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有些事情,甚至是他知,戰博不知的。

2021-12-08By 0 Comments

當然,海銘鋒不會把戰博不知道的事情說出去,他只是想知道若晴在做什麼,方便兒子問起來的時候,他能回答兒子的問題,安撫到兒子幼小的心靈。

他絕對不會未經戰博和若晴的請求就插手小夫妻倆的任何事。

「你盯着我太太?」

「是。」

海銘鋒大方地承認。

戰博一臉黑,恨不得順着無線電波過去,把海銘鋒暴揍一頓。

「戰總,我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東宸總會問起你太太在做什麼,我才會留意你太太的事情。」

他不敢說特意盯着,只敢說留意。

怕惹怒了戰博。

「從現在開始,除非是我太太對外公佈的,否則,不許你打探她的私隱,她的行蹤!」

海銘鋒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對,戰博的口吻很不好,他不生氣,反而鬆口氣,歉意地說道「我會跟東宸好好地說說的。」

「你也別太寵東宸,溺愛會害了孩子的一生。」

海銘鋒默了默后,聲音變得特別的低沉,他說道「我太太,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醒來,如果,她再也醒不來,東宸便是她留給我的唯一念想,只要東宸不做壞事,只要能讓他開心,任何事情我都願意去做。」

戰博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良久,他說道「你太太肯定會醒來的。上次若晴答應過東宸,周末有空就過去看他,等她哥醒了,我安排一下,陪她去你們家拜訪。」

海銘鋒沉默了很長時間,久到讓戰博以為他已經掛斷電話,還把手機從耳邊移開,看到還在通話中,他才把手機貼靠在耳邊。

「戰總,謝謝!我會安排好專機過去,隨時都能把你們接過來做客。」

「咱倆是一類人。」

戰博淡淡地說了句,便結束了通話。

海銘鋒明白戰博話里的意思。

他們都是硬漢柔情,都是深愛着妻子的男人。

戰博掛了電話后,海銘鋒把手機塞進褲兜里,轉身上樓去。

他沒有馬上去兒童房,而是進了一間如同醫院病房的房間。

那張床上,躺着一個年輕的女人,她便是海銘鋒的愛妻,海家的現任家主夫人。

她一動不動。

就像睡著了一樣。

每天都是靠着輸營養液維持着生命。

但她被照顧得很好。

床前放着一張椅子,這是海銘鋒每天都要在這裏坐上兩回的位置。

輕輕地走過來,海銘鋒依舊在那張椅子前坐下,看着妻子沉睡的樣子,他眼神柔和卻又藏着心酸。

執起妻子的手,他緊緊地握在手裏,后又拉到自己的嘴邊,不停地親吻著妻子的手。

「老婆,你什麼時候醒來?你就不想見見咱們的兒子嗎?東宸都三歲多了,你連他一眼都還沒有見過。」

「老婆,你知道嗎,東宸又感冒發燒了,那孩子從一個原本是陌生的女人身上嘗到了媽媽的味道,就特別的喜歡她,為了見她,為了讓我妥協,他故意洗冷水澡吹空調,把自己冷感冒的。」

「老婆,快醒來吧,只要你醒了,東宸就不會再想着從別人身上找媽媽的味道。」

「他說,同學說的,媽媽的懷抱很溫暖,很有安全感。老婆,你聽到東宸這樣說,你就不心疼嗎?」

「你用命去換回來的兒子,你就不想抱抱他,不想聽他叫你一聲媽媽?他晚上做夢,說夢話的時候,都是在叫着媽媽。」

海銘鋒說着說着,眼睛就紅了,眼角有淚滑落。

那淚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他掌中那隻白凈的玉手上。

如果他太太醒著,看到他落淚,肯定會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

在太太的眼裏,他就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硬漢,感情內斂的人。

其實,他也有脆弱的一面。

她,便是他最脆弱的一面。

「老婆,你爸媽來看你和東宸的時候,隱晦地跟我說過,眼看你醒來無望,如果我有喜歡的人,他們不會怪我的。他們說我是海家的家主,我的身邊需要一個女人陪伴,一直這樣守着你,他們過意不去。」

「我爸媽也跟我提過,他們說會哪怕我重新找一個女人,都不會放棄你,會一直這樣照顧你的。」

「老婆,我拒絕了他們,咱倆結婚的時候發過誓的,婚後,不管發生任何事,咱們都不離不棄的。我只有你一個妻子,只要你這一個女人,絕不再找第二個,也不會讓別人取代你的位置。」

「老婆,你快點醒來吧,醒來悍衛你家主夫人的地位。」

床上的女人依舊一動不動。

海銘鋒說了一籮筐的話,男兒淚也落了一地,都未能喚醒植物人妻子。

好一會兒,他才不舍地放下妻子的手,起身,然後彎腰,俯身湊到妻子的面前,輕輕地在她白凈的臉上落下數個細碎的吻。

「老婆,我去安慰一下咱們的兒子,那小東西呀……可能,我真的是太寵他了。」

海銘鋒親吻完后,站直身子,眷戀地看着妻子好一會兒,才轉身往外走。

哄兒子去! 周若樹聞言,連忙的道:「誰敢對您老不敬呀,說出來,該整治的我一定給你嚴肅整治。」

葉志雄的手機音量很大,周圍的人都聽得到周市尊的聲音。

他此時不無得意的看了陳寧等人一眼,然後道:「這小子就是中海宋家的上門女婿,叫陳……陳什麼來著?」

電話那端的周若樹,聽到葉志雄這話,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手機都差點掉地上,他連忙的問:「陳寧?」

葉志雄笑道:「對,就是這小子!」

周若樹確定是陳寧之後,瞬間如坐針氈,渾身不安。

他滿頭汗水,連忙的問:「陳先生現在就在邊上?」

陳先生?

葉志雄望向陳寧,下意識的回答道:「你說陳寧,是呀,他就在邊上。我說周市尊,這個面子你要給我,你必須給我好好整治整治他……」

周若樹聞言差點嚇尿了!

他慌忙壓低聲音說:「葉志雄,這件事我幫不了你。」

「陳先生也絕對不是你能夠招惹的人物,你如果有什麼事情得罪了他,最好趕緊跟他道歉,你好自為之吧!」

周若樹得知葉志雄是跟陳寧發生矛盾,並且得知陳寧就在邊上,他哪裡還敢多說什麼,直接嚇得就掛斷了電話。

宋青松一家子豎起耳朵,可依舊沒聽清楚手機里周市尊最後說了什麼,因為周市尊最後兩句話的聲音太小了。

宋青松等人沒聽清楚,但葉志雄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葉志雄此時眼睛瞪眼,滿臉震驚。

怎麼堂堂中海市尊,都不敢得罪陳寧?

還有周市尊,似乎還很敬畏陳寧!

陳寧,到底什麼身份?

葉志雄滿臉驚疑不定的望向陳寧,猜測陳寧的身份來由,據他所知中海好像沒有什麼人物比市尊還牛的呀!

如果有的話,那就只有一個!

他在京城的時候,就無意中得知,北境少帥最近在中海市休假,跟家人團聚。

他一念至此,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驚恐的望向陳寧,心想:沒有這麼巧吧!手機端:

而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來了一隊士兵!

中海市軍區指揮王道方的警衛隊長詹鐵軍,帶著十個士兵大步進來,每個士兵手中都捧著一份禮物,基本都是煙酒。

現場眾人見狀,都忍不住露出驚訝的表情,驚喜的紛紛議論怎麼回事?

詹鐵軍帶著手下來到陳寧面前,啪的給陳寧敬了個禮,然後恭恭敬敬的道:「陳先生,今日佳節,我們將軍派我給您送來一點小小禮物,順便讓我問候您。」

陳寧聞言微笑道:「王將軍真是太客氣了。」

詹鐵軍笑道:「他知道你喜歡烈煙烈酒,所以就吩咐我送一點過來。」

說著,詹鐵軍身後的士兵們,就把軍中特供的香煙跟酒水呈上。

陳寧笑著對宋青松說:「老爺子,讓人收下吧。」

宋青松眉開眼笑,滿臉激動的對兒子孫子們說:「快收下,還有多謝詹警衛隊長!」

宋仲彬等人都很是高興,倍感有面子。

同時宋仲彬還得意的偷瞄葉志雄,心想:看見沒,這是我女婿給我們弄的內供煙酒,這可是中海市軍區王道方將軍派人送來的,可不是假貨!

葉志雄此時早已經大汗淋漓,滿臉驚恐。

因為他注意到詹鐵軍送來的煙酒,跟普通的內供煙酒不一樣。

這是內供煙酒中的極品,煙盒上除了有特供兩個字之外,還有一條淡淡的龍型圖案,酒瓶上亦是如此。

這可是給頂級首長們的專用特供!

怪不得,宋仲彬之前說抽的特供煙,比他的內供煙要濃烈了。

原來宋仲彬抽的是首長特供呀!

葉志雄滿頭大汗,渾身在抑制不住的顫抖,因為他現在基本已經猜到陳寧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少帥。

他竟然得罪了少帥!

他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此刻。

秦蒼穹似笑非笑,「我殺你兒,你不曾怨恨?」

唰…!!

沒想到。

他這一笑。

反而,讓寧星河誤會了什麼,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