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於是第二天我又去了,幾圈轉下來還是沒有找到陣法的破綻,天黑之前我又無功而返了。

2021-02-03By 0 Comments

如此這般一個禮拜之內我天天都去研究一番,但是依然沒有成功。

終於我失去了信心,昨天清早我就帶上了所有人,想要強行將陣法破壞掉,就算山莊被毀掉,那也總比看得著吃不著強。

這個陣法看上去很複雜,好想很難攻破的樣子,其實一點都不難,我們只用了半個時辰這個陣法就已經表現得搖搖欲墜了,這讓我們所有人的眼前一亮。

誰成想在最後關頭這群黑冠虎忽然從裡面蹦了出來,其實我們一共有一千五百多人,結丹期的修士數目也在五百以上,實力不弱於這群黑冠虎。

但是一是因為當時大家一直催持法力攻擊法陣,靈力耗費了大半,二是因為事發突然,所有人受到了驚嚇,所以當時我們就慌了手腳。

在我的指揮下我們也抵抗了一陣,但很快就敗下陣來,不斷有人被殺,雖然按理說軍團的據點不能暴露,但當時情況緊急,我也只能將所有人帶回了據點。

唉,那叫一個慘啊,短短五公里的路,我們就損失了五百名新兵,其中一百多還是結丹期的高手。

不過我們剩下的人總算逃了回來,我對據點的陣法還是相當有信心的,想著黑冠虎進不來最後怎麼著也會退去吧。

結果今天發生的事總讓人感到意外,一隻黑冠虎竟然會使用陣法,說出來你信步?不信?我他媽也不信,但事實確實如此。

在黑冠虎圍困了據點一天後,今天早上那隻腦袋是紅色的虎王竟然開始在據點周圍擺旗安放靈石,你說這不是布置陣法又是什麼?

沒一會兒功夫這陣法便被它布置好了,然後就看到所有的黑冠虎退到了據點周圍,只聽據點地面下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整個據點便劇烈搖晃起來。

看這陣勢是地震無疑了,地面裂開了一米寬的裂縫,竟然還有岩漿從裂縫裡噴發出來,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從據點裡跑了出來。

然後這些黑冠虎就撲了上來,我們只能邊打邊退,好在經過一個晚上所有人都恢復了過來,後面發生的事你也知道了,就是這麼回事。」

楊遠說完長吐了一口氣,劫後餘生后再去回想這一番經歷,更讓人心裡覺得后怕。

段志華聽完后饒有興趣地問道:「楊兄弟,不知道你們據點離這裡有多遠?」

楊遠答道:「離這裡不遠,大概有五十里的樣子,是一個隱蔽的山谷。怎麼,楊老大你也對那個山莊產生了興趣?」

「實話實說啊,我是對你剛才說的那隻虎王布置陣法這一點感興趣。


你我都知道,五級的妖獸才會產生靈智,才能幻化成人形,學習人類的陣法。

而黑冠虎屬於三級妖獸,這隻紅頭虎王雖然厲害,也頂多算是頂級的四級妖獸,要說它是五級妖獸,恐怕有些牽強。

可是它卻會布置陣法,這太讓人玩味了,我想這裡面的關鍵,就在這破敗的山莊裡面,所以我想讓楊兄帶路前去查看一二。」

楊遠點頭道:「好啊,本來打死我也不敢再去那個地方了,但是剛才看過段老大的身手之後,我又萌起了再去一次的念頭,那段老大你說我們什麼時候去?」

「不急,先安撫一下你們的人再說,這樣吧,你們的據點怎麼也沒了,就去我們的據點吧,也是一個隱蔽的山谷,我們再從長計議,你看怎麼樣?」

「好啊,我正不知道下面去哪裡落腳呢,段老大肯收留那真是太好了。」

眾人將戰場收拾妥當,兩股人馬匯作一股,回山谷去了。

PS:昨晚吃過飯後有些累,想躺床休息一會兒,結果直接睡到了12點半,汗,這下欠九章了,以木頭的龜速,這個月要補完有點難啊,儘力吧。 段志華將眾人安頓在山谷以後,便隨著楊遠一起前去查看那個破敗山莊。

兩人一路飛了大約五十里的時候,段志華便看到了一塊岩漿冷卻后形成的岩石地。

就象是人的頭髮莫名地禿了那麼一塊,在一片碧綠的森林中顯得異常扎眼,料想那裡應該就是楊遠以前的據點了。

兩人繼續向前飛了半柱香的時間后,段志華被帶到了一面石壁旁邊。

段志華環顧左右,除了一些瘋草老樹亂藤,別的什麼也沒有,於是納悶道:「楊兄,你把我帶到這裡做什麼,哪裡有你說的什麼破敗山莊啊?」

楊遠答道:「段老大你別急,山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說著邁步向石壁走去,靠近后仍不見他停下,直接從石壁上的藤蔓和雜草穿了進去,消失不見了。

段志華見狀心裡已猜到七八分,連忙追了上去,從石壁穿過來以後,段志華回頭一看,原來這石壁不是一整塊,而是分作了左右兩塊。

半米多厚的兩塊石壁就像兩扇沒有關緊的門,在中間留下了一道僅容一人穿過的縫隙。

而石壁的這一面,赫然就是楊遠口中所說的破敗的山莊。

「楊兄,我想知道這麼隱蔽的地方,你是怎麼發現的?」段志華嘖嘖稱奇地問道。

「我能發現它也屬於走運,那天我追一隻野兔追到了這裡,我本以為這下這隻兔子無路可逃,只能乖乖地當我的盤中餐了。

可沒想到這隻野兔跑到這裡的時候也不減速,一頭就向石壁撞去,我以為它是想不開呢,誰知道它撞到石壁以後就不見了。


好奇之下我便對這個石壁仔細查看了一番,就這麼著我才發現了這裡。」

「呵呵,看來冥冥之中,楊兄和這山莊自有緣分啊,我們進去看看吧。」

「嗯,我也想進去看看它裡面到底藏了什麼東西。」說完兩人並肩向山莊走去。

放眼望去,整個山莊依山而建,越往裡走地勢越高,面積不大,一眼便可窺其全貌。

山莊外圍被一道石牆包圍,而往上石牆則被山體取代,大門處一左一右兩根石柱將石牆分成了兩段。

砌牆的岩石經過歲月的洗禮,都產生了不同程度的風化現象,顆顆小草在岩石的縫隙間生長,讓人們見識它們不凡生命力的同時,也向人們訴說著這個山莊的故事。

原先在大門上方懸挂的牌匾掉落下來,傾斜地依靠在石柱上,段志華走近以後,看到上面的字跡已經模糊難辨,只能勉強認出是「X劍X庄」。

進了大門以後便是一條由一塊塊平整的青石鋪成的小路,小路一直向上貫穿整個山莊。

青苔鋪滿了整個小路,可見小路已經久未有人問津,小路上和小路的兩旁是各種野草和巨石,將這裡裝點得雜亂無章。

順著小路再往上走,就是山莊的第一間木屋,木屋一共有三個房間,在雨水的洗刷下,整個木屋已經千瘡百孔。

段志華推開木門,揮手將從木門上掉下來的土彈掉,慢慢地走了進去。

走進木屋內以後才發現整個木屋是走廊的一部分,現在擺在面前的路有向左、向右、向前三條。

「呵呵,又到了這一步,無論選哪一個方向,最後都會回到山莊的大門外面。」

「楊兄,不介意地話再陪我走一圈如何?」

「段老大發話,自然不敢不從,哈哈。」

「哈哈!」

段志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向前走去,整個走廊曲曲折折,經常走上一段就拐一個彎,直到兩人已經數不清到底拐了幾個彎的時候,終於走到了走廊的盡頭。

從走廊一出來,段志華左右一看,果然如楊遠所說,兩人又回到了山莊的大門外。

「怎麼樣,段老大我沒騙你吧,這就是個迷魂陣,往左走往右走的結果也是一樣的。」

段志華沒有回答楊遠,眉頭輕皺,低頭思考著什麼,楊遠見狀也沒有再出聲,以免打擾他。

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段志華猛然抬起頭說道:「走,我們再進去試試。」說完邁步就往裡面走。

「段老大你幹嘛不信我說的話啊,哎,怎麼說走就走,你等等我啊。」楊遠趕緊快步追上。

這次段志華選擇向左走,與剛才不相同的是,段志華這次走得明顯慢了下來。

從走廊出來,兩人又回到了山莊的門口,楊遠見狀又說道:「段老大這下你相信了吧,你且聽我一句,往右走也是一樣。

咱們還是別再浪費時間了,儘快找人來破這個陣法才是。哎,你又幹嘛去?」

段志華從走廊出來以後精神便有些亢奮,也不聽楊遠說些什麼,抬腳又走進了木屋,楊遠無奈,只好跟了上去。

這次當然是向右走,段志華這次走得比前兩次都要快,好像迫不及待地要見某個人,楊遠只有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

很快兩人從走廊裡面出來,段志華雙眼冒光,十分肯定地對楊遠說道:「我想我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陣法了,只是沒想到還有人會用這麼古老的陣法,真是稀罕。」

「段老大你話別說一半啊,這是個什麼樣陣法,有法可破嗎?」

「這個陣法叫做凸字陣,剛剛我們走過的路線,其實就是由一個個『凸』字構成的。

在陣法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上,各有一個這樣的『凸』字路線,四個『凸』字上面的一橫組成了一個正方形。

我們從第一個『凸』字走起,然後重複四次,最後又會回到原來的地方。」

「啊,原來是這樣,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剛剛好像有些路是走過的。走四個『凸』字應該很好辨認,可是為什麼我就沒有發覺呢?」

「呵呵,應為布置這陣法的人動了一點小心思,將每個『凸』字的筆畫都弄得大小不一,我也是因為之前從一本書上看到過這個陣法所以才勉強認出,你沒發覺也很正常。」

「哦,這麼說我就懂了,段老大你既然知道這是什麼陣法,肯定也知道它的破解之法吧?」楊遠激動地說道。

PS:昨天值班,網站維修,趕巧了。 「要想破解這個陣法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需要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硫磺石,只要在『凸』字上面一橫組成的正方形的每個角上放置足夠多的硫磺石,這個陣法就不攻自破了,不需要耗費一點靈力。」

「那多少才足夠?」

「每個角至少需要兩百顆,四個角加起來要八百顆以上才行。」

「啊,硫磺石本就分佈得很零散,八百顆硫磺石讓我們從哪弄去,我看我們還是強行將陣法破去得了,多乾脆!」

「不不,楊兄你想想既然這個陣法用強力並不難破去,那為什麼山莊的主人還要煞費苦心地留這麼一個古老的陣法?」

「我怎麼知道,我看這山莊的主人八成有病,要不就是他只知道這一個守庄的陣法。」見段志華笑著搖頭,遂又問道:「你說是為什麼?」

「我猜是這是他給我們出的一道題,如果解得好,說不定會有意外驚喜,我也很好奇,一個留下這麼古老陣法的人會留下什麼東西。」

「對,我怎麼就沒想到,說不定滿屋的靈石和法寶堆在裡面等我們拿呢,可是要湊夠八百顆硫磺石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段志華淡淡地笑道:「如若換做其他地方,要收集八百顆硫磺石自然困難,但在虎頭山卻不是什麼難事,你忘了有一種妖獸特別喜歡收集這種東西嗎?」

楊遠豁然開朗道:「紅斑蛇!」

「對,只要找到紅斑蛇,那麼這八百顆硫磺石自然就有著落了。」

「那還等什麼,事不宜遲我們快點找吧,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呵呵,誰不是呢!」說完,兩人便飛離了這裡。

紅斑蛇是一種四級妖獸,因為蛇身上布滿了紅色的小斑點而命名。

性喜乾燥,因為硫磺石有吸收空氣中水分的作用,所以成了紅斑蛇的收藏品。

一般情況下,它喜歡居住在山腰以下的山洞中,是一種獨居的妖獸。

兩人在方圓百里轉了一圈,仔仔細細地尋找了每一個山頭,都沒有發現紅斑蛇的蹤跡。

看看天邊的紅日已經徐徐落下,兩人雖然不願也只得作罷,先返回據點明天再說。

兩人剛剛進入山谷,便聽到一陣喊聲「認輸!認輸!」

兩人順著喊聲望去,只見在山谷中間的一塊大空地上兩撥人對峙而立。

一波人是楊遠帶來的隊伍,另一波人當然就是段志華帶的,兩撥人好像在比什麼。

空地上人生嘈雜,沒有人注意到兩人回來,「虛!」段志華對楊遠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將楊遠悄悄拉到一邊,偷偷地觀察兩撥人。

這時候楊遠帶的隊伍前面站著一人,沖對面說道:「哎喲,一千多個人,嚇死我了,怎麼這麼多人就找不到一個人應戰么?


那從此以後你們的人可就得以我們馬首是瞻了,我們是主,你們是次。

乖,聽話去把房間收拾一下,我們站了一天早就累了,可是該好好休息一回了。」

看到這裡楊遠對段志華說道:「段老大都怪在下管教不嚴,這才鬧出這樣一幕,我這就過去好好處理他們一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