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2020-11-01By 0 Comments

看來紀公館也沒幾個人知道,否則一早上早就傳遍了也不用她在這裡猜測半天。

董雅寧想給唐坤打電話,讓唐坤去查查,正要撥號,就看到羅拉和管平在綠化植物後面若隱若現的身影,隨著身影的走動,還有交談聲。

「寶少爺的事情查的怎麼樣?」

「沒有目睹寶少爺出事的人證,現場也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查不到眉目,難道這件事只能就此作罷?」

「別急,幸好,今天早上,費助理和萊恩溝通進展時,意外得知正常的監控關閉后,還有一套備用監控開啟,我想裡面應該錄到有寶少爺摔倒時的畫面。」

「那真是太好了,今天就能看到監控錄像查個水落石出嗎?」

「今天可能不行,因為這套系統是加密系統,要進入這套監控系統需要密碼,為了安全起見,費助理一會會派人過來,將備用監控停掉,等姜助理明天回來,就能登陸進去查看監控內容。」

「那真是太好,這件事你告訴老夫人了嗎?」

Boss欺上身:強行相愛90天 「萊恩負責,我只是協助,我想萊恩應該會告訴老夫人這個消息。」

羅拉鬆了一口氣,「這回,是人是鬼,誰搞的鬼,都會水落石出,最好沒有其他原因,要真是人為的傷害,恐怕這個人得倒大霉了。」

「不止樓梯,就連附近都能拍得清清楚楚,到時如果有看到附近有上鏡的女傭對這件事知而不報包庇罪犯,我想得建議萊恩一併把那些人炒掉。」

「肯定要炒掉,這種人留在紀家,只會助長歪風。」

隨著兩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董雅寧開始憂心忡忡。

就連附近都拍得到,這麼說來,豈不是連她都入鏡了。

還好,上帝眷顧她讓她聽到這個消息,否則差點連自己怎麼栽了都沒發現。

董雅寧急得暗暗咬牙,現在可如何是好,一旦明天,姜軼洋過來,到時所有真相都會公開,她苦心經營數十年的計劃可就全毀了。

怎麼辦,怎麼辦……

……

早上,七點半,木小寶吃完早餐后,陪木兮一塊去做檢查。

坐在輪椅上的木小寶勾著自己的鞋子玩。

站在木小寶身後的許衛接到紀澌鈞打來的電話。

這是距離上回事情發生后,許衛第一次接到紀澌鈞的電話,「紀總,早。」

「嗯,太太和寶少爺怎麼樣了?」

「太太正在做檢查,一會輪到寶少爺做檢查,目前情況不錯,昨晚的新聞,他們還不知道。」

「嗯,有什麼事情再給我電話。」

「是。」

坐在輪椅上的木小寶回頭看到許衛掛斷電話的動作,「衛衛哥,你在跟誰講電話,是我家老紀嗎?」木小寶對紀澌鈞的稱呼已經從「二叔」變成「我家老紀」。

「是,紀總打電話過來詢問你們的情況。」早上交接的時候,費亦行給了他一個巴掌大的筆記本,封面是《太太和寶少爺貼身保鏢責任須知》,後面是費亦行手寫的各種注意事項,大到如何應對緊急狀況,小到……,寶少爺上廁所沒紙需要提供什麼紙都寫得清清楚楚,看來費亦行是怕他再說錯話,做錯事,所以才給他這本東西,讓他照著做。

一世傾城 「噢,是我家老紀啊,電話給我,我要跟老紀講話。」

關於這句話,許衛想起,裡面似乎有寫怎麼回答寶少爺,許衛掏出筆記本速度飛快翻閱。

木小寶勾著腦袋,一臉好奇盯著許衛手上的東西看,「衛衛哥,你在看什麼?」衛衛哥和他說話,怪怪的,不管是語氣還是態度,都像極了小狒狒。

許衛將本子拿下,看了眼封面,「這是費助理給我的,讓我對著這個本子做事。」

「哎呦,小狒狒還真是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作事風格,怎麼能統一,那不就是跟機器人沒什麼區別,衛衛哥,你跟以前一樣和我們說話就可以了。」

「是。」嘴上說是的許衛,心裡卻不敢遵從這句話,畢竟他是錯過一次的人,現在做什麼都要循規蹈矩。

看到許衛還在翻本子,木小寶嘆了口氣,真不習慣衛衛哥對他那麼謹慎的樣子,算了,還是等有空再給老紀打電話吧。

此時在電話另一頭的紀澌鈞,坐在車裡,窗外是北方特有的建築格調。

座椅靠背的屏幕剛結束播放葉玫佳的採訪,紀澌鈞關掉屏幕,放下的手機沒過幾秒就響了。

看到這個來電,紀澌鈞並不意外,因為他來了這裡,那邊不可能不知道,「早,前秘書。」

「早上好紀總,沒打擾你休息吧?」

「剛到北城。」

電話那頭的人無論是說話還是笑聲都帶著官腔的客套,「哈哈哈,我剛剛就接到同事的電話,說在機場看到紀總,我還不信,看來是真的,先生他們要是知道紀總來北城了一定很開心。」

「我來景城辦點事,下午會去拜訪下教授。」

「我想還有一個人會更想見到紀總。」

「如果老師有空的話,我當然想見見老師。」

「其實有件事,不瞞紀總說,昨天,余先生回到景城,聽到網上一些關於木小姐不好的評論,當然,余先生就和紀總一樣相信木小姐的人品,可是今天一早,例會前,余先生無意間聽到有人在議論,說因為木小姐的事情,導致景城幾家上市公司股票受到影響,導致外面風向很大,這讓余先生有些不太高興……」前進欲言又止停了數秒。

「嗯。」撿起文件翻動閱讀的紀澌鈞,語氣平靜應了一聲。

此時前進說話的語氣少了幾分官腔,多了一些拉家常,「其實,余先生也是左右為難,除了顧著下面,還得顧及其他,真是左右都得周全處理好才行,這做大事啊,有時候得犧牲一些東西……」前進說到犧牲的時候,再次停頓。

「……」

過了數秒,沒聽到紀澌鈞說話才笑著接話圓場,「就像余先生,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有三百六十天都是在外面跑,連陪夫人慶祝生日都沒時間,差點因為這件事鬧起來要離婚呢,余先生時常感嘆自己不該娶妻耽誤了夫人的青春,對不起夫人,給不了夫人平靜美好的幸福,年輕的時候,就該放手讓夫人去找一個普通人生活也好過跟著他。」

前進這話,看似未說在點,卻句句字字都在暗示什麼。

他知道,也清楚的很,但有時候,裝傻充楞也是一種回應,「嗯。」紀澌鈞又應了一聲。

前進聽紀澌鈞這光應不說話,心裡猜想,以紀總如此聰慧過人的智慧只是聽懂裝不懂罷了,既然話帶到了,那他的任務也就到此完成了,「抱歉,抱歉,這拉起家常來就忘記了時間,紀總,那我不打擾了,回見。」

「嗯。」

電話掛斷後,紀澌鈞若有所思轉動手上的手機,望著放在自己膝蓋上的一份合同。

一場通話,前進藉機傳達某些人的意思,無形中給了他一些壓力,但也正是如此,他更清楚,自己是絕不可能放手。

……

從梁家出來,梁淺給葉玫佳打電話,約了在葉氏集團見面。

靠在辦公桌的葉玫佳輕輕搖晃手裡的酒杯,望著坐在電腦前一臉笑容的父親,「爸,還是你高明,知道利用那個木兮提高咱們的知名度。」

葉董往後靠在真皮座椅,用手指著葉玫佳,「佳佳啊,說到底這件事最大功勞還是你,要不是你把梁淺的話轉告給我,又得知那個董佳期的身份,咱們怎麼能利用媒體提高咱們葉家的知名度,很好,你務必要跟梁淺保持關係,對了,最好是能認識那個木兮。」

「爸,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紀澌鈞氣勢太強大,拿下紀澌鈞她沒信心,不過,對於那位喜歡過夜生活的花花公子四少,她倒還是有信心,如果能借著梁淺認識到木兮的話,說不定就能通過木兮認識紀優陽。

「叩叩叩……」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進來的秘書提醒道:「葉小姐,梁小姐來了。」

「好。」

葉玫佳放下手中的紅酒杯,「爸,我先過去看看。」

「去吧。」

想起自己嫁入紀家有希望,葉玫佳連走路都是帶風,恨不得馬上衝到梁淺面前。

在辦公室門口等葉玫佳的梁淺望著自己對面的辦公區域,看著人來人往忙碌的環境,大家看似忙碌,其實都在分心談著木兮醜聞的事情。 雲帆進了會議室后,高層,已經全都到齊了。

現在,就只剩下蘇寒一個人沒有進去了。

雖然沒有人敢大聲說話。

但是,都這個點了,新任總裁還不來,高層們的心裡,總會有一些這樣那樣的想法,他們不停的低頭竊竊私語。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雲帆忍不住皺了皺眉。

但是,他也沒有說什麼,這些事情,總要蘇寒自己處理才好,自己就算是立威了,也無益於蘇寒。

劉濤坐在雲帆的對面,他今天特別安靜,誰給他說話,他都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樣。

路蘇寒就在門口,別人都說總裁怎麼還沒有來,他甚至都不想去說,那個毛頭小子早就來了,他站在會議室門口,指不定又要想什麼陰招呢!

他現在自己地位都不穩了,根本不敢去輕舉妄動,只希望,這個小子,能念在自己跟他父親的情分上,網開一面,放自己一面。

時間眼看著就到了。

只剩下最後的十秒鐘了。

蘇寒本來都要打算放棄了,誰知道,他剛轉身,就聽見電梯"叮"的一聲響了。

他轉身,就看見戚薇薇一陣風一樣的,向著自己衝過來。

他皺了皺眉,現在不是說教的時間,他瞪了戚薇薇一眼:"跟我進去!"

戚薇薇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連連點頭。

到了會議是門口,蘇寒深吸了一口氣,戚薇薇也跟著他,深吸了一口氣,她才感覺,自己的呼吸節奏平穩了一點。

最後一秒。

蘇寒推開會議室的門進去。

瞬間,幾十雙眼睛,向著他和戚薇薇看過來。

目光中,有震驚,有不解,也有瞭然!

總之,眾人的目光,非常複雜。

蘇寒沒有遲早,甚至可以說是早到了。

可是,他就是站在門口沒有進來,這讓眾人很是不解。

只不過,正是因為蘇寒早早就站在了門口,這下,他們也沒有人敢說,蘇寒遲到了。

蘇寒走過去,坐在最中間的主位上:"大家好,我是路蘇寒,你們新上任的總裁,我不喜歡搞一些虛張聲勢的東西,我只看實打實的東西,現在,我們來開會,從雲副總開始,你們每個人,都來進行一個簡短的解說,主題是對公司未來發展的規劃,以及你現在給自身定的目標,當然了,這個規劃和你自身的目標,必須密切的跟你自己的職位相稱,不然的話,在我這裡,能力不足的人,只有一個字,換!"

蘇寒說完,就往後一仰,靠在椅子上,等著各部門的高管發言。

雲帆首先站起來。

他說:"我呢,先對公司的發展,以及我目前所管轄的範圍,做一個概況,然後再細談一下發展……"

雲帆不愧是跟著路南干過的,他對公司的一切事物,簡直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就簡單的一個概況和發展,聽得眾人心服口服,一臉佩服的表情。

雲帆說完之後,並沒有坐下,他繼續補充了一句:"我跟小路總比較熟悉,以前常見面,但是,小路總對我們公司的高層,基本上一無所知,你們彙報工作和未來發展規劃之前,先做個自我介紹,讓路總知道,你們是姓甚名誰,哪個部門的!"

雲帆說完這些話之後,這才坐下來。

蘇寒沒有說話,他直接淡淡的挑眉,看著劉濤。

劉濤被他看得,有點無所遁形。

自己那會都那樣罵他了,他難道不打算在會議上,給自己警告或者懲罰嗎?

劉濤摸不準蘇寒的想法。

但是,既然他什麼都沒有說,自己也還坐在這個位置上,那他就要盡他自己的職責!

想到這裡,劉濤站起來,開始彙報。

蘇寒一直聽完,每一個人的發言,他們中午飯都沒有吃,一直在開會。

眾位高層彙報完具體的工作情況,已經下午三點了。

戚薇薇站在蘇寒背後,後背有點發涼。

她現在才感覺到,這個男人看著年紀不大,心機卻深不可測。

名流追妻也瘋狂 他管理這些老員工們,簡直就跟玩一樣。

終於,最後一位員工彙報完工作,蘇寒轉身,給戚薇薇使了一個眼神,戚薇薇立馬轉身走出會議室。

會議室門口,曾佐凡定的外賣剛到,他和戚薇薇兩個人,一起提進去。

蘇寒看著在座的高管:"我知道,今天讓大家,一連開了四個小時的會議,大家肯定有不滿和抱怨,而且,肯定也都餓了,但是,作為我們盛世的員工,四個小時的會議如果都堅持不下來,那我就只好跟你們說拜拜了,至於身體,那是革命的本錢,餓了就吃,我讓助理訂了外賣,大家先吃一點,然後,我們繼續會議!"

眾人有震驚,有無奈,但是,沒有人再敢不服了。

蘇寒早上,先是讓他們下不了台,現在,又給他們來了這麼一個下馬威,他們不服都不行。

就算是蘇寒一句話都沒有說,直直的坐在那裡。

可是,他身上的氣勢,就足以讓人不寒而慄。

只不過,到底是等餓了。

戚薇薇和曾佐凡將外賣發給大家的時候,眾高管都吃的很香。

半個小時候,會議室的飯盒都被清潔工阿姨拿走。

戚薇薇依舊站在蘇寒身後。

蘇寒看著眾人:"飯,我們也吃了,各位對公司的概況和發展,也都做了詳盡的報告,只不過,你們回去以後,每一位參會的高管,都必須給我一個詳盡的計劃書,我不想聽你們,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接下來,會,我們要繼續開,那麼,怎麼開呢,我可以很認真負責的告訴你們,前半場,是你們的舞台,後半場,那就是我的舞台,我是學工商管理的,而且,知道我的人,應該都很清楚,公司的各個行業,我沒有不懂的,所以,一些小動作,想要瞞過我的眼睛,你們還需要慎重掂量一下!"

蘇寒說完,深吸了一口氣,他轉身看了戚薇薇一眼:"微微,視頻!"

戚薇薇點了點頭,拿出一個U盤,開始播放視頻。

蘇寒勾了勾唇:"既然眾位讓我看了那麼激烈澎湃,發自內心的演講彙報,我當然也要給大家看一點更精彩的東西,不然,怎麼能對得起大家辛苦這幾個小時呢!"

蘇寒說完,視頻就開始播放了。

視頻一播放,下面的眾位高管,臉上的神色,就變得非常怪異。

因為,蘇寒讓戚薇薇播放的視頻,不是別的,正是各位高管早上等自己的時候,在樓下的各種表現。

又不耐煩的,甚至,還有罵人的。

總之,等到最後,好多人都開始誹謗他這位新總裁。

蘇寒冷笑了一聲,一句話也不說。

會議室里的各位高管,臉上的神情,那叫一個精彩。

現在,蘇寒當著他們的面播放這些視頻,跟他們當面罵蘇寒,基本沒有什麼區別。

可是,蘇寒一直一副面帶笑容的樣子,讓他們猜不透,這個少年人,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好不容易樓下大廳的視頻看完了,好多高管的頭上,都冒了一層冷汗。

蘇寒笑了笑:"其實吧,這些我都能忍受,畢竟,各位叔叔伯伯心裡有氣,但是,一個公司,所有的人,如果連他們的CEO都不懂得尊重的話,那麼,這個公司何談發展強大,我希望,以後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在公司里,不然的話,我見一個開除一個!當然了,這些事情,都不足夠勁爆,接下里,我給大家,看一個更精彩勁爆的!"

蘇寒說完,戚薇薇點擊了下一個視頻的播放。

畫面中,立馬出現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不是別人,坐在的人,都認識,就是他們的財務總監劉濤,還有他們這位新任的總裁,路蘇寒。

畫面中,劉濤指著蘇寒的鼻子,將他罵的狗血淋頭。

蘇寒的神情,有嘲弄,有冷笑,看著就像是一場鬧劇一般。

視頻還沒有播放完,基本所有的高管,都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著劉濤。

俗話說的好,罪不責眾!

他們那麼多人,吵吵鬧鬧的說蘇寒的不是。

蘇寒的確可以忍過去,畢竟,也沒有面對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