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恪加重自己的語氣,提高自己的嗓門吩咐道。

2022-03-29By 0 Comments

「是,王爺。」

李白朝著李恪的位置拱了拱手說道。

「韓凌,這一次的戰鬥你就不用出去了,就站在城池之上觀戰吧,看看這一次的戰鬥到底多麼的精彩。」

「你去的話,還有可能影響他們的戰局,畢竟他們使用的戰局你目前為止還沒有到達。」

李恪轉身看著滿臉依然還在獃滯的韓凌,放平自己的語氣說道。

聽見李恪的話,韓凌整個人瞬間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轉身朝著李恪的位置看去。

「王爺,萬萬不可,我等這個機會已經等了很久了,讓我出去戰鬥吧。」

「那些吐蕃士兵實在是太囂張了,必須讓他們知道,大唐也是有能人異士的。」

韓凌提高自己的嗓門,義正言辭的回答道。

「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明顯了,你要是跟著這些刺客兵的話,那就會擾亂了他們的計劃。」

「計劃如果被擾亂的話,那自身的戰鬥力就會大大的降低,至於關於你的戰鬥,我早就已經給你安排好了。」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為什麼加上我就能增加難度呢?難道我在王爺的眼中就是一個累贅?」

韓凌聽見李恪的話,有些不理解的詢問道。

「不不不,我是有重要的任務要交付與你,你總不能直接分身,然後在這邊的戰場上戰鬥,然後另外一個分身去完成重要的任務吧?」

「我知道你肯定不行,所以你現在只能按照我的指令去做,你現在就去完成我要交付與你的任務。」

李恪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言語之間都充滿了自信。

聽見李恪的話,韓凌眉頭緊鎖,一時間有些沒有理解現在的情勢,現在所有的情勢都已經固定,不就是消滅吐蕃士兵,但是聽李恪的意思,好像還有別的任務。

李白就在李恪說話的時候,已經帶著刺客兵朝著城池大門的位置走去。

韓凌現在只能看著李白離開,一時間有些無奈。

「王爺,李白都可以上戰場,難道他就不會影響這些刺客兵的發揮嗎?」

「我和李白之間的境界差距,無非就是那麼一點點,我自認為我不比李白差勁。」

韓凌加重自己的語氣,言語之間都是自信。

李恪輕微的搖了搖頭,然後注視著面前的韓凌,一時間並沒有直接說話。

「算了,別的任務到底是什麼任務?現在告訴我吧,我現在快點把任務完成,然後我就上戰場,殺死那些吐蕃士兵。」

「我希望那些吐蕃士兵能夠撐住,撐住我的到來。」

韓凌義正言辭的說道,說著已經開始昂首挺胸,滿臉的自信。

「這個任務很簡單,就是讓你去殺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吐蕃士兵的核心所在。」

「你以為現在的吐蕃士兵,就是吐蕃國的所有人嗎?那你可就太看不起吐蕃士兵了。」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義正言辭的解釋道。

「什麼意思?難道吐蕃士兵還沒有使用出自己的全力?現在城池之外可是幾萬的士兵啊!」

「這個數量,經過這麼長途跋涉,我實在不知道他們怎麼囤積別的士兵。」

韓凌停頓了一下,朝著城池外面的士兵指了指說道。

「他們領頭的將軍並沒有直接到達戰場,現在應就在戰場的外面,你需要獨自一人去直接把戰場之外的那個將軍殺死。」

「只有那個將軍死了,我們才能解決眼前的事情。」

李恪輕微的笑了一下,言語之間都是堅定。

韓凌一直注視著李恪的眼神,並沒有看出他有任何的敷衍,似乎確實是一個比較艱巨的任務。

「怎麼樣,能不能完成?這個任務有些危險,一不小心可能就會喪命。」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詢問道。。 「她那麼聰明自然知道,只是我們都樂此不疲,」納蘭珉皓說起千帆,溫柔地笑道:「這次對付完花螺,應該可以重重打擊到洛朗瑜,到時候我們會啟程去一趟路家門總門。」

「所以你才會這麼著急把孩子送走?」洛朗空這才恍然大悟,他就知道納蘭珉皓不會無緣無故地去做一件事,只能無奈地說道:「你這麼做將來孩子若是埋怨你,看你怎麼辦!」

「沒辦法,他們父母得罪的人太多了,放在一起自然不安全,」納蘭珉皓笑著說道:「帆兒每一個都派了一個神機營去保護,送去的地方也都不是簡單的地方,所以不會有事的。」

洛朗空贊同的點點頭,的確,據他所知,岳冷宇在松山學院可沒閑著,雖然表面上好像只是在讀書,私下裡卻招募了一批孤兒,以自家姐姐訓練神機三營的方法訓練,個個都是暗殺的高手。

吳崢那裡個個都是鐵血漢子,而且都是戰場上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硬漢,想要保護一個孩子也是綽綽有餘了,更不用說現在納蘭王身邊沒有了那麼多奇怪的親戚,偌大的納蘭家族保護一個小姑娘還真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人來了!」這個時候,納蘭珉皓突然輕聲開口,洛朗空也走到窗前,看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那遠處款款而來的儀仗。

「這麼多年未見,皇姑還是這麼一副愛顯擺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在那蠻荒之地吃苦的樣子啊!」洛朗空看著那華麗到幾乎有點誇張的儀仗,不禁笑著開口。

坐在華貴轎攆中的婦人就是洛朗空口中的皇姑,也是當今聖上最小的妹妹洛萌萌,當年皇上十五歲登基的時候,她也不過十三歲,老皇帝突然駕崩,因此她的婚事便耽擱了。

結果因為皇帝年幼,很多外邦蠢蠢欲動,其中最大的外邦頻頻騷擾湟源國的邊境,再加上那個時候天災人禍,皇上苦不堪言的時候卻迎來了轉機。

那個外邦王上也是個閑的無聊的人,竟然帶著人潛入京城想要看看繁華勝景,就在他要離開的前一日,卻在京郊救下了外出祈福的洛萌萌,而且一見鍾情。

皇上對這位救下自己皇妹的英雄自然是禮遇有加,並想召為駙馬,無奈之下,這位外邦王上只得將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皇上聽聞此事自然是大怒,外邦異族竟然偷溜進京城,你這典型的不懷好意啊!

不過那外邦王上立刻表忠心,言明自己對洛萌萌是真心愛護等等,最後皆大歡喜,不但互通有市,這位皇妹還帶著豐厚的嫁妝去了外邦。

但是要照千帆的話來說,那就是這絕對是皇上設計好的一場戲,以皇上的本事怎麼可能不知道那外邦王上潛入了京城?而且那麼巧哪裡不去,皇上偏偏讓洛萌萌去那裡祈福,還那麼巧蹦出來一窩土匪?

納蘭珉皓對千帆的話也是深表贊同,畢竟大家都是陰謀陽謀玩得順水轉的人,皇上那隻老狐狸,沒有好處的事從來不做,而且據說這位洛萌萌的脾氣可不怎麼好,能趕得遠遠的,皇上自然眼不見心不煩不是?

「反正頭疼的是皇上,他這位皇妹自覺地自己為湟源國犧牲了太多,到時候還指不定又出什麼幺蛾子呢!」想到這,納蘭珉皓立刻笑著說道:「只不過,據說她原來在閨中的時候就特別喜歡皇后這位皇嫂呢!」

「所以,這一次有好戲看了!」洛朗空笑眯眯地看著那些翹首以盼的百姓,突然說道:「只不過你覺得洛朗瑜會善罷甘休嗎?」

「當然不會,我覺得你不用等這個老太太回宮了,估摸著一會就得演場戲了!」納蘭珉皓笑著看向洛朗空說道:「都準備好了么?」

「咱們做事什麼時候不穩妥過?」洛朗空舉起酒杯跟納蘭珉皓輕輕一碰,二人相視一笑。

這一瞬間,洛朗空突然覺得好像回到了兒時,他和納蘭珉皓兩個人想著點子回擊那些欺負自己的人。

這些年,為了那個位置,他也不是沒有迷茫過,跟納蘭珉皓也幾次因為千帆發生了爭執和衝突,甚至會大打出手,就算跟千帆也是曾經差點離心,但是好在他很快把持住了自己的初心,也好在納蘭珉皓從未放棄過他。

至於帆兒,一開始幫著自己大部分原因是看在納蘭珉皓的份上吧?雖然有很多次都對他失望,但是始終站在他這邊,他洛朗空真是何其有幸,能得納蘭珉皓這麼一個兄弟啊?

想到這,他突然有些慶幸,如果當年他沒有對納蘭珉皓施以援手,沒有跟納蘭珉皓成為兄弟,那麼這樣的人他會去幫助誰?亦或者他們誰也不會幫,遠離朝堂豈不是更好?

而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坐上那個位置,但是當自己真的坐上那個位置的時候,真的可以守住初心不去懷疑他們嗎?

看多了皇宮的爾虞我詐,看多了兄弟相殘,到那個時候,為了天下蒼生或者江山社稷,畢竟他們手中握著的是比皇上還要多的兵力,他真的能一輩子都不去懷疑納蘭珉皓和千帆嗎?

「你想那麼多做什麼?」納蘭珉皓看瞭望著街面沉思的洛朗空,微微一笑道:「如果到時候你真的容不下我,我自然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但是你要記得,如果我真的想做那個位置,我就不會幫你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帆兒不喜歡。」

「我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你,」洛朗空笑著說道:「我只是怕到時候傷了你們,等到自己後悔的時候都來不及。」

「那就相信我們,一如既往的相信就行了,」納蘭珉皓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放心,帆兒不喜歡的,我就永遠不喜歡,而帆兒似乎對於那個皇位深惡痛絕。」

「你啊,就是太聰明,有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如果你做皇帝,也許更能造福天下百姓,」洛朗空突然有些釋懷,是啊,不管是納蘭珉皓還是千帆,都是他最應該信任的人,哪怕是坐上那個位置,他們依然會是支持他最大的力量。

「我現在都已經快被煩死了,在家媳婦天天忙得不見蹤跡,我才不樂意做那個位置,等你天天批奏摺熬成小老頭的時候,老子還是那麼英俊瀟洒!」納蘭珉皓哈哈大笑,順便還使勁地拍了洛朗空的肩膀,下一刻突然眉眼一凜,冷聲道:「來了!」

洛萌萌坐在轎攆中跟百姓打著招呼,一邊還要問身邊的侍女道:「我的妝容有沒有花?走了那麼久,天氣又那麼熱,真是要擔心死了!」

要說這洛萌萌也真是過的不錯,那位王上對她是千依百順,而且准許她在自己面前稱呼自己為我,而且之後也是沒有再娶。

不過也難怪那王上對洛萌萌百般疼愛,她先後給那位王上生了七個孩子,六個男兒一個女兒,那最後的小女兒白芳苓長得美貌非凡,自覺地天下無人能比得上自己的容貌,再加上有自家父王和哥哥的疼寵,更是無法無天。

這會白芳苓跟在洛萌萌身邊,看著這京城繁花似錦,只覺得眼睛都看不過來,不禁撒嬌道:「娘,這京城比咱們那裡繁華多了,小白兒不要走了!」

「小白兒,這可不行,你父王可說了的,這一次只是帶你來京城看一看,必須回去!」洛萌萌可是對自家夫君可是崇拜有加,自然不會同意白芳苓的要求。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冒出一聲大喊:「動手!殺了他們!」

下一刻,那些百姓中突然殺出十幾個蒙著面的百姓,朝著儀仗隊便砍殺起來,頃刻間便殺了五六個侍女,場面頓時亂作一團,轎攆也歪倒在地。

洛萌萌一下子摔倒在地,嚇得花容失色,哪裡還有方才那華貴的模樣?

「娘!快跑!」眼見那些刺客已經逼近,白芳苓連忙推著洛萌萌要往人群中跑,只不過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不知道從哪裡又冒出來十幾個刺客,從他們背後殺了過來。

洛萌萌頓時覺得眼前一黑,難道是天要亡她?

「你安排那幾個人演的太假了!」納蘭珉皓坐在上面,搖頭笑著說道:「不過大皇子安排的人估計以為你的那些人都是自己人,所以才會提前動手吧?」

原來,最先出來的一批刺客其實是洛朗空的人,等到他們看到大皇子派出的那些刺客已經捲入了纏鬥,便全都悄無聲息地退走了,只不過場面太過混亂,根本沒有人在意這些。

「按道理來說大皇子不了解皇姑的脾氣,皇後娘娘怎麼會不了解呢?」洛朗空皺起眉頭說道:「難不成他們也打算讓咱們去救人?」

「這巴掌可不能咱們挨著,帆兒已經派人暗中給了劉家口信了,」納蘭珉皓笑著說道:「所以不用多久,估計那劉侍郎很快就到了。」

「你這是要把大皇子在京城的人一點點拔掉啊!」洛朗空笑著說道:「真是太不手下留情了!」

沒等他們說完,下面便傳來劉侍郎的一聲大喝:「住手!朗朗乾坤,你們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殺長公主!來人,將他們通通拿下!」

「是!」十幾個侍衛沖了上去,與刺客纏鬥起來,而劉侍郎立刻跑到洛萌萌身邊,將她扶起,連聲道:「長公主,微臣救駕來遲,還請長公主恕罪!」

「混賬東西!」洛萌萌氣的一巴掌打在了劉侍郎的臉上,破口大罵道:「這京城之中竟然還有刺客!你為什麼不早出現?我看你是故意想看我的笑話是不是!」

「微臣……微臣沒有此意,微臣只是碰巧路過而已……」劉侍郎被這一巴掌打得是直接呆住了,為什麼和他想的完全不同呢?

。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魔王殿當中的慘叫之聲終於停止了,戰爭之神緩緩地走了出來,像是真的從地獄里走出來的修羅一樣,充滿了無盡的煞意。

「事情都解決了!」

戰爭之前冷冷的說了一句,顯然就算是身經百戰的,他經歷了剛剛的那些事情,自己的心裡也有了不小的陰影,整個人的狀態變得無比的陰鬱。

「請竺心婉師姐帶領魔界!」

聽了這話,一旁的木頭沒有半分的在意,而是畢恭畢敬地單膝跪地雙手抱拳,這也是他來之前先增加給他的唯一命令他的眼神無比的誠摯,似乎根本沒有居功的意思。

竺心婉也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算是默認同意了,三界終歸統一。

自從神魔兩界出現以來,紛爭不斷幾乎驚醒了幾百萬年,這一次如果不是銜接的插手,恐怕這戰亂還要依舊進行下去,不過總歸是算統一了。

仙界,輝煌宗大殿。

「傳令下去,我要舉行三界歸一大典,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事情總算是解決了,也算是了了我一樁心病!」

白衣天尊坐在自己的寶座上,長長的輸了一口氣,眼神無比的平靜,那始終皺著的眉頭也舒展了,看來這顯然是他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現在突然的完成,讓他心情甚是愉悅。

異世界。

「兄弟,這都三天的時間了,咱們在這林子里轉悠也不是個辦法呀,怎麼著也得出去這片地方找找有沒有人煙,難不成這個世界就只有我們的存在嗎?」

看著林在迷茫的在這森林當中轉了三天,他身體當中的克耳頓時生起了一陣陣的無奈之情,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林贊像是被騙了一樣。

「我也覺得有些不對勁,畢竟這個密林深處我們已經抓了這麼長時間了,根本沒有一點兒看到瓶底的意思,看起來咱們應該往高處走!」

聽了這話林贊心中也是一陣陣的鬱悶,畢竟自己被困在這裡,已經這麼長時間才根本都快要失去自己原本強大的方向感覺。

說完這話,他不由得看向了天空,那天空之上聳立著兩座山峰,直插雲巔,這一眼望不到頭的地方便是他的目的地,也不知自己何時能夠到達那裡。

「不是吧兄弟,我說你千萬可別跟我開這種玩笑,那個地方那麼遠,咱們就算是再快也到不了那裡啊!」

看著那天邊的兩根大柱子,克而不由的在林丹的身體當中用了咽口水才知道,要是到達那裡恐怕都需要幾年的時間。

「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你來到這個世界當中之後,你的實力都被封存了?是不是那個老頭給把你害了!」

看著林贊也是一臉愁容,克耳不由得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很是無奈。

「這絕對不可能,仙尊大人不可能害我!」

想起了之前自己與仙尊相處的一舉一動,林贊,堅定了自己心中那份信念,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似乎根本沒有把克耳說的話放在心上。

【叮!任務提示:探索新世界!】

林贊聽了這任務提示心中愈發的煩躁,他現在在這裡面輾轉了那麼長的時間,連一點人際都沒有發現到,更別說什麼探索的事情了。

「算了,這天色漸晚,不如咱們就在這裡紮營!」

林贊知道他現在被封存的實力,一時半會兒沒有辦法得到,在這密林當中行進也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看著太陽緩緩落下他立刻找到了一處溪水旁邊安插了自己的帳篷。

「我說兄弟,你確定在這裡真沒問題嗎?」

克耳一向是相信自己直覺的,而且他一直對仙界的人沒有任何的好感,不知為何,他的心中那股懷疑的勁頭似乎愈發的強烈了。

「你就放心吧,我就算是不相信誰也必須相信仙尊!」

聽了這話,林贊頓時皺了皺眉頭,眼神無比的堅定,這話里似乎在警告克耳不要再說出這樣的話了。

然而克耳似乎根本沒有聽出這話的一個意思,依舊還想抱怨幾句,但立刻被林贊給制止了。

「別說話,好像有人!」

聽了這話,克耳也立刻閉上了自己的嘴巴,將自己的精神探測力也是放了出去,發現果然有兩個極快的身影在向這裡移動著,他們的速度像是在逃命一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