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朱海繼續道:“很遺憾,你們的考覈還沒有真正的結束。接下來,你們會度過幾天能淬鍊全身心的日子。廢話我也不多講,在這裏呆了半天你們該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本次的考覈目標就是越過那座山。”

2020-11-03By 0 Comments

說着,他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座筆直巍峨的高山。

雖然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會經歷什麼,但是在看到任務目標的那一刻還是有人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了一聲操蛋。

朱海:“組員分配按照你們宿舍來,誒,別露出那副表情,當初學校在分配的時候就考慮到了你們想的問題,放心,每個組都至少有一個不是機甲系的學生。哦,有一個別小組有兩個,不過大家不用擔心別人,管好自己就行。這裏有信號彈,要是實在撐不住了就發射它,學校的人會把你安安全全的從裏面帶出來。”

他走了幾步,讓開了身後的位置,露出一個裝着許多武器的長桌。

“武器在可供範圍裏面你們可以自己挑選,食物嘛,只供你們一天的量,省着點吧。”

見一衆學生望着武器已經露出瞭如狼似虎的眼神,他突然笑了笑,帶着一股說不出的陰森感:“不要急,這次考覈的時間有三天,現在是午時二點,也就是說你們需要在三天後的這個時間到達目的地,我們會在目的地等待你們的到來,好了,你們現在可以開始挑選你們的裝備了。”

王九、莫南、葉舒飛幾人這時候一點兒也不講什麼紳士風度,速度飛快的衝了上去,眼疾手快的挑選了幾把自己滿意的武器。

而那些動作慢的,只能苦逼地拿着那些被人挑剩下的東西將就了。

林天宇的動作倒也不慢,在三人上前的那一刻,他就火速跟了上去,然後挑了自己還算的上

趁手的武器。

朱海看了他們幾人一眼,目光頓了頓,心裏覺得好笑。

這仨兒的架勢哪裏像是考覈,分明就是打戰啊!不過這樣也對,還挺符合他們學校的風格的。

哈哈,人才呀人才~

他這樣的想法,竟已是將林天宇忽視個徹底了,要是讓林天宇知道,估計又要一陣子的不舒服了。

朱海將視線轉了轉,在發現大夥兒已經準備的差不多的情況下,清了清嗓子,然後朗聲號令道:“考覈開始。”

隨着他的一聲令下,王九立馬收拾好了自己身上的武器,同動作同樣迅速的葉舒飛和莫南幾人走到了一起。

幾人對視一眼,默契的奔跑了起來。

能進軍校的人,身高方面也不會有太大的缺陷,那長腿一邁,就比常人多了那麼些。何況幾人的身體素質本來就好,所以沒有幾分鐘,三人便衝上了山上,當然,由於林天宇的存在,他們還是放慢了一些自己的速度以此照顧他一下。

這些天早上的跑操讓林天宇的身體素質提高的不少,不再是跑個幾公里就要了半條命的那個弱雞青年了,在三人特意放慢的速度下,他還是能勉強跟上的。

莫南瞄了一眼不停喘着氣的林天宇倒很奇特的也沒說些什麼。

他轉了一圈,找了個枝繁葉茂的大樹,幾乎能遮蔽住幾人身形的地方下坐了下來。

“唔……我看看,我們該走哪條路。”

他想了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然後英俊的臉上出現了幾秒鐘怔色。

葉舒飛問道:“怎麼了?”

莫南聳了聳肩膀,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我忘記帶了地圖。”

葉舒飛聽着也怔了一下,靜默了片刻後他方纔道:“我說莫大隊長,你不是開玩笑吧?”

莫南對着他很是調皮的眨了眨眼睛,以此表示自己真的沒帶地圖。

葉舒飛真是無語了,林天宇更是沒說了。

王九……咳他還是一副天塌下來都與我無關的淡定模樣。

林天宇很鬱悶,他本來選的隊長就不是莫南。當然,他也沒有選自己,這種野外考覈,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明白自己絕對不能勝任隊長這個職位,但是他又不想選莫南這人,葉舒飛在他心中和莫南是一夥兒的,所以自然而然的,他選的當然就是王九了。

而王九和葉舒飛則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莫南。

各方面來看,莫南也的確適合,最重要的是,莫南比他們更熟悉這種類似的野外考覈。

經驗在這種時候不可謂不重要。

總裁de金牌小甜妻 莫南與葉舒飛對視着,葉舒飛最終轉過了頭,不鹹不淡的說道:“既然沒地圖的話,我們靠運氣好了。”

林天宇聽到這個不由得瞪大眼睛,這也能靠運氣!簡直不可置信!

葉舒飛是不清楚這座山有多麼複雜嗎?靠運氣?誰有那麼逆天的運氣能翻過這座山,沒有地圖,他們根本就是幾隻無頭蒼蠅,只能到處亂撞了,這深山老林,到時候遇見什麼東西也不知道。

他立馬反對道:“不行!這太危險了。”

葉舒飛輕輕道:“林同學覺得該怎麼辦呢?”

說着,他瞥了一眼臉上掛着隱隱壞笑的莫南,早就明白這人已經有了對策,只不過現下想看看好戲罷了。

他也是一時心急,才讓這人看了笑話。

葉舒飛在心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王九。

只見他眼中含笑,明顯是早就知道了莫南的打算。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啊…不靠譜,果真是不靠譜…葉舒飛搖着頭想。

莫南挑了挑眉,學着葉舒飛的稱呼道:“各位同學都別急,隊長我可是很負責的,嘖,不好意思,早就記住了預備的幾條路線。”

唉,莫南嘆氣,面對着葉舒飛的“你就裝逼吧”的眼神,他真的覺得自己是很無辜。

來個人相信他是真的忘了而不是爲了在衆人面前秀一把記憶力才忘記帶地圖的!瞧瞧這些人的表情,分明都是在嫉妒他那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莫大爺一邊不要臉的想着,一邊緩緩地蹲下-身,在地上隨意的拿了一根樹枝,在鬆軟的地上勾勾畫畫了起來。

他壓了壓手掌,示意幾人都蹲下來。

“諾,第一條路線,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前面有一塊麪積很大的沼澤地……”

他迅速的在地上畫起了線條分明的簡易路線,一邊用着最快最簡單的語言講解着。

到了最後,他揚着劍鋒重彩似的眉,嘴角勾着有些輕佻的笑問道:“怎麼?各位怎麼看?”

王九站了起來,動了動因爲久蹲而有些痠麻的雙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莫隊長不是已經有了決定嗎?就按照你的想法吧。”

他的語氣不鹹不淡,卻讓莫南愣了一下。

嘖,就這麼信任他?

葉舒飛同樣點頭:“就按照你說的做吧。”

莫南脣角的弧度上翹了幾分,哎呀,有人這麼信任他的話他又怎麼好意思辜負呢~

莫大爺的目光轉過王九、葉舒飛,然後十分乾脆的忽略了林天宇臉上表現出來的無奈表情。

他大手一揮,豪情壯志道:“走吧!”

……

四人的臉上抹了一些用來遮掩的油彩(莫大爺友情提供)頭上也戴着一個編的亂七八糟的草環,以一種彎成四十五度的弧度角彎腰穿過這片低矮的樹林。

低垂下來的枝椏,和不要命瘋長的灌木幾乎阻擋了他們的去路,帶頭走的莫南很艱難的穿梭着這些極爲狹窄的縫隙裏。

茂密油綠一片片植物看得人幾近心煩,還得時刻保持警惕以防一些野獸毒蟲的出沒。

莫南的身後跟着葉舒飛,葉舒飛的身後緊跟着王九,而林天宇則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了身後。

他們幾人的鞋子彷彿從泥巴地裏踩過一樣,髒的不成模樣,林天宇輕輕跺了跺有些痠痛的腳,稍稍一停,便已經落後了幾人的對於一米多遠。

此時的樹枝灌木依舊存在,但已經沒有像之前那樣茂密得如同蛛網。

林天宇已經能直起腰走路了,見自己落後的距離正在逐漸拉大,顧不得腳下如何,他加快步伐連忙趕了上去。

速度一快,這動作的幅度難免大了一點。

詭異的聲音“沙沙”摩擦聲從身後傳來,林天宇警惕地回過頭,在和一雙猩紅冰冷的豎瞳對上時渾身都僵住了。

作者有話要說:我們今天開始跑操,艾瑪,簡直要了我的老命!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11點多吧。

ps:那啥……大家不要叫我大大,叫我阿周也好或者其他都可以,不要叫大大了,感覺很奇怪啊【撓頭】爲毛我取了個這麼奇怪的名字……唉,當時我是怎麼想的。

pps:這章已經是八十章了,艾瑪,沒想到我也能寫這麼多【感嘆臉】不過看來我是湊不齊一百章了

嘿嘿,謝謝地雷麼麼噠=3=

醉時分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6?14:25:33

醉時分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8?01:05:51 林天宇整個人都僵住了,面對着那雙嗜血的猩紅眼瞳,他甚至都不敢呼吸了。

這是什麼怪物?這樣的猜測在林天宇的腦海裏浮起便很快的閃過了。

管他是什麼東西!總之一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他必須趕快逃離這裏!

額頭上的冷汗匯聚滑入眼睛,林天宇難受的眨了眨眼睛卻來不及伸手去抹,現在他哪裏還有這個鳥時間。

夏日裏有些燥熱的風吹過,林天宇卻只感到了一股森森的寒意,不知不覺間,他的冷汗竟然已經浸溼了身上薄薄的一層作戰服。

該死,奧斯頓他們呢!

他咒罵了一聲這些人實在是可惡,深吸了一口氣,知道這樣拖下去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他準備自救。

他試探性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迅速的擡起頭觀察着那雙眼睛的變化。那雙血紅的眼睛依舊直勾勾的盯着他,並未作出什麼大的變化。

林天宇卻不敢有任何的鬆懈,他踩着碎步再次試探着退了幾步,那雙眼睛的主人依舊沒有任何動作。

林天宇見狀依舊不敢放鬆,反而更是將心更提起了幾分,誰知道這個怪物等一下會不會出什麼腦幺蛾子。秉着呼吸,他一邊盯着那雙眼睛,一邊小心翼翼地往後挪動。

很好,他現在已經退到了四米多開外了,越來越安全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前方,奧斯頓幾人的身影就隱隱的出現在了前方村樹叢裏。

林天宇雖然不敢肯定莫南那羣人會不會救自己,但是起碼自己被發現後多了份生機啊!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進了軍校卻死在了第一次的考覈上。

林天宇腦子飛快的轉動着,思索着如何讓前面的人發現自己遇險的事情。而就在此時,很是淡然,一直就那麼安靜看着林天宇各種小動作的怪物卻突然發動了起來。

林天宇看着那怪物逐漸從茂密樹叢中顯露出來的龐大身形,腳像是被牢牢地黏在了地上一樣,竟是分毫也動不了了。

“嘶嘶嘶……”

那怪物吐着紫紅色的信子,擡起了巨大的扁平狀腦袋,朝林天宇的方向不慌不忙的移動了過來。

林天宇瞪大着雙眼,他終於看清楚了這個怪物的全貌。

一條蛇!足足有八米多長的大蛇!

林天宇看了看那怪物已經有些癟下去的肚皮,嘴裏已經泛起了一種極爲苦澀的味道。

看來……自己今天是要葬身蛇腹了。

喂蛇?林天宇發誓,他無聊之時也曾經想過自己將來的死法,各種的不靠譜的他都想過,但唯獨就是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是這樣的死法。

冥主 林天宇開始在心中後悔了起來,他在利蒙學院呆的好好的,爲什麼要跑到這裏來受罪!現在好了,他連命也保不住了。

摸了摸自己的揹包旁邊放置的信號彈,林天宇終於忍不住苦笑了起來:現在就算放信號彈也來不及了吧。

看了看前方若隱若現的幾個身影,他咬了咬脣:自己實在是不甘心。

管他甘不甘心,那巨蛇又不是他,此時休息了一陣,肚皮已經空空的大蛇很是迫不及待。

如果蛇有思想的話,那麼它現在一定會想,得來全不費工夫,這食物今天竟然都送到了家門口。

大蛇轉了轉猩紅色的眼珠子,眼睛裏不可抑制的流露出了幾分貪婪之意。

望着前面觸手可及的“食物”,它哇地——張開了血盆大嘴。

滔天的惡臭一瞬間從它的嘴裏噴涌而出,即使距離數米,也差點沒將林天宇薰暈過去。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看着大蛇緩緩的蠕動的身體朝自己過來,他手腳發軟,全身無力。

林天宇咬着牙舉起了手中的長槍,他實在是不甘心,不管怎麼樣,如果有機會總要拼一拼,至少比等死強。

……

葉舒飛忽然停了下來,他叫住了前面的兩人,冷靜道:“林天宇不見了。”

莫南看了後面一眼,不耐煩道:“他又搞什麼飛機。”

王九掃了一圈周圍,思忖片刻,道:“他不會自己離開隊伍的,應該是沒有跟上。”

葉舒飛贊同的點頭:“他掉隊了,我們等等吧。”

莫南冷冷地哼了一聲,倒也沒有提出什麼反對的意見。

三人就這麼停了下來,等待着林天宇趕上隊伍。

只是這時間也算久了吧。莫南不耐煩的皺起了眉。

王九出聲道:“我去看看。”

莫南沒有反對,王九的本領他相信,是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有他去看看,也好。其實最主要的是,他莫南完全不想管林天宇那操蛋的貨。

葉舒飛自然也沒有什麼反對的理由。

王九打完招呼,武器一提,修長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兩人的眼前。

往回走的路對於王九來說還是比較好找,鬼知道他是怎麼從幾乎一模一樣的樹叢裏找到原先的路的。不過很明顯的,這並不重要。

王九趕回去的時機很湊巧,此刻的林天宇正高高地舉着槍管和巨蛇僵持不下。

王九看到這副畫面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顯然這個時候不是什麼詢問情況的好時機。

巨蛇的眼珠子轉了轉,眼中瞬間多了幾分警惕。雖然沒有大智慧,但是它卻能感受到面前這個人截然不同的凌厲氣息。

大蛇動了動身體,豎起長長的身體眼神警惕的看着王九。

王九清清淡淡地瞥了一眼這條猶如百年老樹般粗壯的大蛇,對着距離自己僅有半步的林天宇輕聲道“你快點離開。”

由於與大蛇的對抗太過專注,林天宇並未發現自己的身後已經站了一個人。

被突然起來的人聲一驚,他立馬扭轉過了頭,在見到王九那張俊美的面孔時眼睛裏不由得露

出幾分狂喜。

“奧斯頓…!”他情不自禁的嚷了出來。

王九看着他的反應,又看了一眼前面已經有些蠢蠢欲動的大蛇,再次重複了一遍:“離開這裏,快點。”

林天宇這下聽清楚了,他看看大蛇,又看看王九,臉上顯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王九冷了語氣:“快點離開。”

林天宇來回轉換的神色立馬停止了下來,他往前跑了幾步,最後又扭頭喊道:“我會讓莫南他們來救你的。”

說完,他又迅速跑開了。

那速度,簡直是他平日裏訓練的幾倍了。可見人在危急時刻爆發出來的能量果然是巨大的。

林天宇跑遠了,終於放下了心,俯下-身喘着氣,他的心中裏含着幾分惋惜和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痛快感。

望着蔚藍色的天空,他搖了搖頭,奧斯頓這次是必死無疑了。自己會承他的恩,永遠把他記在心中的!

此地不宜久留,雖然莫南和葉舒飛很討厭,不過還是呆在他們身邊來得安全。林天宇想着,擡腳繼續跑了起來,

而在另一邊,被林天宇認爲是必死無疑的王九,正和這條兇猛強壯的大蛇展開了搏鬥。

這場在人眼裏雙方實力懸殊、後果註定會很可怕的戰鬥卻是出人意料了。

人竟然佔了上風!還是很明顯的那種。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誰會相信,面前這條威武不凡的大蛇竟然是被一個人類壓着打的。

王九敏捷準確的動作弄得大蛇煩不勝煩。

這個獵物真是……真是太可惡了!一會兒踩自己的頭!一會兒踩自己的尾巴!可氣的是他偏偏抓不住他!

大蛇本來身體就龐大,力氣雖然大,但是缺點在於不靈活。

王九就正好抓住了它這一點缺陷,時不時的搞點偷襲什麼的,可又讓人家抓不到,就根打游擊戰一樣,搞得大蛇整個人就要狂躁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