殺,甚至鼓勵廝殺,問題原來是出自這裡。

哪怕只是微微吸收十幾個呼吸的時間,林楠的傷勢便恢復了很多,真氣也恢復了很多,體內生機勃勃!

這對於修鍊者而言,無異與一場特殊的小造化!

林楠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先前的廝殺,強度不小,消耗不弱,而今能補充,自然不客氣。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陡然間一道聲音在林楠耳邊響起。

「道友,稍後我等幾位聯合,關鍵時刻彼此扶助,如何?」

林楠心有所感,隨意看了過去。

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在他身邊不遠處還站著其他五六人,都是他們這個平台上的強者。

林楠能察覺到他們的強大,同樣他們也看到林楠的不凡。

雖然通過了第一關,但這一關的淘汰率依舊很驚人,甚至會死,他們不想死,暗中聯合。

這點,凌雲仙宗這個時候不管了,只要別太出格,沒問題。

當即,林楠沒有開口,但卻微微點頭,應了下來。

聯手扶助自然沒問題,不過林楠卻也不傻,真到了關鍵時刻,這些人是否會對他出手,無人敢保證。 葉一朵沒有具體的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希望楚蕭能明白她離開的原因。

只不過,楚蕭聽到這話之後,眉頭明顯皺起來了:"這麼說,你非要離開這裡,就是害怕路彥琛兄弟倆反目!可是,就算是路彥昭的女朋友因你而死,他也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你身上吧!"

楚蕭雖然能理解葉一朵的作風,可是,他還是無法忍受,別人將一些錯處,都歸結在自己寶貝女兒身上。

聽到父親這樣說,葉一朵的眼睛紅了紅:"爹地,你別這樣說,未央姐是個很好的人,她的確是因為我而死,就算是說,都是我的錯,我也沒有怨言,我離開這裡,不光是想讓他們兄弟倆好好的,我也希望,路彥昭能冷靜冷靜,他看到我,就會想起未央姐的死,我不想再讓他受折磨了,而路彥琛這邊,如果以後路彥昭能放下這一切,我會去找他的,希望他別恨我就好!"

楚蕭愣住了,他明顯的感覺到,女兒對這個未央姐,也就是路彥昭的女朋友,還有些感情。

不然的話,她也不會這麼自責。

想到這些,楚蕭的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朵朵,你自責,爹地攔不住,可是,人都是要往前看的,爹地希望你堅強,既然你選擇離開,那爹地就支持你,你需要爹地做什麼,儘管跟我說就行!"

葉一朵點了點頭,看著楚蕭,她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開口道:"爹地,我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說!"

楚蕭以為,葉一朵要說的話,還是跟這件事相關的。

他點了點頭,神色平靜的開口:"什麼事,你放心說,爹地會幫你的!"

葉一朵咬了咬嘴唇,低著頭,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爹地,我懷孕了!"

楚蕭愣了幾秒,整個人都僵硬的看著葉一朵,好半天,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朵朵,你說什麼?"

葉一朵看到楚蕭的反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她知道,爹地對自己肯定很失望。

可是,她已經懷孕了,她也沒有辦法。

葉一朵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楚蕭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

最終,他長長的嘆息:"是爹地的錯,爹地不該讓你來這裡的,你才十九歲啊,朵朵!"

葉一朵聽到自家爹地這樣說,眼睛瞬間就紅了:"爹地,我錯了,你打我吧,可是,你不要告訴我媽媽,好不好,她知道了肯定會更失望的,她這輩子,最不希望的就是我當單身媽媽,可是,我最終還是給自己選擇了這樣一條路!是女兒不孝!"

楚蕭看著葉一朵,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皺著眉,最終,無奈的嘆口氣:"是我跟你媽媽的錯,我們沒有照顧好你,當初你要去倫敦找路彥琛的時候,如果我們阻攔了,或許結果就不是這樣了!"

楚蕭這樣說,可他立馬想到了葉一朵抑鬱的事情。

他的神色瞬間複雜到了極點,他是真的沒想到,女兒因為路彥琛抑鬱,最終卻能選擇平靜的離開他,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他心疼的看著葉一朵:"朵朵,爹地不問你了,你是大孩子了,或許,你做什麼事情,心裡都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也知道,這件事情,你為什麼不想讓你媽媽知道,但是,我今天必須說的是,這件事情,必須要告訴你媽媽,因為你媽媽遲早會知道,如果她晚一點知道,覺得自己沒有在你最需要的時候照顧你,她只會更加自責!"

葉一朵頓時哭了出聲:"可是,她現在知道,只會更難受,覺得恨鐵不成鋼,覺得我做錯了!"

楚蕭看著女兒難過的樣子,心疼的要死:"好了,你放心,爹地跟你保證,你媽媽不會這樣的,她跟爹地一樣,只會心疼你,我現在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要離開倫敦,是因為路彥昭的女朋友出事,路彥琛不護著你,所以,你才想離開的,對嗎?"

葉一朵不知道爹地為什麼會這樣想。

聽到楚蕭的話,她猛地抬頭,趕緊搖頭:"爹地,不是這樣的,路彥琛他待我很好,是我的錯,是我不想讓他為難,是我不想讓他因為我,跟路彥昭對峙,傷了他們兄弟倆的和氣,所以,我才離開的!"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楚蕭沉默了半天,最後低低的開口:"你可真是個傻丫頭!"

不管怎麼說,葉一朵都是他的女兒,女兒怎麼決定,他這個當父親的,只能引導和支持。

這次葉一朵離開,也不能算是錯,如果葉一朵繼續留在路彥琛身邊,說不定真的像她說的,路彥昭解不開心結,路彥琛為了維護葉一朵,兄弟倆永遠僵下去。

但是,葉一朵的離開,卻能讓他們彼此冷靜下來,好好的想想這件事情的是非對錯。

想到這些,楚蕭才開口道:"好了,朵朵,登機時間到了,我們走吧,等你以後想回來的時候,爹地親自送你回來!"

葉一朵感動的眼淚,瞬間溢出眼眶,她看著楚蕭,重重的點頭:"謝謝爹地,我肯定會再回來的!"

楚蕭笑的有些苦澀,他點了點頭,率先走向登機口。

葉一朵深吸了一口氣,快速跟上去。

飛機劃過天際,葉一朵離開了這個她和路彥琛朝夕相處的地方。

……一年後。

南希市,仁德醫院。

白色的病床上,一個二十歲的女孩,臉色蒼白的閉著眼睛,似乎在痛苦的掙扎著。

許久,她的額頭布滿冷汗,可是,她依舊沒有醒過來。

病房裡空蕩蕩的,誰也沒有看到她如此痛苦的神情。

直到十來分鐘之後,女孩突然睜開眼睛,蒼白的臉上,一雙明亮的眼睛,格外的亮。

看著空蕩蕩的病房,女孩掙扎著坐起來。

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下床。

結果,腳剛挨地,整個人一軟,直接向著病床上栽下去。

女孩子死死的攥著手,眉宇間儘是驚恐,怎麼會這樣,她怎麼會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呢!

難道是那場大火,將自己燒成殘廢了?

女孩掙扎著要站起來,就在這時,病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驚喜交錯:"夭夭,你醒了?"

隨即,女人的聲音響徹整個樓道,悲喜交加:"醫生,我女兒醒了,快來看看啊,快點啊!"

地上的女孩,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個哭喊的女人,覺得不可思議。

她喊自己什麼?夭夭!這是誰!

還有,她怎麼說自己是她的女兒呢,她根本不認識她好嗎!

女孩被湧進來的醫生和護士抬到病床上,開始做各項檢查。

女孩看著剛才哭喊的那個女人,此刻安靜的站在病房裡,眼睛通紅一片。

女孩安靜的等著這一切檢查結束,看著那個女人送走醫生和護士,連連道喜,她才敢確定,這個女人,可能真的是她的母親。

可是,她明明是秦未央啊,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娛樂抽獎人生 沒錯,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她的意識中,她知道自己是秦未央,經歷了一場烈火焚身,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活下來的。

按照她當時的處境,她應該死了才對啊,為什麼會躺在這裡呢!

秦未央百思不得其解。

病房裡的女人,送走了醫護人員,激動的眼淚流了出來:"夭夭啊,媽媽的夭夭,你終於醒來了,你知道這一年,媽媽等的多辛苦嘛,媽媽以為你再也醒不來了,媽媽真的太開心了!"

秦未央指著女人,皺著眉頭問道:"stop,你能先停一下嗎?"

這一開口,秦未央才知道,自己的聲音沙啞的可怕。

女人趕緊停下來,給秦未央端了杯水:"媽媽忘記你許久都沒有喝水了,來,趕緊喝一點!"

秦未央被女人扶著,只能喝了幾口水,她這才感覺,嗓子舒服多了!

喝了水之後,她看著女人,緩緩開口:"首先,我能問一下,我叫什麼名字嗎?你為什麼一個勁的喊我夭夭?"

女人愣了愣,隨即一臉難過和震驚:"夭夭,你這是失憶了嗎?連自己名字都不知道了!"

秦未央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她這壓根不是失憶,她是完全不知道現在的身份,OK,而且,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躺在這裡,被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喊夭夭。

看著秦未央這副不耐煩的神色,女人琢磨著,自家女兒可能是一年前的車禍後遺症,所以,現在什麼都忘記了。

只不過,忘了也沒什麼,只要女兒還能醒來,她就謝天謝地了。

女人看著秦未央,緩緩開口:"夭夭,你失憶了也沒事,媽媽會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你叫秦夭夭,一年前,你出了車禍,所有人都以為,你醒不過來了,可是,媽媽卻堅信,你可以醒來,媽媽的堅持,換來了你醒過來,媽媽真的太開心了,以後媽媽再也不會讓你有任何危險了!"

看著女人慈愛的面孔,秦未央這才敢確信,自己現在的身份。

冥夫半夜來我家 可能真的是這個女人口中的夭夭。

她看著女人,艱難的開口道:"那你能給我個鏡子嗎?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 湯嘿嘿坐下后,迫不及待問道,「你好點了嗎?」

「嗯,你來幹什麼?」

「我來看你啊,對了,我聽我祖母說,簡同學回家以後就挨他哥哥揍了。」

「什麼?」

木小寶揮手,呂鋥凉落在木小寶身上的手抬離,伸到旁邊的水盆洗手。

坐起身的木小寶動作飛快穿著浴袍。

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響起,湯嘿嘿就知道是誰來了。

沒等她回頭,梁棟就跑了過來。

「小寶弟,我來看你了。」走到木小寶旁邊的梁棟,把紀記堡的紙袋遞給木小寶,「我給你帶了禮物,順便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紀記堡門口排長龍,好多人去買東西,要不是我說你要吃,到晚上都不知道能不能排到隊。」

「你怎麼來了?」如果梁棟沒過來,他差點就忘記自己就算是擔心簡渙之,也不能帶人去救簡渙之。

「今天下午,只上兩節課,早放學,我就來找你了。」放下書包,把裝在裡面的另外一份漢堡遞給湯嘿嘿,「我打算先看小寶弟再去看你,給你買的。」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 還算胖子梁公平,沒有隻買一份。

湯嘿嘿把東西放在桌上,在她拆著紙袋,準備吃東西時,見梁棟沒吃,「你的呢?」

提起這件事,有點不好意思,梁棟紅著臉,摸了摸腦袋,「我一周只有五十塊零花錢,沒錢再買一份。」

這兩份東西加起來應該要五十塊吧,現在就把錢花光了,那剩下的幾天不就沒零花錢了?湯嘿嘿把漢堡掰成兩半遞了一半給梁棟,「我們倆吃一份吧。」

嗅到香味肚子直打鼓的梁棟,想吃又不好意思,「不用了,你吃吧。」正好點心端過來了,梁棟拿起一塊糕點塞進嘴,「我吃這個就可以了。」

他怎麼覺得,在湯嘿嘿面前,這個小霸王梁棟就那麼可憐呢?看不過去木小寶把自己那份推到梁棟面前,「我爹地剛剛打電話回來說,我今天的零食配額沒了,我不能吃這些,給你吃吧。」

「既然你不能吃,那我就幫你吃吧。」梁棟笑著,伸手拿出漢堡,把完整的漢堡遞給湯嘿嘿,「你吃這個,我吃你那個。」

「嗯。」這個胖子梁有時候還是挺紳士的,麻麻說,梁家的家庭教育很嚴格,所以才教養出像梁帥那麼優秀的人,她相信胖子梁以後也會是個優秀的人。

吃著東西的湯嘿嘿看到木小寶心事重重,也不吃桌上的點心,「小寶哥,你怎麼了?」

在幫湯嘿嘿擠番茄沙司的梁棟接了句連他自己都不信的話,「不會是你家老紀知道你在學校的事情,回家就揍你吧?」

「我手指擦破一塊皮,我爹地都要哭很久,他心疼我都來不及,怎麼會動手,我只是擔心小渙。」

站在一旁擦手的呂鋥凉,聽到木小寶在同學面前炫耀自己有多受寵的話,忍不住笑了笑。

湯嘿嘿點了點頭,「我聽說,他被揍的很厲害,他哥哥,不,有可能是他爸爸,對他真的很兇。」

「這有什麼,我也被揍了。」梁棟指著自己挨打的地方,「我這也挨了幾藤條,又被罰站馬步。」

「你皮厚被揍大的跟小渙能比嗎?」木小寶瞪了眼梁棟。

好像小寶弟說的也有道理,那個簡渙之看起來細皮嫩肉的,又膽小怕事,「嘿嘿,你以後可不能找這種打架只會勸架的男孩子,要找就找像我這種,往前沖的,你看到吧,我有多厲害,你們幾個被摁倒了,就我沒倒,我一拳一個,打的他們哇哇叫。」

「簡同學那不叫柔弱吧,人家是顧全大局,不想惹出什麼事情來,我倒是很欣賞他。」反倒是某些人,「像你這種,我才不要,動不動就打架,沉不住氣的人,將來會因為衝動過得很糟糕。」

「那你以後被人欺負的時候,簡同學就在那裡揮手說不要打架了,等他像唐僧一樣碎碎念念說完了,你就被人摁倒在地上揍扁了。你欣賞這種懦弱的人,我就無法理解了。」

「你這個人就是胡攪蠻纏,我才不跟你說話,沒水準,哼!」

「小寶弟,你給我評評理……」

這兩個人就是喜歡拌嘴,木小寶揮手,「別吵了,時候不早了,趕緊回家去。」

「我今晚要在你這裡吃飯,我跟我媽說了,她也答應了。」

「那我也要在這裡吃飯,我現在就給我祖母打電話。」

木小寶沒有心思去理會這兩個人,回頭看了眼洗完手在放著袖子的呂鋥凉,「老呂。」

「嗯?」

「你能給我一點藥膏嗎,我想送給小渙。」如果簡言之真的是小渙的爸爸,那被揍,心裡一定超級難受,他就有這種經歷。

「如果他收了你的東西,簡董應該會不高興,我幫你拿給萊恩,讓萊恩轉送給他朋友,再由他朋友拿給簡少爺用,你覺得怎麼樣?」

「那就按你說的辦吧。」木小寶抱住呂鋥凉的胳膊,順著呂鋥凉滑落到地上。

見木小寶要走,呂鋥凉問了句,「寶少爺,你不在這裡跟同學聊天了嗎?」

「我不想跟他們說話,煩死了。」嘰嘰喳喳的,他還是想個辦法,看看怎麼樣能聯繫到簡渙之。

聽到木小寶的話,湯嘿嘿瞪了眼梁棟。

「你看,都是你,把小寶哥氣走了。」

「是你嫌棄我沒簡渙之好,讓我小寶弟生氣,他才走的。」

「我嫌棄你,關他什麼事?」

「因為我是小寶弟最愛的結拜大哥,他怎麼能聽到別人嫌棄他大哥。」

「只是結拜大哥。」

「不止這樣,我堂姐還嫁給小寶弟的大伯做老婆了,我跟小寶弟是親戚,以後我們就能睡在一起,我還能來小寶弟家住呢。」

「半路親戚,有什麼好炫耀的。」

呂鋥凉看了眼又吵起來的兩人,果然是很吵,寶少爺就算平時再怎麼鬧騰,可到底像紀總多些,紀總就不喜歡這些吵吵鬧鬧的環境,寶少爺隨紀總,同樣是不喜歡。

跟著木小寶離開的呂鋥凉,吩咐人照顧好湯嘿嘿跟梁棟。

……

沈氏私人醫院。

躺在病床的紀優陽,盯著牆壁上掛著時鐘的目光里有難掩的喜悅和緊張。

他盼望著,手術順利,自己能去完成未做的事情,又害怕,手術失敗,沒有機會離開醫院,想見的人,不能見,想做的事情無法完成,心中的悔恨永遠只能成為遺憾……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