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更重要的一點,該辦的事情都順順利利辦妥了。

2020-11-03By 0 Comments

拿到了相關批文與資質文件,回去她就可以迅速投入到化妝品保健品生產銷售當中。

也就在這一天夜裡,京郊十裡外一處頂級拍賣場,一場古玩字畫拍賣專場轟轟烈烈舉行。

林昊那幅字也出現在拍賣會上!

邪魅總裁:契約婚姻請執行 諸多海內外書法名家一致推崇,國內商界巨鱷雲集,眾望所歸之下,那幅字便成了全場壓軸。

十億!!

一幅字,最終成交價,足足十個億,驚爆眼球的同時,也創造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紀錄。

有趣的是,這幅字剛剛拿到手就被撕成一堆碎片。

原因很簡單,拼死拼活拿下這幅字的不是別人,正是李明浩本人。

既然是他,那這種瘋狂的行為就十分好理解了。

身為一個韓國人,身為韓國國民偶像,不論如何,他不可能將一幅寫有「首爾也是中國的」這等侮辱字眼的字作為藏品收收藏,哪怕那極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具價值的書法作品。

當然,這些都與林昊無關。

糖姨離開之後,轉天唐玥也跟墨彤一道踏上南下的列車,返回雲州。

當天下午,炎龍來到凌家老宅。

不負情深不負婚 「大致情況就是如此,因為那件東西,現在我們的人處境很危險。

而因為身份敏感以及一切其它方面的原因,炎龍組的人也不好大肆出動,所以,希望你能走一趟。

那件東西能不能得手尚在其次,關鍵是人要救回來……」

這就是林昊留下的原因。

原本已經做好跟糖姨一起返回柳城的準備了,不曾想,炎龍組這邊又出了事。

大致來說,就是炎龍組成員在日本執行任務的時候,偶然得到一樣東西,後來發現,那樣東西竟然很多日本的隱藏勢力都在爭奪。

便因為此,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又為什麼引來那麼多勢力爭搶,可經過與國內總部的仔細溝通,還是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把東西帶回來。

由此而導致的直接後果是,炎龍組在日成員被困住了,甚至還有人落入敵手。

為免事情鬧大,引發兩國爭端,也因為炎龍組成員的身份過於敏感,是以國內這邊雖然想派人營救,卻也不好太過大張旗鼓。

所以才找到林昊頭上來!

在炎龍等人看來,他不但具備足夠的實力,而且身份隱蔽,無疑是進行營救的最好人選。

對此,林昊倒是不怎麼反感。

流光易逝,惹上壞總裁 隨著靈識成型,修為步入靈台境,眼看著築基大成之日已經不遠。

如此,他也是時候出去尋找一些東西,用來為衝擊先天做準備了。

而根據他從炎龍組機要室掌握的信息,似乎日本那邊就存在他需要的東西。

是以,即便炎龍不找上門,用不了多久,他也會動身前往日本。

當然,這些東西他不會也用不著對炎龍坦明。

炎龍將情況說完,他也沒說同意還是不同意,只問道:「引起爭奪的到底是什麼,大概說一說!」

本能的覺得應該是好東西。

地球上雖然修鍊資源貧瘠,可也不至於說什麼都沒有。

能引動一個國家諸多勢力爭奪,連炎龍組的人都為之泥足深陷,想來不是凡物。

炎龍搖了搖頭,「具體不清楚,現在已經跟那邊斷了聯繫。

不過根據當時傳回來的圖片來看,應該是一種沙粒狀的金屬!」

「沙粒狀的金屬?」林昊若有所思。

炎龍點頭:「看起來的的確確就是那樣,沙粒狀,散發著紫銅色金屬光澤。」

「沙粒狀,紫銅色金屬光澤……難道是星砂銅?」林昊眼前一亮。

星砂銅,入門級的煉器材料,一般形成於星辰內核,后以隕石的方式墜落大地。

若果真是星砂銅,那麼這一趟還是很有必要走一趟。

儘管只是入門級的煉器材料,可在資源貧瘠的地球上已經十分難得了。

他現在手上還有上次龍泉山莊不曾用完的深海沉銀鐵和地心紫紋銅。

有這兩種材料打底,適當加入一些來自天外的星砂銅,憑他的手段,完完全全能煉製一把靈器出來。

靈器不比法器!

靈器有靈,方方面面都遠超法器,而通常來說,便是在修真界,想要在金丹期之前獲得靈器都很難。

可現如今,只要真的是星砂銅,那麼確鑿無疑,他會在晉陞先天的第一時間擁有靈器。

而且,這是在地球。

這麼想著,很快林昊便有了決斷,點頭道:「都知道了,儘快安排啟程!」

炎龍大喜,又問:「需不需要派幾個人跟著一起行動?」

不能大規模出動,少量的三五個還是沒問題的。

林昊搖頭:「不必,我一個去就可以了,人多目標大,容易壞事。

況且,我不覺得他們能幫上我的忙!」

很不客氣。

偌大華夏,敢如此看不起炎龍組成員者,著實不多。

聞言,炎龍苦笑,卻也沒有反駁,點頭道:「那行,這件事就拜託你了,待你歸來之日,我親自為你請功……」

需不需要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說完也不再停留,炎龍起身告辭。

此後不久,房間門推開,凌子君優雅大方走了進來,看著那站在窗前的背影,她道:「你也要走了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有些人就是這樣,分明認識沒幾天,卻彷彿已經神交了一輩子,總是捨不得。

當然,也可能這人比較特殊。

畢竟他是第一個看到她身體的男人,同時,他還是第一個碰到她哪裡,甚至於差點就破了她那層膜的男人。

林昊並未回頭。

窗外陽光正好,薔薇正艷,一如當日糖姨剛剛到來的時候。

便是這麼靜靜看著,一臉微笑,好一陣過去,他才答道:「要走了。

要去一趟日本,完事應該就直接回柳城。」

不死邪神 也是一個相對特殊的女人,是以,他並不那麼冷,並不那麼惜言。

凌子君有些失落,目光黯然道:「那,那我以後可以去找你嗎?」

林昊並未正面回答,只道:「腿長在你自己身上,你要來,沒人攔著你。」

便是這聽不出半點熱情,甚至有些趨於冷漠的話,入耳之際,凌子君喜上眉梢…… 事態緊急,炎龍組動作也很迅速。

轉天一早,機票送到,一些相關的聯絡方式也準備好。

上午九點,京城機場。

「一路順風!」

「你也早點回去,如果沒有必要,就不要回老宅去住了!」

「嗯,知道的,曉琴姐跟羽墨都走了,那麼大的宅子,我一個人也不太敢住。

放心吧,我會儘快處理好這邊的事,說不定你還沒回來我就已經到柳城了!」

「……」

機場大廳,凌子君來為林昊送別。

稍遠的地方,炎龍也帶了人過來,只是都很默契的沒有靠近。

直到這邊說完林昊看過來,他才帶人上前。

簡單幾句祝福,跟著也不用林昊說,主動道:「放心,不會有事的。

若是連一個女人都護不住,不用你說,我們自己抹脖子上吊……」

笑著,一臉善意的調侃。

凌子君當場就紅了臉,等看到林昊默認,頓時又是一股蜜意湧上心頭,恨不能當場就緊緊抱住。

……

九點二十,林昊登機。

坐的是頭等艙,可能因為是淡季,艙里很安靜,一共也沒幾個人。

隨便問空姐拿了瓶水,他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八岐大蛇,日本神話中的巨大之蛇,八頭八尾,巨大無比,傳言為日本神話中的須佐之男所殺。

可根據炎龍組掌握的情報,以及太平風水錄記載,再結合這些年富士山周邊發生的一些情況來看,八岐大蛇沒死,而只是被封印的可能性很大。」

「如此一來,只要凝練它的血肉魂魄精鍊成丹,再因勢利導聚集足夠的天地元氣,我便極有可能一次三道築基圓滿,同時晉陞先天。」

「不過也不排除八岐大蛇實際上弱得可憐的可能,畢竟只是彈丸小國!」

「……」

閉上眼睛,心裡暗暗思索著。

此刻他在想的,並不是去爭奪星砂銅,更加不是救人。

對他而言,奪取星砂銅和救人都是順帶的,這次真正過來的目的,還是尋找突破先天的契機。

修鍊之道,任何一個境界圓滿,想要突破到下一個境界,都需要海量的能量來支撐。

具體到他目前的狀況,肉身從築基圓滿突破到先天需要龐大的氣血之力,靈識從築基圓滿到先天需要龐大的靈魂之力。

同樣,真元想要完成築基到先天的蛻變,也需要海量天地元氣。

正常情況下,跨出這一步並不容易。

且不說突破失敗的可能性,便僅僅只是突破需要的海量資源,便足以讓很多人一輩子忙碌奔波,不得寸進。

顯然,慢慢積蓄資源不是他想要的,而且,那也不符合他一貫的風格!

這種時候,想要又快又好的突破,鋌而走險,富貴險中求無疑是最佳路徑。

他這次的目標就是八岐大蛇!

如果八岐大蛇真有那麼強,那麼以它血肉凝成血丹,取它魂魄煉成魂丹,再因勢利導大量聚集天地元氣,幾乎可以肯定,他能一次性全方位突破到先天。

當然,也可能八岐大蛇根本不存在,又或者,存在也沒那麼強。

這才是他最擔心的。

畢竟這是個幾個村子之間相互打架鬥毆也能堂而皇之在歷史上形容成戰國時代的奇葩國度,按照這種尿性,虛構八岐大蛇、吹噓誇大八岐大蛇實力,這樣的情況完全有可能發生。

便在他默默思考之時,不多久,身邊來了人。

「@¥¥#¥……」

是個女生。

白襯衫,格子裙,皮膚牛奶般白皙,頭髮紮成一束大馬尾,搭配上一雙靈動的大眼睛,以及唇上淡粉色唇彩,看上去青春活力,卻又不失美麗動人。

當然,聲音也很好聽,儘管「嘰里呱啦」的林昊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似乎也發現自己弄錯了,很快女生鞠了個躬,歉意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弄錯了,我以為先生是日本人,沒想到原來不是。

我叫上原櫻,是東京大學過來的交換生,請多關照……」

很率真。

很符合許多華夏男人心裡對日本小女生的甜美清純印象。

林昊也懂了,難怪聽不懂,原來是日語。

也沒太過拒人千里之外,聞言點了點頭,他道:「林昊,無業游民,無聊去日本轉轉。」

上原櫻這就被逗笑了,一邊放好行李箱,一邊在旁邊坐下,樂道:「林先生真會說笑。

看您這一身打扮,又坐頭等艙,怎麼會是無業游民呢?」

笑點是真低。

林昊微微搖頭,沒再說話,繼續閉目養神。

上原櫻卻很活潑,小鳥兒一樣,一直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便是這般,不多久,飛機起飛。

也就在飛機起飛的那一瞬,突然耳邊安靜下來,緊跟著一股子寒意從旁邊蔓延過來。

林昊睜眼。

看女生面色蒼白,眼睫毛都結了霜,分明痛苦不堪,卻至始至終緊咬牙關,不發一語,下意識他便皺起眉頭。

以為他不高興,上原櫻勉強笑了笑,「對不起啊林先生,我的身體,我的身體有點問題。

不過您放心,最多十五分鐘就會好……」

真的十分勉強。

便是那粉色唇彩都遮掩不住她此刻嘴唇的蒼白,便是那好聽的聲音,也不由自主的顫抖哆嗦。

林昊搖了搖頭,「十五分鐘好不了!」說罷不由分說便握住女生一隻手。

彷彿摸著一塊鐵,除了冰冷也沒有別的感覺。

上原櫻還處於被唐突的獃滯中,忽然一股暖流自掌心流入,一個激靈,幾乎瞬間寒意就消失了,春臨大地。

「林先生,你……你是怎麼辦到了?」

「我從小就得了這個病,看了很多醫生都看不好,為什麼你拉著我的手我就不覺得冷了?」

身子暖洋洋的,那是前所未有的溫暖,一時間上原櫻都忘了縮手,滿臉驚奇。

「那不是病!」林昊淡淡道。

也沒解釋太多,說完他又將少女另一隻手握住,清冷的目光也與那雙靈動中寫滿好奇的大眼睛對上。

「看著我的雙眼,跟我念……」

聲音平靜,平靜中又帶著一股讓人心悅誠服的力量,溫暖醇和。

彷彿被催眠了一般,上原櫻喃喃道:「好,我跟你念……」 「好神奇哦,怎麼感覺一下子人就突然輕鬆了,好像以後都不會再發病了一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