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李逸冷冷一笑,左手上抬,一把抓住狼無邪的右手,想要用蠻力,將其右手捏碎。

2021-01-31By 0 Comments

「火!」

狼無邪臉色冰冷,淡淡地吐出一個字,就見那被冰凍的右手突然冒出炙熱的火焰,冰霜被瞬間融化,手腕一轉,長劍倒轉,划向李逸手心。

李逸迅速握拳,丹元力包裹拳頭,擊打在長劍之上,發出當的一聲響聲,長劍被擊打而回,李逸借力後退。

「意與身合!」

四大地丹強者齊齊大喝,瞬間化作四把長劍,向著李逸急刺而來。

面對四大地丹強者,李逸也不敢大意,迅速轉身,風雷步踏出,躲避開來。

四把意志長劍與李逸擦身而過,直衝出數米,又立馬倒轉方向,再次圍攻而來。

在其過程中,四把意志長劍不停地變換位置,散發出一種玄奧的氣息,竟是組成一套神奇的陣法。

對於陣法,李逸自然不陌生,這是四象陣法,按照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排列。陣法一成,青龍恢復,白虎主攻,朱雀焚燒,玄武防禦,攻防一體,威力無窮。

「四象戰陣不止你們會。」

李逸冷冷一笑,四把殺伐之刃凝聚而出,按照對方排列的反方向排列,急斬而出。

砰!

一聲悶響,雙方的四象戰陣齊齊被破,四把殺伐之刃消散,化作意志之力融入天地,李逸臉色微微一白。

四把意志長劍,齊齊倒飛,在空中便化作人形,口吐鮮血落地,俱都臉色蒼白如紙。

「砰!」

就在這時,李逸後背一疼,一個踉蹌向前竄了出去,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李逸霍然轉身,蟠龍刀握在手中,符文閃爍,力量傳入蟠龍刀中。

風雷步踏出,向著狼無邪猛衝過來,掄著蟠龍刀對著狼無邪猛砸。

見到李逸兇猛而來,狼無邪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全力的一掌竟然只是讓李逸吐了一口血。 網游之最強神豪 ,連忙舉劍相迎。

當!

伴隨著一道刺耳的響聲,狼無邪踉蹌後退,握劍的右手都在微微顫抖。

「我最恨的便是背後偷襲,你是在找死。」

李逸一邊揮舞著蟠龍刀,狠狠砸下,一邊以冰冷的語氣說道。

狼無邪一言不發,再次舉劍格擋,伴隨著一連竄尖銳響聲,狼無邪一退再退,臉色越來越白。

「全部上。」

那四大地丹強者見情況不妙,一聲令下,所有迎親隊伍,地丹以上的強者全都一蜂窩的沖向了李逸。

這些人雖然都是地丹一重,二重的丹武者,但勝在數量多,各種意志之力,向著李逸籠罩而來。

即使李逸實力強大,面對數十地丹強者,十來個同級強者,加上狼無邪這個地丹五重的超級強者,仍舊顯得有些吃力。

「轟!」

二十丈火人從天而降,腳踩雙龍,耳朵上掛著火蛇,正是火神的模樣。

高級王者李尚。

見到火神,李逸立馬便知道了火人的身份,能化身火人的,只有堂兄李尚。

火神降臨,純正的火焰焚燒天地,幾乎瞬間便殺死了十來人。

「轟!」

二十丈冰人降臨,中級王者燕雙鷹也相繼而來,所到之處,冰天動地,凡是在冰神三丈之內的丹武者,全都被凍成了冰雕。

狼無邪看了兩眼火神和冰神,目光陰冷無比,隨即將目光轉向李逸,冷聲道:「今天的事不算玩,我們還會再見的。」

說完,身形一閃,瞬移而去。

狼無邪是地丹五重強者,領悟了第五重意志元神出竅,已經可以使用瞬移,李逸雖然實力比狼無邪強一些,但想要留下狼無邪,也不太可能。

因此,李逸並沒有去追,而是將目標鎖定在了剩下的眾多地丹武者身上。

這些人都是天狼山之人,今日之事讓天狼山丟盡了臉面,已是不死不休之局,這些天狼山的強者,必須全部殲滅。

面對三大王者,眾多地丹武者雖頑強抵抗,仍舊無法挽救被滅的結局。

解決了敵人,李逸這才向著那大紅花轎走去,薛玉兒早已走出了花轎,正痴痴地望著李逸。

李逸走上前來,望著薛玉兒消瘦的身軀,眼中閃過一道柔光,輕聲道:「玉兒,你受苦了。」

「李逸哥哥……」

薛玉兒眼淚滑落,撲入李逸懷中,說不出話來,只是無聲抽泣。

她以為再也見不到李逸了,狼無邪為什麼要娶她,她心裡很清楚。

感受懷中微微顫抖的身軀,李逸心裡燃起了衝天的怒火,他能感覺到,薛玉兒的修為被人封印了,他先前還在奇怪,薛玉兒怎麼不出手。

能封印薛玉兒的,很可能是她最親近之人。

輕輕將薛玉兒扶正,伸手往薛玉兒的中丹田處點去。薛玉兒沒有躲,只是深情地看著李逸。


轟!

李逸一指點在薛玉兒的丹田處,薛玉兒身體一震,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散發出來。

強大的生命氣息湧出,李逸只是呼吸一口,便感覺身體隱隱有種奇特的變化。

鄉村小神醫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玉兒,你?”

如此旺盛的生命能量,一般人不可能擁有,此時李逸似乎有些明白,狼無邪爲何一定要娶薛玉兒。

薛玉兒精緻的臉龐掛着些許淚珠,微微一笑,一枚小巧的綠色令牌憑空出現,上面刻着一條修長優美的青龍。

“青龍傳人?”

李逸大爲驚訝,沒想到薛玉兒竟然是青龍傳人,怪不得身上擁有如此強大的生命能量。

仔細算算,他喜歡的三個女孩竟都是聖獸傳人。風玄雨是玄武傳人,劉雪婷是朱雀傳人,薛玉兒是青龍傳人。

“難不成要讓我聚齊五個聖獸傳人?”如此巧合的事,讓李逸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見李逸驚訝的神色,薛玉兒頓時驕傲地擡起了頭,嬌聲道:“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可是高貴的聖獸傳人,快快叫聲使者大人來聽聽。”

看着面前這張精緻的,掛着些許淚珠的俏臉,李逸醉了。

“咳咳!”

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咳嗽聲,緊接着便響起李尚那調笑的聲音。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要聊到什麼時候,我們都在這站好半天了。”

薛玉兒俏臉一紅,低下頭去。李逸翻了翻白眼,轉頭看着帶着斗篷的李尚,笑道:“堂兄,燕兄都來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

李尚與燕雙鷹相互看了一眼,笑道:“我本來準備會王城等你,後來聽說這事,便追了過來,在來的路上遇見了燕兄。”

李逸將目光轉向燕雙鷹,李尚能來,還說得過去,畢竟兩人是堂兄弟,他只是沒想到燕雙鷹也會來。

“燕兄,謝了。”

李逸衝着燕雙鷹道謝,燕雙鷹只是點了點頭,仍舊抱着他的長劍,沒有說話。對此,李逸也沒在意,對方性格如此。

李尚和燕雙鷹兩人薛玉兒都認識,便對着兩人輕輕點了點頭,美眸中露出了一絲好奇。她對於兩人都成爲了王者也是大爲意外,很好奇他們在太古遺址中發生了什麼事,這也是全大陸都極爲好奇的問題。

十大王者,在天王城出現了四個,震驚大陸,天王城也因此而出名。

各大勢力經調查,驚奇的發現,天王城的四大王者竟都來自同一個城市,慕容城。其中兩人更是來自慕容城境內一個不出名的小勢力,風雲宗,風雲宗之名瞬間傳遍大陸。

“玉兒,你想回王城還會跟我去慕容城?”李逸看着薛玉兒,柔聲問道。

薛玉兒一臉痛苦,輕聲道:“若是以前,我一定會跟你去慕容城,但現在不行。”

“爲什麼?”李逸不解,偌大的王城竟然保護不了自己的女兒,還回去幹什麼。

也許是歉意使然,薛玉兒低着頭不敢去看李逸,低聲道:“我走了,我父親就沒命了。”

李逸一驚,與李尚兩人對視一眼,道:“玉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薛玉兒擡起頭,滿臉悲傷,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我父親中了奇毒,大部分時間都在用丹元力鎮壓,最近中毒越來越深,閉關也越來越頻繁。”

“中毒?”李逸一愣,難怪薛天王兩次聚會都走的如此匆忙,原來是這樣。

“到底是什麼樣的毒,連王城都找不出解藥?”李尚有些驚訝,偌大的王城竟有不解之毒,這是何等恐怖的劇毒。

“天狼山有解藥。”

李逸等人恍然,狼無邪爲什麼要娶薛玉兒,王城不可能不知道,薛玉兒所說的話便是王城妥協的原因。

李逸皺眉,不解地道:“伯父身爲王城之主,修爲定然不低,怎麼會中毒?”

薛玉兒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面露痛苦地道:“我母親下的。”

“什麼?”

李逸三人大驚,他們想過很多種可能,卻從未想過這種情況,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我偷聽他們的對話聽到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薛玉兒眼淚直流,如此的無助,楚楚可憐。

“也許是你聽錯了。”

李逸抱着薛玉兒,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不用說,薛玉兒身上的封印應該也是她母親佈下的,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傷心,令人痛苦的了。

薛玉兒也希望自己聽錯了,但她聽到的內容確實如此,只有嫁給狼無邪,對方纔會給她父親解毒。

“這樣,我陪你回王城,看看能不能幫你父親解毒。”

李逸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去王城看一看。李尚和燕雙鷹也紛紛表示要跟李逸一起去王城,他們都知道此去王城,若是能救薛天王還好,若是不能,那將是一場生死之戰。

幾人邊走邊說,很快便走出了密林,小猴子在白金虎的頭上蹦來蹦去,開心的不得了。

“吱吱!”

突然,小猴子望着遠方大叫起來,李逸腳步一頓,揮了揮手,讓幾人停了下來,齊齊望向遠方。

咻!

一道黑影急速而來,攜帶着強大的氣勢,落在李逸等人面前。


此人黑衣蒙面,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面。他看了看李逸三人幾眼,淡淡地道:“神殿傳人,交出你們的神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