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整個東方,震顫不安,陷入一片慌亂之中。

2020-11-04By 0 Comments

……

謫仙盟。

衛少,寵妻無度! 大殿裏頭,蒼涼渾厚的幽幽之氣,似是充盈了整座大殿。

一片氤氳彩光,將至尊整個人的身軀,完全包裹住,外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

一股威嚴而雄壯的氣息,似是亙古長存一般,與天地同在,讓人不寒而慄。

衆散仙立於下方,心中驚顫不已。

不多時,只見一人急匆匆邁步而入大殿裏頭,神情十分慌張,一入大殿,不敢遲疑,連忙俯身跪倒在地,朝着至尊連連磕頭。

“屬下辦事不力,致使謫仙盟損失二十餘名散仙,請至尊責罰!”

陰陽老叟整個人的身軀顫抖着。

大殿裏頭,一時之間,靜如死水一般。

所有的散仙,冷眼觀看,不敢多言半句。

半晌之後,七彩氤氳的光澤裏頭,傳出一個冰冷的聲音:“那依你看,該如何責罰?”

聲音無情,緩緩而生,猶如縈繞在空氣之中一般。

陰陽老叟整個人臉色煞白,身子微微一顫。

果然……如他所料,折損二十餘名散仙,已經讓至尊感到憤怒了。

陰陽老叟自知,今日若自己無法給出一個滿意的交代,恐怕自己就別想走出這座大殿了。

他沉默許久,面上露出一絲狠色,一隻手掌徒然劈落。

“噗”

只看見鮮血四濺而出,一隻血淋淋的手臂,掉落在地。

衆散仙雖然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但這樣的場面,但是所見甚少。

沒有人想得到,陰陽老叟竟然對自己那麼下得了狠心。

一隻手臂,說斷就斷,這種氣魄,世間少有,不愧爲七世散仙。

一時之間,衆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陰陽老叟整個人跪在那裏,立直了身軀,面容雖然蒼白,卻是剛毅無比,雙眼之中,閃着光芒。

衆人雖然心驚,但至尊不說話,何人敢多說一句?

大殿上方那團七彩的光霧,閃爍不斷,沉靜許久之後,“嗯”了一聲。

聽到這個聲音,陰陽老叟整個人才鬆了口氣,心中猶如放下一塊巨石,臉上驚恐的神色消退幾分。

至尊明顯是放過自己了,這一隻手臂,斷得不虧!

此時此刻,他一隻手臂斷裂,鮮血不斷流淌,滴在大殿之上,他整個人,卻像是不聞不見一般,開聲說道:“至尊……那李長生如今已死,人世之間,無人能與我們爲敵……我們謫仙盟此一戰雖然損失了不少散仙,但可通過招收外門成員,壯大勢力。”

“你說說看……”

www✿ ttκā n✿ ℃O

冰冷無情的聲音響起,七彩光暈裏頭的那個人,似是在認真的聽。

陰陽老叟說道:“如今人世之間,佛道仙三教自危,不敢與我們謫仙盟作對,只得封山自閉,我們要攻下他們的山門,也只是時間問題……但與此同時,許多妖怪及術法界人士,都想要加入我們謫仙盟,祈求得到謫仙盟的庇佑……我們可趁此機會,廣招外門成員,將人世之間有實力的妖魔鬼怪收入其中,這樣一來,我們勢力得以壯大,許多事情不必親力親爲,自有人替我們去做。”

“依你看,此事,由何人去做,比較妥當?”至尊淡淡地問道。

陰陽老叟連忙說道:“依我看,烏伏遂與刑弒天,可以勝任,憑他們的實力,足以睥睨天下妖魔鬼怪……只要至尊傳令一聲,讓他們主持招募大會,通過層層篩選,選取一定數量的外門成員……不出三個月的時間,我們便可攻打各地的道門派教,有這些妖魔鬼怪作先鋒,那些正派人士,根本無從抵擋。”

“可以……”

冰冷的聲音響起,似是應允。

陰陽老叟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連忙說道:“謝至尊……”

“你此次前往寧城,除了斬殺李長生,逼退天水門顧遠寒以外,可還有所得?”

“有……有……”陰陽老叟聽罷,不敢遲疑,連忙說道:“屬下於天水門藏經閣之中,發現了一本《修仙錄》,裏頭記載着從古至今的大成修煉者名字,不過……屬下發現,書籍之中,卻是有十幾頁空白之處,像是被人用法力所抹去,於是屬下令人進行審查,卻是發現,這十幾頁空白處,所記錄的,正是李長生的生平事蹟……”

“噢?”

一時之間,大殿之中,衆散仙都微微怔了一下,似是有些驚訝。

李長生的名字,在場散仙都有所耳聞,他的生平事蹟,大家也知曉不少。

畢竟這個大殿之中,哪個不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

甚至,許多人在這人世之間存活的時間,比李長生還久。

關於李長生的記錄,對於在場散仙來說,自然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可是這書籍之中的記載,卻是被李長生故意抹去,這又是爲何?

“呈上來……”

半晌之後,冰冷的聲音響起。

至尊似乎對這件事情,也十分感興趣。

陰陽老叟連忙用一隻手,將書籍從衣袋之中取出。

一道光芒閃過,那本書籍瞬間飛掠而起,直朝大殿上方的七彩光霧而去。

不多時,沒入了光霧之中,到了至尊的手上。

至尊似是翻閱了一下,開聲問道:“你可知李長生爲何要將他的記錄抹去?”

陰陽老叟皺了皺眉頭,連連搖頭,說道:“屬下查探許久,卻是不知緣由……”

“也罷……一個死人的往事,不知道也罷……”

至尊淡淡地說了一句,似是無關緊要。

七彩光霧之中,似是至尊掃了在場的散仙一眼,隨後說道:“如今,‘無極陣圖’,只差一半的力量,便可填充完成,發揮出至強之力,依你們看……若是動手,應該先攻打何地?”

“回稟至尊,依屬下愚見,道門之中龍虎山,乃是道教祖庭,其中蘊含的氣運雄厚,倘若能將其攻打而下,不僅可以將‘無極陣圖’的力量全部填滿,還可以震懾天下道門,讓他們聽令於我們……”

大殿之下,一名散仙震聲迴應道。

“回稟至尊,依屬下愚見,龍虎山之中隱藏着殺陣甚多,且底蘊深厚,若是貿然攻打,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得不償失,倒不如……先攻打茅山、全真、清微、神霄等地……”

又一名散仙,開聲說道。

七彩光霧之中,至尊沒有說話,似是在思量之中。

片刻之後,他緩緩說道:“如今,時日不多了……讓我再仔細想想……你們退下吧……”

“是……”

衆散仙應聲說道,不敢多言。 山林裏。

一間木屋裏頭,一名男子盤腿而坐,臉上神情淡然,閉目修煉。

金黃色的光華,似是從他的身軀之中溢出一般,將整個屋子,都充滿。

在他的頭頂之上,似是升騰起淡淡的雲霧,一圈又一圈,三花聚頂,身體裏頭,骨骼似是傳出了“咯咯”的聲響,正在不斷修復。

他這麼一坐,也不知道坐了多長時間。

外頭,太陽東昇西落,天地自然之間,萬物彷彿皆在修行之外一般。

驀地,金黃色的光華,似是驟然沒入了他的身軀裏頭,他整個人的身軀,微微一震,睜開了雙眼。

眼神裏頭,閃着熾熱的光芒。

男子站起身來,邁步而走,推開房門。

屋門之外,站着一堆人。

見到男子出來,衆人臉上露出信欣喜的神色。

“李仙師……”

湛寂聖者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似是心頭一塊重石落地。

男子淡淡一笑,說道:“勞煩諸位不遠萬里趕來……此大恩大德,在下銘記於心。”

湛寂聖者說道:“李仙師哪裏的話……當日李仙師焚燒黃符,通知於我,我心中還有所憂慮,生怕憑我一人之力,不足以將此事辦成……故而連夜去尋門主……請求門主幫忙……”

天婆門門主笑道:“李仙師有恩於我們天婆門,如今李仙師有難,我等自然是要前來……我率領門中諸‘神靈’一同趕來東方……還好沒有誤了李仙師大事……”

男子眉眼之中,精光一閃,緩緩地說道:“謫仙盟盯着我,我於明,他們於暗,要想做事,恐不易……不得已,只得出此下策,我以張天師‘天師法印’鎮壓住天江水底下的氣運,即便他們動手,也只能收取一部分的氣運,不會影響寧城大勢……只不過……陰兵借道的力量太過強大……要想對付,最好的辦法,就是借用這些散仙們手中的力量……”

湛寂聖者聽罷,似是想到當日場景,至今還心有餘悸,開聲說道:“還好李仙師當日在山林,不斷佈下陣法,依藉着陣法的力量,和我與天婆門諸位神靈的力量,才能將這障眼法施展出來……現在回想起來,我依然心中驚詫不已,生怕被那些散仙們看出端倪來。”

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倘若當日真被看出破綻,那恐怕今日……我們的屍骨,早已經埋在黃土之下了……”

衆人一聽,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似是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天婆門門主笑着說道:“李仙師神機妙算……乃當世第一……術法神通暫且不論,就這佈陣的手段,足以讓人驚駭……”

湛寂聖者看着男子,開聲說道:“李仙師……如今……這謫仙盟,想必都將注意力,放到了後卿的身上,你這邊,暫且得以喘息。”

男子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後卿找我幫他殺人……我欠他一個人情,故而在天水門之中佈下陣法,圍剿那羣散仙……至於能殺幾人,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湛寂聖者眉頭微微一皺,疑惑地說道:“李仙師可曾弄明白了這謫仙盟的祕密?”

男子冷冷一笑,說道:“這謫仙盟在人世之間,隱藏了數千年,如今卻是突然出世,爲世人皆知……從他們收取力量壯大‘無極陣圖’便可得知……謫仙盟之中,必定有重要人物,將要渡劫。”

“渡劫?”

衆人心神一顫,都吃了一驚。

“李仙師可知是何人要渡劫?”

男子眉眼微微一眯,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他們的至尊要渡劫……”

“至尊?”

衆人聽到這裏,只感覺渾身不寒而慄。

至尊既然能領導整個謫仙盟,想必實力,已經達到了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地步。

這樣的人物要渡劫,自然整個謫仙盟都要驚動。

“這個至尊,幾世實力?”

名門試愛 天婆門門主似是有所不明,開聲問了一句。

男子冷冷一笑,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九世散仙無疑……”

九世散仙?

在場所有人,只感覺如遭重擊一般,不敢相信。

一世三百年,九世便是二千七百年,算上修煉的時間,這至尊,至少在人世之間,活了三千年以上。

而更讓人驚顫的是,如今這九世散仙,又要渡劫,那……豈不是十世?

男子似是看出大家心中所想,解釋說道:“天地之間,萬物自有循環規律……有九九歸一之說……這至尊倘若真渡劫成功,那便不再是仙。”

“不是仙?”

衆人一怔,問道:“不是仙,那是什麼?”

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魔。”

魔?

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地之間,有兩種生物,可以超出天道限制,一是殭屍,第二種,便是魔。

真正的魔,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之中,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只不過……天界之中,衆神林立,魔剛上天,必定瞬間就被衆神所滅,而地獄之中,有太乙救苦天尊、酆都大帝、地藏王這樣的真神所在,真魔也不敢貿然進入。

但是,倘若修成魔道之人,留在人世之間,則無人能抵擋住。

當初,強如地獄三大惡鬼之一的吡屍鬼,尚且在入魔邊緣,李長生都要藉助紫薇大帝一縷神氣,方可降服,倘若至尊修成魔道,那恐怕人世之間將陷入水火之中。

更重要的是,脫離了天道的限制,就再也沒有天劫對付他,至尊在人世之間,就如同不死不滅一般,只要他不作死上天,或是下地獄之中大鬧,那就無人能滅他。

到那時,李長生也要束手無策。

“謫仙盟原本的勢力,就已經足夠龐大了,倘若這至尊真能渡過十世天劫,成功成魔,那我們如何對付?”

湛寂聖者心中驚駭不已。

男子冷冷一笑,說道:“所以,當務之急,便是要想辦法,混入謫仙盟之中,一旦至尊出現,我等便能聯手,共同對付他。”

“混進去?”

天婆門門主一怔,說道:“李仙師你要如何混進去?”

男子說道:“謫仙盟如今廣招外門成員,我可隱去氣息,改變容貌,前去應試。” 謫仙盟。

招募旨意一出,天下妖邪震動。

一時之間,呼聲四起,妖魔鬼怪層出不窮。

世間妖魔鬼怪,都想攀上這個巨大的靠山,所以招募的消息一傳開,四方妖魔都紛紛前往。

山林裏頭,兩旁枝葉繁密,錯綜複雜。

一條林蔭小道之上,不時有趕路的人經過。

一名彪形大漢快步朝前走着,似是也想要在世間截止之前,趕上這次的招募。

能夠成爲謫仙盟的外門成員,就是莫大的榮耀。

彪形大漢走了約摸半天的時間,看見小路前方,出現了一個身影。

一名男子,也在快步趕路的。

“誒……這位兄弟,你可是要前去參加謫仙盟的招募?”

彪形大漢快步走上前,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開聲問道。

男子停住了腳步,回過身來,看了彪形大漢一眼,說道:“你也是?”

彪形大漢眉開眼笑,說道:“如今謫仙盟招募,天下修煉界之人,都慕名而去,我自然也要去試試運氣……只不過,這一路之上,自己獨行,未免有些寂寞,想要個同伴,一起前行。”

男子點了點頭,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彪形大漢咧嘴一笑,說道:“我叫段天虎……乃是奇門遁甲第三十六代傳人……不知道這位兄弟,如何稱呼?”

男子淡淡地說了一句:“李若水。”

段天虎一聽,說道:“即是如此,李兄弟若是不介意,可與我一起同行否?”

李若水點了點頭,說道:“無妨……那就一起吧!”

段天虎聽罷,開心不已。

兩人結伴趕往招募之地,一路之上,段天虎倒是顯得十分健談,開口笑着說道:“李兄弟……實不相瞞,我有小道消息……這謫仙盟招募,甚是嚴格,據說……無論是何方修行之人,或是妖怪,皆可加入……但在能力之上,必須過關,方可成爲外門成員……”

“噢?”李若水說道:“還有這樣的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