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東方漸白,一輪紅日升空,新的一天到來。

2020-11-06By 0 Comments

今天,顧銘罕見的穿上了西裝,名貴的西裝穿在顧銘身上,顧銘顯得是那麼的英俊帥氣。

這是戴素潔昨天知道顧銘要到她這裡來,特意去商場給顧銘挑選的。

價值不菲,西裝、領帶、皮鞋、皮帶加一起,總共價值超過百萬。

不僅如此,她還特意給顧銘挑選了一塊名表,售價高達三百萬的柏萊士。

穿上這樣的衣服,戴上這樣的腕錶,顧銘的逼~格往上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撲面而來的成功人士氣息。

此刻,戴素潔正如同妻子一樣替顧銘扎著領帶,紮好以後,欣賞著她的傑作,越看越是滿意。

她早就看顧銘穿那一身破爛不順眼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給顧銘換,今天抓住機會,把顧銘里裡外外換了一個遍。

她迷醉了,這才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男人。

自然,她也是盛裝出行,穿著一條由國際知名設計大師設計的長裙,帶著名貴的鑽石項鏈,確保不會給顧銘丟人。

顧銘:「……」

他有種參加宴會的感覺,可這只是一場土地拍賣會而已,值得這麼隆重嗎?

「值得!!」

戴素潔認真說:「我戴素潔的男人,只能他看不起別人,沒有人能看不起他。」

她認真了,認真得可怕,也就是她現在年齡大了,她要是年輕個三十歲,她會義無反顧的嫁給顧銘。

至於以前她包的那些小白臉,她壓根沒有把他們當成過她的男人,那些只是她的玩物罷了。

高興的時候,小鹿鹿、小寶貝的叫得可親熱了,可一旦她不高興,她會毫不猶豫的一腳踹開他,如同陸子含那般。

顧銘不同,從她跪下幫顧銘的那一刻起,顧銘就是她的男人,只有她的男人,才配得到她這樣的服務,不是,那隻能跪著服侍她。

顧銘心很累。

邪王帝妃:極品逆天馴獸師 胡敏讓他穿差點,遮掩鋒芒,免得招蜂引蝶,可戴素潔卻是想讓他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該聽誰的?顧銘表示他不知道,他是有啥穿啥,壓根不在意這個。

他的女人開心就好。

出門,前往商會,好巧不巧,迎面碰到來商會上班的張陽輝。

看到顧銘,張陽輝的心情很壞。

自從得知這一次拍賣的土地有那塊邪門地,他就知道顧銘會去那裡進行實地考察。

他找殺人,在那裡守株待兔,要的就是顧銘性命,要顧銘以後別再出現在他面前噁心他。

他一直在等殺手的好消息傳來,卻遲遲沒有收到。

他想過任務失敗,但按照他的想法,乃怕失敗,這位身手了得連殺八人的亡命徒也能給顧銘一點苦頭吃,保不準就砍上顧銘幾刀,重傷顧銘,替他出口惡氣。

可結果,一大清早,顧銘就西裝革履的出現在他面前。

曾經他手下的員工,現在穿著跟他一樣的名貴西裝,戴著跟他一樣的名貴腕錶,這別提多噁心他了,早飯都差點吐出來。

這日子沒法過。

想到顧銘等會還有資格坐在商會拍賣室,他就渾身不自在,有種請假回家不上班的衝動。

但是,他忍了。

他失敗了,但並不意味著顧銘今天就能稱心如意,汪振海還在呢,今天非得好好噁心顧銘一把不可,他要留下來看顧銘氣急敗壞的模樣。

他假裝沒有看到顧銘,悶頭朝商會走。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顧銘自然不會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張陽輝的冷屁股,同樣對張陽輝是不予理睬,只是用慧眼撇了一眼張陽輝氣海,想確認張陽輝有沒有干過買兇殺人這種事情。

這一看,顧銘直接笑噴了出來。

「笑什麼?」戴素潔好奇道。

「沒……沒笑。」顧銘強忍著笑意說。

戴素潔撒嬌說:「銘哥哥,你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給我說說憋,讓我也樂呵樂呵。」

顧銘:「……」

這是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極其的不地道。

然而,這關他什麼事情?既然戴素潔想知道,那他告訴戴素潔他看到什麼不就完了,壓根無需在意張陽輝的感受。

顧銘附耳說了一句,戴素潔同樣笑噴,還難以置信的說:「真的假的?」

顧銘自傲道:「鐵口神算,你說真的假的?」

「那肯定是真的。」

戴素潔說,她相信顧銘不會看走眼。 戴素潔好奇道:「銘哥,張陽輝知道這事嗎?」

「應該還不知道。」

「那我們去告訴他?」

顧銘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這種事情告訴張陽輝,張陽輝指定氣吐血,立馬回家提刀砍他老婆。

張陽輝跟他有仇有怨,還買兇殺他,可是他老婆沒有,他豈能因為他和張陽輝的恩怨牽扯別人。

他是不會告訴張陽輝,此刻他老婆正在跟別的男人滾床單,更不會把這當成報復張陽輝的手段。

他就當個樂子看一看,開心一下,僅此而已。

他搖頭說:「算了,這種缺德事情我們不幹,讓張陽輝自己去發現吧!發現不了,活該他一輩子戴綠帽子。」

「說得也是。」

戴素潔點頭,對顧銘又高看一眼,一般人可沒有這樣的覺悟,早就把這種事情告訴仇家,讓他不痛快,哪像顧銘這般,知道都不告訴。

八卦聊完,兩人緊跟著進去。

商會拍賣大廳,十幾名房產大亨坐在其中,顧銘進來,吸引了眾人注意。

其中,兩個人值得介紹,其中一位是天宇地產老總,段宇,另外一位則是振海地產老總,汪振海。

看到顧銘進來,兩人的反應迥異。

汪振海是冷眼看著顧銘,毫不掩飾他對顧銘的討厭和憎恨。

至於段宇,則是立馬起身,上前與顧銘寒暄,熱情的不要不要的。

簡單的寒暄后,段宇輕聲說:「顧大師,剛才我聽汪振海說,他已經請別的大師看過,有辦法解決七號地的問題,還準備大量資金,看樣子對七號地很有興趣啊。」

周夢伊沒講,戴素潔也沒有講,但是七號地掛出來的那一刻,不說全部,申海市至少百分之九十的房產大亨都知道,夢家和宜家會競標這塊地。

這不關他們的事,因為他們拿下那塊地也開發不了,只是羨慕夢家和宜家能撿這麼大一個便宜。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汪振海說他也找到了解決七號地問題的人,還準備很多錢。

汪振海與顧銘的矛盾由來已久,他會讓顧銘好過?乃怕這一次他拿不下這塊地,不是夢家和宜家兩家聯手的對手,也絕對不會讓夢家和宜家撿大便宜。

萬一拿到了,那更是沉重打擊。

畢竟土地不是天天都有得買,今天拿不到地,下一次得等到三個月以後。

無形中損失三個月,對夢家這種急需轉性的房地產來講,是致命的,特別是士氣方面,更為明顯。

當然,這不關他們的事情,他們看樂子就行,也只有段宇這種跟顧銘關係不錯的老闆,才會把汪振海剛才說過的話告訴顧銘。

戴素潔也聽到了,心頭一緊,暗道這一次她們大意了,以為十拿九穩,壓根就沒有準備太多現金,也就十個億的樣子,這怎麼跟人家爭?

她擔憂的看著顧銘。

顧銘眉頭一皺。

汪振海找到能人了?這他敢信?他壓根不信。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汪振海的氣海出現在他視線中。

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副畫面。

畫面中,汪振海求爹爹告奶奶找人借錢,不出意外,應該是資金周轉陷入問題。

這一點,也被汪振海的事業線佐證,代表事業的綠色氣海出現大幅度回落的情況。

顧銘笑了,想到了原因,這是汪振海搶著跟夢家收購問題房屋造成的後果。

他出的價錢比夢家高,收到的問題房屋是夢家的五六倍,多達六七百套,積壓了幾十億資金。

如果,如果他真請到能人,把問題房屋的問題解決了,倒手賣出去,可以大賺一筆。

從氣海反饋的結果來看,汪振海壓根就沒有請到能人,問題房屋的問題還在,賣不掉。

房子還在,汪振海憑什麼拿大筆資金來跟他競爭七號地? 後宮之灼心蜜寵 這擺明了就是來噁心他,想要讓他也不舒服嘛。

不過,他卻是沒有拆穿,故作不屑道:「他也能找到能人?怕是在這裡虛張聲勢,想要噁心人吧!!」

汪振海聽到了,站了起來,回懟道:「顧銘,別以為會點雕蟲小技就可以目中無人,華國大地卧虎藏龍,比你厲害的人多了去了。」

「至於我是不是在這裡虛張聲勢,等會你就知道了,今天你註定白跑一趟。」

「白跑?你夠資格嗎?」

顧銘瞧不起的說:「夢家和宜家聯手,市值超你的振海地產一倍,我看今天白跑一趟的人,是你。」

「不信?那我們走著瞧,看今天誰空手回去。」

說完,汪振海不說話,坐下。

顧銘等人也去到他們的位置坐下,戴素潔輕聲問:「汪振海到底什麼意思?」

顧銘給了戴素潔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后,擲地有聲說:「管他什麼意思,這塊地我們拿定了。」

很多人聽到,用瞧不起的眼神看著顧銘,心想,到底是年輕人,沉不住氣,縱然有一些普通人沒有的本事,也註定沒有多大的成就。

汪振海臉色不變,心中卻是笑開了花,拿定了嗎?那可得做好大出血的準備哦。

九點。

拍賣會開始,商會主任何英武上台進行簡短的講話,然後美女主持人宣布競標會開始。

首先競價的是正常土地,每一塊地都是價值不菲的存在,幾十個億算是正常的,有一些好地段,起拍價都是幾十億,成交價上百億。

寸土寸金,莫過如此。

但是,依然擋不住房地產大亨的熱情,報價聲此起彼伏,拍賣現場熱鬧得菜市場一樣。

最後,就是七號地了。

美女主持說:「關於這塊地,想必大家都所有了解,商會也特意請地質專家進行勘探過,得出的結論是存在一種特殊磁場,長期身處其中,會出現幻聽等情況。」

「如何解決,商會目前沒有辦法,所以競標時請諸位老闆慎重。這一次,無論出現任何問題,商會都不會收回那塊地,所有損失,由拿地者自行承擔。」

對此,在場眾人毫無意外,因為來之前,他們都收到消息了。

現在,他們就看是誰拿到這塊地,又能不能解決那裡的問題。

砰!

一聲錘響,美女主持宣布競價開始,起拍價,一億。

「兩億。」

汪振海搶先競價,並毫不客氣的把價格翻了一倍。

顧銘同樣舉牌,報價道:「三億。」

「五億。」汪振海再次報價。

「十億。」

眾人:「……」 嘩聲一片。

現場眾人交頭接耳議論起來。

他們覺得顧銘衝動了,不應該出價十億。

然而,顧銘卻不這樣覺得。

他想過用最少的錢拿到這塊地,也有辦法用更少的錢拿到這塊地,但是他忍了,沒有這樣做。

賺錢太多容易遭人嫉妒,所以他根據這塊地以前的價格,出價十個億。

這個價錢,以前有人給過,成功拿地,由此可見商會對這個價錢是能接受的,他用這個價錢把地拿到,商會無話可說,別人也無話可說,剩下,那是他憑本事應得的。

他沒有胡亂報價,周夢伊和戴素潔準備十億也是有依據的。

可是,別人不知道,他們只知道,以前這塊地的最高成交價是九億。

幾年前的九億,購買力差不多跟現在十億相當,可是以前能退,現在不能退,處理不了,那就是純虧十億。

「看來顧銘很有自信,自信他一定能處理那塊地的問題。」

現場眾人得出這樣的結論,然後把目光投向汪振海。

剛才,汪振海可是言辭鑿鑿的說他也找到可以處理那塊地問題的辦法,現在到了證實這句話的時候了。

如果是,汪振海一定會繼續加價,因為那塊地的市場價遠遠不止十億,正常價值在三十億左右。

二十億的差價擺在那裡,任誰都要動心,汪振海要是真能解決,絕對沒有拱手相讓的可能。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汪振海不會讓,也不能讓,十億遠遠不能讓他爽,他需要顧銘出更多的血,他心裡才痛快。

志在必得?

他眼中露出不屑之色,跟他比,顧銘還差得遠,他今天坑死顧銘沒商量。

他要接著演,並且很投入的演,所以他壓根沒有猶豫多久,片刻間,做出選擇,再次舉牌,報價說:「我出十五億。」

全場皆驚。

這個價錢也敢喊,這汪振海的底氣比顧銘還足,他們認定汪振海已經找到解決問題房屋的辦法。

羨慕!!

他們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汪振海,腸子都悔青了,後悔沒有花大價錢去找能人幫助。

早知道這招有用,他們肯定如汪振海那般,接二連三從港島那邊請知名風水大師助陣。

現在,他們不敢賭,只能看二人龍爭虎鬥。

他們再次把目光投到顧銘身上,期待顧銘這一次又會報出什麼樣的價來。

然而,令他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幾秒過去,顧銘居然沒有任何舉牌的意思。

我去,這是不打算競價了?要把七號地拱手讓給汪振海?這……

他們有些懵,剛才不是還說勢在必得嗎? 第一下堂妻 怎麼這麼快就慫了?

汪振海的心提到嗓子眼來了,手心全是汗,生怕顧銘不競價了。

顧銘再次舉牌,他鬆了一口氣,暗想他多慮了,顧銘怎麼可能這個時候罷手嘛,怎麼的也要等到二十億以後。

夠了,他覺得夠了,讓夢家和宜家多花那麼多的冤枉錢,已經足夠他心裡好受一些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