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書外?”

2020-11-02By 0 Comments

白世寶心頭一震,驚叫道:“莫非是林道長他們正在施法救我們?”

就在這時,‘七魄’又突然叫道:“不好,快走!……這股子潮氣我可吃不消,沾在我身上散不去。若是日後還陽,容易在身體上落下病根!”

白世寶聽後背着‘七魄’向前方急奔,心裏不禁打起小鼓來,敲的心驚肉跳,好像禍事臨頭,心中暗忖道:“這是誰在施法?難道是外面發生了什麼不測?林道長、毛道長。你們在幹什麼呢?”

啪啪啪啪啪!

白世寶好似踏着水,在書中狂奔,越跑了三里路!白世寶不敢多想,保護好肩上的這‘七魄’要緊,如果‘七魄’一散,他三魂還陽也是無用!

這時!

在白世寶面前矗立一座青藍色的高牆,橫擋在前方。像是設的路障,橫豎只有一條道,周圍已是無路可走!只聽‘七魄’驚叫道:“這算是走到頭了!”

白世寶愣道:“走到頭?這是哪裏?”

“頭一頁!”

逆襲者之水晶皮王 “頭一頁?”

白世寶用手指着那面高牆,驚叫道:“如此說來,這面城牆就是書面兒了?我們打這書面鑽出去,豈不是就逃出這本書了?”

“萬萬不能鑽出去?”

‘七魄’使勁搖頭道:“一旦出了這本書,我們就魂飛魄散了!你三魂倒是無妨,可我頃刻間就會化成一股青煙。散化的無影無蹤……”

白世寶回頭瞧了瞧,見那陣潮氣並未散到這裏,這才舒緩了一口氣!這時‘七魄’又在白世寶肩上擡頭朝着那面高牆上一望,頓時一驚,急叫道:“你看那高牆上好像貼着一道符紙!”

“符紙?”

白世寶凝神一瞧,果不其然!

高牆上面被七八根粗大的鐵鏈橫鎖着,鐵鏈交匯處正有一張如同被褥大的黃符紙。符紙上面歪歪扭扭寫着幾個大字:茅山封魂符!白世寶頓悟道:“茅山?封魂符……看來正是林道長把我們封禁在這書中的!”

‘七魄’說道:“林道長這麼做是在救我們!”

穿越女的總裁相公 白世寶點頭道:“沒錯!……我是在想,他既然能把我們封在書中,就一定有辦法救我們出去!”

“這個……”

‘七魄’頓了頓,欲言又止。

這時。白世寶向周圍瞧了瞧,左面牆上別人寫了幾個濃墨大字,白世寶叫道:“那邊寫有字,走!我們過去瞧瞧!”說罷,白世寶扛着‘七魄’跑上前去,白世寶看着牆上的自己越來越清晰,急忙閉起了眼睛。只聽‘七魄’朗聲念道:“此書所記皆爲密傳之法如有窺探之人墮入萬劫而不復之地空城靈道子書。”

白世寶心頭一震,急叫道:“這是《無字天書》的開章!”

“開章?”‘七魄’想了想後,低頭朝白世寶叫道:“你低頭看着腳下,貼着牆根直走,我把書上的內容從頭念給你聽,你用心記下!”

“好!”

白世寶激動的幾乎拖着顫音兒,雙腳簌簌發抖,心想暗道:師父!當初您老人家用盡各種方法都沒能看到祖師爺這本‘鬼書’上的字,今兒個竟然被徒弟誤打誤撞,陰差陽錯的瞧見了,您老人家若是泉下有知,可以瞑目了……

我白世寶要爲您老人家完成心願!

通讀全書!

“本著所書通陰八卷降陰十三凡修之人先悟通卷再讀降陰應順天地先後有序循序漸進切莫逆煉逆之而行必成大劫……”‘七魄’在白世寶肩上邊走邊念,白世寶心中感慨萬千,暗道:這書中所記之法,字字珠璣,奧妙意長,不精心領悟,怕是不知其意!

白世寶心中默默重複着書上的內容,頓時感覺‘七魄’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震得耳鼓生痛!迴音更像是化成了一道道高牆,把自己圍困在裏面!

就在這時!

白世寶身子突然一頓,感覺自己像是一瞬間墜入到陰陽交匯之地!

一半天空通明,陽光刺眼!

一半夜空漆黑,月光灰暗!

白世寶眨了眨眼睛,急叫道:“這,這是哪裏?”

沒有人回答!

白世寶低頭瞧了瞧腳下,正處於黑白的交匯處。左腳踩着白色的柔軟沙地,右腳踏着硬硬的黑泥土地,白世寶驚道:“左邊是陽,右邊是陰……莫非,這裏是陰陽界?”

陰陽界!

“啊!”

這時白世寶腦袋裏突然蹦出來一個念頭來,驚疑道:“難道是祖師爺在試我?”想到這裏,白世寶稍作鎮定了一下,轉身朝周圍又是瞧了瞧,眼見這一黑一白的地界,一望無際,又暗暗叫苦:“祖師爺畫出這麼一個陰陽怪圈,這是讓我往哪裏走?”

“對了!陽間有光,我朝有陽光的地方走……”

白世寶想了想,剛要邁腳,卻又是一驚!

轟!

頃刻間,黑白顛倒,陡然變幻,白世寶左腳下突然變成了黑泥土地,右腳則變成了白色的沙土……左側夜空的月亮變成了太陽,閃耀刺眼;右側太陽變成了灰暗月亮!

“這是……陰陽顛倒?”

白世寶頓時慌了神,不敢輕易擡腳,頭上直冒着冷汗,心中暗道:“這樣變來變去的如何分辨的清楚?若是走錯了一步,我可能就跳出陽間,走到陰間去了……”

“等等!”

白世寶好像突然想到什麼,嘴上嘟囔道:“跳出陽間,走到陰間……陰間還陽,返回陽間!就是說:人在陽間死,魂在陰間還陽?……轉來轉去,還是在這個陰陽圈裏頭!怎麼也走不出去?”

陰陽!

陰陽法王!

陰陽道派……

白世寶一邊轉着身子向四處張望,一邊唸唸有詞道:“太陽剛纔在我左邊升起,左邊爲陰右邊爲陽;現在太陽在右邊升起,右邊就變成了陰,左邊變成了陽!變來變去都離不開陰陽……陰陽?天地生出萬物,也都有陰有陽!日爲陽,月爲陰,男爲陽,女爲陰,生爲陽,死爲陰……”

白世寶頓然一驚,急忙跪在地上,連磕了幾個響頭,口中叫道:“謝祖師爺點化!我白世寶明白了陰陽之理!”磕完,白世寶站起身來,向前邁步念道:“陰陽之本,陰陽相配,陰陽消長,變化無窮……”

啪!

白世寶突然睜開眼睛,像是做了一場夢!

“怎麼突然愣了神不往前走了?”‘七魄’在他肩上急叫道。

白世寶稍作回神後,呲牙笑道:“要不怎麼說有能耐的還的是咱祖師爺!”

‘七魄’愣道:“你在說什麼?”

白世寶說道:“這天地萬物,世間萬事變來變去都離不開陰陽!一動一靜爲陰陽,一冷一熱爲陰陽,一圓一方分陰陽,一黑一白分陰陽;陰陽相交、相合相反相生相剋相感相惡,萬離不變,萬變不離其宗!”

說到這時!

白世寶頓了頓後,又說道:“從今天起!我瓜爾佳世寶正是成爲‘陰陽道派’第三十七位掌門!”

‘七魄’在旁聽着發愣,低聲問道:“我……還繼續念嗎?”

白世寶笑道:“念!唸完這本書後我們出去還陽!”

“出去……還陽?”

“沒錯!出去還陽!”

PS:傳了好久才傳上來,最近網站有些不穩定! 黃立極短暫的思索了一下,便對著崇禎謹慎的詢問道:「老臣還想請教陛下一事,這些被捕的官吏由誰來審訊?陛下打算如何懲處這些官吏?」

首輔的問題同樣也是內閣幾位閣臣最為關心的問題,畢竟他們的門生、親友、子侄,或多或少都牽連進了這件案子。

就算他們現在不向崇禎求情,回去之後自己府上也會擠滿了,為牽涉進案子官員求情的說客。

大明官場自從萬曆皇帝廢除了張居正的新政之後,在加上萬曆末期延續的黨爭,正常的官場體系已經破壞無餘。反倒是基於師徒、親友私人關係聯結起來的利益團體,已經開始凌駕於正常的官場秩序了。

在這種狀況之下,維護小團體利益自然成了各個團體的首要原則。而能夠進入內閣的,自然都有著追隨自己的一幫子官員。

如果追隨的官員出了問題,而他們又什麼都不做的話,這個人心不就散了嗎。

黃立極等人覺得,他們也許未必能夠說動崇禎,但是以他們的面子說動辦案的人士,應該不會有多大問題。

看到內閣諸臣這麼關心這件案子,朱由檢想了想說道:「朕作為大明天子,在陝西受到旱災時,已經做完了自己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這些官員犯下的罪行,比起朕來,應該是那些因為無法得到賑濟而失去親人的災民,更有權力追究。所以應該判處他們什麼刑罰,朕會交給陝西災民去判斷。

一品狂妃 至於由誰去審理,朕覺得這樣的案子在賑災行動中,是不會偶然出現的。因此朕覺得有必要成立一個特殊的部門,專門監督核查所有賑災活動中出現的貪腐行為。

這個部門將只會向朕負責,內閣可以獲得案情通報。除了內閣成員之外,該部門可以調查任何人和任何事。

對於六部堂官腐敗行為的調查,必須先得到朕和內閣大多數人的同意。六部堂官之下的官員,是否進行腐敗行為調查,該部門可自行處置。」

不管是黃立極還是郭允厚,或是其他閣臣,都吸了一口涼氣。崇禎提出的這個新建部門,相當於繞過了內閣和六部,可以直接打擊任意一位官員了。這一刻他們已經暫時忘卻了,那些被捕的戶部官員的下場了。

大明的文官花費了數百年,才把皇權關進了官僚體系構建成的籠子內。現在崇禎卻想要打開這道籠子,這顯然是內閣諸臣所無法接受的。

雖然以黃立極為代表的內閣諸臣以理據爭,但是放在眾人面前的那疊,記載著戶部官吏腐敗行為的厚厚賬本,比起眾人蒼白的言論,更為沉重而有力。

看著面前的賬本和毫不動搖的崇禎,黃立極不得不停下了無力的抵制,想著尋找另一種解決方式。

「那麼,老臣想要詢問陛下,陛下究竟屬意誰來組建這個部門?」黃立極不得不尋求同崇禎進行妥協的方式。

朱由檢手指敲打了一會自己面前的書桌,然後平和的說道:「戶科給事中韓一良,剛剛返回京城沒有多久,和京城官員沒有多大瓜葛,又是陝西澄城人出身。想來,為了家鄉父老的活路,他也不敢不盡心吧。」

黃立極咳嗽了一聲,對著崇禎說道:「那個韓一良不過是一個妄人,一篇上疏鬧得京中沸沸揚揚。此人行事如此魯莽,豈能擔此重任,還請陛下另選成熟穩重之人…」

朱由檢卻打斷了首輔的話語說道:「韓一良一篇上疏,雖然使得京城官員群起而攻之,但是這不正好說明了,此人無黨嗎?

想要反腐倡廉,打擊這些官員在賑濟活動中的腐敗行為,首要的不是能力問題,而是要保證他的人際關係盡量的簡單。

如果讓一個居心叵測之輩掌管這個部門,能力越大,豈不是危害也越大。與其找個這樣的人,朕還不如找個能力平常,但是個性正直之人。難道不是這個道理嗎,各位先生?」

崇禎的話讓一干閣臣一時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該怎麼轉圜時,朱由檢轉頭對著王承恩說道:「去把韓一良叫進來,朕和各位先生要同他聊聊,他的新職務。」

朱由檢快刀斬亂麻的舉動,頓時讓剛想說話反對的幾位閣臣,又把快到嘴邊的話語給吞了回去。

在崇禎的積極推動下,這個名為廉政公署的臨時機構終於建立了起來。這個部門的成員,將會從新科進士、舉人、錦衣衛還有地方官吏中抽取出來。

而黃立極等內閣成員在獲得了,皇帝保證在賑災結束后解散這個部門為條件,暫時同意了皇帝設立廉政公署的提案。

見過了皇帝和內閣閣老之後,走出文華殿的韓一良,腦子裡還有些渾渾噩噩的。

從他上疏那天起,他似乎就被整個官場所排斥了,這讓他原本想要澄清吏治的信心,頓時有些退縮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發覺自己並沒有準備好,像海剛峰一樣毫無顧忌的挑戰整個官場的潛規則。

如果不是崇禎採取了冷處理的方式,讓風波慢慢平息了下來,他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辦。

但是眼看自己上疏引起的風波就要平息下去的時候,皇帝會突然給自己這樣一個任命。

到了這個時候,即便是他想要反悔,也已經太遲了。也許自己那樣做,除了會被官場所排斥之外,連皇帝也不會再待見自己了吧。走入了殿前空曠的廣場,站在夏日熾熱的陽光下,有些頭昏眼花的韓一良如此想到。

內閣之中,送走了韓一良之後,黃立極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需要皇帝儘快作出決斷。他不得不暫時放下了對廉政公署的不安,轉而向著崇禎說道。

「陛下,內閣之前收到雲南巡撫余瑊的急遞文書,文書中說黔國公沐啟元暴病而亡一事頗有蹊蹺,並送來了一份完整的事情經過報告。」

朱由檢不由抬起頭,有些詫異的問道:「余瑊的意思是,沐啟元之母宋氏彙報給朝廷的,黔國公病故一說有假了?」

黃立極突然住口,看了看身邊的同僚。朱由檢看到黃立極躊躇不已的樣子,不由說道:「在朕心中,諸位先生的地位都是相等的,朕能夠知道的事情,諸位先生都可以知道。

只要諸位先生記住,內閣的事務在沒有經過在座各位的表決之前,不能外泄就可以了。」

聽到崇禎這麼說,黃立極也就不再猶豫,他立刻對著崇禎大致說了一遍關於黔國公病故的真相。

沐啟元嗣其祖父黔國公爵位之後,為人行事就更為輕狂不法了,今年3月縱容家奴殘害昆明百姓,巡按余瑊按律逮捕了這名犯法的家奴。而沐啟元居然調集兵馬,用火炮對準巡按公署,脅迫余瑊交出自己的人。

其母宋氏聽說了這件事後,害怕兒子日後行事更無約束,從而為家族惹禍,斷絕黔國公一脈。故於六月己亥日下毒將沐啟元毒死,並向朝廷申報,希望由沐啟元之子,年僅一周歲的沐天波繼承黔國公爵位。

朱由檢心裡大為憤怒,前世看過鹿鼎記的他,原本對於這雲南沐王府還頗有好感。但是查了查這雲南黔國公一系的情報之後,他便明白自己還是被金包衣給欺騙了。

先不說這沐天波沒有妹妹,就是這歷代黔國公,除了初期幾位之外,中後期都是欺男霸女的貨色。

這黔國公府中人在外欺霸女不說,就是對於同宗兄弟之間,也一樣是爭鬥不已。

沐朝弼在兄長沐朝輔死後,不僅要爭奪侄子的爵位,還囚禁了自己的母親,霸佔了自己的嫂子陳氏。而沐朝輔生前同樣不是什麼好人,他也曾經霸佔過自己部下的妻子作為小妾,這也算是惡有惡報了。

不過鎮守雲南長達二百餘年的黔國公沐氏家族,不僅在嚴世蕃列出的,大明財富排行榜上位列第二,其在雲南土司中也具有較大的聲望。

歷代大明皇帝為了穩定雲南邊疆,不得不對沐氏的所作所為,睜一眼閉一眼,只求雲南不出亂子就好。

但是對於崇禎來說,邊疆安定雖然重要,但是黔國公在雲南建立的獨立王國,已經威脅到雲南安定的大局了。

推動雲南礦業建設,加強邊疆少數民族同中央關係的新政策,都需要黔國公的配合。

不過隨著沐啟元病故的消息傳來,朱由檢正考慮著,應當以什麼名義讓沐氏一族回京,然而另外派人進入雲南,暫時接管沐氏對雲南的管制權力。

朱由檢思索了許久,才開口說道:「這余瑊在雲南,既不能規勸黔國公,又不能安撫軍士,實在不適合擔任雲南巡撫。

沐啟元狂妄無禮,公然圍攻巡撫衙門,真是把自己當成割據一方的諸侯了嗎?」

黃立極立刻急急勸道:「陛下三思,沐氏一族在雲南落地生根2百餘年,在雲南諸土司中聲望卓著。現在宋氏已經毒殺其子,有幡然醒悟之意。

若是陛下再嚴詞切責,臣怕這孤兒寡母的沒個主張,聽從了有心人的挑撥離間,作出什麼不明智的事來,恐怕有位違陛下本意。」

朱由檢看了眼黃立極后,就向他討教道:「那麼黃先生有什麼建議呢?」

黃立極想了想,便說道:「不如陛下傳令,允沐天波承襲爵位,然後另外調派一位得力人士替換雲南巡撫,暫代黔國公主政雲南也就是了。」

朱由檢下意識的點頭說道:「先生說的頗有道理,不過沐家在雲南勢力過大,對於朝廷來說不是一件好事。看看歷代黔國公的作為,一乾女子小人也教育不好沐天波。

這樣,讓宋氏帶著沐天波前來北京,允許她帶上得力家將。在成年之前,在京城接受教育,改改他們身上的壞毛病。至於雲南政務,暫時由雲南巡撫主持。

替換余瑊的人選,內閣商討幾個名額后,交給朕來挑選…」

PS:祝大家新春快樂,拜個早年。從明天起就沒什麼時間更新了,再次祝福大家。 ?????凡人遠行,夜不安穩,疑有鬼惡,欲來侵害;擇屏氣息,先觀鬼位,急念口咒,驅使夜鬼;面向東方,唾九木斷,面向南方,唾八火滅,面向西方,唾金剛缺,面向北方,唾流水絕;念罷身定,夜鬼自逃;此名曰:唾夜鬼法。——摘自《無字天書》降陰八卷。

……

“殭屍王,將臣?”

林九濃眉緊鎖,把目光投在這尊殭屍王身上!

只見它面相憎惡,披頭散髮,滿臉像是被毒蚊子咬的紅腫膿包,喉嚨處鼓凸起來一個饅頭大的肉瘤,一脹一脹的,裏面好似憋着一口怨氣!

“嘶!”

林九倒吸了一口涼氣,嘴脣微微抖動,驚疑道:“難道它就是殭屍之祖,天地陰靈的逆子,能夠自渡天劫的飛屍,將臣?”

衆人聽林九這麼一說,不由得打着冷戰,再向殭屍王瞧去,頓時感覺渾身發冷,骨頭節直響,毛孔裏冒汗!

此時戰還未戰,已經有了幾分膽怯!

只聽林秋生在旁哆嗦道:“我們要……要怎麼降它?”

“降?”林九急叫道:“怕是降不住!這殭屍王力大無窮,不死不腐,非人非屍,非仙非魔,怎麼鬥得過它?單憑我們這幾十年的道行,跟他鬥起來怕是以卵擊石!”

林秋生愣道:“這可如何是好?”

“有辦法!”董子卿在旁急道:“毛道長不是說過,當初他們‘南派太祖師’跪請‘三清祖師’上身,又聯合了衆派道門之力。將這殭屍王封禁過一次!要不然……我們也試試?”

“請‘三清祖師’?”

林九急道:“怎麼請?我拜的是‘三茅真君’,如何請得動‘三清祖師’?”

董子卿把頭一扭。盯着林秋生直看。

林秋生一愣,苦叫道:“請祖師爺要喝法壇神水。上清香落座的!我輩分太低,根本就請不來,即便喝了神水也如同白開水,喝進去尿出來,分毫不頂用!”

董子卿聽後頓時丟了主意,好似熱鍋上的螞蟻,急的頭暈心慌!這時腦中閃出來一個‘逃’字,他低頭瞧了瞧躺在地上的毛小芳、廖老太和‘苗疆蠱師’麻祖的那位小徒藍心兒,又把這個‘逃’字硬嚥了下去。

就在這時。‘二神地保’元多良在法壇下瞧着他們不知所措,便叫道:“聽着名號就嚇着這樣,是不是太緊張了?你們想着對策,我先去幫你們摸摸底,趟趟路子!”

林九急道:“別過去!”

元多良腿比話快,未等林九話音落地,他已經近上跟前,朝邊魁叫道:“邊魁!你這是打哪裏挖來的一個肉糉,搬到這裏唬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