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最壞的打算,也不過是自己離開青雲國而已。

2020-11-12By 0 Comments

「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我就只能鎮壓你了。」王獄魂一步步向前走來,他左腳向前踏一步,一股死寂之意瀰漫。

「嗤,嗤,嗤。」一聲聲令人頭皮發炸的聲音響起,卻見大殿堅硬的石板不斷被腐蝕。

他右腳向前一步,一股生之意瀰漫而出,大殿內瞬間長出了清新的花草。

「天啊!這是什麼力量,他修鍊的是什麼功法,怎會如此詭異,可怕。」

「一死一生,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怎會存在一個人體內。而最後,這人還能活。」

青雲國的眾位天才,頓時嘩然。

幽月國的武者也將目光望了過來,他們眼中滿是凝重。

玄皇一眉頭一挑,眼中若有所思。

秦風雨渾身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猛然站了起來,失聲道,「王獄魂,沒想到你居然練成了生死拳。」

「生死拳,什麼是生死拳。」許多人聞言,皆是露出不解。紛紛將目光望向秦風雨,等待他的回答。

「生死拳乃是無生門中的禁忌絕學,修鍊此拳,體內需要容納生死二氣。眾所周知,生與死乃是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它們相生相剋,根本不可能同時存在。」

「正因為如此,上千年以來,除了無生門的祖師之外,沒有一人能將此拳修鍊成功。那些修鍊此拳的武者,下場皆是凄慘,最後爆體而亡。」

「這令無生門損失了無數天賦絕倫的天才,知道沒人能修鍊成功,無生門便將此拳列為禁忌。不允許,宗門弟子習練。」

「沒想到,無生門無數先輩都沒能修鍊成功的生死拳,卻被你練成了。」

眾人聞言,皆是心驚,沒想到這生死拳如此難練,無生門成立千年,王獄魂是第二個練成此拳的人。

他們十分好奇,王獄魂是如何做到的。

練成了生死拳,王獄魂又會變得何等的可怕。

此刻,就連幽月國的天賜公主都將目光望了過來,顯然,她在王獄魂身上,感受到了強烈威脅。

「生死拳,左死,右生,生死之力無孔不入,死氣能寂滅一切,生死一旦進入人體,也會讓人生機失衡。所以兩種力量,萬萬不可沾染絲毫。」秦風雨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

荒神陽對著他點了點頭,感謝提醒。

王獄魂左拳猛然擊出,浩蕩著一股死氣。

「玄武拳。」荒神陽一聲怒喝。一隻巨大的玄武,將其牢牢包裹。

死拳落在玄武身上,死氣可怕無比,一瞬間便蠶食了玄武一部分身軀。

「怎麼可能,這生死拳居然如此可怕,能防禦一切物理攻擊的玄武拳對其居然沒有絲毫效果。」荒神陽大驚。

隨後臉色劇變,他渾身汗毛倒豎,此刻宛如進入了一片死間地獄。無盡死氣要將其吞沒。

他的皮膚在一瞬間乾癟下來,慢慢失去生機,猶如風乾的樹皮。

在他體內似乎有一隻洪荒巨獸,在不斷地吞噬著他的生命。

一股虛弱從靈魂中傳來。

「好可怕,這死氣還沒落到我身上,便如此恐怖。若是一旦沾染上絲毫,恐怕在一瞬間,我便會被死氣毀滅。」荒神陽脊背冒汗,心中大驚。

「小子,危險快退。」莫仆的聲音在他心中響起。

荒神陽渾身一震,身子極速向後退去,在後退的同時,他施展出了朱雀拳。

一隻渾身繚繞著火焰的朱雀飛出,徑直和王獄魂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一聲慘鳴傳來,朱雀瞬間被死氣轟碎。 王獄魂右掌一甩,數道生之氣化為一道道利劍,刺向荒神陽。

荒神陽臉色一變,極速躲閃,

一道生之力擦著他的臉頰飛了出去,帶起一蓬鮮血。

荒神陽渾身一僵,那一絲生之力進入他體內,猶如一滴水,進入燒開的油鍋,頓時炸裂。

這一刻,荒神陽渾身的血液沸騰,生氣失控。

整個身體似乎都要炸開。

他發出一聲痛苦地悶哼,鮮血不斷地從五官流出。

「太可怕了。」望著這一幕,無論是青雲國的武者,還是幽月國的人,皆是臉色一變,倒吸了一口冷氣。

荒神陽的強大,他們之前可是看在眼裡,數十上百招內,便鎮壓了吳殺生。

如今,他在王獄魂手下,連數招都沒走過,便受重傷。

不是,他不厲害,只能說王獄魂太過可怕了。

「好強,這生死拳如此可怕,就連以防禦著稱的玄武拳都防禦不了,那其他人便更不用說了。不愧是無生門千年來都沒有人能練成的絕學。」有人感嘆道。

青雲國的武者,此刻一個個眼神放光,盯著王獄魂。王獄魂如此可怕,有他在,抗衡先天劍體就不再是難事了。

想到這裡,他們一掃之前的頹廢,一個個跟吃了雞血般興奮。

顏戰,秦風雨,水心藍,林苦,吳殺生,落星,玄皇一,古月等人,眼中也露出震動之色。

王獄魂邁步向著荒神陽行去。

見此,玄凰俏臉微變,便要起身,卻被玄皇一制止了。

玄凰見此,心中一嘆,本來今日請荒神陽來,是為了拉近兩人的關係。可是,沒想到卻弄成了這樣,如今荒神陽接連得罪了炎火窟,血煞宗,紫陽宗,他們皇室若是保他,便會得罪這三方勢力。

「王兄還請手下留情。」顏武,秦風雨紛紛站了起來。

「王兄,不能放過此人,此人囂張,狂妄,不將我等放在眼裡。就連王兄的話語也不尊。當然,今日畢竟是兩國交流會,不適合有血腥,但可廢了此人,讓他以後不能再興風作浪。」森冷的話語,從吳殺生嘴裡吐出,他望著荒神陽,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之前他被荒神陽當著所有人的面,踩在了腳下,他決定要其生不如死。

其他人聞言,臉色皆變,吳殺生真是太狠了。

「吳殺生,看來之前的事情,你還沒能學乖,是不是在我腳下待的時間太短了。」荒神陽冷笑道。

「你,」吳殺生雙拳緊握,眼神發紅。

「諸位也看到了,此子當真是冥頑不靈,若是不除了他,後患無窮。」落星寒聲道。

「放過他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交出四意四象拳,再給血煞宗和紫陽宗的兩位跪地賠罪,我便可以網開一面。」王獄魂雙手腹背,高高在上的道。

「士可殺,不可辱,你提的那些條件,就別想了。要四意四象拳,那就憑本事來奪。」荒神陽大笑,隨後對著顏戰等人道,「多謝各位的好意,今日若是荒某戰死,血灑大殿,至死無悔。」

幽月國的武者望著荒神陽一臉動容。

「好,好,一個血灑大殿,至死無悔。」一聲大笑傳來,古月猛然站了起來,望著荒神陽眼中滿是欣賞。

「荒兄可願去我幽月國做客。」

古月話語一落,青雲國的武者臉色皆是一變,玄皇一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古兄這恐怕不妥吧!」玄皇一冷聲道。

「太子殿下多想了,古某隻是覺得和荒兄很對胃口,單純地想要請他去我國做客而已。」

眾人聞言,心中暗罵,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這是對荒神陽的招攬,他卻不承認。

古月望向荒神陽,等待著他的答覆,荒神陽的實力,他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他還只是入天境巔峰,未來潛力無限,若是能加入他們幽月國,未來必定是一大助力。

他可沒有玄皇一那麼多顧慮,就算得罪了炎火窟,血煞宗,無生門,紫陽宗那又如何。這些宗門又不是他幽月國的勢力,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若是荒神陽答應他的招攬,他便會讓自己九妹出手,替他擋下王獄魂。

重生棄婦姜如意 「多謝閣下的好意。」荒神陽拱了拱手。

古月聞言,有些意外,他心中雖然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道,「好,荒兄我尊重你的意見,有空咱們可以好好喝兩杯。」

「沒想到你還有些骨氣。」 總裁哥哥溫柔點 王獄魂一步步走來。

「來吧?想要我的命,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荒神陽一聲長嘯,腹部,一道道璀璨的琉璃光湧出,頃刻間,他就變成一個琉璃人。

「嗡嗡,嗡」一圈圈琉璃光從荒神陽身上蔓延出來,飛向四面八方。

荒神陽一聲怒喝,拳頭上綻放光芒,他一拳對著王獄魂擊出。

王獄魂臉色一變,左手之上,濃郁如墨般的死氣纏繞,一掌拍出,與荒神陽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整個大殿一陣劇烈地顫抖,一道道細小的裂痕,以兩人為中心,蔓延向四面八方。

琉璃光和死氣,交織,纏繞,互相吞噬。

「什麼,這怎麼可能。」見此,王獄魂臉色一變,無往不利的死氣,居然沒能消滅荒神陽的護體琉璃光,這令他大驚。

荒神陽腳下一踏,扭胯擺臂,一股更加狂奔的力量湧出,將王獄魂轟飛。

望著這一幕,大殿內所有人都沸騰了。

「我沒看錯吧!生死拳居然被擋了下來。」

「好厲害,那荒神陽使用的是什麼武技,居然如此可怕,我感受到一種至強,至大,至神,至聖的力量。」

「渾身變成琉璃色,這似乎是一種可怕的煉體術。」

「難怪他之前拒絕了幽月國皇子的招攬,原來他還有如此厲害的底牌沒用。」

「沒想到荒兄居然如此深藏不露。」秦風雨苦笑道。

「是啊?」 名門契約 顏武等人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玄凰秀拳一握,心中升起一絲悔意,荒神陽的價值和潛力之大,超乎想象之外。若是早知道如此,她之前說什麼,也要力保他。

在最關鍵的時候,自己沒能出言,現在說什麼都無濟於事了。

想到這裡,她心中一陣嘆息,眼神責怪地看了自己皇兄一眼。

此刻,大殿內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將目光望向了場中的兩人,雖然荒神陽施展出了某種厲害的煉體術,暫時擋住了王獄魂的生死拳。

但,這並不代表他就能戰勝王獄魂。

接下來,將會有一場真正的龍爭虎鬥。

也不知道,最後誰能獲勝。 此刻,幽月國的天賜公主,也將目光望向場內。

「沒想到,你還真有本事。」王獄魂冷漠地聲音傳來,話語一落。他渾身上下湧現出無數可怕的死氣,死氣中夾雜著寂滅之意,猶如魔鬼霧般沖向荒神陽。

感受到死氣中蘊含的可怕力量,所有人臉色皆變,頭皮發麻,他們若是沾染一絲,恐怕都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荒神陽眼神一凝,琉璃護體光大盛。

死氣從天而降,瞬間將荒神陽包裹其中。

「嗤,嗤,嗤。」可怕的聲音,猶如萬鬼啃食,死氣如附骨之蛆附著在護體琉璃光上。

琉璃光劇烈地顫抖起來,在死氣的侵蝕下,慢慢變得暗淡。

「咔,咔。」荒神陽腳下,堅硬的石板發出不堪重負地聲音。此刻,石板灰白,猶如乾枯的河床般,在一瞬間,走過了千年萬年的時光。

荒神陽一聲怒喝,源源不斷的力量從體內噴薄而出。

護體琉璃光,光芒大盛,瞬間將可怕的死氣驅趕而出。

荒神陽身如閃電,徑直衝了過去,一拳擊出,猶如天神之拳,光輝燦爛,勇不可擋,奪人心神。

王獄魂臉色一變,身子極速向後退去。

以他的眼界,那裡看不出來,荒神陽施展出了一種非常可怕的煉體術,若是正面碰撞,他即使再強,也會落個凄慘下場。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荒神陽那裡會容他逃脫,如附骨之蛆般跟了上去。

一拳接著一拳,打得虛空爆炸,能量四射。

他的目的,就是要肉身決戰,死死地吃死王獄魂。

兩人如閃電般在場中來回移動,轉眼間便交戰數十回合。

王獄魂又驚又怒,自己居然被荒神陽追著打,在他看來,這是奇恥大辱。

中間,他也和荒神陽硬碰硬了幾次。

令其吃到了苦頭。

不過,他終究是通幽境中期的武者,修為上比荒神陽強上太多。

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無量神拳。」王獄魂一聲怒喝,一拳猛然擊在荒神陽的琉璃身上。

王獄魂的拳頭剛猛霸道,落在荒神陽的身體上,瞬間就變得軟綿綿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詭異可怕的勁氣沖入他體內。

王獄魂施展的無量神拳乃是專門針對厲害的煉體境武者的,它能將全部的勁氣打入武者體內,然後在裡面爆發開來。

眾所周知,武者身體雖然能被鍛煉得非常可怕。但是,內臟卻是十分脆弱的,雖然能讓真元滋潤,讓其慢慢變強,但總究是有個限度。

一波又一波可怕的內勁,轟入荒神陽體內,若是換做普通的煉體武者,在王獄魂如此恐怖的攻擊下,即使不死,那也殘了。可是荒神陽卻和一個沒事人一般。

「這怎麼可能。」望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即使是以王獄魂的定力。此刻也是臉色一變,發出難以置信地聲音。

「你剛才那一擊,對付普通的煉體武者,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但我家傳的七寶琉璃身,不僅將我身體修鍊到可怕的地步,就連我的五臟六腑也是一樣。所以你剛才的攻擊,對我來說根本沒用。除非你的實力能達到半步天宮境,正面將我的琉璃身擊破。」

「什麼,還有這麼恐怖的煉體功法。」大殿中的眾人聞言,皆是臉色一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