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會場議論紛紛,盛明珠一身便裝站在盛裝打扮的名媛中間,活生生一隻醜小鴨。

2020-11-10By 0 Comments

夜搖光看著盛明珠,不由捏緊盛瑤華的胳膊,臉上閃過一絲嫌棄。

鳩佔鵲巢的女人,還耀武揚威的進來了,也就瑤華這麼好的脾氣才能忍?

夜搖光上前想替盛瑤華出頭,卻被她不動聲色的拉住了,盛明珠是薄司承的心尖寵,現在上去找茬只會讓薄司承敵視。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也就你好脾氣。」夜搖光沒好氣的說道,盛瑤華搖搖頭,臉色複雜的望著盛明珠,這是她推她下樓后第一次見到她。

許墨帶她進來就撤走了,只留盛明珠一個人孤零零站在會場,眾人神情各異的目光打量著她,她卻視若無物,踩著高跟鞋像是巡邏會場的女王,輕描淡寫瞥了一眼眾人,走到香檳塔前端了一杯香檳,怡然自得的坐到餐桌前吃起了蛋糕,彷佛所有人都是虛幻。

「原來是來蹭吃的,餓死鬼投胎?沒吃過東西一樣。丟人!」 修仙之人生贏家 夜搖光撇撇嘴,一臉嫌棄,扯著盛瑤華就過去找茬。

「哎呦,讓我看看這是誰?不是鳩佔鵲巢的盛家千金嗎?沒了盛家混成這樣了?連口吃的也沒了?」

盛明珠握著勺子的手微微停頓,又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舀了一口放在嘴裡。

她這副模樣徹底讓夜搖光生氣了,以前就看不慣盛明珠這種高高在上的狐狸精態度,現在都跌落谷底了還有什麼資格橫?

夜搖光上前一步,順手掀掉盛明珠盤裡的蛋糕,看著奶油滾到她牛仔褲上,唇角掠過一絲得意的笑。

現在的盛明珠又什麼資格和她斗?

「道歉?」盛明珠豁的站起來,目光灼灼望著夜搖光。

「你也配?」

有了盛瑤華在邊上,夜搖光更加放肆了起來。她冷哧了一聲,滿臉的不屑。

盛明珠不怒反笑。

倏地,她眼神里閃過一抹狠戾,傾身上前,一把抓過夜搖光的頭髮,湊進她的耳畔低語了幾句。

聞言,夜搖光臉色大變,她瞳孔猛地緊縮,眼神里閃過恐懼。那件事那麼隱秘,盛明珠是怎麼知道的?居然用這件事威脅她,她不得不從。

夜搖光捏緊了拳頭,畏縮的和盛明珠對視,盛明珠輕輕一笑,說到:「現在可以道歉了嗎?」

夜搖光咬了咬唇瓣,只能低頭,「對不起……」

像是有口痰卡在口裡,夜搖光說的含糊不清,讓人聽不出來她在說什麼。

「夜搖光,你是沒吃飯嗎?這麼小的聲音說給蚊子聽?大點聲!」盛明珠的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幾分,隨即,她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還有別忘了我的衣服你是怎麼弄髒的就怎麼給我怎麼舔乾淨!」

舔?她太過分了吧,把她當什麼?狗嗎?

夜搖光唇瓣滲透出血絲,「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就一定要這樣咄咄逼人嗎?」

「逼你怎麼了?有本事你也逼逼我啊。」

對,沒錯!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她盛明珠就算沒有了盛家的庇護,也不能任人欺負!

「欺人太甚!你有什麼好得瑟的,別忘了,瑤華才是盛家的親生女兒,你什麼都不是!」

夜搖光臉色鐵青,緊握的拳頭能夠讓人明顯的感受到她的怒氣。還好身旁有盛瑤華拉著,不然早就打了起來。

「那又怎樣?夜搖光別怪我沒提醒你,我的嘴巴可把不住門,你是擦,還是不擦?」

盛明珠說的每個字幾乎都帶著警告的意味。眼神里的寒意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她完全不在意。

夜搖光環起手臂不屑的嗤笑一聲,已經作出了選擇。她就不信,眾目睽睽之下,盛明珠真的敢讓她舔東西,總有人看不過去做主的。

「好,很好。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既然這樣,那你就十倍的還!」

盛明珠向來有仇必報!

夜搖光得瑟著,她順手抄起桌上的巨型蛋糕,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砸在了夜搖光的頭上。

「啊……」奶油和水果混合從頭上流下來,夜搖光崩潰的叫起來。

盛明珠,她怎麼敢這樣?她不要臉了嗎?

盛瑤華心驚膽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沒想到盛明珠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砸人,臉色劇變。

也是,這個女人連她都敢推下樓,砸個蛋糕又算什麼?

憤怒染上了她的眸子,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指不自覺的攥緊了衣角。

「夠了!」盛瑤華櫻唇輕啟,隱忍了許久,聲音微微有些嘶啞,「盛明珠你太過分了,給搖光道歉!」

「我敢道歉,夜搖光敢聽嗎?」盛明珠挑釁的看著夜搖光,警告味十足。

她相信,盛明珠如果道歉了,真的會把她的事情抖出來,她不敢賭!

夜搖光趕緊拽住盛瑤華的胳膊,不敢再惹出端倪,儘管自己渾身氣到發抖。

「姐,算了。好歹是薄氏的慈善晚會,鬧大了不好。」夜搖光拿薄司承做幌子,難堪的說道:「也許剛才是盛明珠不小心捧到蛋糕才摔倒我頭上的。」

「搖光!」盛瑤華看著還在給盛明珠找借口的夜搖光,無奈的說道:「明明是盛明珠砸你的。」

她又沒眼瞎,就算這個蛋糕塔這麼高,很可能碰倒,可她站在這兒親眼看到盛明珠砸了人,還需要找什麼借口?

「算了,我沒事。」

每個字幾乎都是從夜搖光的牙縫裡擠出來的,周圍的人全都看見明明就是盛明珠故意砸的,可她這個當事人都已經這麼說了,盛瑤華也不好再插手。

盛明珠勾起嘴唇,十分滿意這個女人的反應。真是不枉費她一番苦心。

四目對視,眼神在空中交匯,火花四濺。

夜搖光腦海里浮現剛剛盛明珠的威脅,眼神里劃過一抹恨意,她硬生生的將心裡的怒氣吞了下去。 盛瑤華見狀,臉上的表情放鬆了些,瞳孔里又恢復了一片平靜。

「姐,你陪我去換身衣服吧。」夜搖光狼狽的挽住盛瑤華的胳膊離開。

盛明珠重新坐回餐桌前,手握著香檳,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很快便掩去了。

剛剛的一幕,角落處的許墨盡收眼底。他臉色陰沉的走過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盛明珠的的手落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

「盛明珠,我警告你,今晚你是我的女伴,別給我在這裡沒事找事,丟了我的臉!」

把夜搖光和盛瑤華欺負的無話可說,他還真的小看她了!

「你的女伴?」她玩味的看著許墨,轉動手中的香檳,輕輕抿了一口掩蓋嘴角的冷笑。

許墨察覺到她看穿了自己的伎倆,不自在的解釋道:「我爸叫我,領我去見了幾個叔伯,以後生意上用的上的。」

「我不需要解釋。」

「你別無理取鬧!」

「是我無理取鬧嗎?許總你敢拍著胸膛說,剛才你不是故意甩了我,是去談生意,我就敢真信你,你敢說嗎?」

盛明珠咄咄逼人,許墨被她的強勢弄得有些尷尬。

「那現在我來了,你聽話一些,別沒事找事和盛家過不去。」

「你眼瞎?是我和他們過不去還是他們找我茬?清白不分,建議你去看看眼科。」盛明珠隨手寫了一個號碼扔到許墨懷裡,「江城最好的眼科醫生,周五專家會診,不用感謝我,謝謝!」

「盛明珠!」許墨被她得牙尖嘴利氣得牙痒痒,「你乖一點。」

盛明珠鄙夷得瞥了他一眼,甩開他的手,沖他莞爾一笑,「我怎麼樣不關你得事,你別一副領我進來就要管著我得男朋友形象,我高攀不起!」

許墨被諷刺的臉色變得難堪了起來,額頭上的青筋暴起,「我想當你男朋友?你想的美!」

「我還瞧不上,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你管好自己別對我指手畫腳就行,否則夜搖光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盛明珠拍了拍他的肩膀,表面上看著是在微笑,語氣里充滿了濃濃的警告的意味。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訓我?」許墨氣急,他眯起眼睛抓住她的手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些。

「放開!」盛明珠表情愈發的冷漠了下來。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盛明珠,你適可而止。」

許墨將手鬆開,整理了一下衣角。

盛明珠氣結,自作多情,管東管西還怪她,她都不知道之前的那個「盛明珠」是怎麼攀上這麼難纏的大神的!

許墨緊握著拳頭,黑眸變得幽深了起來。明明氣的要死,又覺得她這樣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心底怪怪的只能憤怒的拂袖離開。

不遠處的薄司承看到兩人的互動眉頭緊鎖,眼神里充滿了不悅。

他告訴自己,許墨是因為他把盛明珠帶進來,有責任才去關照她,可他們之間這種熟稔又不像第一次見面的樣子。

他搖搖頭走了過去,告訴自己是他想多了。

「你沒事吧?」

「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有事?薄大總裁,別緊張,放鬆點。」

盛明珠玩味的端了一杯香檳碰了他的杯子一下,仰頭一口飲下。看著許墨吃癟的表情,她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你和許墨好像挺熟?」

「熟?你沒看見我們在吵架?怪我對夜搖光過分,拜託,我又不是聖母,別人欺負到頭上我還不還回去,怎麼,你不會也覺得我錯了吧。」

盛明珠一臉憤怒,像只偷腥的狐狸。明明得了便宜還賣乖,他還偏偏喜歡她張牙舞爪的樣子。

「沒有,我喜歡。」薄司承低頭,附身在盛明珠耳邊呵氣如蘭,她脖子痒痒的,連忙揉了揉,耳尖都紅了。

這男人,說話就說話,靠那麼近幹嘛。

看到這一幕,眾人小聲議論起來。

「這是盛家那個假千金吧,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

「真是一點都沒變,還跟之前一樣嬌縱跋扈。被盛家給慣壞了,最好還是不要跟這種人攪和在一起。」

「聽說,這個女人挺有手段的,把薄總都哄的團團轉。也不知道是誰把她帶來這裡的。」

……

盛明珠將別人議論她的聲音盡收耳底絲毫不在意,說就說吧,又少不了她一塊肉,知道她不好惹才好,就別不長眼招惹她。

吐槽一點也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當做沒事人一樣繼續品嘗美食酒水。

流言越說越過分,薄司承臉色徹底黑了下來,這些人敢污衊他的女人?找死!

盛明珠察覺到了他的意圖,趕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她故意貼近他的耳畔低語,小聲說道:「別管他們,讓他們說。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讓他們知道儘管我盛明珠不是盛家千金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別所有人都敢對她嘰歪,都想踩在她的頭上!在她盛明珠這裡,永遠是不可能的!

薄司承錯愕了一下,他黑眸更加深邃的看向眼前的女人,顯得高深莫測了起來,讓人琢磨不透。

他的心也跟著更加淪陷了下去……

恰好此時全場燈光熄滅,舞台正中央一束光打了下來。

主持人拿著話筒的聲音響了起來,「先生們,女士們,我們的慈善拍賣會即將開始,在場的人請回到座位上保持安靜,讓我們開始倒計時……」

「十」

「九」

「八」

……

「二」

「一」

燈光驟然亮起,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舞台上司儀端上來的盒子。裡面擺放著一個色澤剔透的玉翡翠,一眼看上去便價格不菲。

盛明珠眼睛里散發著捕捉獵物的光芒,她十分鐘意這件物品!

「第一件便是薄總拋磚引玉,他提供了一個清朝玉扳指,顏色嬌艷欲滴,種水通透,雕刻精美,極富歷史價值,三百五十萬起價,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十萬,價高者得。我宣布,拍賣會現在開始!」

主持人一鎚子敲下,已經有人舉起了號碼牌開始喊價。

盛明珠面上波瀾不驚,絲毫不為所動,實際上已經動心了,這段時間薄司承幫了他很多,她正好拍下來物歸原主。 夜搖光眼神不時的暼向坐在前排的盛明珠,眼睛里流露出狠意。她決定了,只要是盛明珠想要的東西,她都要搶過來,搶不過來抬抬價也是好的,她就不信了落難的鳳凰還能比的上盛瑤華。

「姐,等會盛明珠喊價我們也喊價,叫他知道我們的厲害,看她還敢不敢欺負人。」

「隨便你,只要不超過盛家的預算就行。」

「盛家預算多少?」夜搖光眼睛晶亮,一臉八卦的模樣,盛瑤華伸出手指,比了一個「1」,示意一千萬。

這種慈善晚會,盡心即可。 教父的榮耀 一千萬已經不少了,要不是今天是盛瑤華第一次在公眾面前露面,盛家不會給這麼多錢,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水打來的。

「6666。」夜搖光眼光大亮,羨慕不已。

隨隨便便一個晚宴就給一千萬,盛瑤華過的是「神仙日子」吧,想到自己苦兮兮的捧著盛瑤華才從白素秋手裡拿到七千萬,白素秋還儼然一副要和夜家兩清的模樣,作嘔不已。

那是十幾年的養育之恩啊,難道盛家小姐的命只值七千萬嗎?

盛瑤華沒有發現夜搖光的異樣,眼睛專註的看向了台上,並沒有把剛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

「五百萬!」

「孫小姐出了五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了?五百萬一次……」

主持人的眼鏡掃視台下,開始數著。盛明珠舉起牌子豎起了一根手指,櫻唇輕啟,「我出一千萬!」

一下子就翻了一倍,盛明珠很顯然想一次叫停,眾人一片嘩然。

「盛明珠這麼有錢?不是都被盛家趕出來了嗎?打腫臉充胖子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