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七旭心想,不會是在我們邊上吧。

2021-11-23By 0 Comments

才想到這裏,就見到姐妹倆往他們這裏走來…… 結合林懷塵給出的建議,葉清給會員卡增添了一些特權,優惠力度不是很大,但包含一些會員特有和超前可享的項目。

在這樣的運營下,大量低價收購會員卡的情況總算好了些。雖然現在這種現象還是存在,不過也是正常的了。

可儘管度假村的經營狀況蒸蒸日上,但洪禮築那邊仍然沒有停止開廠準備的意思。

除夕夜,正好下了雪。

葉安也正式放假,來到了度假村。今年葉方南也是不太放心度假村,就想着帶着一家子在這裏過個年。

熱熱鬧鬧的,也不用自己準備年夜飯,倒是滿舒坦。

「這裏面不許放炮,想點炮別來溫泉區跟遊樂區!」葉方南帶着董丹一起出來散散步,正好瞧見葉安帶着蕭嶺出來玩,便吼了一嗓子。

董丹則下意識地找起葉清來,在看到葉清跟林懷塵一起坐在長椅上聊天的時候,皺了皺眉。

那四周長椅上坐着的可都是情侶,葉清林懷塵這一大一小坐在那裏顯得格格不入。

葉方南正跟要葉安那邊喊着什麼,就感覺妻子拽了拽自己的衣服,然後朝遊樂休息區那邊指了指。

他看過去,只見是葉清跟林懷塵在聊天。

「你看葉清,總跟林總在一起,是不是挺奇怪的?」董丹一邊說着一邊搖頭,「葉清好像一直都不怎麼跟同齡人玩,除了蕭嶺。你看她跟林總倒是關係不錯,林總也總帶着她出去,你覺得這正常嗎?」

神經比較大條的葉方南倒是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在他看來林懷塵也是看着葉清長起來的,而林懷塵也算是他看着長起來的,兩人的關係就跟兄妹差不多少。

「走,咱過去看看。」雖然心裏覺得沒什麼,但既然妻子提出來了,那他也不能坐視不理,帶着董丹就朝葉清那邊走去。

葉清老遠就看見葉方南跟董丹,不過並沒猜到他們為什麼過來,還以為只是來打個招呼:「爸爸媽媽,你來找我嗎?」

「我來叫你們幾個去吃晚飯的。」董丹來到葉清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髮,然後跟林懷塵點了點頭,「葉總好啊。」

「既然你們找葉清我就先走了。」林懷塵在這方面可沒葉清遲鈍,看到董丹的表情便懂了大半。

「等林總給我講完紅櫟木那支股票的走向我自己過去就行了。」葉清卻沒動地方,她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剛剛林懷塵給她透露一半的股市和商圈規劃新情況,想了想,她又說道,「不然請林總和我們一起吧。」

董丹可沒想到林懷塵跟葉清討論的會是這些,還突然邀請了人家。葉方南見狀連忙接腔:「對啊林總,這段日子辛苦您了,我們也得好好感謝您才是。」

林懷塵也只能應下,然後深深看了葉清一眼,竟沒瞧出來她這樣做到底是在想什麼。

事實上葉清這次什麼都沒想,她只想着怎麼從林懷塵這裏多榨一些消息出來,這些消息可都是白花花的錢啊! 江南曦縱然心頭有幾分的懷疑,她的心頭依然一陣緊縮。

她也是當媽媽的,她當初在那樣艱難的條件下,都義無反顧地留下了江小狼。她想任何一個女人,都會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吧。

她的一隻手不由地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肚子裏的寶寶,似乎感受到了媽媽的情緒,踢了媽媽一下,讓江南曦緊縮的心頭舒緩開了。

她輕聲說道:「你拿走了一百萬,生下了孩子?所以,我家小狼,現在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

黑衣女人驀地抬頭望着江南曦,嘴唇顫抖得厲害:「如果是你,你會這樣選擇嗎?」

江南曦點頭:「會!畢竟男人靠不住了,而孩子是自己的骨肉!況且有一百萬,可以把一個孩子照顧得很好了!」

黑衣女人頓時泣不成聲:「可是我不願和他分開啊,我,我……我再也做不了媽媽了……」

淚水從指縫裏滴落,讓江南曦的心口一陣抽痛,她的肚子也抽搐了幾下。

她冷聲道:「滾,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不配在我面前哭!」

那個黑衣女人,捂著臉蹲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江南曦冷著臉,不再看她,而是看向其餘的五個女人:「你們還有比她更慘更傻更愚蠢的嗎?」

一個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自嘲地笑了一聲:「我!我本是他的秘書,我和他一起開拓了夜氏的電商平台,幫助他成為了安城的夜神。

我以為,我在他心中是個特別的。而我也的確是個特別的,他經歷的每一次艱險,我都陪在他身邊。他所有的不如意,都發泄在了我的身上……」

江南曦的心頭又是一陣緊縮,手心幾乎要被他掐破了,已經痛到麻木。

她算是明白了,這些個女人,是在把夜北梟塑造成一個踏着無數女人的血淚,逆襲成功的勵志男人!

想想,倒也符合夜北梟的發展歷程。

她沒有說話,她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只是緊緊地盯着白衣女人,讓她繼續說下去。

白衣女人似乎比前兩位堅強而理智一些,繼續說道:「可是他成功了,成為了萬眾矚目的夜神,卻讓我辭職。他說我的身份配不上他了,他爸爸會給他找更好的女人。

我跪在老爺子面前,希望他能夠接納我,可是老爺子卻說,夜神厭棄了我,他也沒有辦法。

我不甘心,在夜神面前自殺。可是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我竟然已經在國外了!他把我拋棄在國外,不讓我回來……我十幾年的青春,都被他踐踏了!」

白衣女人說到最後,也忍不住哭出聲來,渾身顫抖。

江南曦漠然地望着他,嘶啞的聲音說:「作繭自縛!如果你早日抽身離開,未必不會遇到真正愛你的人!」

她痛楚地閉閉眼睛,心頭窒息般地疼。

她知道夜北梟成名的路上,必定付出了許多。她現在有點不確定,他是不是一身清白了。

畢竟做到片葉不沾身,太難了!

她感覺渾身疲憊,好想眼睛一閉就這樣睡過去。

可是眼前還有四個女人,還有四段屈辱史,要讓她聽呢,她怎麼能半途而廢呢。

她隨手一指一個穿着紅色裙子的女人說:「該你了!簡短點說,別耽誤大家的時間,畢竟一會兒拍賣會要開始了!」

那個紅衣女人望着江南曦蒼白的臉,嘴唇顫抖,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些話本子,它花了幾個月才看完,大人不過熬了幾天夜就快看完一半了。

正要誇幾句大人,它家大人清脆的聲音忽然在這安靜的房間里響起:「白虎,我有一個主意。」

大人看着它,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眸含光:「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了。」

白虎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上次被女魔頭一擊爆頭的慘痛,總覺得有些不妙。

……一刻鐘后,白虎的表情凝滯了,連帶着它霸氣的鬍鬚也一動不動。

雖然它家大人為了任務,可高冷可傲嬌,可溫柔可無恥,可不要臉……可它不行啊!它只是一個系統!

讓它——威猛霸氣的白虎做這種事,不如殺了它!

大人,你知不知道系統的黑歷史,天道那兒都會有檔案的!

……

蒼城的藏書閣,據說有記錄天道的典籍,但幾年後毀於一場怪火。

楚長安站在一架書前,目光微動。

深夜的藏書閣最高層除了她再無一人,可那道偷窺的視線是怎麼回事?

楚長安身形陡然一轉。

……無人?

楚長安往前走去。

書架上的書大多染上了一層薄灰,一本本掃去灰撲撲的,極不起眼……一根火紅的翎羽擺在旁邊,就顯得格外鮮艷奪目。

而那翎羽上,無絲毫灰塵。

楚長安眼眸幽黑。

「閣下敢偷窺,難道竟不敢出來一見嗎?」

一片死寂。

可那道視線還在,空氣似乎凝滯。

楚長安輕笑,「閣下不出來,我就當閣下是縮頭烏龜了。」

……那道視線,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翎羽,倒有幾分眼熟……應該是上輩子見過吧。

……

楚長安溜出藏書閣,剛融入夜色,腳步突然一頓,側身冷冷看着撲到地上的一小團。

這場景,似曾相識。

「喵嗚……」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血腥味,無邊暗色里,那小獸一雙金眸一閃一閃的。

楚長安冷哼一聲,繼續行路。

那小獸卻緊跟着她,時不時弱弱地喵上幾聲。

楚長安一停,那小獸也緊跟着停下。

似乎猶豫了一下,那小獸爪子在地上擦了幾下——朝楚長安直撲了過來!

楚長安冷冷盯着掛在腿上這圓滾滾的一團。

真是……和它主人一樣討厭!

小獸抬頭討好地喵了一聲。

和上輩子一樣,不畏人,會撒嬌,裝可憐,欺騙她……

「別跟着我。」

「喵嗚。」

「別抱着我腿,滾下去。」

「喵嗚,喵嗚……」

其聲甚是哀戚。

楚長安設了個隱匿陣,掐了個火訣。

火光明亮,小獸身形在眼前漸漸清晰。

一身蓬鬆的毛潔白柔軟,一張小小的虎臉上染上了點點血跡……多半,又是裝的。

小獸期待地著看她。

「喵嗚!」

女魔頭,我這麼可愛柔弱,你快帶我回去吧!

「一隻老虎,裝什麼嬌弱。」

「……喵?」

「別裝病貓,別喵,」楚長安涼颼颼道:「說人話,我知道你會說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