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方信遞過一塊不到一半手指長短粗細的寒冰精鐵。

2021-02-02By 0 Comments

這塊礦料,實在是有些小,不過如果只是填補短刀上的兩道裂縫,卻也堪堪夠用。

劉封開始焚火。

房間之中,沒有柴火,所以劉封只能用自己的火。

黑巖火一出現,方信眼中的精光就又盛了一些,他笑吟吟的看着劉封的每一步動作,不作一分的干擾。

寒冰精鐵,如果是用一般柴火焚燒,至少也要三個時辰才能熔漿,但是劉封以元氣催動黑巖火,不過半個時辰就完成這一個步驟。

他裝模,鍛造,打磨,所有的步驟都是一氣呵成,中間沒有絲毫的停頓。

他的額頭滲出一層薄薄的細汗,一柄完整的高級氣兵短刀,在他手心出現。

方信輕輕鼓掌。

“如果不是你自己說只學了幾個月的鍛造,就看剛纔的手法,我可能會以爲你自小就開始學習煉兵之術。”方信說道。

“雖然煉兵之術只學了兩月,不過我自小就學習鍛造之術。”劉封說道。

“難怪,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方信點點頭,突然問道:“你可聽說過煉兵閣?”

劉封搖頭。

方信雙眼又開始放光:“煉兵閣,就是很多煉兵師組織在一起的一個勢力,這裏面每一個人都是了不得的煉兵師,可以收集來自各地的材料,得到各種煉兵的書籍和技法。。。嗯,對於煉兵師來說,加入煉兵閣是最好的選擇,我想也許你會有興趣加入煉兵閣。”

“煉兵閣在什麼地方?加入煉兵閣,有什麼條件?”劉封詢問道。

“煉兵哥自然在龍飛大陸,能夠擁有我這樣人物的勢力,自然不會差,而你加入煉兵閣,有我的引薦,也不會有任何的附加條件,只需要在煉兵閣需要你的時候,你能出現就成。”方信笑着說道:“當然,一般來說,煉兵閣不會有求於煉兵師,只會是煉兵師有求於煉兵閣。”

劉封微微愣住。

煉兵閣是個什麼樣的勢力,劉封並不清楚,但是從方信的幾言片語中,也可以知道這是一個比較鬆散的組織,這個組織能爲煉兵師提供幫助,而煉兵師似乎不用做什麼事情。

總得來說,聽起來加入煉兵閣,似乎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劉封是希望到了飛龍大陸之後,能夠加入一個宗門,隱藏潛伏,借用宗門資源修煉,但是他從沒想過會加入一個類似於煉兵閣這樣的鬆散組織。


“我需要認真想想。”劉封如實說道。他對方信很有些好感,如果煉兵閣能夠提供自己除了煉兵之外的一些幫助,他不會拒絕方信的邀請。

方信道:“行,反正你已經進了我的房間,不如我們小酌兩杯?我想你對這一趟飛船,應該會有許多的疑惑,我可以一一爲你解答。”

劉封點頭說道:“行。”

他確實有很多疑惑,也確實需要一個人幫自己解答。

酒很普通,但是方信言語爽快,而且他說的事情基本都是劉封信息盲區,所以劉封也很痛快。

飛龍大陸是距離莽大陸最近的一塊三級大陸。

所謂三級大陸,就是說大陸地表產生的最普通的氣息,也至少達到了三級的水準。

莽大陸,最普通的氣息是生氣,這種氣息僅僅只能讓人生存和最基本的修煉,其中蘊含大量的雜質,毫無精純可言,所以煉氣師修煉,必須一次次的提煉生氣,每吸收到的一分天地靈氣,至少就有九成會被提煉成雜質排出體外,大大影響了修煉效率。

更主要的,生氣只能提供大行者修爲的修煉,一旦行爲到了第五階段,利用生氣修煉,不僅僅不會再有絲毫進步,相反,生氣的雜質還可能影響到煉氣師本來元氣的精純,導致修爲下跌。

所以,在莽大陸上,最強的存在也只有大行者巔峯,因爲所有能夠突破到大士階段的煉氣師,已經全部離開。

而在飛龍大陸,最普通的地表氣息,則是靈氣和元氣,這兩種氣息的精純度,比之生氣都要高上百倍,同樣一個煉氣師,在生氣和靈氣中修煉,其速度的差距,大概也在十倍以上。

在飛龍大陸,大行者僅僅算是個高手,只有到了大士境界,才能算是一方豪傑。但即便是大士是也不具備翻雲覆雨的能力,唯獨再進一步,成爲宗師,纔算得上師一方霸主,翻手爲雲覆手爲雨。

“飛龍大陸,有天師嗎?”劉封問道。

他吞了方撥圖的魂魄,知道“龍炎真人”這“真人”兩個字代表的含義,就是比之宗師還要強大,更進一步的天師。

方信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天師,那是真正的大能,高高在上,被人膜拜的存在,神龍見首不見尾,百年難得現身一次,而且一般不理凡事,常年閉關修行。即便再飛龍大陸,也只是聽說有天師存在而已,真正見過的,倒是一個沒有。整個飛龍大陸,還是由那幾個宗師巔峯的大人物說了算。”

“不知道方兄弟可聽說過‘龍炎真人’?”劉封想了想,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龍炎真人?”方信皺起了眉頭:“我不曾聽聞此人。這人竟然被稱爲真人,那必然也是天師境界的大能,如果他在飛龍大陸,我不可能不知道。”

劉封微微點頭,在方撥圖的記憶中,也並沒有龍炎真人和飛龍大陸的任何關聯。

“小哥看來對修煉比煉兵更感興趣,難道是想找個專注於修煉的宗門嗎?”方信聽劉封連續問了幾個問題,都是關於修煉環境、修煉功法和煉氣師的,於是問道。

“確實如此。”劉封點頭回答。

兩個幾杯酒下肚,又聊了一陣,雖然不說一見如故,但是也差不多坦誠相待,劉封沒有隱瞞自己一些最基本的想法。

“你想要專注於修煉,有何必舍近取遠?”方信笑道:“我煉兵閣在飛龍大陸,也算是大宗門大勢力,閣中高手無數,閣主更是飛龍七霸之一,不論是煉氣還是煉兵,都會經常召開大型的交流會,即便是閣主也有時會親自出面授意,小哥你若入我閣中,必可以學到許多,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他說了半天,又把話題回到了最初,要說服劉封加入煉兵閣。

劉封已經有些瞭解,方信的真實年紀並不如面相那麼年輕,但是這人卻是一股子執拗勁,一旦決定要做的事情,就會想着法門把其做好。

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中了自己什麼,一個勁要把自己引入煉兵閣,但是可以肯定一點,只要自己不答應,他就會一直提起這一點。

“飛龍七霸,都有些什麼人物?”劉封岔開話題,問道。 人群外突然響起的爆喝聲,讓所有人都是一愣,回頭望去。只見一個少年正奮力的排開人群往前走著,那滿臉的怒氣,血紅的雙眼讓所有人動容。

「是林東!」

不知是誰的一聲叫喊打破了眾人的沉思和驚異。定睛看去,果然是林東無疑,只不過臉上的猙獰與他平常清秀的樣貌截然不同。

周毅和古達木兩兄弟對視一眼,低聲道:「拉住他!不能讓他和劉執事起爭執。」

「知道了。」

古達木和古達風兩兄弟也明白,即便林東再怎麼強也不會是劉執事的對手,當即排開身前的人群,阻擋在林東的身前。

基本上人群已經讓開了一條路,林東步伐極快,只是看著擋在身前的幾道人影,再度低喝道:「滾開!」

周毅腳步堅定,就彷彿紮根在地上,沉聲道:「林東,你現在不適合與劉執事斗。等你從主院混出個人樣來,這筆仇自然能報。如果你現在……」

林東喘了幾口粗氣,對於周毅的話仿若未聞,聲音像是從喉管擠壓出來,低沉沙啞:「滾開!」


古達風和古達木一左一右的扶住林東的肩膀,用力的遏制住林東的身子。

周毅再度開口道:「事情已經成了定勢,你不能這麼衝動。周教官也不會想要看到你這個樣子。」

古達木符合道:「是啊,東哥。等你進了住院之後,以你的天賦和實力很快就能混出個人樣。你現在要是和劉執事起衝突,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主院的人,你現在還只是外圍的平民,身份上有著差距的。」

一聽這話,林東更是怒不可竭,他剛回來就聽到周圍的談論,緊接著就看到周教官的屍體被焚燒,他身體都在憤怒的顫抖。

「給我滾開!主院的人我一樣要殺!」

說著,林東雙臂一震古達風和古達木相繼被彈出數米,跌倒在人群中。

「東哥!」

周毅張開雙手,沉聲喝道:「醒醒吧!!等你有了能力在殺了他!還有柳元!他才是罪魁禍首!」

說這話時,周毅沒有在小聲,而是抬高了聲調。

一瞬間,表情陰晴不定的劉執事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冷聲道:「林東,我念你被幽蘭大人視為人才,以後能有機會為主院效力。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暫且不究,但你也要適可而止。我現在才是外圍的掌事者。我輕鬆就可以殺了你!別給臉不要臉!」

「你去死!!」

砰!

林東在頃刻間如一頭憤怒的猛虎,雙眼中的血紅猶如實質,只是一個錯步,從周毅的身側劃過,雙手連結大手印。

「指破天……」

話音未落,周毅猛地轉身怒喝道:「想想你的父母!如果你殺不死他!他這樣的人渣可以有十萬個理由殺了他們!!」


劉執事臉色再變,這個說話的小子一直都在拆他的台,自己的威嚴何在。

「該死的賤民!你先去死!!」

說話間,劉執事腹中之物再度射出,這一次眾人可算是看的清了,這方塊之物,竟真的是骰子,六面標註著不同的字。

咻!!!

這篩子噴射的速度極快,周毅臉色也是一變,先不說他已經散功,重修三品功法,就是之前開靈二重的狀態,也絕不會是劉執事的一招之敵。

眼看著骰子直衝周毅的胸腹處,古達風和古達木驚叫一聲。

「毅哥,快躲!」

突地!就在這時,一隻拳頭如流星般劃過,不偏不倚的正中骰子。

「煉拳,雙爆!」

「三爆!」

「四爆!」

砰砰砰砰!

骰子猛地跳動了四下,原本直衝周毅胸口的軌道,也偏離了方向。

緊擦著周毅的身子飛過,隨即化為流光射出三四米才停下。

「林東!!」

劉執事身子微微一顫,臉色一瞬間變的極為深沉,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盯著林東。

林東不著痕迹的將有些發顫的手藏於背後,臉上的憤怒好似也隨著這一拳消失的無影無蹤。

背對著周毅輕聲道:「剛才那番話,周教官也和我說過。謝謝你了。」

周毅愣了愣,看著林東的背影,沉默不語。

林東說完,則是向前走了兩步,再距離劉執事不足三米的地方停下,駐足輕聲道:「劉執事,我可以帶走周教官的骨灰了嗎?」

「你!」劉執事陰沉的打量著林東,心裡的怒火可想而知,幾乎快射出嗓子眼。本是想在這群賤民面前立威的,卻被林東還有那個沒殺死的小子掉盡了顏面。

「林東,你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我念你是個人才,今天你若是和我道歉,這件事兒就算過去了,否則……」

話音未落,林東直接將幽蘭曾經給他的那張白紙拿了出來,擺在劉執事視線正中的位置,冷聲道:「沒錯,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既然你到了外圍,就要知道你現在的身份,不再是執事廳的執事。而我馬上就會進入主院,誰的身份高貴,劉執事,哦不,劉賤民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說罷,林東轉身對著數百人高聲道:「各位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裡吧,我想安靜的送我最尊敬的老師離開。各位都散了吧。」

林東這幾句話,立時間把劉執事的身份降至了最低,甚至還不如他看起來如螻蟻般的平民。

「林東!!你真當我不敢殺你?!」

林東冷冷的一笑道:「你敢嗎?如果你想這麼做,你還會和我這樣說話嗎?收起你裝逼的嘴臉吧。你很害怕得罪我,因為我有幽蘭的通行證,我在林家未來的成就一定會比你高。識相的夾著尾巴做人,別得罪外圍的所有人。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個外圍的掌事被殺,今天你示範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你!!」

林東譏諷的看了一眼面如鐵青的劉執事,將身上的衣服脫下,周教官的骨灰一點不落的包裹進去。

沒理會欲言又止的周毅三人,徑直向著後山走去。

看著林東離去的背影,古達木兩兄弟,面面相覷,悄悄看了一眼渾身發顫的劉執事,暗暗豎起大拇指道:「牛!!原來東哥不僅實力強!這三言兩語就把劉執事氣成這個模樣。佩服佩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