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在在小管子完全康復,心裡無陰影的情況下……

2020-11-03By 0 Comments

那女人一腳是真夠狠的,小管子能不能恢復,說實話,連他都沒有信心,那是真的很嚴重……

「爸,不行了,我不行了,你要替我報仇,一定要替我報仇啊,不然的話,我不活了,我要是不活了,看誰給老齊家傳宗接代去,難道還指望你嗎?」齊雲海胡亂嚷嚷道。

醫生的話,他倒是聽懂了一些……

能不能傳宗接代什麼的,暫且不說,那玩意碎了一個,以後再想花天酒地,恐怕是不可能了,也就是說,何倩那一腳,等於是斷送了自己的未來……

「老公啊,你要替小海報仇啊,那個女人也太狠毒了,我可憐的小海……」女子保住自己兒子的腦袋,哭泣道。

「行了,告訴我,到底為什麼要去找那葉擎的麻煩?」中年人沉聲道。

「這個……」齊雲海聞言訕訕……

「你都變成這個樣子了,還不給我說實話,是不是想氣死我啊?」中年人大怒道。

他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那葉擎名不經傳,自己兒子跟他無仇無怨,沒事幹嘛去找人家麻煩?

這其中,肯定有原因的!

「是……是周雄說的……他說葉擎多麼了不起,二十歲就進入大師級境界,以後肯定能成為大宗師之列的,我聽了之後不服氣,所以就……」齊雲海小聲道。

「周雄?就是周正陽的兒子?你是白痴嗎?這麼明顯的挑撥離間你都看不出來?」

「那周雄明顯是拿你當槍使,讓你去試探一下葉擎的底細,明天他老子就要跟葉擎比武了,你怎麼就不動一動腦子?」中年人恨鐵不成鋼道。

「爹,我也知道那小子不懷好意,可是,二十歲的大師級高手,我……」齊雲海不忿道。

「你什麼你?你說說,這些年來,你給我闖了多少禍?要不是要靠著你給老齊家傳宗接代,我早特么一掌把你給斃了,你個混蛋玩意……」中年人怒道。

人家都說什麼老子英雄,兒子好汗,什麼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這一點在他和他爹的身上表現的很明顯,他爹的宗師級高手,他是大師級高手……

可為什麼這小子和自己差距怎麼這麼大?

不會不是自己的種吧?

抽空必須要去做個親子鑒定了,難道老子真的喜當爹,給別人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 醫院裡沒有秘密,齊雲海幾乎被廢的消息也開始在東溪市的武者圈子裡流傳,熟知齊雲海的人,都十分佩服,不知道是哪路女俠,如此勇猛,居然敢廢了齊雲海,當然他們也知道,齊家恐怕沒那麼容易善罷甘休。

進入酒店之後,何倩就給何老打了個電話,說明原因之後,絲毫不擔心來自齊家的報復,葉擎表現的也很隨意,至於蘇欣兒,她根本就不明白齊雲海受傷意味著什麼。

倒是苦了洪濤和杜淳兩人,從事發之後,就一直在奔波,去求見一些德高望重的大師級高手,拜託說和……

此時,就在悅來酒店的一間套房之內,杜淳和洪濤兩人小心翼翼的陪著一位老者喝茶。

「錢大師,真的沒有緩和的餘地嗎?」杜淳苦笑道。

「難啊,齊家就那麼一根獨苗,到現在也沒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齊宗師和齊昊大師對齊雲海都非常看重,已以往的情況下,他出言不遜,哪怕真的是招惹到了大師級強者,教訓一頓,只要不傷到筋骨,齊家人也不會出面,畢竟那小子的性子,齊家人而已知道。」

「可現在問題嚴重了,我剛剛得到消息,你們出手太狠了,連蛋蛋都碎了一個,那玩意很有可能用不了了,這就等於是斷了老齊家的根,別說是齊昊大師,就算是齊宗師,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更何況,齊雲海那小子,還拜了林宗師為師,哪怕是為了面子,那林宗師也得出面一下……」

「老朽雖說在東溪市還有些顏面,可是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恐怕就算是貼了我這張老臉,也不管用……」錢大師聞言苦笑道。

「那就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洪濤不甘道。

「那倒也不是……」錢大師搖頭道。

「求大師指點迷津!」杜淳道。

「倘若你們有門路,能說通谷大宗師出面,或許可以和解!」錢大師道。

洪濤和杜淳聞言唯有苦笑……

他們兩個五級武者,連宗師的面都夠不著,就更不用說大宗師了……

大宗師級的高手都一心一意想要突破到先天境界,哪裡會管這些俗事……

「錢大師,叨擾了……」

最後兩人決定告辭,看來找人說請這條路是走不通了,只能回去找葉擎商量一下……

另一邊,齊昊已經被他媳婦給糾纏的不行,再加上兒子躺在床上,蛋蛋碎了一個,還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傳宗接代,他也感覺有點窩囊……

而就在這時,手機響了……

「爹……」

電話是他爹齊宗師打來的……

「海子情況如何?」齊宗師道。

「不是很樂觀……」

當下,他將之前醫生說的話,說了一遍……

「出手如此狠毒,顯然一點也沒把我們齊家放在眼裡,給我廢了他!」齊宗師沉聲道。

他們老齊家唯一一根獨苗,居然被蛋碎了,這要是還能忍得住,當他齊宗師是忍者神龜嗎?以後在宗師級的圈子裡,還有誰能看得起他?

「廢了他?爹,明天他還要和周正陽比武!」齊昊道。

「還比什麼武?周正陽,哼,這件事跟他脫不了關係!」齊宗師怒道。

然而,周正陽雖然只是大師級高手,可是他卻不能對其出手,因為人家背後有人……

「我知道了,爹!」齊昊道。

顯然,他爹等不到明天了……

悅來酒店,葉擎的房間里,洪濤和杜淳面帶苦澀,將他們之前找人說和的結果告訴葉擎……

「你們不用擔心,齊家,我能應對!」葉擎道。

「葉大師,齊家不但有大師級強者,還有宗師的……」洪濤苦笑道。

大師級是很強了,可是宗師級更強!

「宗師算什麼?你們真是太過於大驚小怪了!」何倩在一旁道。

什麼,宗師,大宗師……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各大宗門隱居,千年世家不出世,有實力的家族形式低調,先天級以上強者幾乎不顯與世,才有了所謂的宗師,大宗師……

「何小姐,您的口氣可真大,宗師算什麼,一個宗師級高手出面,能把我們青葉市大大小小的武者世家,給屠戮一遍……」杜淳無語道……

不管是杜淳,還是洪濤,心裡對何倩的所作所為,都十分的不滿。

若非她那一腳,能出這事?

「那是你們太弱了!」何倩道。

「好了,你們都不要說了,兩位盡可以安心,一人做事一當,齊家的恩怨,牽扯不到你們!」葉擎擺手道。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洪濤和杜淳訕訕道。

「我明白的,兩位不用多說,請回吧!」葉擎做出了個請的姿勢……

眼看著葉擎要趕人了,洪濤和杜淳只能無奈離去……

「少爺,一個齊家就把他們給嚇成了這樣,膽子也太小了……」何倩道。

「膽子是有點小,不過也情有可原,畢竟他們這些家族裡,連一個大師級高手都沒有,根本無力抗衡宗師!」葉擎道。

「少爺您放心,爺爺很快就到了,有爺爺在,齊家宗師也不算什麼!」何倩道。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何倩知道,她爺爺是大宗師級別的高手,還沒能突破到先天境界。

一旦突破到先天境界,即便是在葉家,也不可能再以僕人自居了,起碼也是個長老級的人物!

「呵呵,我從不擔心齊家!」葉擎失笑道。

他現在已經進入了《玄天決》第四層巔峰,只差一點契機就能進入《玄天決》第五層,一旦進入第五層,他也是宗師級強者,以《玄天決》的強悍,再加上戒指作弊,就算是大宗師級的高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葉擎,將那個膽敢傷我兒子的賤卑交出來,然後你自廢武功,我饒你不死!」

就在這時,一個渾厚的聲音出現,言語不善,不用猜也知道,定然是那齊雲海的老爹,甚至是他爺爺到了……

「完了,這姓葉的小子完蛋了,齊昊這是打定主意,要立威了!」

「一個二十歲的新晉大師級高手,就這麼夭折了,真是可惜……」

「齊昊已經進入了八級武者境界,在大師級高手中也屬於強者,那葉擎恐怕不是對手……」

「……」 聽到這個聲音的武者們議論紛紛,各自推門出來,準備前往演武場看一出大戲。

大師級強者的精彩對決,可不是經常能夠看到的,尤其齊昊此言一出,雙方几乎相當於不死不休的節奏。

大師級強者的生死相搏,十年也未必能見到一次,對於很多大師級以下的武者來說,可是一場難得的體驗,說不定在觀看中,就能有自己的領悟,從而進階大師級強者!

「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剛好,有齊昊這個試金石,可以看看那葉擎的實力到底如何!」

同樣是一間總統包房之內,周正陽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驚喜不已……

他雖然很強,但是葉擎就好像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未知才是最可怕,周正陽可不想陰溝裡翻船!

「這麼快就來了?還真是沒有耐性……」葉擎無語道。

從出事,到現在,最多也就一個來小時,人就直接找到酒店來了,這效率可不算低了!

「葉大師,對方找上門來了,都在演武場那裡,我們要不要過去?」洪濤道。

演武場,是悅來酒店的特色建築,也是給武者們解決矛盾的地方。

若是沒有今天這一出,明天他和周正陽之間的比武,就是在演武場舉行。

「去,當然要去,來人中氣十足,聽上去年齡不算太大,應該是那齊昊吧……」葉擎道。

「嗯,是齊昊大師,那齊宗師今年都已經超過七十歲了,聲音當不是如此!」杜淳道。

齊昊?

那就好辦了!

一個大師而已!

葉擎可不信,他有作弊器在手的情況下,還能連一個大師級高手都打不過?

演武場就在酒店的一樓,酒店建築成圓形,剛好將演武場包圍在其中。

當葉擎帶著人來到演武場的時候,演武場里已經聚集了上千人,而在演武場的最中央擂台之上,一名中年男子,手持拳套,獨自站立,上千人的圍觀,對他來說似乎沒有絲毫的影響。

「葉擎來了!」

「哪個是葉擎,我看看……」

「哇,果然很年輕,傳聞葉擎只有二十來歲,我本以為是以訛傳訛,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二十歲的大師級高手,在咱們河東省可是太少見了!」

「嗯,在此之前,也只有谷大宗師的大弟子袁志宏是在二十歲那年進入大師級的!」

「……」

葉擎的到來,讓在場諸多武者開始沸騰,擂台之上,齊昊也看向葉擎,隨著兩人目光對視,兩者之間彷彿火花四濺……

「你們在這裡等我!」

葉擎低聲對兩女交代一聲,隨後一步步走向擂台……

擂台約莫有兩米高,對於葉擎這樣的大師級高手來說,自然不算什麼,只需輕輕一躍……

「你就是葉擎?果然夠年輕,是個天才!」齊昊道。

「閣下就是齊昊大師吧,天才之名,愧不敢當……」葉擎搖頭道。

天才?

他是天才嗎?

不,他是作弊!

若是沒有戒指在,他三十歲,甚至四十歲都不一定能夠達到如此境界!

「二十歲的大師級強者,還不算天才嗎?」齊昊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這傢伙,還開始裝逼起來了?

下方諸多武者們,一個個也是無語,尤其是一些曾經被冠以天才之明的武者,更是恨不得抽葉擎兩個耳刮子……

你這都不算天才,那他們算什麼?

廢柴……

不,說是廢柴,可能都有點抬舉他們了……

「呵呵……」葉擎微微搖頭。

華國的語言博大精深,呵呵二字,看似是笑,其實包含了許多別的含義,比如,在齊昊的眼裡,就有看不起的意思……

「你很狂,你也確實有狂的資本,二十歲的大師級高手,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好我齊家為敵!」

齊昊一字一頓,每說一個字,氣勢就更強一分。

天才?

死在他手上的天才,也有幾個了,死去的天才,那就不再是天才了,只是一堆骨灰!

「齊昊,你兒子是個什麼德行,你自己應該知道,弱者冒犯強者,沒殺他,已經是看在你們齊家的面子上了,居然還敢找上門來,真是給你臉了?」葉擎不屑道。

葉擎語言的凌厲反擊,讓齊昊暴漲的氣勢頓時為之一頓……

而台下的諸多武者,更是一臉無語的看著葉擎……

說你狂,那都是在誇你,你特么裝逼是要飛出天際了啊……

這話要是谷大宗師說出來,那一點沒毛病,可是你確定,自己有資格看不起齊家?

「好,好,好,狂妄至極,狂妄至極,既然弱者冒犯強者就該殺,那今日,就看誰死在這擂台之上!」

齊昊怒急了……

他覺得,他們齊家人就夠狂了,別看齊雲海好像很囂張,其實齊昊年輕的時候更囂張,因為他比齊雲海更有實力囂張!

但是,今天碰到葉擎,齊昊突然覺得,他們齊家人真是太低調了……

「你確定要分生死?」葉擎聞言冷聲道。

「怕了?怕了就自廢武功,把那個賤卑交給我處置,我還能饒過你一條狗命!」齊昊惡狠狠道。

「怕?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你爹白髮人送黑髮人,你兒子剛被廢,你又死了,萬一齊老宗師受不了刺激,一命嗚呼了,那可就是我葉擎的罪過了!」葉擎淡淡道。

台下眾人聞言,不由得咋舌……

「這小子,膽子真是不小,居然敢詛咒齊老宗師……」

「嘴巴是夠惡毒的,就是不知道實力怎麼樣……」

「這葉擎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往死里得罪齊家的節奏啊,難道他還有什麼後台?」

「……」

「混賬玩意,你敢詛咒我爹?給我去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