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明明提醒她千萬別遲到了啊,居然一點也不上心?

2020-11-02By 0 Comments

林歡無語了。

馮易這麼搶手,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一直被人盯得很緊,要打發掉那些痴女實在費勁,如果自己再不出手,一會沈笑瀾來了估計得坐到幾米開外的地方去了,到時候還怎麼跟他說話呀?

想到這個,林歡就頭疼。

她覺得沈笑瀾在感情上太被動了,屬於需要別人幫忙推一把的類型。

以前是年紀小,學業為重,得知沈笑瀾對馮易有好感,大家開開玩笑就算了。

現在沈笑瀾好歹也馬上是大學生了,如果還是這麼扭扭捏捏的,豈不是要母胎單身一輩子?

上次杜鵬住院時候,在一同去探望的路上,她試探過沈笑瀾的意思。

高中三年杜鵬窮追不捨,沈笑瀾無動於衷,只怕是還惦記著馮易。

馮易確實各方面條件都好,遠超杜鵬幾條街,所以林歡是真不希望沈笑瀾錯過。

比方說,馮易是櫥窗里的娃娃,她的小姐妹沈笑瀾遠遠在外面看了半天,但沒有要進店去買的意思。

喜歡就上啊,這玩意能等嗎?

若是要等,待娃娃被別人挑走,到時候難過失落可就晚了!

這段時間,林歡想組織初中同學聚會,一方面是大家聯絡感情,另一方面她是專門費心打聽過了馮易的私人情況:單身。

那不是正好嗎?

馮易高富帥校草,沈笑瀾也算是校花級別,般配啊!

林歡看好馮易還有其他原因。

他是個高富帥不假,但是沒架子不擺譜,對誰都一視同仁,而且心腸不錯,沈笑瀾肯定不會吃虧。

但也因為馮易對誰都一個樣,所以看不出他的內心真實想法,要撮合也沒那麼簡單。

其他女孩子,雖然條件平平,可別人勝在死纏爛打,保不定馮易會被攻堅成功,落入他手……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KTV包廂被推開,沈笑瀾風風火火沖了進來。

此時一首歌正好唱閉,有人切到下一首歌,這片刻空隙格外安靜,只聽得她脆生生的聲音,瞬間提起了所有人的精神。

「沈笑瀾嗎?」

音樂暫停,有人把照明燈也打開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過來。

「呃……」沈笑瀾乍一見到一屋子人,一時間手腳不知往哪擱。

這幫初中同學多多少少都有變化,除了林歡和幾個平時還有聯繫的朋友外,看著都比較陌生。

「哎喲,我們沈大美女今天怎麼穿的這麼……」有個妹子話說到一半,竟是想不到用什麼修飾詞了。

所有人腦子好像都卡在這句話上了。

樸素?

沈笑瀾今天穿的方格普通襯衣,寬鬆牛仔長褲,毫無時尚感,根本不像個花枝招展的十八歲女孩。

不合時宜?

這麼熱的天,女孩子們基本都是短袖配熱褲、短裙,還有人穿著弔帶。

最關鍵的是——素顏!

大半以上的女孩都化了妝,她竟然就這樣毫不講究的來參加同學聚會了?

沈笑瀾低頭,心裡也很是不爽。

誰不想打扮?誰不想穿好看的衣服?

然而冼星堯硬是說有傷風化,讓她包的嚴嚴實實……

這主動撞上門的便宜師父管天管地,還管她吃飯穿衣,實在令人生氣!

穿成這樣,她也沒心思收拾自己,索性破罐子破摔,就直接滾出來了。

「你怎麼才來啊?」林歡像個彈簧一樣從馮易身邊跳起來。

「不好意思……」沈笑瀾無從解釋。

「坐這!」林歡不容置疑的指著自己現在的位置,自己則順勢把旁邊另一個女同學擠開了。

沈笑瀾無語,只好就座。

「好久不見。」馮易沖沈笑瀾點點頭。

「好久不見。」沈笑瀾嘴角一牽。

「大家繼續唱啊,那誰,幫我點一首《霍元甲》!」林歡喊。

音樂重新響起,氛圍又被炒熱。

坐在馮易身邊,沈笑瀾尷尬不已,總覺得要說點什麼才好,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倒是馮易先問了句:「我聽說你報的是對外經貿大學,分數穩了?」

「對。」

「這麼巧,我也是。」

沈笑瀾:……???

世界就這麼小?

「挺有緣的。」馮易很自然的笑笑。

「是啊。」沈笑瀾突然就放鬆下來了。

這三年沒見馮易當然也有變化,但那笑臉一如既往,能讓人心安。

別人心裡都坦蕩蕩的,她幹嘛要揣著鬼?

再說了,當年那種中二的感覺和現在的感覺也不一樣了,她有什麼好迴避的?

那時候的馮易就沒把流言當回事,現在則是越發成熟了。

沈笑瀾也陪著笑,心底卻莫名感覺凄涼。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馮易和冼星堯是相同的。

他們都很寂寞。

冼星堯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冷,而馮易是一視同仁的無差溫暖。其實,並沒有人走到過他們的心裡。

沈笑瀾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對著馮易,對著這一群老同學,自己卻想起了冼星堯。

剛才她還生著他的氣呢……

馮易的手機彈出幾條信息,他劃開一看,臉上掛著的笑容冷了下來。 夏紫諾痴痴地看著身邊五官精緻如畫的男子。

這一剎那,她的野心宛如一顆掉進土裡的種子,迅速的發芽成長。

當晚,莫晉北回來了,還帶回來了夏紫諾。

當傭人們看到竟然還有個女人跟著回來,都驚訝極了。

少夫人還受著傷,少爺也太不知道檢點了吧?

抬頭看著眼前的豪宅,夏紫諾的目光露出了瘋狂的貪念。

「給這位小姐收拾個房間。」莫晉北吩咐道。

「晉北哥,你住在哪個房間?」

夏紫諾想追上去問,莫晉北已經徑直上了樓,訓練有素的傭人攔下了她。

夏紫諾被帶到了客房,看著傭人們把屋子整理好。

「晉北哥的房間在二樓嗎?」夏紫諾好奇地問。

「是的,少爺和少夫人的房間在二樓。」傭人如實回答。

什麼?

夏紫諾雙目幾乎噴出火來,夏念念那個賤人也住在這裡?

她用鼻孔發出一聲冷哼,莫家少奶奶的位置早晚是她的,夏念念走著瞧!

第二天早上,莫晉北下樓時,夏紫諾已經在餐廳了。

一見到莫晉北,夏紫諾立刻兩眼放光地跑過來:「晉北哥!」

莫晉北黑眸微眯在她身上穿著的衣服上掃了一眼,語氣陡然凌厲:「誰允許你穿這件衣服的?」

夏紫諾一愣,她的衣服已經洗了,她在衣帽間里找到了很多漂亮的新衣服,她隨便就拿了一套。

莫晉北轉頭對著傭人吩咐:「去拿套傭人服。」

「晉北哥……」

莫晉北淡淡地說:「你穿過的衣服直接丟掉,念念不會再穿了。」

說完他看也不看夏紫諾難看的臉色,直接問傭人:「少夫人呢?」

「少夫人在樓上,不肯下來吃飯。」

「知道了,我上去叫她。」

莫晉北上了樓,推開卧室門,見到夏念念已經醒了,背靠在床頭。

「老婆,下去吃飯了。」莫晉北討好地說。

夏念念回眸,冷笑了一聲:「聽說你又帶回來一個女人,你還叫我吃什麼飯?我說過,我隨時可以簽字離婚,讓出莫太太的位置。」

莫晉北勾唇,淡淡挑眉:「老婆,你想到哪裡去了,我什麼時候說要離婚了?」

「你怎麼樣我管不著,只希望你別來煩我。」

莫晉北笑了笑,直接過來把她給抱了起來。

「你幹嘛?」他一靠近,夏念念就想起昨天他揮舞皮帶的樣子,不自覺的開始害怕。

「帶你下去吃飯,免得你餓壞了,我也吃不飽。」他不懷好意地笑笑。

夏念念氣急,他怎麼不去當世界威脅協會會長呢?

昨天拿皮帶打她,今天又討好賣乖,他這樣精分真的好嗎?

莫晉北抱著夏念念下了樓,把她放在椅子上。

「我說了我沒胃口。」夏念念沒好氣地說。

「乖,多少吃一點。」莫晉北低聲下氣地哄著。

夏念念傲嬌地扭頭。

莫晉北低低沉沉地笑了一聲,開始數數:「一」。

夏念念花容失色,立刻端正坐好。

只能怪她被莫晉北的數數遊戲折磨得太慘了。

每次他一數數,她就無條件投降。

傭人端上來兩份早餐,夏紫諾立刻不滿地開口:「晉北哥,我呢?」

夏念念這才發現夏紫諾也在這裡,莫晉北帶她來這裡做什麼?

「姐姐,我聽說你受傷了,我是來看你的。」夏紫諾裝模作樣地說。

她早就看到了夏念念身上到處都包著紗布,聽傭人說是被少爺給打的。

夏紫諾暗自得意,肯定是夏念念不知好歹得罪了莫晉北,挨了打不能伺候他,所以他才會帶她回來。

說不定,今晚莫晉北就會召喚她伺候了。

「夏紫諾。」莫晉北突然淡淡地開口。

夏紫諾立刻一臉花痴地看著他。

莫晉北淡淡挑眉:「是你自己說想要留下來的吧?」

「是的,我當然願意留下來。」夏紫諾的目光里有著毫無遮掩的貪念。

「那麼,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留下來做傭人。」

夏紫諾呆住:「你說真的?」

夏念念也很驚訝,她今天早上聽說莫晉北從外面帶了個女人回來。

她還以為莫晉北終於決定結束他們的婚姻了,畢竟他一向都是風流花心的。

可她沒想到他帶回來的,會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夏紫諾。

更沒想到莫晉北竟然讓夏紫諾做傭人。

按照夏紫諾那種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脾氣,肯定不會同意的吧?

可夏紫諾只獃滯了片刻,立刻就答應了:「好,就做傭人!」

夏紫諾心裡盤算著,現在夏念念這個賤人還沒有和莫晉北離婚。

當著她的面,莫晉北肯定不好婚內出軌什麼的。

如果被夏念念抓到把柄,將來在法庭上她會以此要挾多分財產。

哼,莫家的財產統統都是她的,她才沒有那麼傻呢!

「晉北哥,我的工作是什麼?」夏紫諾換上了一副很假的笑容,莫晉北肯定晚上會來找她的。

莫晉北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挑眉冷笑道:「伺候好我太太。」

「要我伺候她?」夏紫諾幾乎當場跳了起來。

夏念念也忍不住開口道:「我不需要人伺候。」

莫晉北立刻低頭安慰的在夏念念光滑的額頭上親了親,柔聲說:「老婆,你這不是受傷了嗎?我找個人專門來伺候你不好嗎?」

夏紫諾的表情很難看,她盯著夏念念的目光像是一條毒蛇一般。

「你要是不願意,隨時可以走。」莫晉北抬眸看著快要氣炸的夏紫諾,淡然地說。

夏紫諾咬牙再咬牙。

她現在好不容易靠近莫晉北了,怎麼能走?

讓夏念念這個小賤人獨霸莫晉北?

她偏不走!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姐姐的。」夏紫諾僵硬地擠出一個笑容。

房間里,夏念念不滿地瞪著莫晉北。

「你到底什麼意思?我根本不需要什麼女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