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文漸輕輕笑了,她正要說話,卻又一個聲音搶在她前頭說道:「那就借子讓吉言了。」

2022-04-08By 0 Comments

蕭子讓見了陸少羽,轉頭笑着問道:「今年的雲落山劍會,你可還要去?」

陸少羽看來一眼文漸,答道:「今年便不去了,我們才剛回來,文漸也需要再休息休息。從這裏到落雲山,只有半月,需要快馬加鞭,我怕文漸吃不消,文漸不去,那我自然也不去。」

蕭子讓轉頭文花想容:「你想好了?要去嗎?」

花想容想了想,道:「去看看。」

蕭子讓又道:「你不會騎馬,只有半月的時間,你如何趕得及?」

花想容一愣。

她突然想起上次蕭子讓和她乘了同一匹馬的事,瞬間臉有些紅。

蕭子讓見她這個反應,忍不住輕笑一聲。

倒也真是。

陸少羽在一旁問道:「阿容姑娘不會騎馬?」

花想容淡淡的轉過頭,道:「沒騎過,故而不會。」

文漸笑了,對她道:「不會騎馬你要怎麼在江湖上混?這騎馬肯定是要學的。」

陸少羽聞言,問蕭子讓道:「子讓打算什麼時候走?」

「明天便走。」蕭子讓答道。

花想容一聽,脫口問他:「你昨天不是還說兩日後嗎?」

蕭子讓淡定的說:「我改主意了。」

花想容:「……」

文漸一笑,道:「沒事,中山有一家馬廊,那裏的馬都甚好,你也可以去學學,有人會教你的。」

蕭子讓聽罷,道:「正好我需要買馬,一起去看看吧。」

「早飯後再去。」文漸道,「我先捻完這些荷花。」

蕭子讓看了看,低頭思索着什麼。

末了,他又道:「我先出去走走。」

陸少羽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好」。

清早卯時,中山城郊。

許諾走到蕭子讓面前,拱手行了禮,喚道:「公子。」

蕭子讓淡淡的問她:「吳越松現在在哪兒?」

許諾如實道:「已經離開中山了,他讓我帶給公子一句話,說九年前那件事是他做的。」

蕭子讓眯起了眼睛。

他哼笑了一聲,道:「那就是說,他承認是他暗自行動,並且隱瞞不報了?」

許諾道:「公子明鑒。」

真是有意思。

蕭子讓想了想,道:「我只是想不明白,按理說,只要能殺了花想容,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可為何……」蕭子讓深思一會兒,才道,「我總覺得,他有所顧忌。」

許諾無言。

其實她並不明白這所有的事情,她雖是傳了話,卻也不曉得他們說的是什麼事情。

蕭子讓道:「你告訴他,讓他暫時不要動花想容。」

許諾拱手道:「是。」

「你再警告他一句,」蕭子讓想了想,又道,「若是他不聽話,我不介意先除掉別的禍患。」

許諾只覺得身邊氣溫驟降,讓她心裏發冷。

頓了頓,她還是道:「是。」

蕭子讓低頭看了許諾一眼,笑了一聲,問道:「雲落山劍會你想看看嗎?」

許諾不自覺的放鬆了些,道:「但憑公子安排。」

蕭子讓道:「那你便與我們同行,不必再待在暗處了。」

許諾雖然面上沒有表情,可眼底卻柔和了許多,她又道:「多謝公子。」

「先把這話帶給吳越松。」蕭子讓道,「明日便走。」 張寧做完這一切之後,便離開了青峰大陸,應該會有生肖來到青峰大陸,憑藉生肖的能力,肯定會得到總用,起碼能給青峰大陸掉一口起,沒錯,在張寧看來,青峰大陸更本抵擋不住,只能是掉一口氣。

基本七個大陸,只有青峰大陸沒有統一,這說明青峰大陸現在就是最弱的大陸,雖然現在是一條心,但是這沒用,底蘊不足。

只能靠生肖來,才能面前抵擋住妖族,還要靠白雲大陸那邊,吸引妖族主力,這還是張寧判斷,即使是這樣,還是會有一部分妖族不會出手,如果妖族全部出動的話,那不用玩了,憑現在還失去兩個大陸的人族來說,根本抵擋不住妖族。

生肖來能引領他們,也不是因為生肖又多強,是生肖,不論那個生肖,都有這極高的對付妖族的經驗,再加上生肖們的戰力,理所當然的會被總用。

張寧掉頭離開青峰大陸,在次來到海上,找到軍隊船隻,這些船都是解禁之後,姜星竹專門派人,去找漁民學習技術,任何又請天秤宮的人改進位造的。

天師府的人已經與軍隊會和,張寧來到船板上,望向海平面,鑽頭對姜星辰吩咐道:「去詩酒大陸!」姜星辰點點頭,開始吩咐下去,這軍隊的水手,都是漁民出身,后應召入伍的,不然還真找不到人會掌舵開船。

—————

青峰大陸。

烏力王朝皇城內,烏力王朝皇帝已經戰死,現在是由上一任的皇帝的弟弟掌權,其實這時候,已經不能算是皇帝了,因為他們游牧出身,只要有掌權人,地下的人就會聽令戰鬥。

一位士兵飛快跑如軍帳,「報君上,營外來了一人,自稱是生肖山來的,說是來幫我們!」

烏力王朝現在的掌權人,古正豪正在看著一份來著魏帝的手書,聽到彙報之後,立刻放下手書,站起來道:「那裡來的?」

那人有說了一邊:「說是一個叫生肖山巔地方,應該不是咱們這的!」

後半句古正豪根本沒聽,趕忙說道:「快請進來!」

古正豪要比士兵又見識的多,古正豪知道白雲大陸的生肖山是一個什麼地方,又那裡的人相助,他們能省去不是麻煩,不少妖族的能力他們都不不知道,因此已經吃了不少虧。

功夫不大,一個人便被請了進來,正是剛剛在白雲大陸大殺四方的華淵。

古正豪起身相迎,兩人相對而而走,到了近前之後,華淵抱拳道:「生肖山生肖兔華淵,前來相助!」說完之後華淵又說道:「不好意思,暫時只有我一人,我們那邊也在打仗,實在抽不出軍隊來幫忙!」

古正豪看著眼前人,說話語氣冷冷的,但是古正豪聽起來,是多麼的暖心,古正豪都沒想到,居然能是生肖山巔生肖親自到來,這一個人可頂的上千軍萬馬啊。

古正豪也是一個直來直往的人,豪爽說道:「多謝的話我就不說了,小兄弟,如果我還能活著,到時候必然會親自到生肖山感謝,如果我不能活著,只要我烏古還有一人活著這話都算數,先生永遠是我們的貴賓。」

說完之後古正豪擺擺手,「嗨說這個幹什麼,先生,敢問先生是什麼境界,我沒有別的意思奧,好為先生安排職位,方便服眾,指揮會省去很多東西!」古正豪知道,生肖山的人更何況是生肖本人,一定對對付妖族會及其又經驗,所以直接就打算給華淵安排職位,由他排兵布陣。

華淵語氣依舊是冷冷的說道:「天階中品!」

「好,馬上為先生安排!等等,什麼?天階中品?」古正豪瞪大了眼睛。

華淵點點頭,古正豪瞪著眼睛,後退兩步,久久不能平靜。

—————

在海上航行的張寧等人,因為大船航行速度有限,在幾天後在到達詩酒大陸,張寧把指揮權交給姜星辰,讓他領兵靠近詩酒大陸和青詞大陸交戰線上附近,蟄伏起來。

自己只身前往詩酒大陸,先勘察一下情況,還要那現在整個天下的局面,都告訴公乘飛英,等各個君主,這些個君主都不是等閑之輩,把情況一說明,他們自然就會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張寧先去的詩酒的皇城,像士兵自報家門,是認識你們皇上,並且有重要的事稟報,士兵不敢怠慢,連忙進去通報。

出來的時候,便為張寧引路,進入道皇宮裡邊,進入皇宮在以為蟒袍的帶領下,來到御書房,張寧發現,一般的皇上,都願意在御書房待客。

張寧大步走進去,看到公乘飛英正在伏案批閱,見到張寧進來,一抬頭,然後示意張寧先坐下。

張寧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沒有文武群臣那些規矩,就大馬金刀的坐上,要知道面見皇帝,大臣們可不敢像張寧這麼座,都得是半座半不做,皇上一說話趕緊還得站起來,要不平時就低著頭,還不如不坐呢,這樣反到累。

而反觀張寧,不僅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還抬頭端詳這公乘飛英,旁邊的太監們低著頭,不知道這位什麼身份,居然敢這樣。

張寧發現公乘飛英與之前有些不太一樣了,臉上的玩世不恭少了些,一絲不苟多了些,臉上的笑意少了些,眉宇間好像還散不去的憂愁了。

片刻后,公乘飛英放下手中筆,伸了個懶腰,看向張寧,笑道:「你怎麼回來了?」

張寧卻沒有回答,而是問道:「戰事怎麼樣了?」

公乘飛英明顯一愣,隨即笑道:「你個江湖遊俠,知道的到不少。」

隨即公乘飛英搖搖頭,「戰事不利,按理來說青詞大陸兵力,底蘊,肯定不如我們,雖然我們剛剛建國沒多久,但是詩酒大陸本就富饒,人還多,而青詞大陸本來就人少。兵力也自然沒有我們雄厚!」

公乘飛英話鋒一轉:「但是在戰場上,出現了意外!」

張寧接過話頭,「問題出在頂尖高手上?」

公乘飛英又是一愣,看了一眼張寧隨即點點頭,「沒錯,青詞大陸頂尖高手數量多於我們。」

「有沒有什麼不正常?」張寧問道。

公乘飛英看了一眼張寧說道:「有!」

「什麼?」

「你…」

張寧翻了一個白眼,「我的事一會在說,問你正經的呢!」

公乘飛英抬頭認真想了想,說道:「如果有的話,那就是這些高手我們都不認識,詩酒大陸沒人認識!」

張寧瞭然,站起身,與公乘飛英說道:「我與你說完你就知道了!」緊接著張寧把自己是什麼人,以及現在天下發生的事,與公乘飛英娓娓道來。

公乘飛英聽的很很仔細,聽完之後低頭緩了緩,因為信息量太大,隨後說道:「你的意思是那些多出來的高手,是妖族的人?」

張寧點點頭:「很有可能!」

「他們為什麼變成人形?」公乘飛英說出他的疑惑。

「你可能不了解妖族,到了天階之後,妖族便不需要妖形態來維持戰力了!」張寧解釋道。

公乘飛英這才點頭,然後說道:「那現在怎麼辦?」

「速戰速決!」張寧斬釘截鐵道:

「青峰大陸,易水大陸,不用想,肯定擋不住妖族,我們只有速戰速決才能回過頭幫助他們!」

公乘飛英想了想,「好,我明白現在的局勢,我會幫助其他大陸,可是我們現在沒辦法速戰速決啊!」

張寧微微一笑:「所以我這不是來了么!來找你就是為了讓你給個手書,聖旨啥滴,免得到時候前線的戰士不認識我!」

公乘飛英聽完,沒說話,直接拿起筆書寫起來,張寧在旁邊等著。

等公乘飛英寫完之後,張寧拿起手書,離開皇宮,前往詩酒大陸南方戰場。

詩酒大陸大軍由公乘飛英的皇叔,也就是詩酒大陸的戰神,公乘梁天領軍,張寧在公乘飛英那裡已經了解過了,公乘飛英是一個天階中品的高手,此外詩酒大陸還有兩名天階下品,和不少的地階高手。

而青詞大陸方面,天階中品一名,天階下品正正五位,這還是在表面的,這段時間,詩酒大陸只能是靠在地階高手,數量彌補質量,在勉強支撐下來。

張寧在空中拿出海螺,給了姜星辰他們下一步動作的指揮。

張寧到達戰爭的時候,正是戰時,地下士兵依靠這城池,與敵軍展開戰鬥,天空中幾個高手站得更是激烈。

張寧趴在雲頭裡,仔細觀察者兩方,而後咧嘴一笑,「果然是那些畜牲!」

張寧拿出素梅槍,極射而出,瞄準其中一人,上去就是張家槍里的長河落日。

那人正與其他三位地階高手戰的正憾,突然汗毛豎起,第六感在像他傳輸危險信號,他果斷放棄敵人,像身後爆退。

張寧的一槍落在了空處,張寧一招不成,單腿發力,踩在空中猶如踩在平底一樣,周圍的空氣都是一陣,張寧身影在次爆發而出。 既然如此,那麼剛才來的這個道士模樣的人,便一定和我的師娘有關。

白先生說,這麼多年,我師父一直把我的師娘託付在甘露禪寺,難道是出了什麼意外。

我不由得開始擔心了起來。我的師父至少還要兩年多才能出關,總不能等到出關再說。所以我決定,應該去甘露禪寺一趟,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把想法跟白先生說了,他也贊同,我是陳浩的徒弟,師徒如父子,師娘就是親娘,親娘有可能出了問題,當兒子的,怎能不去看看?

白先生口中的親娘和兒子,就是個比喻的詞,但我聽了,心裡卻一沉。

我從小沒娘,是奶奶一手帶大,所以在我的內心裡,也從沒有娘的概念,但很多感情,是天性。所以我總會在聽到娘這個詞的時候,感到一種莫名的無法形容的孤獨。

這邊更加增加了我的要去看看的決心。

白先生說:

「你去吧,我和秀紅在店裡等你,你自己小心。」

這次白先生是主動不跟著去的,有點反常,不過想想他昨天跟我說的那些,如果虛迷幻境的入口,真的即將在我的客棧里打開,那這陣子,客棧里肯定消停不了。白先生留下,也免得我擔心。

騎上摩托車,離開了朝陽寺飯店,穿過大巴溝隧道,很快,便到了阜新市的南郊。

敢露禪寺很大,並且就在路邊,所以很好找。

寺院的大門時開著的,昨天是農曆的初一,所以一定會有很多人來上香朝拜,院子里還瀰漫著濃郁的香煙的味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