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五卷「大明危局前傳」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 on 2022 年 9 月 23 日
  • 2 Views

###衷心希望所有的讀者朋友們都好好的,之前還有個湖北的忠實讀者留言給我,也希望你和你的家人們都能好好的!當然,老文我也希望這次的疫情能早日結束,讓所有人都儘快投入到自己喜歡的事情當中去,越是這樣的時候,才越發覺,當時只道是尋常的日子,多多值得珍惜的啊!###

。 欒靜竹可是工地上所有男人心中的女神啊,看見一個老頭子都想劫走欒靜竹,那還得了,脾氣火爆的已經朝那個老頭子沖了過去。

來江岸的,是穆家的人。

江岸是林天成的後花園,最有可能出問題,所以才讓穆家來的。主要是李家,蕭家,南家三大世家,在之前和林天成衝突的時候吃了很大的虧,這一塊硬骨頭才要穆家來啃。

正因為如此,來江岸的統統是化勁高手。

眼前的老頭也是。

正常情況下,如果是普通人,來的再多,在化勁高手面前也沒有任何意義。

只是今天的情況有些不一樣,老頭是化勁高手不錯,但他的目標只是欒靜竹,要是弄出了其他人命,穆家也會很被動的。

天下,還是黨的天下!

此刻老頭投鼠忌器,不願殺人,無法用血腥手段鎮壓,結果又被好幾百人團團圍住。

特別是工地上面的保安隊伍,明顯訓練有素,對欒靜竹格外重視,每個人都如臨大敵,而且還要去拿槍。

老頭心裡很清楚,這支保安隊伍,顯然是有心人刻意安排,目的就是保護欒靜竹。

一把槍還沒事,如果槍太多,化勁高手也吃不消。

老頭也很聰明,知道這群保安難纏,認為只要解決了保安,其他烏合之眾便會一鬨而散。

只是,他太小看了欒靜竹在大家心中的分量。

雖然沒有人敢染指欒靜竹,但晚上睡覺的時候,腦海裡面只要會想到欒靜竹的某個畫面,就能夠自己動手一回啊。

更重要的是,其中不乏有對欒靜竹情深刻骨之人,根本就不怕為欒靜竹犧牲。

沒有辦法,老頭只能憑藉強大的物理防禦,在人群裡面橫衝直撞,硬著頭皮突圍。

兩分鐘后,老頭帶著欒靜竹殺出一條血路,不過也被人鏟了幾鍬,留下一身傷痕。

鳳城,天成集團大廈。

天成集團正在高速發展當中,王夢欣是天成集團實際掌舵人,想要掌控這麼大的集團,而且還是在短短時間從無到有,從有到大,王夢欣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相對來說,王夢欣的學歷並不是很高,要管理這麼大的集團就更加吃力了,哪怕她家裡以前也是經商的,又有羅少卿等人幫襯出謀劃策,她還是感覺到步步維艱。

王夢欣從來沒有在晚上十點之前離開過公司。

此時此刻,秘書已經下班,王夢欣正在辦公室裡面審閱資料。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一名京城穆家的弟子,出現在王夢欣的面前。

王夢欣抬頭看了對方一眼,「等我五分鐘。」

穆家弟子沒想到王夢欣如此淡定,有些擔心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要對王夢欣動手。

王夢欣道,「你不用擔心,沒有人知道你來了這裡,如果你要殺我,你可以動手,如果你是要利用我要挾林天成,就等我交接一下工作。」

穆家弟子有些猶豫,如果王夢欣願意配合,他也不希望動手。

王夢欣已經在開始打電話。

「夢欣,有事?」電話那頭響起羅少卿的聲音。

王夢欣道,「大哥,我要去一趟天成那裡,這段時間可能都沒辦法處理集團事務,要辛苦你了。」

羅少卿爽快答應下來,「夢欣,你太拼了,確實應該好好休息一下,放心,我明天一早就過去。」

打完電話,王夢欣站起身,「可以走了。」

穆家弟子都有些敬佩王夢欣的膽識,他臉上露出幾分戲謔笑容,「不虧是林天成最強的內助,果然名不虛傳,就憑你這個膽色,只要你乖乖配合,我絕對不會為難你。」

雲城。

一名穆家的化勁高手,無聲無息的潛入林天成家所在的小院。

時間已晚,但林天成的家裡還亮著燈。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林天成的變化太大了,宮素雲和林四海夫婦在為林天成驕傲的同時,也有些擔驚受怕。

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一個人的崛起,必然意味著另外一方既得利益受損,林天成的崛起也絕無可能一帆風順。

去年的時候,因為林天成的事情,林天成的家人都遭遇了一場蓄意車禍,可想而知林天成一路走來又遭遇了多少危機。

好在,自從龍虎山人在林天成面前低頭之後,江岸總算是歸於平靜。

只是,這一晚,江岸的寧靜再次被打破。

穆家高手站在陰影下面,冰冷的目光注視著鄰家窗口透露出來的燈光。

就在這個時候,穆家高手面色驟變,轉頭看著另外一個方向,口中冷喝,「什麼人?」

「我有一壺酒,可斬天下人。」人未至,聲先聞。

幾秒鐘之後,一個鬍鬚拉渣,一頭油油的長發濕漉漉地貼在肩膀上,手裡抱著一個大號酒壺的男子,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

千杯不倒的楊曉鵬師傅外出雲遊已經歸來。

他一諾千金,回到江岸之後,便默默守在了林四海夫婦身邊。

楊曉鵬不是出自什麼世家門派,天賦極高,這次外出雲遊,酒量又有了很大的長進。

他已經計劃好了,什麼時候還要找個機會,和林天成一較高下,如果能夠把林天成喝倒下,他就會徹底告別江岸,去過閑雲野鶴般的生活。

這種給林天成看家的日子,對他楊曉鵬師傅來說,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啊!

穆家弟子也感覺到楊曉鵬師傅是個高手,不過沒有關係,他有心理準備。

只見穆家弟子抽出一把軟劍,「朋友,我是京城穆家的穆白,想要請林天成的父母去京城做客,能否行個方便,留個名號,改日我穆家一定重謝。」

「呃……」

楊曉鵬師傅打了個酒嗝,「打打殺殺,負了良辰美景,不如放下塵世浮華,你我飲酒賞月,對酒當歌,吟詩幾首,豈不更加痛快?」

穆白哪裡會和楊曉鵬喝酒,林天成的父母,在四位老祖的計劃裡面格外重要!

他手腕一抖,手中軟劍便朝楊曉鵬刺了過去。

「不解風情!」

楊曉鵬師傅冷哼一聲,迎著對方的劍光而上。

他酒喝的越多,就越厲害。

…… 「實不相瞞,我們上京銀行這些日子過得苦啊,很多客源都被聚寶銀行搶走了,可我們也沒辦法啊,但是燕大老爺等人的巨額存款,立刻給我們補了一大口血,讓我們得以緩口氣,所以嘛……」

燕北頓時明白了戴漢義的意思,燕正昌等人往這裡存了足足十五億活期存款,很顯然,只要燕北往他們銀行存十五億以上的活期存款,他就立刻答應燕北的要求。

這筆錢燕北當然能拿得出來,但燕北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存進上京銀行。

燕北淡淡道,「聚寶銀行是錢家的產業吧?」

「不錯,錢家那可是大家族,我這只是小打小鬧,我們上京銀行發展了這麼久,也才這麼點兒規模,可是人家聚寶銀行起步雖晚,但背靠錢家這樣的大勢力,現在都已經超過我們了。」戴漢義無奈道。

燕北微微點頭,雖然戴漢義唯利是圖,但商人本就如此,在商言商,也是正常,況且他能夠不依靠其它大勢力便發展到上京第五,全華亞第八的地步,著實不容易。

「如果聚寶銀行倒了呢?」燕北淡淡道。

「聚寶銀行倒了?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錢家的產業,怎麼可能會倒了呢……」戴漢義連連搖頭,但是他的眼神卻偷偷的瞄了眼燕北,他知道,這位以雷霆手段收走燕家主權的燕五少,絕對不會止步於此。

燕北察覺到了戴漢義的小動作,但裝作沒看到,輕笑道,「不出十日,錢家就會倒,錢家倒了,錢家的聚寶銀行還能存活嗎?」

戴漢義瞬間呆住了。

燕北這可是在讓人實時直播啊!

會有數以千萬計的網友看到他說的話!

可即使這樣,燕北依然說出了這句讓人聽了就覺得不可思議的話:上京十大望族排名第三的錢家,將會在十日之內倒下!

「這……」戴漢義語塞了。

燕北說的話太讓人震驚了,導致他此時不知道該如此決定了。

燕北淡淡道,「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抓住了,你的上京銀行的規模將會擴大至少三倍!」

他的話,無疑具有極強的誘惑力,戴漢義知道燕北,這是一個絕對強悍的實力派人物,雖然他不知道燕北深層次的身份,但他明白,能夠以雷霆手段將燕家上下治的服服帖帖的人,絕對擁有強橫無比的能力。

戴漢義沉默了。

錢家支持下的聚寶銀行,雖然僅僅只有五年的歷史,卻已經發展成為了比他用了二十多年發展起來的上京銀行都要龐大的地步,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現在擋在聚寶銀行前面的,就只有他的上京銀行了。

錢家絕對不敢動四大行,但卻敢拿他上京銀行開刀!

以現在聚寶銀行發展的趨勢,不出三五年,上京銀行恐怕就要成為歷史了。

他不是沒找過靠山,但上京的圈子太複雜,水太深了!

大家族的人都明白,燕家早晚是錢家的囊中之物,到那時候,錢家恐怕會成為第一望族,甚至躋身豪門之列!

即使是其它的幾大豪門,也不想因為區區一個銀行而開罪錢家這樣的龐然大物。

正因如此,才導致現在的戴漢義進退兩難。

但是現在,燕北的到來,讓戴漢義重新看到了希望。

毫無疑問,燕北和錢家是死仇,只要燕北肯支持,他戴漢義就敢大幹一場!

與其苟延殘喘被人慢慢磨死,還不如絕地反擊,奮起一搏!

戴漢義沉吟少許,立刻說道,「燕少,我願意賣出上京銀行百分之六十七的股份,而且是以百分之七十的價格賣給您!」

百分之六十七,這是股份權力制度中的一個分水嶺。

擁有百分之六十七的股份,便意味著對這個公司擁有了絕對控股權,公司上下都得聽你的。

戴漢義也知道現在的上京銀行就是一個燙手山芋,因此主動降價了。

卻不料燕北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該多少價格就是多少價格,我怎麼可能會趁人之危?佳彤,讓人買下來。」

姚佳彤掌握著燕北一部分錢財的使用權,畢竟很多時候燕北一個人忙不過來,需要放權給她。

姚佳彤微微點頭,立刻開始讓人擬訂合同、簽合同、轉錢等一系列操作。

在專業人員的操作下,半個小時后,就已經完成了上京銀行大半股份的交接工作。

而這一切,都被現場的記者們如實的轉播了出去。

「恭喜,你已經作出了最明智的選擇!」燕北拍拍戴漢義的肩膀,微笑道。

戴漢義解決了一樁心事,神色也輕鬆了許多,反正事已至此,後面到底能不能扛得住錢家的壓力,那就看燕北的了,他只不過是個小小的助力而已。

「燕少,不,燕董事長,我這就讓人把燕大老爺等人存在我們這裡的錢全都取出來交給您。」戴漢義還記得燕北來這裡是幹什麼的,連忙說道。

燕北微微點頭,讓他去辦了。

僅僅幾分鐘后,戴漢義就說已經辦好了,燕正昌等人往上京銀行存的錢,全都轉到了燕北在上京銀行的私人賬戶里。

雖然說他們這樣做的方法是違規的,但這是特殊時期,況且燕北也不怕燕正昌等人來鬧事。

告別了戴漢義,燕北帶著姚佳彤、簡凈柯回到了燕家大院中。

一進門,他就看到了臉色鐵青的燕正昌等人。

「呦,大伯,你們這是怎麼了?氣色怎麼這麼差?是有人惹到你們了嗎?」燕北大刺刺的斜坐在客廳正當中的太師椅上,輕笑道。

他現在就是燕家掌權者,根本就不給這些人面子,做事毫不客氣。

燕正昌冷哼道,「燕北,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去收購上京銀行?你那是在找死!」

燕北淡淡道,「哦?我怎麼就找死了呢?大伯你說說看看?」

燕正昌怒喝道,「哼!誰不知道上京銀行快完了?他們暗中勾結東瀛武士團,將大量的錢款轉到東瀛,巡天司的人早就在調查他們了,要不了多久,上京銀行就得完蛋!」

。 本屆叩鼎禮,除涿光峰王帽以外的十五名弟子全部進入了內門。就連兩年前從皇都來此投奔的三皇子——楚烆,都被收入了內門,拜在了雷澤峰下。

石青峰迴到千丈岩以後,自然成了眾人討論的焦點。峰主雪千潯更是親自來到千丈岩,而且帶來了一顆大髓丹,半瓶百花玉露丸。就連御鼎山上財迷排名第一的霜兒,都帶了一棵正四品葉的人蔘過來,而且再三叮囑石青峰,一定要連湯帶參一塊服下,千萬不能浪費。

丁若塵拿起那顆人參看了幾眼,若有所思說道:「正四品葉的野山參,這不是——」

霜兒急忙打斷她道:「對對對,這就是我一直給小師弟留著的那棵!當初雷澤峰的人將它送來以後,我一直替小師弟保管著呢!」

一面說著,一面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丁若塵,沖她擠了擠眼。

何呂施在叩鼎禮結束之後,第一時間趕到了千丈岩。

陳玄清見到枯禪子留下的蓮子,眼中驚訝之色不亞於看到石青峰扛著青鸞走出叩仙大陣時的情景。拿在手中仔細看了看,對石青峰說道:「你真是好大的面子!當年神皇得了一場重病,二皇子親自帶人趕到芥子寺,都沒有求到一顆蓮子。沒想到,那位禪子居然隨隨便便就給了你一顆!嘖嘖,你可真是造化不淺!」

何呂施只知道這蓮子極其珍貴,但對於怎麼個珍貴法兒,珍貴到何種程度,卻不知道。剛才,聽陳玄清說皇都中的二皇子親自前往芥子寺都沒求到,而且是替神皇所求,頓時對那蓮子肅然起敬,一臉好奇的問道:「這蓮子到底怎麼個珍貴法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