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朝堂政事,詭厄艱難。

2020-11-02By 0 Comments

若非機緣巧合出現了良機,這次我不死都要脫一次皮。

絕沒有下次。

我之骨血,皆來自父母,你們想要張口拿去都行。

但卻不能以這種方式,因爲這會害得整個賈家都跟着陪葬。”

“環哥兒你”

從來都被她打罵隨心的兒子,一時間竟以這種氣勢開口,趙姨娘真是又驚又懼,都不知該說什麼纔好了。

“三弟,你就這樣跟姨娘說話你別忘了你是誰”

賈探春站起身,沉聲喝道。

賈環眼神淡淡的看着她道:“三姐,那你說說看,我現在是誰”

賈探春聞言,剛想開口,卻又怔住了,呆立在原地。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賈環現在是什麼誰

他現在是賈家的族長,寧國府的家長,他是賈敬的兒子,卻不是賈政的那個庶子。

以他的身份,別說這般跟趙姨娘說話,就是訓斥她一番,依禮法都可行。

而她賈探春,不過是西府二房的庶出之女,就更沒資格在他面前拿大了。

想通這一點,賈探春一時間都有些恍惚

“環哥兒,你這是準備連娘都不認了嗎”

趙姨娘顫聲問道,她此刻纔是真的怕了。

其實,從賈環做主去城南莊子時,趙姨娘看着他就一天比一天陌生了。

唯有賈環跟她嬉笑的時候,才隱隱有些當年的憊賴影子,讓她感到親切些。

暖情總裁很腹黑 但此刻,她當真覺得有些不認得他了。

這讓她無比恐懼

她現在能踏實下心來,一心一意的跟着賈政過日子,是有個前提的,那就是賈環一切都安好。

若沒有這個前提,她如何能活得下去

幸好,賈環“嘖”了聲,在衆人注目下走上前,攬住趙姨娘,又恢復了以往的嬉笑模樣,道:“娘娘娘這是什麼話

哪有做兒子的不認孃的

我剛纔不是說了麼,內宅的事,隨你折騰,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吃酒、看戲、抹牌看雜耍,都隨你受用。

但外面的事,着實不是你們能干預的,那太兇險。

你知道,因爲昨天老頭子的一封奏摺,今天有多少人恨不得當下就置我於死地

平日裏他們沒法子,因爲他們奈何不得我。

可是有老頭子的一封奏摺,因爲我素日敬他爲父親,卻讓他輕易破開了我的防禦,連陛下都護不住。

其餘的敵人對頭,便緊跟其後,要用他們的刀劍,一寸寸的凌遲了我

我知道,爹沒壞心,他也是好意,希望我不要胡鬧了,想借陛下的手管教管教我。

可他是個書生,想的太簡單了,險些就置我於死地

我死不要緊,可家裏的這一家老小,誰來護

就是娘你,一旦兒子不再了,沒人護着你,你怕是連當年的日子都過不得了”

趙姨娘聞言,面色唬的蒼白,顫聲道:“娘何曾要干預外面的事不過是心疼你爹被打罷了。

罷了罷了,打都已經打了,還是老太太打的,還能怎麼樣

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可你爹他以後該怎麼辦

他如今,卻是連屋門都不出了”

賈環輕笑一聲,道:“他不是本來就不喜做官嗎這次辭官算了。

主母不當家 他喜歡讀書,我就多給他搜刮些孤本來,讓他讀個夠。

他喜歡遊園,我就再給他起園子。

要是喜歡去外面遊玩,也方便”

“不用不用,你爹最不喜歡在外面遊玩的”

趙姨娘忙替賈政否決道。

開什麼玩笑,賈政若是出門了,她一個人在家豈不是悶死

賈環卻善解人意的笑道:“娘,爹要出去遊玩,我會給他多準備些車馬,自然少不了娘你相陪啊

你一輩子就在這麼一個府上轉,不妨一起出去看看。

去遼,看看白山水。

去西域,看看大漠孤煙直

咦,娘,你這樣看我作甚”

“好你個心種子,你是想準備將我和你爹流放啊又是冰天雪地又是吃沙子”

趙姨娘咬牙切齒的罵道。

賈環哈哈大笑道:“娘你說哪裏話這兩路,都有咱家軍中故舊在。

一路上都有人照應,衣食妥當,定然受用的緊

當然,你若不願意,那去江南也好,見識一番江南的瑰麗。咱家在南邊也有宅院的,更好看”

趙姨娘這才轉怒爲喜,她今年也不過三十出頭,豈有不愛玩的

因此頗爲心動道:“這都要看你爹的意思,唔,你爹那裏應該沒什麼,他正想尋個清淨地躲一躲

關鍵是老太太那裏”

賈環忙道:“老太太那裏儘管放心,我去跟她說。想來,她也不會阻攔。”

言至此,趙姨娘總算是得到了個滿意的結果。

本來還想讓賈環跟她一起去見見賈政,說個軟話。

可看着賈環的眼神,到底沒說出口,只能嘟囔着罵着他,帶着小鵲和賈探春走了,還不讓賈環送,說白養他了

看着趙姨娘等人離去的背影,賈環輕輕呼出了口氣。

雖然有些累,但也還好。

趙姨娘是真拿他當兒子在疼,當然,她的確是在疼她兒子

而賈政,雖然道德君子了些,也迂腐了些,但對他這個庶子,說實話,確實很不錯。

即使在原著世界裏,他不也因爲偏疼趙姨娘和自己,才被賈寶玉以爲是假正經麼

而當初若不是他“荒唐”的將雲車都給了自己,賈環不覺得他能輕易的在城南莊子立足。

若沒有城南莊子的起家之地,也就沒了後來

罷了,麻煩點就麻煩點吧。

人生在世,說白了,就是這些家長裏短,磕磕碰碰。

輕呼一口氣,轉過身,卻看見白荷、尤氏、烏仁哈沁、香菱還有小吉祥都有些擔憂的看着他。

賈環灑然一笑,道:“都看着我作甚”

衆人見之,都抿了抿嘴。

趙姨娘是真沒多少見識,不知道公爵是什麼概念。

而賈探春所行之事,大概只是想讓賈環去給賈政賠不是

所以才教趙姨娘那套說辭。

但尤氏當年是和外面的誥命來往的,還進宮參拜過太后、皇后。

白荷亦是在外面艱苦之地長大的,哪裏會不知道國公是什麼概念。

而小吉祥和烏仁哈沁雖然不懂那是什麼樣的概念,卻知道,賈環被賈政給害了

因此,都眼巴巴的看着他。

不是憐憫,多是心疼。

賈環卻有些受不住這樣的眼神,有些事,你不當回事,也就不當回事過去了。

你若仔細咀嚼,自我憐憫,那才叫完犢子了。

因此,賈環打了哈哈,忽然,眼珠子一動,嘿嘿笑道:“你們,就沒發現我哪裏變了”

衆女聞言,這才轉移了注意力,打量起他來。

可看眼睛看鼻子看嘴巴都沒變啊

最後卻是白荷心細,u看書(www.com)忽然一捂口,指着賈環的兩鬢,叫了聲:“啊爺你的”

話未說盡,眼淚卻先從那雙漂亮修長的眼睛中流了下來。

“哇”

接着卻是小吉祥,跟個小炮彈似得飛了過來。

撞進賈環懷裏,吱哇鬼叫起來。

賈環的傷始終未痊癒,就始終牽掛在她們心頭。

從西域回來後,先是眼睛,又是頭髮,一直沒個全好的時候。

如今那兩鬢霜白,終於又變成了色,她們心底深處那塊石頭也終於放下了,豈有不激動高興的道理

烏仁哈沁和香菱也很高興,一起跟着笑。

但她們的笑,卻跟尤氏的笑不同。

尤氏今年三十歲出頭了,正是風韻最盛,也最有滋味的年紀。

她看到賈環雙鬢變成色後,第一個反應,竟是伸出了那一抹的,輕輕的添了添嘴角

只這一股風情,卻讓正在賈環身上扭麻花兒的小吉祥忽然頓住了,感受着賈環忽然頂在小腹處的那根棍子,早已知道那是何物的小吉祥,一張漸現顏色的小臉兒登時通紅起來。

也不知跟誰學的,一雙大眼睛,還作媚眼如絲般朝賈環拋媚眼兒。

只是,她可能被人給坑了,帶溝裏去了。

哪有拋的那麼快的媚眼兒

再配上她那一對可愛的毛毛蟲眉

滿滿的喜感,硬是惹的賈環給噴笑了出來

ps:小吉祥的毛毛蟲眉,是趙麗穎那種類型,不是蠟筆小新那種的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尤氏最先離開了,她的身份着實不好當衆參與後面的話題。

不過,離開時,到底隱晦的看了賈環一眼

小吉祥和香菱接着離開了,不是她識趣,而是被傷自尊了

給人拋媚眼兒,居然還能逗笑人,太受打擊了。

因此,她決定跟賈環冷戰半天。

烏仁哈沁也走了,她雖然隱約也懂人事了,草原民族這種事並不算什麼。

總裁發飆:前妻,哪裏逃 但她之前答應過,要教賈蘭和朱二丫兩人騎馬,時間快到了

最後,只留下一個白荷。

白荷一雙修長如柳葉的大眼睛,如今愈發動人。

除了在和董明月“對峙”時,這雙眼睛,總是那樣的平靜,那樣的柔和,那樣的讓人心安。

這也是賈環明知道,每天留她和小吉祥一起睡覺,會讓人不滿笑話,卻依舊不管不顧的原因。

因爲跟白荷躺在一起,嗅着她身上的那股清淡的香味,聽着她輕輕的吟唱不知名的小曲兒,他總能很快的入眠

白荷當真出挑的愈發好看了,她那張極美的臉上,浮着淡淡的紅暈,目光若水的看着賈環,道:“爺,你真的好了”

賈環認真的搖頭,糾正道:“荷兒,我以前就是好的,別人不清楚,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就是一直在忍着,絕對不是不行”

“噗”

這一笑,當真如夏花綻放,絢爛之極。

賈環只覺得眼前一亮。

不過,當賈環將白荷擁在懷裏,想要更進一步時,她卻緋紅着臉,“哧哧”的笑出聲來。

妃要成仙:霸道妖王求寵愛 賈環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妙,小心的看着她,問道:“荷兒,你笑甚”

白荷伏在賈環肩上,一邊繼續輕笑不止,一邊輕聲嘆息道:“爺啊,月事來了呢。”

賈環悲憤道:“真的假的你和明月一起”

白荷愈發笑不停,道:“不然爺以爲,我爲何笑成這般她比我還早兩天,想必前兒個就來了。

爺昨夜雖睡在西廂,可是咯咯”

賈環無語望蒼天,道:“你們可真是一對相愛相殺的冤家”

白荷也不是隻會溫婉,輕哼一聲,柔聲道:“誰讓她當年,總是將爺從被窩裏提溜出去,那般欺負爺”

賈環表情也不知是哭還是笑,抱緊白荷,叮囑道:“荷兒,咱好漢不提當年勇啊

三爺我當年的往事,以後咱不提了成嗎”

白荷軟軟的靠在他懷裏,一張俏臉卻如火燒雲般,輕聲喃喃道:“可是爺的手啊”

卻是這三孫子,把手覆蓋在了白荷的腰身之下,

揉啊揉啊揉

到底沒機會完成主動的人生第一次,白荷似乎比賈環還忙,安慰性的親吻了下他,就帶着人,又去了城南莊子。

賈家的作坊手藝,從來沒有固步自封過。

而賈環能記起所有的前世的科學記憶,幾乎全部都授於了白荷。

白荷一點點的吸收完後,卻只是推開了扇小門,繼續再推理,再驗證,再繼續推衍

許多試驗,都不是在府裏能做得了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