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晚上十點。

2020-11-04By 0 Comments

事情已經幾乎發展到結局了。

沐子凝發的那條微博,已經又二十萬的粉絲了。

她的美女漫畫作者的粉絲越發穩固。

與此同時,秦氏公關部跟秦影帝的工作室一直加班,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秦苒的粉絲,秦家有個特別明顯的特徵——

護犢子。

十點零五,經紀人接到秦氏的那邊的電話。

接完之後,經紀人笑了一下,他叼著煙,微微偏頭,看向工作室內主動留下來加班的人,「可以工作了。」

一個工作人員拿著鍵盤,笑了笑,「哥,你放心,我一個人能打十個!」

黑秦苒,怕是不要命了,不說秦影帝護犢子的粉絲,光是秦苒一個職業選手「QR」的粉絲,就不是依依子凝的粉能比的。

**

沈編輯家。

他此時倒了兩杯茶,遞給曹助理還有他帶的一個作者。

極限漫端已經下班了,他們只能在沈編輯這邊來講這件事。

曹助理正在跟人打電話,說得口乾舌燥。

「怎麼樣?」看她打完了,沈編輯才看向曹助理,「你那個營銷號朋友怎麼說?」

「神燈這到底是得罪誰了,」曹助理撓撓頭髮,神色十分煩躁,「我朋友說,下午所有營銷號都收到了消息,不準接關於神燈的單子,這依依子凝跟柳四少有這麼大能耐?」

還能控得住全網?

「我們上次不是見到那位秦先生嗎?」曹助理看向沈編輯,「為什麼他也沒出來?我覺得神燈跟秦氏肯定有關係……」

但是今天下午公司的內部消息,秦家根本就不管這件事,對於極限漫端跟神燈解約,更是不管不顧。

讓曹助理本來不亂的心都亂了。

「還有網上的黑照,這都是誰發出來的?」曹助理臉上沒任何笑意,可能因為火鍋之情,她倒是覺得神燈這個孩子挺好的,「沈編輯,你打個電話給神燈,看看她怎麼樣了,並跟她說一句,別自爆照片。」

眼下神燈被全網黑,曹助理怕神燈曝了照片,會被人肉。

這麼大的事,對於一個女孩來說,壓力太大。

沈編輯點頭,他拿著手機給神燈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一聲,就被接起。

只是電話那邊只有很輕的呼吸聲,沒人說話。

沈編輯面色一變,「神燈,神燈?你還好吧?怎麼了?」

又是一道輕微的關門聲,那邊才有一道聲音禮貌的傳過來,「沈編輯,你好,神燈她已經睡了,你有什麼事跟我說。」

聲音低沉,尾音還帶著一股子的慵懶意味。

矜伐有度。

這道聲音一出來,曹助理跟沈編輯身邊的作者一愣。

倒是沈編輯不奇怪,「她睡了,那就好。」

只是這位先生聲音不緊不慢的,半點兒也沒怒氣,沈編輯頓了下,才開口,「先生,關於神燈網上的事情,你知道嗎?」

手機那頭,程雋斜倚著走廊盡頭的窗戶,嘴裡叼了根煙,沒點上,只是看著樓底下的霓虹燈,輕笑一聲,「今天下午,辛苦你們了,放心,這件事已經收尾了。」

他同沈編輯說了兩句,就掛斷電話。

點頭這頭,沈編輯整個人有些愣。

不太明白這個發展。

「沈編輯,這個男的……」程雋的電話曹助理也聽到了,不由開口詢問。

沈編輯恍惚的回過神來,「這個……好像是神燈的老公。」

曹助理瞪眼,「她這麼早就結婚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沈編輯搖頭,「這位程先生是什麼意思?」

他話剛說完,身邊坐著的他簽的那個小作者似乎是刷到了什麼微博,整個人都愣住,「沈哥,曹姐,事、事情……」

看他這表情,沈編輯根曹助理有些慌,「又出什麼事了?熱度又起來了?」

「那、那倒不是,你們看。」

他拿著手機,把微博頁面給兩人看。

第一條,是秦氏的官方微博,他轉發了小馬甲的那條「……我們粉絲集體需要極限漫端給我們一個說法,否則,所有粉絲全員抵制《天狼》跟便捷式四維閱讀!(微笑)」的微博。

並附上評論——

【本來就是她編寫的便捷式四維閱讀,第一個給她的作品,有意見?】

秦影帝工作室轉發「敢搶依依子凝的資源? 替嫁嬌妻:偏執老公深入寵 當我們千萬粉絲是假的?」的微博——

並附上評論——

【京大學霸的億萬粉絲還在嗎,在線等,挺急的。】 “不是吧!”

一羣鱷族人膽戰心驚地看着前方的巨型‘生物’。

它龐大的體型幾乎有大鱷魚的一倍以上,雖然比不上史詩生物,但在這些鱷族人看來也足夠滅掉它們了。

難道我們的運氣就這麼背?

它兩側的兩根‘觸手’,此時正不斷地劃破水流,帶出一道又一道氣泡牆,清晰地顯露出了對方強勁的力量,這一下要是打上,就算鱷族也得骨折。

全部都不要動,不要讓它感到任何的敵意!

族長的話語傳入衆人的耳中,但看着一點點向己方接近的巨型‘生物’,衆成員只能苦笑。

敵意?這時候,沒有誰逃跑的都算奇蹟了。不,應該是被嚇呆了不敢跑了吧,畢竟當初遇到史詩生物也只是在邊緣遠遠地看着纔敢逃跑。

於是,九十多條鱷魚狀生物就這樣保持各種姿勢,一動不動地漂浮在水中,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的東西。整個情景,如同一副滑稽搞笑的默劇。

不過,那‘生物’似乎完全無視了鱷族,依舊自顧自地玩鱷族羣體中游動。

砰!啊!

一聲清晰的骨折之聲,傳入靜默的衆人耳中,很顯然,一個倒黴鬼被那兩根強大的觸手中的一根給砸中。

真痛啊。

所有鱷族成員的腦海之中,都閃過這樣一個無節操的念頭,然後,衆位鱷族做出了條件反射般的想法……

跑啊!

頓時,水面如同沸騰了一般,一羣鱷族人慌亂地划動四肢,四散奔逃而去。

由於情節過於混亂,以至於都沒誰注意到那被砸中右爪的杯具,正是他們偉大的族長大人。

不幸啊!

重重地哀嘆了一句,正打算轉身逃跑的族長,卻突然停了下來,似乎在那一敲之下發現了什麼,該說是當頭棒喝麼?

這東西好像不是生物?

或許是右爪被砸,反正真要逃也逃不掉,這名族長此時意外地膽子大了起來,只見他小心翼翼地跟上頭頂的巨大物體,並遊動到對方身下,看着兩側規律性協同划動的‘觸手’,他意外地發現,這東西居然對之前集中自己的情況毫無反應。

怎麼回事?這都沒發現,還是無視了我的存在?

本來就因爲不斷地逃跑,之後還遇到一頭無腦的史前大鱷魚,而積壓的憤怒,在這被擊傷的一刻而全面爆發了,以現在族長的實力,就算回到族羣,恐怕也會被某個野心勃勃的傢伙趕下去,下場和現在被殺死恐怕沒什麼兩樣。

魂淡!我容易嗎我!爲什麼這麼不幸!

砰的一聲,一直被這名族長握在左手的族長專屬武器【骨刺重錘】(攻擊力+10),重重地敲在了頭頂物體的肚皮上(底部)。

伴隨着沉悶的響聲,兩根‘觸手’停下了規律的滑動,而水中傳播的聲音,也吸引了周圍逃亡的鱷族們。

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完全無法相信,平時遇到強敵第一個逃跑的族長,居然敢舉起那個被用於欺負弱小的族長武器,攻擊如此強大的敵人。

但此刻的族長大概有些思維混亂了,學術語言就算他暴走了,無視周圍的情況,在外圍族民如同看待神和傻子的眼神之下,身處巨型‘生物’身下的族長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爲什麼我就不得不帶着一羣欺軟怕硬的魂淡!砰!

爲什麼我只能杯具地、被迫跟着一個脾氣暴躁的王!砰!砰!

爲什麼跟着一個杯具王,最後還會遇到一頭比颶風還稀少史詩生物!砰!砰!砰!

爲什麼明明逃過一劫,之後還他嗷的逃到一個亂七八糟的,根本不像荒蕪地獄的淡水河啊!砰砰砰!……

最主要的是,爲什麼都這種時候了,還會遇上一頭早該滅族的、沒腦子的巨型鱷魚,導致我們再一次搬家啊!魂淡!砰!咔嚓!

……

啊咧!我還沒說完呢……

突然感覺手中一鬆,幾乎脫力的族長,這時候終於清醒過來。

他不可置信地發覺,自己居然將眼前強大的物體給敲破了,大量的水流正沿着那個破洞流入,並意圖裹挾自己去填補那塊破洞,而從破洞口中,似乎還有什麼慌亂的聲音傳出。

這……這,不好意思,我先閃了!

說完,這名剛剛大發神威的族長,果斷地扔下屬於族長的武器,在一羣族民崇敬的眼神注視之下,帶着一道水跡消失在了正在變地渾濁的水域之中。

淡水區就是這點不好,水很容易變渾,看不見東西。

看了看正在傾覆的不明物體,一羣被驚呆了的鱷族人,相互看了看,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那也只能欺負一下自己的族長,居然幹掉了一頭貌似比鱷魚王還大的‘生物’。

雖然這名族長隨後扔掉族長標誌逃了,但衆人想了想,還是選擇跟着那名有膽(敢攻擊強敵)有力(能消滅強敵)有識(戰後果斷撤退)的族長。

於是,九十度多頭鱷族果斷轉身,帶出一道道水跡,消失在了這片渾濁的水域之中。

而他們身後,正在傾覆的物體旁,傳出兩道噗通落水聲,以及生物掙扎呼吼之聲,但已經沒有誰去注意這些了。

……時間飄過半天……

“就是這裏了吧。”飛在空中的空幻看了看一旁的蝶舞,在得到對方的證實之時,他的精神力也已經找到了目標。

一個存在於河底的人造建築,以及一把疑似武器的生物骨骼。

“這表明什麼呢?”

“上雲河裏有文明生物?可幾天前還進行過搜查,裏面毫無異常。何況,採石場的工人中也不乏無聊時間,使用精神力掃描河底的人,但他們都沒有異常報告啊?”

夜晚,在長老院中,蝶舞和長老院留守朋城的幾人正談論着白天的收穫。

小半年的和平時光,讓戰爭期間勞累不已的長老院成員們,都獲得了較好的休息(空幻除外)。

此刻,聽到這種情況,她們雖然並不像費心費力去管理,但戰爭時期遺留下來的警惕性,還是讓她們無法無視這種有關文明生物的情況。

“那處人造建築看起來被遺棄了不久,很多地方都是新的,但位置較偏,工人一般是不會去注意那片區域。不過,每個月的搜查可是很精確的,除非有精神力屏蔽,它不可能逃過族羣的精神力掃描。”

揉了揉下巴,空幻笑了笑說道:“如今看來,有兩種情況,一是,對方是擁有精神力屏蔽能力的水生文明物種,它們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了很久,只不過現在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二是,就在不到六天(上次搜查到現在的時間)的時間裏,這裏建起了一個小水生文明的部落,但又被廢棄了。”

“無論怎麼說,‘上雲河至少有一個水生文明物種的存在’這種可能性很高,至於他們到底是在上面兩種情況的哪一種,其實並不重要。”

看着周圍幾人一副靜待下文的表情,空幻就無奈地搖了搖頭,雙方太瞭解果然也不是好事,讓自己想感受一下解說者的角色都沒誰理會。

“嗯哼,我們現在要注意的是,這個文明物種是從哪兒來?現在在哪兒?現在在幹什麼?爲什麼要攻擊我們的船隻?”

現在幾人已經確信的確是那個可能的物種攻擊了朋族採石船,因爲在找到那件疑似武器的骨頭之後,空幻和蝶舞就將其拿到傾覆的船隻處,對比船底印記。

很顯然,雙方完全吻合。

那麼,兇器確認,因爲離案發不過半天,河裏既沒有食人魚之類,能瞬間將生物變成骨頭的東西;也沒有讓骨頭時間快速流逝的能力,那麼這個骨頭,顯然不是什麼生物的遺留殘骸。

因此,它就只能是件被使用的工具,或者說,武器。

結合那個廢棄的建築羣,長老院最終確認了,這個生活在上雲河中的水生文明物種是存在的。

“事實上,你們有沒有想過,會不會是海族的偵查部隊呢?比如,海族想向內陸河流發展之類的情況?畢竟以前沒有不代表現在沒有。”一旁的楚琴出言提醒到。

事實上,這也是爲什麼面對可能存在的水生文明,衆人如此淡定的原因。

因爲在很久以前,此時的幾人就從8051處知道了,雙月星的海洋中存在海族這種東西。

不過本着星球意志對文明物種的放養態度,8051若非朋族的原因,也不會去關注。

在確認海族只重視海洋之後,無論是8051還是朋族,都沒有將海族當回事。

而且之後就爆發了朋靈戰爭,這種生活世界都完全不同的文明物種,也就被朋族暫時給放到了一邊。

但現在有楚琴這麼一說,衆人到有點擔憂起來。

“難道又得打仗?”

“不,既然是文明種族,可不可以談一談了?”

“但現在我們連敵人是誰都還沒有確定,怎麼談?海族可不止只有一種,連8051都說她不能完全確認海族種類呢!”無奈地搖了搖頭,空幻完全沒有想到,雙月星的大海居然那麼熱鬧。

當初8051告訴自己海族情況的時候,就說過海族內部各種族羣此起彼伏,幾乎每年都有物種族羣滅亡,每年又都有新的物種族羣形成部落。

極高的變化率或者說更新換代率,在配合着大海廣闊深遠的領域,導致只不過是代行者而非真的星球意志的8051,也無法獲知具體有多少海族。

“要不,組織一次對上雲河的全面清查,用幽神級帶十名靈魂級的小隊模式,從上游沿河道,一直搜查到入海口?”

這種方法顯然費時費力,雖然算的上是治本的方法,而且好處多多,但如果在‘本’被‘治掉’之前,‘標’就產生劇變,那可就杯具了。

“這樣吧。”拍了拍手將衆人的視線吸引過去,楚霞笑着說道:“河道清查也是需要的,至於海族的問題,既然他們來自海洋,而且是生活在水中的生物,那我們就派遣戰隊駐守在入海口。”

“如果有海族通過入海口進入內河,戰隊就能發現。那時,如果對方人少,就趕跑;人多,就談判。”總之,現在的朋族是不想被扯進戰爭之中,朋靈戰爭之後,各省大半倉庫可都還空着了。

“好吧,對於河道的問題就這麼處理,相關問題交給管理層處理。對了,蝶舞,採石場可以開工了,既然對方已經離開,那麼就沒什麼麻煩了。通知上下游的採石場注意安全情況就是,當然,與河流物種的和平還是要繼續保持的。”

“好的。”點了點頭,蝶舞從懷中掏出自己的女僕筆記,啊不,是族長筆記,看了看之後說道:“下一個問題是關於水藍省拆分的。”

“到現在爲止,水藍省已經是人口兩萬多,領地四萬多平方公里的超級大省,比外域某些族都大,顯然已經不適合保持單省模式。爲了各省的平衡穩定,管理層討論後提議,將水藍省拆分爲【水藍省】、【新中省】、【臨海省】三省31市的模式,這是具體劃分細則。”

有關行政問題,長老院一般是不會干涉的,但重要情況提交長老院最終裁定,也是必不可少的流程。

這其實也是一種加強行政命令威懾性的方法。

因爲,隨着高端實力向長老院轉移,最高管理層成了真正的服務性管理機構,在普通行政命令的推行上沒什麼,但如果涉及到拆分省級行政單位的情況,如果沒有長老院的表態,水藍省管理層恐怕會感到不滿。

雖然即便有了長老院表態,他們同樣會不滿,卻不會因此做出過激或者抗拒的行動。

而現在朋族管理層,可都是管理學校畢業的學生,【理智】正是這些學生必備的性格之一。

……

隨着眼前微光閃過,結束會議回到睡房的空幻,又一次打開了界面地圖。

地圖上,曾經星星點點的斑紋已經大部分消失,空幻發覺,如果灰色區域在一年內沒有朋人出沒,那麼在每年的自行更新之後,這些區域就會重新變成黑色。

而現在,因爲聚攏人員,朋人這個物種,全部聚集在了雙月星的六塊區域。

最大的顯然就是【中原區域】(=。=),就是朋城最高管理層,直接控制的這片上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地。

其上生存着九萬朋人、二十萬遁甲人,也是整個雙月星陸地文明之中,最先進的一片區域。

如果以人類古代分類,現在的【中原區域】文明應該達到甚至超過秦朝的級別。

而剩下的六塊區域,其中還有一個區域,是與【中原區域】同屬一塊大陸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