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天色完全黑下後,落塵也從亂葬崗走了出來,我很開心他沒有求救,雖然看到他渾身是血,而且也傷的很重,可是他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活着走出來了,這就是我最大的滿足感。

2020-11-03By 0 Comments

“恭喜你,爲師還以爲會你半途求救的,結果你憑藉自己的實力走了出來,很不錯,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准許你休息一天,後天我們再繼續訓練。”

“是,師傅。”

落塵說完就連忙吃了我遞給他的丹藥,然後就開始打坐調息,我在他周身用術法替他療傷,這樣也能快一點,而且也能讓他迅速恢復過來。

黎明時分,落塵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也收起手打坐調息了一下,看着完美的日出,我感覺這樣的日子很快樂,只是可惜,很快就有人闖進了我們的視線,而且那個人,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上官林夕,你真的是陰魂不散,我說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非要讓我把你打得灰飛煙滅,你纔開心了嗎?”

“絳禹,有種你就來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上官林夕說着就用匕首朝我刺來,因爲上官林夕不是弱者,所以我也不敢讓落塵暴露在她面前,因此在上官林夕出現的時候,我就把落塵送到了我的世界觀中,這樣一來,他也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當然了,我也是有點私心的,如果上官林夕再像上次那樣在我面前脫衣服,那給落塵看到,豈不是我以後都沒臉在他面前出現了,而且我也不想被落塵知道太多的事情,畢竟這不管他的事。

“上官林夕,我看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心裏厭煩到了極點,就在上官林夕拿着匕首即將到達我眼睛跟前時,我直接一腳就踢在了她的胸口上,然後她就從我面前飛落在了一旁的大石頭上。

看到上官林夕吐出了一口鮮血後,我立馬用天雷符朝她丟去,當天雷打在上官林夕的頭上時,她的臉立馬就黑了下來,就在我想對她下狠手的時候,沒想到她就從我面前消失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

我連救走她的人是誰都沒有看清楚,只是我總覺得那種感覺很奇怪,因爲救走上官林夕的那個人身上有一股香氣,那種香味我很熟悉,可是卻又很陌生,明明就在大腦深處,可是就是挖掘不出來。

“算了,等想到再說吧!”

因爲想不出來,我就喃喃自語了一番,接着就把落塵從我的世界觀帶了出來。

“師傅,你剛纔爲什麼把我送進世界觀中去?”

“因爲那個人很厲害,你不是她的對手,而且你在這裏,爲師也不能提高警惕一心一意的對付她,如果她拿你威脅爲師,那爲師也沒辦法了。”

“師傅,弟子一定會努力進展,不會再成爲師傅的絆腳石。”

“傻小子,什麼絆腳石不絆腳石的,爲師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曾經爲師的師傅也是這麼保護爲師的,好了,休息一下吧!明天師傅帶你去到處開開眼界。”

落塵很聽話的坐在地上休息了起來,我也簡單的休息了一下,身體調整的差不多了,我這才帶着落塵走到了山下的鎮子裏,鎮子裏很熱鬧,今天有廟會,所以人才這麼多。

“師傅,你說那些道士都是糊弄人的嗎?”

“都是討口飯吃的,也有的是真道士,還有就是跟我們一樣,都是下山歷練的,我們不要多事,這跟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

“這位朋友和小兄弟,一看你們就是非富即貴,以後決定是大老闆,來算一卦吧!不靈不要錢。”

我剛跟落塵說完話時,旁邊的道士就拉住了我,看着他一臉奸相,竟然還敢裝道士糊弄人,而且還偏偏惹上了我這個真道士,今天不給他一點顏色,恐怕他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

“我說你是道士嗎?”

“兄弟,這話可不能亂說,我不是道士我穿這一身做什麼?我可是鐵口直斷,只要是我算出來的事情,沒有不靈的。”

那個假道士搖晃了一下自己手裏的扇子,那模樣還真有幾分道士的閒雲野鶴的樣子,只可惜他的相貌根本就不適合做這種行業,道士也是有自己的選人條件,不是什麼人都能有幸成爲道士的。

就拿眼前的人來說吧!他尖耳猴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這種人做道士,估計八輩子都會倒血黴,而且收留他的道觀,也會被他的奸邪之氣所禍害,所以這種人,是道教最不能容忍的。

而這種人,大多數都是一些毛賊和姦邪小人,專門做一些坑蒙拐騙偷的行業,如今我遇到了這種人,自然是要給一番教訓。

“既然你算的那麼準,那你算算,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微笑了一下,也不立刻表現出自己的怒氣,那個假道士立馬裝模作樣的掐指算了起來,大概半分鐘後,他睜開了眼睛,此時周圍也圍了很多人過來看熱鬧。

“先生,我算出來你們這是要逛廟會……”

“逛你妹。”

我直接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臉上,然後一腳就踢在了他的腹部,嘴裏也罵出了難聽的話,這種人,我早就想給他一頓揍了。

“你……你怎麼打人呢?就算我算的不準,你也不用打我啊?”

假道士一從地上爬起來就朝後躲去,落塵見他想要逃走,立馬擋在了他的面前。

“我師傅打你,那是因爲你侮辱了道士這個行業,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這德行還想當道士?難道道觀選擇道士都是閉着眼睛選的嗎?”

不等我開口,落塵就開口訓斥了一頓那個假道士,假道士見落塵是個小孩子,直接拿起一旁的扁擔就朝落塵頭上砸去,只是他嘀咕了落塵的實力。

就在衆人驚呼小心的時候,落塵一個閃身就到了假道士的背後,然後擡起一腳就把假道士踢到了我面前。

“師傅,你說該怎麼辦?”

“揍一頓,最好讓他一年都下不了牀,如果還敢再胡言亂語,那就一輩子都別想下牀了。”

我的話音剛落下,落塵就走過來噼裏啪啦的打了他一頓,看着假道士的哭喊聲越來越弱,我這才制止住落塵。

“好了,別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雖然爲師不怕出人命,但是他罪不至死,我們走吧!”

假道士此時已經趴在地上抽出了起來,他努力了好久都沒有站起身子,此時圍觀的羣衆見我們要離開,立馬騰出了一條道給我們走,我們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朝廟會最熱鬧的中心走去。

“師傅,你說那個人會不會有幫手?”

“那種人一般都是團伙作案,我想他的幫手因爲害怕我們的強勢,所以一直都在旁邊觀看着,等下如果有可疑的人靠近我們,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師傅放心,弟子知道該怎麼做。”

我和落塵一邊走一邊說着話,此時也有幾個人瞧瞧朝我們靠近過來,看到他們手都放在褲兜裏面,我也能猜出他們褲兜裏肯定藏着什麼利器。

“師傅,有三個人朝我們走了過來。”

“有四個,我們背後還有一個,別回頭看,用心感覺,有些時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都是真實的,只有心裏感應出來的纔是對的,這是師傅這次教你的東西,你等下要好好表現。”

“是,師傅,弟子一定不會讓師傅失望的。”

落塵定了定神,我也是收回了自己的思想,此時我們就等着那幾個人朝我們攻擊過來,只要他們敢,我們就一定會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我和落塵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樣子,然後就朝人少的地方走去,就在我們兩個剛走到拐彎處沒人的地方時,那幾個人也都圍了上來,此時他們手裏都多了一把匕首。

看到他們雙眼冒火的樣子,我也清楚這次難逃一架了,不過我也正有此意,這夥人不一網打盡,他們遲早都是禍害,與其留着他們害人,還不如我好好教訓一頓,讓他們收收心。

“小子,你們兩個剛纔不是很牛掰嗎?不是挺能打的嗎?竟然還敢傷害了我們的一個兄弟,哥幾個,等下千萬不要手下留情了,都給老子往死裏整。”

爲首的那個黃毛一聲令下後,那幾個人就朝我和落塵攻擊過來,看到他們毫無章法的打鬥,我心裏只想發笑,這種小混混實在是難上大堂,不用我出手,落塵一個人就能全部解決掉。

“落塵,他們就交給你了,爲師相信你一個人可以全部解決掉的。”

“是,師傅,弟子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落塵的話音剛落下,那個黃毛就拿着匕首對着我衝過來,我直接飛身而起,然後落在了上面的牆上,黃毛幾個人頓時就呆住了,或許他們是沒有想到我竟然還會飛吧!

其實術法到了高層次,想怎麼飛,就怎麼飛,看着黃毛那幾個人還傻傻的看着我,落塵也已經到了他們面前,然後那幾個小混混就鬼哭狼嚎了起來,當小黃毛剛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被落塵踢倒在地了。

“狗東西,剛纔不是還大言不慚想要把我們往死裏整嗎?現在怎麼都變得跟娘們似得了,都給我起來。”

落塵不解氣的在黃毛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腳,結果黃毛立刻就捂住屁股大聲呻吟了起來,沒想到落塵那小子下手那麼狠,看他們幾個被落塵一招就打趴下了,看來我對落塵的訓練還是很有效果的。

“好了落塵,把他們交到派出所去吧!這些人渣,也只有那裏能教育他們,我們再打也沒用。”

畢竟他們不是邪靈,而我和落塵的身份也不方便一直拘留着他們,索性也只能送他們去大獄改造了,只希望他們出來後能做回好人,要不然,他們一輩子真的就完蛋了。

黃毛他們年紀不大,也就二十來歲,一輩子還很長,要是真的一生都毀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雖然騙錢什麼的能賺點外快,可是那也不是長久之計,而且也很不恥,如果大獄裏能把他們改造成好人,那他們的人生也會發光發亮。

送走黃毛他們後,我就帶着落塵在廟會街上逛了一整天,晚上我們住了賓館,不是我捨得讓他住賓館,而是因爲這家賓館不乾淨,裏面有髒東西。

“師傅,你說這人都死了,爲什麼還那麼大的怨氣?留在這裏,也只能給自身帶來麻煩,並不能起到什麼關鍵作用,要是引來了那些心狠手辣的道士,恐怕連一絲魂魄都不會留下。”

“人生就是如此,如果每個人都能想開了,那這個世界也不會是這個樣子,而且也不會有什麼怨靈的出現了,好了落塵,不要再感慨了,其實你以前也是這樣,只不過你現在改變了,等下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打散它們的魂魄。”

“弟子記住了,師傅您放心吧!那弟子去了,您好好休息。”

落塵說完就走了,看着他出門後,我並沒有躺在牀上睡覺,而是起身隱去了自己的身法,之後跟着落塵身後去查看,落塵走到了104房間門口,然後打開了房門就走了進去。

我用穿牆術跟了進去,一進到104房間,我就感覺渾身冰冷了起來,連忙用術法隔絕了自己和周遭的空氣,這才感覺好起來。

落塵可就沒那麼好運了,他打了一個哆嗦,然後拿起符紙就貼在了自己的胸口部位,看到他臉色恢復了紅潤,我也放下心來,看來這小子也不傻,知道衝動是解決不了什麼的,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性格,就算是凍死,也不會想到用符篆給自己施加靈力。

104房間的厲鬼是一個小女孩,她很快就走了出來,看到落塵後,她也不害怕,反而拿出自己的洋娃娃遞給落塵,落塵猶豫了一下,並沒有伸手去接,但是也沒有傷害她,而是跟她一直對峙着。

“大哥哥,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知道我已經死了,只是因爲沒人陪我玩,所以我纔會惡作劇的,我好孤單,好多年都沒有人陪我玩過了,你能陪陪我嗎?”

小女孩單純的眼神讓落塵最終點了點頭,而我心裏也喊了一聲糟糕了,這小女孩哪裏會那麼好心的找落塵玩,完全就是爲了尋找替死鬼,我害怕落在着道,連忙用精神念力跟他交流。

“落塵,打起精神來,千萬不要低估那個小女孩,她只是想要一個替死鬼,千萬不要讓她的手拍到你的肩膀,否則你的靈魂之燈就會被拍滅了,然後你就會成爲她的替死鬼。”

“師傅,是徒兒太大意了。”

見落塵已經恢復了清明狀態,我也稍微放心下來,但是我還是不敢大意,因此我死死的盯着那個小女孩,如果她敢亂來的話,就算落塵不會把她怎麼樣,我也會直接毫不留情滅了她。

“大哥哥,你怎麼不過來啊?你不是答應要跟我玩的嗎?”

小女孩見落塵一直站在她對面不動,連忙就叫了一聲,只是她也沒有走過去。

“你過來吧!”

“我不能過去,你過來好不好?我這個娃娃給你玩,哦,對了,我還有好多糖果和玩具呢,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小女孩說着就掏出了一大把糖果,然後就變出了很多的玩具來,只可惜落塵早沒有小孩子玩耍的天性了,自從他的村子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後,他的心智也已經成熟了,所以那些小孩子的玩具對他是沒有吸引力的。

“小妹妹,你叫我過去,該不會是想讓我做你的替死鬼吧?少拿那些哄孩子的東西給我,我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落塵冷哼了一聲,拿着離魂勾就朝小女孩刺去,小女孩也不是吃素的,她在這裏多年了,也吸收了大量的陰氣,就在落塵即將靠近小女孩的時候,小女孩嘴裏噴出了大量的黑霧來。

頓時房間就被黑霧所籠罩了,而小女孩也隱身到了黑霧中,見落塵像個無頭蒼蠅一樣盲目的尋找着,我也不着急,因爲我知道自己不能總是干預他的想法,要不然,他也很難成長起來。

就在落塵剛走到桌子旁邊的時候,小女孩就從黑霧中走了出來,看到小女孩的手即將拍到落塵肩膀上時,落塵快速的轉身就在小女孩的手上貼了一道符紙,小女孩的手頓時被符紙的靈力所傷到了。

“該死的臭小子,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小女孩生氣了,她撕掉符紙後,又噴出大量的黑氣來,這次黑氣中殘留了很多煞氣,如果落塵吸入到體內了,他一定會被煞氣所吞噬,看到小女孩發飆了,我連忙用術法把落塵和煞氣隔離了起來。

“該死,是誰在暗中幫他?給我滾出來。”

小女孩並不知道幫助落塵的人是我,也不清楚我藏在什麼地方,因爲她根本就看不到我,修煉到我這種程度,只要我想隱藏自身,就算是鬼神也不會輕易發現我的蹤跡。

“小丫頭,小小年紀不學好,偏偏跟人學壞,你真以爲自己就是法力高深的厲鬼了嗎?連我在哪裏都不知道,你還好意思在這裏叫囂?你太自大了,今天不給你一點厲害瞧瞧,你還真會變成井底之蛙。”

“哼!有本事就出來跟我打,藏頭藏尾的,算什麼英雄好漢?又不是縮頭烏龜。”

小女孩的激將法並沒有奏效,因爲我根本就懶得搭理她,跟她動手,我還害怕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就對落塵下了最後的命令。

“落塵,滅了她,爲師已經懶得再看下去了。”

“是,師傅,弟子馬上滅了她。”

落塵這次出手沒有再留情了,直接拿起離魂勾就朝小女孩的脖子勾去,小女孩速度很快,因爲有煞氣的黑霧的協助,所以落塵一時處於下風,這樣下去的話,落塵的體力最終會消耗而盡。

小女孩也會傷到他的,想了想後,我還是打算出手幫一下落塵,我用術法散去了房間裏的黑霧和煞氣,這麼一來,小女孩也直接顯露在落塵面前了,見小女孩已經沒地方躲藏了,落塵也開始專心的跟小女孩打鬥起來。

半個小時後,小女孩最終因爲體力不支而倒在了地上,落塵的離魂勾也恰好勾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我只聽到“咔嚓”一聲,小女孩的脖子就斷了,看到小女孩的人頭滾落在地,我也去掉了自己的隱身符。

“師傅,她現在怎麼辦?”

小女孩的頭顱雖然掉落了,可是她原本就已經是鬼了,所以就算是沒有了頭顱,也照樣站着,而且頭顱在地上滾動了兩下,最後停在了她腳旁邊。

“啊!臭道士,我跟你們沒完。”

小女孩叫罵了起來,看到她一臉生氣,我也不急着讓她投胎去,反正落塵也需要陪練的,就讓她好好跟落塵練練。

“落塵,她能力不錯,很適合你當你的陪練,以後就讓她當你的陪練吧!等你哪天真正的超越她了,再送她轉世投胎吧!”

“師傅,不用了吧?”

落塵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出了口,其實我也能明白他這是爲什麼。

“你不用擔心,等下爲師會幫她安好頭顱的,這個樣子確實不怎麼好看,可是你現在也急需陪練人員,爲師有事要離開一陣子,所以你帶着她回巫門吧!不過你記好了,千萬看住她了,不能讓她離開巫門。”

“師傅放心,弟子一定會看好她的,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巫門?”

“師傅現在先帶你們回去吧!我會跟你師母說明這一切的。”

幫小女孩安好了頭顱後,我就用術法控制住了小女孩,然後帶着落塵一起回到了巫門,我把自己要去的地方和落塵的事情說給了安然,好在安然很理解我,所以也沒有生氣,而且還一直都支持着我。 安然的諒解讓我很安心,也讓我心裏一陣感激,得妻如此,夫復何求!感慨了一番後,我就跟安然和落塵他們做了告別,這次我帶着神龍一起下山了,白虎他們自然是留守在門派。

因爲門派沒有高手坐鎮,我害怕出事,畢竟現在是多事之秋,我也要爲自己門派做一些考慮,所以我這次就只帶着神龍一個出來。

“主人,爲什麼你不帶白虎出來呢?”

“因爲你適合跟我出來,而且我們幾個當中,就你跟我認識的時間最長。”

其實我還有一個私心,那就是神龍腦子比較靈活一點,而且就算是我在外面有什麼事情,他也不會多嘴多舌,再就是他不像白虎那麼一直教育我,因此我纔會選擇他出來。

“主人,我發現你越來越腹黑了,你明知道我清楚你心裏想的是什麼,罷了,我大人有大量,也不跟你計較了。”

神龍臭屁的拜了拜手,看到他不斷的四處亂看,我也知道他早想出來了,只是礙於我的命令,所以一直都留在巫門,如今好不容易出來透口氣,他自然是欣喜異常的。

而且自從我恢復絳禹的力量之後,神龍他們也看不懂我心裏的想法了,因爲我的絳禹力量隔絕了他們窺視我心裏的術法,而且他們如今想什麼,我只要動動腦子,就能知道了。

我這次帶神龍來到了郝友友家裏,因爲我發現郝友友最近跟上官林夕走的很近,我害怕她被上官林夕帶壞了,所以纔會下山特意來看她,沒辦法,誰讓她是太上真人的女兒呢!

雖然說郝友友這個人我並不看好,但是礙於太上真人的情面,我還要在適當的時候幫她一把免得她出事了,她的死鬼老爹老找我訓話。

“主人,那個郝友友你還管她做什麼,讓她自生自滅得了,我看你完全就是多管閒事,如果被安然知道了,我估計她真的會讓你跪搓衣板的。”

“少囉嗦,如果不是看在太上真人的面子上,你真以爲我會管這個女人嗎?這個女人本身就是一個麻煩精,如果她跟上官林夕混在一起了,到時候還指不定要鬧出什麼事情來呢。”

“可是主人,你覺得郝友友那個女人會領你的情嗎?”

神龍一句話讓我呆愣住了,是啊!她會領我的情嗎?如果會的話,那也不止一兩次給我找麻煩了,可是此時我也不能放任她不管啊!

“算了,就算她不領情,我也不能放任不管,如果沒有太上真人那一層關係,我才懶得去理她,不過你可要記住了,回去後,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情。”

“安然又不是醋罈子,告訴她怕什麼,反正她也會理解你的。”

神龍扣了扣鼻子,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這小子怎麼越來越貧嘴了?

“你小子難道非要搞得大家雞犬不寧才行嗎?給我老實點,說了不許說就是不許說,要說也是我去說,你要是說了,那就真的沒事也要變成有事了。”

神龍那嘴皮子能把死的說成活的,沒有的都能說出有的,所以我也不敢讓他去給安然說,要是他給安然說了,我估計我這輩子都別想上安然的牀了。

帶着神龍到了郝友友的院子裏,而此刻上官林夕也剛走,郝友友正在房間裏拿着上官林夕給的神器看,看到那把神器,我馬上就聯想到了一個人。

“主人,你說閻王那小子是不是沒死啊?”

“你也看出來了啊!還以爲就我看出來了,那把神器是閻王的護身,他從來不離身的,可是現在卻出現在這裏,真的很難說清楚,如果他死了的話,那把神器也不會出現了,也會跟着一同消失,如今神器還在,那閻王自然不會真的死了。”

“我們要怎麼找到他呢?”

“不急,我們先穩住郝友友,然後從她嘴裏套出閻王在哪裏,上官林夕跟閻王一定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如今郝友友是他們的人,我們應該能知道點什麼。”

“可是閻王爲什麼不直接來找你呢?爲什麼要透過上官林夕和郝友友呢?難道他不覺得很麻煩嗎?而且郝友友只是一個凡人,他用得着這麼做嗎?再就是上官林夕了,她的本事有多高,我們自然是清楚的,閻王這麼做的用意到底是什麼,主人你有沒有想過?”

神龍的一番話也讓我思考了起來,他說的沒錯,爲什麼閻王不直接來找我,郝友友和上官林夕那麼弱小,卻讓她們來找我麻煩,這閻王到底打的是什麼鬼主意呢?我一時也想不透徹。

“主人,你也不要那麼煩惱,或許閻王受了重傷,如今也不方便出來,所以纔會找那麼多替身來找你麻煩,爲的就是給自己多找些時間療傷。”

“可是在我們的記憶中,閻王已經死了,他要是不找人來找我們麻煩,那我們也不可能知道他還活着,那樣一來,他也更加安全的療傷了,他這麼做,我覺得目的並不單純。”

“難道是爲了鬼姬?”

“糟了,我們中了離山調虎之計了,快點回去。”

神龍一說鬼姬,我立馬就想到了離間計,也不等神龍反應過來,我直接拉着他就用瞬移術回到了巫門,可是巫門此刻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而且周圍也不像是打鬥過的痕跡。

“糟了,我們回來晚了。”

“先別急,我先用精神念力和白虎交流一下。”

我心裏一急就有些慌亂了,神龍連忙告知我精神念力一事,我也想起我們之間是可以做交流的,因此也淡定了下來。

可是過去五分鐘了,神龍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而且我也試了試,根本就聯繫不到白虎他們,就連安然和失去了聯繫。

“不好,他們已經失去聯繫了,我們現在只能去地府找他們了。”

神龍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決定去地府,地府那個地方我們已經很熟悉了,可是每次去的時候,我心裏都會有種莫名的哀傷,可能是因爲那裏的氣氛真的很不好的關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