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啊!那時正是一個男人最好的時候,幹事業的年代,就是那一年天下第一城才決定開始建設。”

2020-11-04By 0 Comments

上官雲學組織了一個公司,起名叫山河集團公司。

順理成章,下屬一系列的下屬獨立公司。建築,果蔬,養殖,自來水,道橋,商業,輕工,化工,運輸,服務等等。

至於金融,正式建立了國際合作銀行。

教育則成立了中華學校,學制爲一至九年級,畢業後可升入基地的大學。

三所標準的醫院和下屬的醫療所在準備着器材和藥品。

準備工作是緊鑼密鼓的,黑字不適合野戰的人員成了各個公司的框架和骨幹。

接下來,開始研究細緻的行動方案。等到掃清了附近的日僞據點,就可以進入具體的實施過程。

行政管理人員都是行政學院畢業的人員,警察由於沒有先例,暫時由長槍隊提供人員。

隨着解救人員不斷增多,加上原有的九山頂人員,總數已經達到了兩萬多人,物資和糧食問題開始突出顯露出來。

學生軍被抽走三百人,但不斷合格人員的陸續補入,現在已經建立起兩個完整的總隊和一個總隊的框架。

盛建文和李英傑開始了製造無人區的偉大工作。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要想按葉奮韜劃定的區域--遷西,遷安,寬城,青龍的圓圈,日僞的小據點起碼有接近一百個。

也就在這時,趁着日軍準備太平洋戰爭的時機,在天津市內的葉奮韜也向賈瑩,霍晶,王梅,盛建武交代任務。

1,德國製造的自己設計的新式武器方面,保持每個月五百支突擊步槍,五十挺輕機槍,十門機關炮,一千支手槍,二百萬發不同口徑彈藥的指標



2,監督藤澤從四經路倉庫,指標修訂爲每月日式步槍一千支,日式歪把子輕機槍五十挺,92式重機槍三十挺,92式步兵炮二十門,90mm迫擊炮二十門,重擲彈筒五十門,各類不同口徑彈藥一百萬發,炮彈一萬發。

3,藥品生產量要提高五倍。

4,爲了應對槍支彈藥運輸困難的情況,特地備出100萬大洋的實物。

5,加強從大小漢奸身上榨錢的速度和鎮壓力度。

6,根據情報搗毀塘沽勞工營。

日本人把從華北各地抓或騙來的勞工都匯聚在塘沽集中看管,然後轉運到滿洲或日本本土。

勞工營的歷任所長戶谷、渡邊、山島等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勞工營長300多米,寬200多米。院內有6排木板房,每排長約30米,作爲羈押勞工的牢房。

勞工營外圍架有多道電網,電網內側有一道2米深,4米寬的壕溝。荷槍實彈的日本兵、僞警察晝夜巡邏,兇惡的狼狗來回奔跑。

7,特種裝備部分額外加上每月五十支新式衝鋒槍,天津,北平兩個城市的突擊隊準備換裝狙擊步槍和小尺寸手槍。

8,派人進入重要的機構和工廠以便收集完整情報。

“二叔,爲了方便我們行動,我和老姑商量了要求柯爾特式手槍,可以冒充別的組織行動或者資助別的組織和個人。”

“二哥,價格也不貴。

柯爾特執法者左輪手槍,

柯爾特蟒蛇左輪手槍,

柯爾特m1911自動手槍,

“你們看着辦,這個我可不在行。” 盛建文和嚴明在李英傑的情報下和參謀們開始研究具體的行動方案。

打吧

!以現在學生軍的實力,哪個據點都不是對手。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可是一百多個據點,時間要很長。

現在各個公司都在招人,由於待遇豐厚,做工的人每天半個大洋還管飯,每個人看到雪白的饅頭和熱大餅,天天都有肉菜,在這個時代那是真的感覺到了天堂。

最後的計劃是這樣的,以較大的據點爲目標,殺光所有的日僞軍並砍下所有的人頭,然後除了留下黑字的標誌,在《紀事報》上刊登黑字的聲明,規定什麼區域不得建立據點,否則都是這樣的做法。

這樣嚴酷的手段相信是惟一的方法,目的就是逼退所有的據點人人自危,一次不行就多來幾次,三天爲一個週期。

首次確定的目標是三個據點,執行任務的爲學生軍一個總隊。學生軍派出了兩個大隊的部隊,其餘兩個大隊作爲預備隊。

這樣做的威懾力還是很大的,我們知道,日本人最怕的是砍掉腦袋,這樣在他們的認識中是死後不可以超生的。

僞軍根本不願意和黑字人員對抗,因爲他們知道,連投降的機會都沒有,黑字作戰是沒有活口的。

日軍不願意這樣作戰,僞軍逼得不行就扔槍逃亡,一時間,這一帶山區的小據點風聲鶴唳。

負責這一地區治安的第15混成旅團田忠義少將百思不得其解,從地圖上看,這一帶都是山區,遠離交通線,沒有軍事意義。

“他們在幹什麼?什麼目的?”他自言自語。不得已,他下達了固守周圍縣城,放棄村莊據點的命令。

更讓他感覺不可思議的是,黑字的人員並沒有像八路軍一樣進駐這些村莊搞宣傳,建立游擊區。

更讓人感覺奇怪的是,八路軍似乎也放棄了這片廣大的土地,這樣,這塊區域成了權力真空,沒有任何政權活動的痕跡。

其實,這是姚水明和姚先生談好的條件,那批武器的代價就是八路軍不進入這片區域,日本人也失去報復的藉口。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首先建設的是山口前的村子。

初步設計爲南北長約二公里,東西寬約一公里,分南北兩部,中間是一條100米寬的大道



兩處稱南北莊。北部大,南部小,相距不過五十米,並且在大道三處挖有地道想通。

材料選擇山石,由於就近取材的要求,峽谷內的一座小山被整個夷平,那裏變成建築材料的大本營。

村子外圍只有兩道陣地,相隔只有300米,剩下的地方都是條石和洋灰爲主材的堅固建築,平常只有學生軍的一箇中隊在輪流進行巷戰訓練。

隨着人員和物資源源不斷的進入這一區域,這個起名叫天下第一城的新建城鎮進入了建設的高峯期。

張老漢兩口子成了義務宣傳員,在特勤隊員的保護下,動員附近各處幾十戶人家的小村莊的人員放棄家園加入天下第一城。

現在的田中少將終於明白了黑字的用意,這片區域的人口在逐漸減少。雖然這個地區糧食生產有限,但現在差不多基本斷絕了。

他決定,使用兩個大隊的兵力佔領山口前的村莊,進而深入峽谷將老百姓趕回人圈。

上午九點左右,田中旅團長帶着一個由三個日本副官跟隨的先遣隊出發了。在他們的心裏,這裏也是屬於所謂碉堡區的,走上二三十里都沒有人煙。

旅團長出巡,儀仗十分煊赫,前面是三十幾個手執軍刀威武的騎兵,後面是兩個中隊約三百多人的步兵衛戍隊。

當他們一出遷西縣城的時候,擔任警戒的情報人員,就已經發來南面發現敵情的報告,學生軍中隊進入戰備狀態。

十一點一刻,田中旅團長的大駕,來到離陣地前沿約一公里遠的地方,觀察手和狙擊手都發覺了這是日軍的高級官員。

當他進入到距離村莊第一道陣地500米的地方,一顆子彈準確的在他的腦門上留下一個清晰的血洞。

這邊的槍聲一響,走在後面的三百名衛隊,立時就分兩路從兩側直撲村口的陣地。

真是精悍的衛隊呵,他們的鋼盔、制服全是新的,武裝器備也全是新的,甚至還有蘇式衝鋒槍,戰鬥精神也頗頑強



他們以班爲單位,端着輕機槍舉行集團衝鋒,可是一衝近第一道陣地跟前,就被重機槍和榴彈打垮了。

這些武士道們,一班完了,一班又上來。不大的功夫,這羣旅團長優秀的衛隊,至多隻剩下五十餘人。

當黑字學生軍的戰士跟衛隊進行激烈戰鬥的時候,後面的兩個大隊的日軍主力已陸續增援上來,但戰鬥已經如此兇猛的展開了。

夏天的黑夜,遲遲降臨。

近晚上八點時,夜幕終於完全拉下來了。這時候,日軍的傷亡已經過半,由於無法展開重武器,雙方的戰鬥變成了輕武器的較量,堅固的條石洋灰混合的建築使攻方無可奈何。

一天惡戰下來,日軍到現在面對着可怖的屍場和即將到來暗夜,不得不停止了進攻。

但是疲倦極了的殘餘日軍,仍然封鎖包圍着村莊。同時在村外道溝和河對面旁邊點起了一堆堆大柴火,這樣來防止村裏出現的意想不到的突擊。

日軍的意圖是企圖能夠把這裏圍住,等待他們期望的新的援兵到來,爲他們的旅團長和橫躺豎臥的死鬼們找什麼補償,可是現在黑字的天下已經來了。

他們等到的是黑字大隊級學生軍的反衝鋒,從下午開始,村子裏已經準備用兩個大隊的生力軍衝擊對手。

午夜時分,走到道溝旁邊的黑字斥候,日軍還沒發覺。因爲他們守在火光後面,反而看不清前方,而且筋疲力盡的武士們,一大部分已在死屍旁邊沉沉地睡覺了。

在解決了日軍哨兵以後,兩個大隊的學生軍在兩個方向同時發動進攻,頓時,日軍駐地成了一個巨大的屠宰場。

鄰近天亮的時候,槍聲逐漸稀疏下來。在慌忙撤退的日軍殘兵敗將的後面,峽谷內出來清理公司的人驚愕的看着這地獄般的景象。

從此,天下第一城的居民記住了一個名稱--黑字學生軍。 實際上,1941春節過後下了頭一場雪,這場雪下得真大真穩,天連地,地連天,白茫茫一片,不到半天便深可沒脛。

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來越大,像織成了一面白網,丈把遠就什麼也看不見了。又像連綿不斷的幃幕,往地上直落,同時返出回光。

雪,蓋滿了屋頂,道路,壓斷了樹枝,隱沒了種種物體的外表,阻塞了道路與交通,漫天飛舞的雪片,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體



租界裏的太太們,冬天穿長統肉色線襪,羊毛短褲,羊皮小蠻靴,身着旗袍加羊絨線開衫,外面套上各類翻毛皮大衣。

過去家家自燒鍋爐,獨戶小樓都是暖暖的,沒必要準備棉衣。

出門坐汽車、坐洋車,隨身帶着車毯,一種小尺寸的蘇格蘭花格羊毛毯,是蓋在腿上擋風的。老年婦女怕冷,纔要用絲綿或棉花來做棉褲、棉袍。

車裏的葉奮韜看着這些人,就要淪陷了,哪裏還有充足的煤,給你燒鍋爐呀?家裏生幾個小爐子,到時候還會感覺冷冰冰的。

太太們的腿恐怕要凍出了毛病。到了那時候,沒有美麗凍人之說,誰有心情去美麗呢?爲誰去美麗呢?

但是,現在太太們出門,一如既往的穿着打扮,保持着她們莊重和自尊的形象。

納粹德國一心要滅絕的猶太民族,幾年前開始,就滿世界跑,尋找安身之處。

唯有中國的上海和天津,以人道主義的胸懷容納了他們。但是日、德、意都是軸心國,猶太人恐怕在劫難逃,日本佔領軍會給他們設立隔離區的。

葉奮韜也是忘了怎麼發現的,在英租界邊緣地帶,有一處賣俄國麪包的地方。

俄國麪包的俄文譯音叫赫咧巴,是一種烤麪包,長長的兩頭尖尖的,表面劃開一條像是咧着嘴。

平着把麪包剖開,再夾上火腿、忌司、煎雞蛋、番茄、生菜和酸黃瓜等,就叫俄式三明治。

這兒的麪包是專門供應白俄的,統一烤制,不定日發放。 總裁,我們結婚吧 要是你不是白俄,會付出多一倍的價格。

“二虎,買幾個麪包。”

孫二虎擠到一人多高的窗口下,把窗口準備的白布口袋捲起來,裏邊放好錢,遞給窗口裏一位英俊高大的俄國男士。

克里特的家很溫暖,壁爐裏的果樹枝噼噼啪啪的響着一閃一閃的爆裂之光芒向冬天調皮的眨着眼睛



“老朋友,你來得好快,這樣的天氣真是非常感謝你的及時到來。”

“我們是老朋友了,不要客氣,即便你不打電話,我其實也要和你有事要說。”

克里特露出狡黠的笑容:“還不是英美有可能和日本開戰的問題。”

“你認爲呢?”

“最多是襲擊美國控制的菲律賓,要是和大英帝國開戰,那是以後的事。”

“你知道嗎?如果開戰,租界淪陷後,英國人主持的天津海關,將被日本人整體接管了。日本人假以僱員身份,早已滲入中國各地的海關。他們將接管了英國人的高層職務,其他人員不準離職,實行軍事管制。中國職員所有的福利統統取消,工資降至餬口的水平。”

“沒有海關的大英帝國,將失去在中國的大部分利益,難道日本人真要這樣做?”

“根據我這裏的情報,9月6日的日本御前會議祕密決定將向美國開戰。具體的分析我也不多說,相信你會有個正確的判斷。”

“我要好好研究資料,畢竟這是非同小可的事,現在下結論會爲時過早。”

“那我和你來個約定吧!我將負責你朋友的安全。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了,我將送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在天津的夜總會、歌舞廳,年輕的舞女頗受歡迎。經常是來一批,走一批,保持新鮮面孔。

一批又一批的年輕舞女徜徉在其中,醉生夢死。但是,如果發現有清醒意識的舞女,那就不是掙錢這麼簡單的事了。

到這些場所去的人,無非是僞政權的達官、新貴,僞軍界、警界的頭面人物,還有幫頭、特務,拉關係的商賈、沒靈魂的紈絝子弟,甚至重慶的、延安的國共兩黨的地下工作者。

他們在夜總會進行各種權力的、金錢的、政治的交易,社會需要這樣的場所



張梅走進了勸業場旁邊的咖啡廳,要了一杯咖啡,慢條斯理的喝着。兩個打扮嬌豔的女子推門走了進來,坐在旁邊的桌子。

服務生走過來,看起來和那兩個女人很熟:“老樣子,多加一份茶點。”

兩個女人的胃口很好,很快喝完咖啡,吃完茶點。臨走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其中的一個人滑了一跤,險些跌倒。

張梅一伸手扶住了她:“謝謝。”女人急忙道謝。

兩個女人結伴走了出,張梅的手中多了一張紙條–治安軍第七集團軍參謀長,英租界四號門三號。

有一天,可熱鬧了,衚衕口搭喜棚,嗩吶吹得震天響。

說舊式結婚吧!可新娘子坐花汽車來的。說新式吧!又不披白紗,嫌不吉利。愣是從花汽車裏,攙出一鳳冠霞披的紅娘子來。她還要邁火盆,燒邪氣,方可進入夫家。

再看新郎官兒,着軍裝馬褲、長筒靴帶馬刺,肩頭穗穗牌兒、斜掛紅綬帶,園筒軍帽下,一撮日本小鬍鬚。

這片兒住宅區裏,還真少見這號兒人.小人得志便猖狂,他經常說的是,咱也來租界落落腳。

今天娶的是五姨太,據說是北平燕山大學的學生。不光長相好,還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只是現在父母雙亡,家裏沒有人了,淪落到舞廳成爲舞女,和新郎官一見鍾情。

舞女和妓女可不是一個概念,在黑字的規定中,任何人不得從事**間諜的工作,不得以出賣身體獲得情報。

轉天的早晨,新娘子一個人走出了屋子。副官迎了上去,隨即捂着脖子倒下了,被割斷喉嚨的副官在掙扎中慢慢死去。

門口兩個便衣打扮的衛兵被衚衕口走過來的一輛黃包車上的兩個人用帶消音器的手槍擊斃。

屍體全部被擡進屋裏,一切都是那樣平靜。

三天以後,當租界巡捕房推開屋門的時候……. “二叔,這是參謀部下發到所有部隊的叢書,都是關於日本的研究,我留了一套,沒事您也看看把把關。”

“好啊!這幫人還是很努力的,這都是黎明打的底好。這麼多本,有時間我慢慢看吧!這些我也是外行看熱鬧罷了。”

1937年侵華戰爭開始以後,日軍的作戰思想和作戰理論,仍然繼承了1929年之前頒佈的《統帥綱領》、《戰鬥綱要》、《海戰要務令》《步兵操典》,《陣中要務令》等的衣鉢。

雖然1938年頒佈了《作戰要務令》,但其基本思想和理論與以往沒有實質性變化,主要還是以白刃突擊、進攻精神爲主,在運動戰中把敵人包圍殲滅在戰場上的思想和戰法。

《排戰要務令》儘管是日本陸軍師及其以下部隊作戰行動和教育訓練的條令法規,視野也較窄,但它的頒發,標誌着日軍作戰理論的進一步發展和完善。

它是在《陣中要務令》和《戰鬥綱要》的基礎上編纂的,是陸軍基本戰術的總結、日軍基本作戰理論的反映。

因此可以說,日軍作戰理論是以《作戰要務令》和(海戰要務令)爲核心,以《統帥綱領》及各兵種操典爲補充而系統化、體系化的,強調無形戰併力的威力,鼓吹精神萬能論。

總起來說,鼓吹精神萬能,過分強調無形戰鬥力在戰爭和作戰中的決定性作用的思想,根深蒂固地貫穿在建立統一的國家軍隊之後數十年的建軍史中,到侵華戰爭和太平洋戰爭時期,這種思想在其作戰中表現得更明顯,也更有所發展。

日本歷來認爲,精神力量屬於一種無形戰鬥力,過分強調以精神力量爲基礎的勇敢的進攻,以血肉之軀實施的白刃戰,指揮官的意志,統帥之妙和高昂的鬥志,是戰爭和作戰勝利之首要的決定性因素。

這種思想淵源於兩個方面:一是頑固和濃厚的封建迷信和民族主義思想,即所謂日本是神國,是優秀民族,靈魂是大和魂,可得到天助神依,神風相助,使之無往而不勝



二是所謂的宿命論,即認爲其國力弱,資源貧乏,技術落後,無法同歐洲列強相比,靠物質的戰鬥力難以取得戰爭和作戰的勝利,只能發揮所謂日本自身在精神上的固有優勢,才能彌補有形戰鬥力之不足。

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日本統治階級大力強化思想統治,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在軍隊中灌輸武士道精神,忠君愛國思想。

在戰爭中的作戰行動中,極不現實地強調人的精神作用,甚至鼓吹精神萬能論,而輕視防禦,貶低物質戰鬥力的重要性和威力,忽視基於科學判斷的作戰計算,在兵力兵器等物質戰鬥力明顯劣於其他列強軍隊,完全無取勝希望的情況下,更狂熱地鼓吹爲天皇效忠、獻身。

寧可玉碎,決不後退,積極組織特別攻擊隊、敢死隊,鼓動士兵以血肉之軀迎擊敵人的坦克、軍艦和飛機。

在過分強調精神力量而輕視物質力量的作戰思想指導下,日軍總是企圖靠僥倖和偶然性取勝。

儘管也偶有成功之例,取得一些令其鼓舞的戰果,但這種沒有堅實物質基礎的精神力量只能奏效一時,而無法成爲挽救其失敗命運的永恆法寶。

葉奮韜放下小冊子:“還是老一套,沒什麼新鮮東西。不過,這個時代總結出來不容易啊。”他暗暗的想。

食爲天飯店是一家高級的所在,裏面所有的佈置都顯露出豪華,而且都收拾得很乾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