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林雪兒氣得不行,有這樣作弊的嘛?!

2020-11-03By 0 Comments

三榆木疙瘩愣是死活沒反應,溫光頭還忙分辨:“團長啊!我們是下力在學啊!”

“對了,溫大隊長猜到了!”周大少團長急忙宣佈,“下的是雪!”大家全被周大賴皮氣笑了,人家溫大隊長說的是“下力在學”。 貴女相師:裴神,請克制! 他直接說成“下的是雪”。偏也沒有偏的這麼兇嘛!於是在一片鬨笑聲中,“下力在學”的溫光頭大隊長“下的是雪”成功攬到了駕艇送周大少團長到石牌的任務。

果然,開起小炮艇跑得飛快,兩小時就到石牌鎮山下的江岸碼頭了。周大少一衆人下了小炮艇,沿着山路到了石牌鎮上。鎮子街上沒有幾個人,人們吃了少午飯,三三兩兩休閒下來都到鎮子裏的一個神龍茶館吃茶擺龍門陣去了。

找到茶館給老闆幾個錢,老闆給周大少團長找了一個據說有些文化的非常熟悉當地地理風情的叫王大哥的中年人。大家一看,土裏土氣的這就是文化人?王大哥領着周大少一衆人花了幾個小時把石牌鎮周邊地形地貌都仔細走了一遍。

五點來鍾了,此時天近黃昏,夕陽把萬山峻嶺和山下像一條彎彎曲曲帶子似的長江都撒上了一層金輝,分外輝煌美麗!衆人一時都被這自然界的奇景吸引住了,駐足欣賞起難得一見的峽谷美景。

“萬山磅礴水泱漭,山環水抱爭紫紆,時則岸山壁立如着斧,相間似欲倆相抉;時則危崖屹立水中堵,港流阻塞路疑無……”念着詩的周大少可沒這文采,這是郭沫若所寫的《蜀道奇》:這首很長的詩把峽區風光的雄奇秀逸,描繪的淋漓盡致。周大少只記得幾句了,隨口唸來,竟也有些太白神韻。

聽到起周大少隨口幾句詩,帶路的王大哥不禁打量起這個領頭的瘦弱年輕的少年。心中連聲稱讚,可以嘛,狀元之才喲!各位可別小看了一石牌小鎮,那可是文化底蘊很深厚的!留下過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劉禹錫、范成大、歐陽修、蘇軾、陸游等等近千位詩聖文豪的足跡,更有許許多多千古傳頌的詩章顯文,是號稱“詩海文鄉”的!就是目不識丁的小鎮人,從小耳濡目染,不會作詩也會吟上兩首名家之作。

“小哥,可是真好文采啊!大家也是第一回來石牌小鎮吧。這三峽數百里,兩岸連山,略無闕楚,重巖疊嶂,隱霧蔽日,白非正午時分,不見曦星曉月。至於夏水襄陵,沿溯阻絕,或王命急宣,朝發白帝,暮至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春冬之時,則素湍懸譚,迴清倒影,絕壁直立,多生奇柏,刁泉瀑布,其漱其間,清榮峻茂,幾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高猿長嘯,屬引悽異,空谷幽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天下奇險壯美,唯三峽獨尊也!”

完求了,自己覺得文采也略有一點的周大少得意洋洋拽了幾句郭大才子的詩,竟引出了一山中大隱的長篇宏論,又加上有些方言口音,周大少聽了個二不掛五(川渝方言半懂不懂的意思),至於其他人則直接雲山霧罩,如聽天書!周大少團長臉都紅了:真是別裝逼,裝逼遭雷劈!整了個班門弄斧,真真是貽笑大方啊!

周大少團長嘿不好意思地說:“王大先生,適才班門弄斧,惹人恥笑了。先生真山中隱士,世上高人啊!”

“小先生過謙了,老哥可當不起先生大稱。雖識得幾字,吟得幾首詩詞。剛纔所念的不過是北魏酈道元《水經注》的描寫的三峽一段罷了,哪敢據爲己功!小先生所作纔是真才名章。 久幽凌霄錄 堪比千古名家啊!”

“咳,我念的也是當今大才子---郭沫若先生的大作《蜀道奇》詩中的數句,可也不是我做的哈!”周大少忙解釋。

這下子大傢伙全哈哈大笑起來,鬧求了半天,都是扯着虎皮當大旗-----虛張聲勢啊!

兩個假把式這下子成了真朋友。要說這峽區的人淳樸啊,王大哥晚飯非要拉到周大少一衆人到鎮上家中吃去。也完全不考慮這一頓飯可能夠他家半月的伙食了。

周大少實在盛情難卻,答應了。卻悄悄吩咐萬朵花跑一趟,到山腳下江岸碼頭喊溫光頭派兩人背點罐頭、乾麪啥子的上來。要不然,老子這一大羣人還不得像蝗蟲一樣啊!沒有這麼吃王大哥的。

算得上浩浩蕩蕩的周大少一衆人來到王家並不寬敞的家裏,頓時擠得滿滿當當,連板凳都找鄰居借了好幾根。深怕王家大嬸不高興的周大少團長心裏有些感動:淳樸的峽區大嬸熱情得很,根本沒有一點的不悅之色,反而是十分真誠地招呼大家,連聲抱歉說家裏條件不算好,怠慢大家了。

等到萬朵花和倆水兵揹着兩箱肉罐頭、米、乾麪等氣喘吁吁給王家送來,王大哥兩夫婦卻堅決不收,吃頓便飯個嘛,客氣啥子喲。周大少一衆人都很感動,好人家,好人家!

“不行,王大哥,王大嬸,必須得收下,要不然我們走了。 棄婦有情天 峽區生活不易啊,一路上,我們都看到了:稍微有點空當,人們都開成了巴掌地,真是巴掌地啊!有的大小就像一個臉盆大,種包穀(玉米)也就倆株吧?!山高坡陡,要種活都非常困難啊。今天我們這一大幫子人吃的包穀粑、土豆,都不知道要好多巴掌地才能出喲!”說到這裏,周大少心裏一酸,眼睛都有些紅了,後世建國都六十年了,自己三下鄉時還有這樣子的,真是當時有種欲哭的感覺。

他忙定住神,打諢道:“大哥請我吃頓飯,不收東西可不幹!”。

“好嘛,我收,我收下!”王大哥兩夫婦見周大少真是情真意切,終於收下了東西,卻是對大家千恩萬謝。施人無私,滴水泉報,好人家喲!怪不得後世,國家修建三峽大壩,峽區百萬民衆,無怨無悔,爲了國家爲了更多人,義無反顧拋家舍業搬遷他鄉,卻幾乎沒有幾個人提出更多的要求。三峽百萬移民萬歲!

峽區的人家,基本上一年四季包穀、土豆當家。周大少一衆人圍着火塘,火塘上坐着一大鍋子:鍋裏翻滾着幹豇豆、幹蘑菇、幹蕨菜等一些風乾了的春夏秋採來的山珍野菜(現在這些可就貴了!)和幹小魚兒(附近多支流盛產這些小竄竄魚,風乾即成可吃一年),拿來就着煎得金黃的包穀粑,倒別有一番風味。 霸寵妖妻:總裁大人饒了我 (筆者曾在附近的神龍溪吃過這樣一頓,十個人每人八十元,貴是貴確是很安逸!)火塘裏也扔了一些土豆,聞到香味刨出來,撕開土豆皮皮,沾點鹽粒幹海椒面,也是好吃得很!

周大少團長抱着王大哥的一瓶酒稀罕的看過來看過去,

“王大哥,你這個果酒是野生獼猴桃酒啊!好東西,好東西啊!本地野生獼猴桃產得多不?”

“那可就多了!這附近至峽中周圍幾百裏的崇山峻嶺隨處可見,峽中的很多猴子,全靠這些野果子。也吃不完,都落到地上爛了,堆起多厚。”

“哎呀!”周大少團長高興得一拍大腿: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哪一處山水不養人嘛!老天爺看峽區人家苦,把世上這麼好的寶貝放這裏了,幾百裏遍山遍野都是!(後世幾乎砍完,成了長江柑橘帶了!這些背時戳戳的砍樹派)媽吔,後世都十幾元錢一斤,還多不是野生的,這可真是好寶貝啊!

這後來,周大少團長就不讓衆人喝這獼猴桃果酒了,自己一人霸着,哪個好意思跟團長爭嘛,只好盯着周大少團長抱着個酒瓶子傻樂,時不時喝上一口。最後告辭王大哥兩夫婦的時候,大半瓶子(兩三斤)獼猴桃果酒竟被周大少團長一人喝了。雖說果酒酒精度數不高,周大少團長還是暈兒忽忽:怎麼告的別;怎麼下的坡(萬朵花和一衆人輪流背的,幸好他娃不重喲);怎麼坐小炮艇回到江海輪;怎麼衣服都不脫抱着個空酒瓶子死不鬆手就躺下了。全不知道。

看到兩夫人有些責備的眼神,萬朵花急忙解釋:團長這回不是借酒澆愁,他是飲酒助興,高興得喝醉了!

爬山涉水,累個半死;窮山惡水,苦不堪言。周大少團長啷個會高興得成這樣子了?兩個女娃子你看我,我看你,不曉得家欣哥、心上人哪根神經搭錯了。難道是昨晚上半夜綺麗,美女嬌娃在抱,周大少團長就樂成了這樣?倆個女娃子想到這裏,臉上都飛起了紅霞:這個死崽兒,就這點出息啊!那你那個掛名上峯範哈兒大哥,一火色娶了十七房太太,還不得高興得直接醉死幺臺(川渝方言算了的意思),也好做個風流鬼啥!

(重慶這鬼天氣太熱了,老鷹真是辛苦啊大家支持一下嘛!) 110章 三峽行之猴兒酒與四川話

一夜宿醉的周大少被馬曉雨“乾爹,乾爹!”的叫聲吵醒了。船隊已按航行計劃於早上五點鐘就出發,向着三峽頂水前進了。周大少睡到七、八點,也可以了啥。

周大少一睜開眼,嚇了一大跳:聲音倒是熟悉的乖雨娃子的聲音,在眼前的卻是一個毛茸茸的睜着一雙好奇大眼睛的圓乎乎的小猴子頭!哪個時候馬曉雨退化成了小猴子嘛?

看到乾爹嚇了一大跳,藏在小猴子後面的馬曉雨和一旁的馬曉旭倆小兄妹笑得“呵、呵”止不住,高興慘了。周大少恍惚記起昨晚好像王大哥是要把家裏養的那隻小獼猴送給他,當時自己還一個勁誇這個哈巴狗大小的小猴子好好耍喲!這下,周大少團長也大笑起來,格老子的這猛的一下還差點以爲馬曉雨由人變成了小猴子!

“乖雨娃子,喜歡小猴子啥?你給它取名字莫得?”周大少一把把馬曉雨連人帶小猴子抱過來開心地問她。

“乾爹,我好喜歡這隻小猴子喲!萬朵花叔叔說它叫小石頭。小石頭可乖了!”馬曉雨喜愛地撫摸着懷中的小石頭毛茸茸的小圓腦袋說。

“小石頭?石牌鎮的小猴子,名字還真取得不錯。”周大少說道。

旁邊的衆人看到這溫馨的一幕都面帶微笑。

林雪兒把一碗麪端給周大少,把馬曉雨抱過來,邊看着周大少呼嚕呼嚕吃麪條,問他道:

“曉舟,昨晚上啷個喝醉了嘛,聽萬朵花說你是高興得很,啥子事情這麼高興呢?”

“我打算在石牌投資建廠!”周大少停下筷子興致勃勃地說道。

“啊?!”不僅是林雪兒,就是在場的其他人都大感意外:就這荒山峻嶺半山腰中的一個彈丸小鎮,不足百戶數百人口。一年到頭,包穀土豆都吃不飽。說句不好聽的話,鳥兒都不到這窮山僻壤生蛋!周大少團長瘋了,跑這投資建廠?不會是看這裏老百姓很窮很苦,搞啥子慈善工程吧!團長那顆對老百姓的善心可是真真的。

“哎,我那瓶獼猴桃果酒呢?”周大少團長也不多話解釋,滿世界找開了昨晚死不鬆手的那個空酒瓶子。萬朵花趕緊把好不容易昨晚從酒醉中的周大少緊抱着的手中拖下來的空酒瓶子找出來遞給周大少團長(看周大少團長這麼稀罕萬朵花還算聰明沒敢把空酒瓶子扔球了)。周大少團長接過一看,空酒瓶子?!氣到了大叫:“哪個龜兒把老子的酒喝完球了嘛?!老子不是喊不準喝了啥!”

昨天跟他一起去石牌的人奇怪地把他盯到起。周大少這才彷彿記起好像是個人昨晚高興了就忍不住喝上一口,一直霸到起酒瓶子沒鬆過手。當然喝光了這瓶獼猴桃果酒的人絕對不會有別人,正是他個人自己這個龜兒子啥!

周大少團長“嘿、嘿”的自嘲地傻笑,忙轉移話題:“雪兒,本來還想讓你嚐嚐這裏特產的野生獼猴桃果酒,哪曉得遭我暈乎乎給整完了哈。嘿、嘿,對了,你們幾個昨天也喝了這酒的說說,這獼猴桃果酒啷個樣?”

幾個昨晚上喝過幾口獼猴桃果酒的弟兄一致說好:果味酒香渾然一體,甘甜清冽,回味悠長,飲後許久餘香猶存,真是好酒!要不是周大少團長霸到起酒瓶子,搞不好自己一個人就能把這兩三斤的獼猴桃果酒給喝完了。

周大少團長意味深長地對大家說:“這釀造獼猴桃果酒的野生獼猴桃樹在石牌鎮這兒一帶可是遍山遍陵都是喲!”

別的人可能只是覺得這獼猴桃果酒很好喝,林雪兒醫生出身,太知道了這野生獼猴桃富含十幾種維生素,特別是維生素c,號稱維c之王,營養價值很高,而釀造成低酒精度的果酒既解決了野生獼猴桃不好保存的問題又最大限度的保留了以上的營養成分,是非常適合人們身體健康的飲品,與全世界流行的法國葡萄酒、美國甜橙酒號稱世界三大健康果酒,是咱中國的國之瑰寶!只有中國才產。曉舟可真是慧眼如炬,識得好東西!怪不得他高興得喝醉了。可惜了一大瓶子獼猴桃果酒,竟被他崽兒一個人喝光了,要不然一定好生嚐嚐!

林大小姐正在遺憾,氣死個人的周大少竟給大傢伙講起來傳說中的真正野生的獼猴桃果酒---猴兒們釀造的猴兒酒!這可是獼猴桃果酒中的最高品質。

“這猴兒們釀酒的酒巢,可是不知多少年的老窖了!可能比五糧液、瀘州老窖啥子的百年老窖時間都要長很多,多在山高密林中,幾無人煙。猴兒們每當野生獼猴桃盛產時,擇些好的野果,當然也不僅限於野生獼猴桃,也有些其他的野果子,全部堆於酒巢中,依靠那不知好多年的老窖微生物自然發酵釀得。哦,據偷過猴兒酒的人說這猴兒酒的酒巢一般是很大的樹木自然形成的空穴。等到起猴兒酒好了,卻只有猴羣中地位較高的猴王和他的幾個寵妃才能喝,其它的猴兒只能望美酒興嘆喲。猴兒們守衛這猴兒酒可嚴密得很,非常難偷啊!這猴兒酒可是珍貴稀少得很。哎,我也是聽過沒見過,要是能讓老子喝上一瓶猴兒酒,就是返回去當個猴子也值了!”

昨天王大哥自釀的獼猴桃果酒就讓大家回味無窮了,這一聽到起周大少團長吹得這猴兒酒更是如此了得,大家都不自覺地添起了嘴脣。別說團長了,就是讓我們喝上一口這神奇的猴兒酒,當猴子也行啊!

這可更把林大小姐氣得不行,不說猴兒酒了,就是普通的一瓶獼猴桃果酒,也遭周大少一個人霸到起喝得精光,這個時候還故意擺猴兒酒來饞別人,真是個死崽兒!周大少團長收住了天馬行空的擺古(川渝方言講故事的意思),這時對大家說:“你們說,我投資在這盛產野生獼猴桃的石牌鎮建個獼猴桃果酒廠,是不是要得啊?”

要得,非常要得!大家全部齊聲歡呼,好了,我們都可以喝上這世間的難得的美酒了,這下子真是跟着團長走,有肉(澄江養殖基地)又有酒(石牌果酒廠)啊!181師的哪些個丘八還說對啦。

說點後話,37年一開春,周大少團長就佈置人租了重慶民生輪船公司兩艘貨輪,把建一個小型酒廠的建材、釀造設備啥的全拉到石牌,又高薪聘請了江津老白乾的幾個老行市(川渝方言老行家的意思),在這個彈丸小鎮真的建起一個佳雪食品加工廠下屬的獼猴桃果酒廠。

石牌人那當然高興慘了:不僅有近百人直接被周大少的果酒廠招爲工人,而且這滿山遍嶺的野生獼猴桃,原來只不過是些喂野猴的東西,在山上大部分白白爛掉了,如今可好,竟可以採來換錢,周大少收購價還不低,石牌鎮的人和附近一些大山的村落的人們欣喜萬分:這不是隻要費點力氣就能發財的金光大道嘛!野生獼猴桃可到處都是。

這年的獼猴桃果酒產量不算很高,二百來噸吧,但是產自石牌鎮的獼猴桃果酒非常受市場的歡迎,在萬家商貿的強力推出下是供不應求。隨着石牌小鎮的人們迅速發家致富,一些附近的大山中的村落和鄰近小鎮的人們紛紛搬遷過來,於是更多的生意人也紛至沓來,不到一年時間,37年底的時候,昔日窮山僻壤的鄂西山區彈丸小鎮---石牌鎮竟也繁華起來,逐漸成了這一帶峽區的區域經濟中心,人口由數百人爆漲十倍達到三、四千人!

而周大少“周大善人”的名號在石牌鎮舉人皆知,聽到說他念念不忘要尋摸一點很難搞的猴兒酒,大家竟也不顧山高林密四處找尋,奇蹟般地把這種只是聽說過的從未有人真看到過的稀世奇珍還真尋到一處,通過與野猴子們鬥智鬥勇,石牌鎮老鄉終於是弄到十來斤猴兒酒,歡天喜地地託王大哥給周大善人送到重慶,把周大少差點感動的哭了。

那個祕密的地面對空觀測站也借獼猴桃果酒廠的掩護,在石牌鎮附近的一個視界寬闊的制高點建立起來:重慶安上了一雙千里眼!任何想沿着長江飛入四川重慶天空的飛機都逃不開監視。

已近四十的王大哥被周大少團長批准光榮加入防空團(石牌鎮的人們以能加入周大少團長的隊伍爲榮),周大少團長可比西南王劉湘豪氣:給這個有點文化的四十歲的湖北佬一火色就封了個上尉連長,月餉二百元!(比他媽的鄂軍一個團長都高)手下卻只有九個人的一個班,專門負責石牌地面對空觀測站的守衛和對空監視。

專門跑一趟重慶來進行防空知識培訓的王大哥連長,別的啥子都沒帶,就小心翼翼地背了十來斤的全鎮鄉親四處爬山涉水千辛萬苦尋摸的最珍稀的世間奇品---猴兒酒,給這個造福石牌鎮老鄉的周大善人送來。

看到這瓶碧綠澄淨的猴兒酒,周大少團長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石牌鎮的老鄉太好了。這瓶奇珍,周大少團長稀奇的啥子是的,根本捨不得喝,自己最心愛的倆個女娃子也只是用筷子頭沾沾嚐嚐罷了。最後這瓶猴兒酒雖然也喝光了,但卻有一段可比酒泉的佳話,略過不提。

再回到現在的船上吧,吃完麪條的周大少團長無事可幹,一想幹脆給大部分從未見過三峽的兄弟們擺擺三峽吧,免得大家看着這羣山峻嶺的,看啥子都覺得差不了好多,卻不知道這段百餘公里的奇峻峽谷有着數不清的美麗故事和神奇的傳說。

周大少團長把蘭蘭妹妹泡好的沱茶端起,跑到江海輪的駕駛艙,一屁股坐下,把船長用的揚聲器扯過來,準備給這些大部分是北方來的弟兄們當導遊,邊欣賞秀麗奇峻的風景邊聽他娃聊故事擺古,那纔是真正的遊歷三峽啥。

“弟兄們,早上好啊!我是團長,我給大家做導遊哈!”剛吃了早飯的周大少團長中氣十足,聲音大得連一二百米外的領航的三艘小炮艇都求聽得到,大夥一下子就被周大少團長吸引了。

“剛纔過的是湖北的秭歸縣城,大家現在往長江的北岸看哈:這個位於秭歸向家坪的大檐硬頂的磚木結構的,三間三進,具有典型江南風格的千多平米的建築羣就是始建於漢,重修於清乾隆年間的屈原祠。屈老夫子我就不詳細說了哈,大傢伙都知道。沒有他老人家我們哪裏會有美味的糉子吃嘛?”周大少好吃狗時刻不忘題詞(提吃)。周大少團長在揚聲器是用川普(這個時候應該說是北方話)說着,整個船隊都聽得到他那蹩腳的夾着舌頭說的北方話。

“這前面大家可得仔細瞧哈,特別是還沒找小媳婦的光棍們,說不定以後你就會在上、下川東找到意中人。(衆人大笑)俗話說,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那是咱中國有名的四大美女,其中一個把天上飛的大雁都吸引下來的一個大美女,四美之一的王嬙王昭君大美女就出生在這兒----湖北巴東縣香溪河口。這條香溪河是長江的一條小支流,發源於湖北的神農架,可是被稱爲長江三峽的‘翡翠長廊’……”。

“團長,團長,”周大少團長正在揚聲器中說得口水翻天,聽得津津有味的弟兄們卻突然聽到起揚聲器中傳出來幾個北方籍弟兄的聲音,大家凝神聽着。

“團長啊,你說得非常好!但是你還是用四川話說吧,我們這兩月也聽習慣了。現在你乍一用北方話說,我們反而有些聽不太懂了,你的很多發音根本不是北方話的發音,我們得費力地去猜啊!”幾個跑上駕駛艙的北方籍弟兄紛紛說道。

聽到起揚聲器中的對話說到這兒,整個船隊,包括前面小炮艇的官兵和民生輪船公司的幾十個員工全部大笑了起來:是一直覺得周大少團長夾着舌頭說北方話別彆扭扭的,他自己說起難受,我們聽起更難受啊!怪不得幾個弟兄實在忍受不住跑上去勸周大少團長還是說四川話算求了!

“哎喲,要得嘛,老子巴求不得囉!這半天老子的舌頭都遭夾麻了喲。”揚聲器中周大少團長哈哈大笑說着,大家聽到這兒又是開懷大笑。對了嘛,就用四川話說啥,聽都聽倆月了,也大概能知道是啥子意思了啥。

於是揚聲器中大家又終於聽到熟悉了的周大少團長的四川話了,不用再費腦子想剛纔周大少團長爲啥子說他的頭像山溝,追尋歲月的流逝(周大少團長的頭圓不溜秋,實在是不像山溝溝啥),其實這是大家聽差了,川普中,這“像”與“向”根本無法分辨。周大少團長說的是:他娃低着頭看着香溪的山谷溝壑,想追尋一下王大美女那時流失的歲月時光。用四川話一說,那就是大白話,明白得很:我低着腦殼看着香溪的山谷溝壑,想回到王大美女的那個年代去看看大美女長得乖不乖?

這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奇特的一個過三峽的船隊(許多的西南服務團隊員直到很多年以後都記得一些三峽的故事和傳奇),一路上大喇叭揚聲器裏大部分時間都有一個四川口音的稍顯稚嫩的少年的聲音,間或還給大家吼首《川江號子》(大部分北方弟兄終於知道了爲什麼四川人被稱爲耗兒了)、《縴夫的愛》啥子山歌膩曲的。真是團長兼職當導遊,歡歌笑語過三峽!

(重慶連續幾天都是熱到40度,老鷹也是寫得火熱,大大們也像太陽一樣火熱的支持一下啥!) 最漫長的五年 111章 三峽行之白帝城周團長巧破八卦陣

周大少團長說完西陵峽,已經是下午二點多鐘了。林雪兒和蘭蘭妹妹要替他。周大少怕她們不太知道三峽的這些東西,蘭蘭妹妹說上一次跟着家欣哥走過一趟三峽,也大概聽到他講過一些,換換他休息一下子嗓子,要不然一個人緊到這麼說遭不住的。

周大少同意了,休息一下。於是揚聲器中傳出“山城甜妹子”的甜美的聲音,那就不僅聽得懂而且悅耳,大家歡迎得很。

“剛纔,團長說過了東起香溪,西至南津關的西陵峽,有三個之最:三峽中最長的一個峽;三峽自然風光最美的一個峽;三峽中最險的一個峽谷。我補充一下哈,它還是支流最多的一個峽谷,而且大都清澈見底,兩岸則青山秀嶺,是非常美麗的。

現在,我們過了湖北巴東的官渡口,這就算巫峽了:這段巫峽綿延40餘公里,而至重慶巫山縣城的大寧河口爲止。

快看左邊,這就是鐵棺,其實是巫山古人類的懸棺,是木頭棺材,因爲氧化了變成黑色就像黑鐵一樣而得名。這一段峽谷也叫鐵棺峽。下面馬上我們要過的是金盔銀甲峽。這一段峽谷特別幽深曲折,是長江橫切巫山主脈背斜而成的。

巫峽兩邊的連綿山脈有高聳千米的奇峻險要的山峯十餘座,人們給其中的形態神奇的十二座叫巫山十二峯,當然神女峯最爲有名。朝雲暮雨的美麗傳說至今流傳。如果大家有幸於九、十月份過這幾十裏的巫峽,那滿山紅遍的紅葉絢爛多彩,更是美不勝收!

巫峽當地人又叫它大峽,以幽深秀麗而著稱,是三峽中最可觀的一段:峽長谷深,奇峯嵯峨連綿,旭升月起時,煙雲氤氳繚繞,清幽之極,迂迴曲折間,山水似畫廊,充滿詩情書意……”

大家正聽得津津有味,突然揚聲器中蘭蘭妹妹不說話了。大家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聲音,於是不幹了!紛紛向着江海輪駕駛艙大喊:“我們要聽陳部長講,陳部長怎麼不講了?!”

揚聲器中傳出周大少團長的清嗓子的“呵、啊”的聲音,然後他報幕道:“巫峽也快過完了,換個花樣哈!下面,有請弟兄們欣賞男女聲二重唱《縴夫的愛》”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纖繩盪悠悠。”周小縴夫的聲音響起來了。

“小妹妹我坐船頭,哥哥你在岸上走。我倆的情我倆的愛,在纖繩上盪悠悠、盪悠悠。你一步一叩首,淚水在我心裏流,只願拉着哥哥的手,讓你親個夠!……”這是正坐在船頭的蘭蘭妹妹優美深情的歌聲,只是那個該在岸上拉縴的周小縴夫此時偷懶沒在岸上拉繩子!

“噢、噢!”四川妹子表達感情夠直白的啊,大家全歡呼起鬨起來,也跟着大吼起《縴夫的愛》來!

又是:“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實在難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你送到大門口。……”山西陝西籍官兵齊聲唱和。

“竹子當收你不收,筍子當留你不留,繡球當揀你不揀,空餘雙手撿憂愁。連就連喲,哥哥妹妹定百年,哪個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湖北湖南籍弟兄們整齊附和。

“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走進了青紗帳,四面的包穗沙沙響,哎哎哎,我東瞅瞅西望望,哪裏去找情哥我的郎,郎啊郎,你哪旮沓藏,找得我是好心慌!”僅有的兩個東北籍弟兄跟着差點把嗓子吼破!

……什麼叫人民藝術家?咱陳部長、周團長這樣的才稱得上!

“各位弟兄,也歡迎大家把家鄉的曲子給大夥兒唱唱,想唱的到駕駛艙來哈!”過足了麥霸英雄癮的周大少團長也不自私啥,也給弟兄們一個機會。

好嘛,這一嗓子吼出去,這二百多弟兄,起碼跑上去三、四十個:有要給大夥唱信天游的;有要唱採茶調的;有要吼秦腔的;有要哼黃梅調的;有要唱豫劇的;那倆東北人非要給大家表演東北大秧歌,這個啷個聽?……真是東西南北幾大調都有人會,豫劇秦腔黃梅等地方戲曲皆有人唱。那個精彩紛呈,熱鬧非凡喲!

一轉頭,周大少團長忽然發現駕駛艙裏的船長、舵手等也聽得津津有味,老天!這是在過三峽啊!!!周大少團長一下子急了,抓過揚聲器大喊:“開船駕艇的弟兄們,注意了,注意了!別分神把船開到起險礁暗灘上去了哈!實在不行,找兩坨爛布把個人的耳朵堵起哈!”

一時間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一直到過了瞿塘峽幾公里的水路,周大少團長才結束了近十來個小時的精彩廣播和文藝演出。“各位弟兄,三峽之聲廣播節目結束了。謝謝大家。看!前面就是‘天下雄’的夔門!重慶敞開大門,歡迎弟兄們!”

過了三峽中最短,卻是最雄偉大氣的瞿塘峽。船隊停靠奉節白帝城江岸碼頭。已近晚八點,周大少團長不打算繼續夜航了,在白帝城好生休整一下子。

在船上回首剛纔經過的夔門:隱隱夜色中還真是兩面隔江對峙的絕壁組成的一道天造地設的大門啊!白帝城,位於長江三峽瞿塘峽口北岸,東依夔門,西伴八陣圖,三面環水。站在這個位置上是觀“夔門天下雄”的最佳地點。

白帝城以“白帝廟”而名,卻以三國時蜀漢皇帝劉備東征孫吳大敗,憂傷成疾,臨終前於白帝城向丞相諸葛亮託孤而演繹了一段“白帝託孤”的傳奇。劉大影帝一句“鬥不可扶先生則自代爾!”把個孔明感動的一塌糊塗,而後扶蜀漢事無鉅細,親力親爲,鞠躬盡瘁,死而後已,54歲即卒於漢中五丈原!唉,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戰,不審時則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在大廳吃晚飯的時候,周大少團長跟弟兄們扯了一些蜀漢三國的古,也就順便提到了西河灘上仍在的那千古未解的據說是諸葛亮留考後人的八陣圖。

“弟兄們,我們乾脆明天晚出發兩小時哈。大家走都走到這兒了,都去趟一趟孔明先生的八陣圖啥。這個八卦石頭陣據說是神奇莫測,從古到今還沒聽說過有人能走透過。越傳越神,成了啥子人一走進去飛沙走石啷個喲,瞎扯!一個迷宮格遊戲,大家都去告一下啥。對了,明天如果有人能在兩個小時內把八陣圖走透,本團長我重獎一萬元!”

“啊!”大傢伙驚呆了,好大手筆。去,龜孫子不去,就是瞎貓碰死耗子都要去;就是不幸深陷八卦石頭陣來個白帝託孤(幾乎都是未婚託屁個孤啊!)也要去!衆人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林大小姐、蘭蘭妹妹、萬朵花等幾個親隨急忙問算不算他們。一萬元的誘惑太大了,幾乎相當於後世的百萬元了。

周大少團長哈哈大笑:“都去,西南服務團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去告(川渝方言試一下的意思)。我絕對說話算數:到時把一萬元擺起,兩個小時內誰走透八陣圖,誰端起走!”

諸葛孔明,真臥龍也!大家以爲他是浪得虛名嗎?這蜀漢至今也近一千七百多年了,聽到說哪個人走透過這白帝八陣圖:成千上萬的人無不乘興而來,敗興而去,方纔成就了此諸葛八卦石頭陣的赫赫大名!當然傳說中此陣退了孫吳之兵那是瞎扯:百轉千回不走,偏去鑽這幾百平米大小的八卦石頭陣,神經短路了啊?!

這個周大少團長率隊破了諸葛八陣的事情得給大家好生擺一下,因爲在這裏,他娃是終於贏得了一個比較好聽的雅號“賽諸葛”。

第二天一大早,吃早飯的時候,大家都吃得飽飽的。是啥,吃飽了纔好要不然一不小心陷在八陣中半天出不來,可就麻煩了。

八卦陣在白帝城西面的河灘上,很大的一片,數百平米,皆用大小河卵石堆砌而成,有半人高。雖經千年風雨水患而不毀,這還真是個祕?至今無法解釋。

八陣有乾、坤……等八個陣口,分別對應生、死……等各門。看起來,就像有人在河灘上用很多石頭堆砌而起的大石頭陣,也沒啥子氣勢逼人的感覺,外面一見平常得很嘛。除了周大少團長一臉嚴肅,衆人一見這堆亂石頭,心裏竟隱隱有些輕視,團長一萬元的賞格也太看重據說是諸葛神仙擺的這堆亂石頭陣了。

那就告一下啥,兩小時走透八卦石頭陣,拿團長的萬元重獎!二百來人紛紛行動,管他啥子乾坤顛倒喲,也不考慮生死失速了。八個陣口,四雙卦門,皆有人鑽進去告。好簡單嘛,好不簡單喲!:三十分鐘過去了,無頭蒼蠅們還算有些興致勃勃亂鑽;一個小時過去了,有些人累個半死,進退不得,泄氣了;一個半小時過去了,八卦石頭陣中到處是或蹲或躺累癱了的弟兄們。此時別說是走透八陣了,能夠順利退出八陣都成了問題。在徒勞地亂鑽了一陣後,大部分人都絕望地在石頭陣中想:老子們如果一天,二天……,走不出這個陣啷個辦喲?!團長會不會等我們?也不動腦筋想一下,在裏面能夠呆到好多天啊?餓都求餓死了!這就是這個時候的人老實,如果換了周大少,簡單!老子參不透這個陣,不曉得跳上石牆,穿牆而過啊!一根筋嘛。

看到起自己的部下深陷困境,在外面的僅剩的周大少團長和幾個親隨不着急啊?哪個說的,衆人是急得跳!還兩個小時?這個樣子兩天都不見得人能全部順利退得回來。格老子的,諸葛大亮先生,你老兄確實霸道慘了!

周大少團長自己冷靜一些,他仔細思考起來:首先應該確定,這諸葛八卦陣,就是後世的一個N元N次方的迷宮格;其次,用一般的常規方法不容易解決,除非你提前知道答案,再反向摸回去。啷個找到這個楔入點,就是能夠解這N次多方的迷宮格的關鍵,而這需要高等數學的一些知識。

自己也衝進八陣圖摸索,要不得,這正應了那首詩:“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但不進去找到這個楔入點,在外面平面的觀察也不行。如果有一架直升機就好了!

周大少邊思考邊看着河岸邊當地漁民正用長長的竹蒿子撐小船。他心思一動,於是急忙吩咐幾個護衛找了一些很長的竹竿子喊當地人綁成了長竹梯,越長越好,十幾二十幾米都行!

看着綁好的十幾米長的竹梯子,周大少團長哈哈大笑:“諸葛八卦陣,我破了也!”原來,這八卦陣嚴格說起來就是一個平面幾何的問題,如果平面觀察當然受限甚多,很不容易破解。周大少喊人扛着十幾米長的竹梯子跟着他沿着生門(就是說首先解題的思路要對!)進去,把這把長竹梯子立起來,下面幾個人使勁撐着,自己爬了上去。哈哈,果然是一目瞭然啊!找到楔入點,平面幾何問題被立體幾何方式順利破解

。平坦的河灘上,一個十幾米高的制高點可謂是周圍很大一片盡收眼底。諸葛孔明先生的八卦石頭陣的奧祕,從空中看去,盡皆知曉爾。

看到周大少團長爬下長竹梯,只花了二十來分鐘,就把深陷八卦石頭陣的各處的弟兄們一一帶出。衆人,包括從不信邪的林大小姐都只有一個心思:咱周大少團長根本不是一個人!?能用一根長竹梯子破解千年未曾有人能夠領悟的諸葛八卦石頭陣,哪一個聽說過這等奇事?真真是個活神仙,最少是個半仙之體,是“賽諸葛”啊!

萬元重獎,沒說的,周大少團長自己得了:原來是左口袋放進了右口袋,肉都爛在了自家的鍋裏哈!

(感謝各位書友大大支持) 112章三峽行之張飛黑牛肉與萬縣石燙魚

巧破諸葛擺的千年八卦石頭陣,周大少團長“賽諸葛”的神奇故事傳遍上、下川東,他娃率船隊走了以後,奉節白帝城的長竹竿子頓時脫銷!原來不值分錢的竹竿子成了搶手貨,一根十幾米長的長竹竿梯子竟被炒成數元一根,可以買上好的豬肉十來斤了。白帝城的貧苦老百姓可是發了一筆橫財。

已經許久無人問津的白帝城西河灘上的八卦石頭陣,重新熱鬧了起來。當地居民擺攤設點,賣些個小吃茶點的不提,光是提着長竹竿梯子的欲效仿“賽諸葛”周大少團長的來自上、下川東各縣甚至於還有一些更遠才聽說這千百年第一奇事的外地人是紛至沓來、絡繹不絕,一時間,奉節白帝城的八陣圖名傳天下,“賽諸葛”周大少團長也大號遠播,贏得粉絲無數。

“買根竹梯子喲,就能破八卦陣哈!”聽這吆喝,白帝城老百姓的生意做得不擺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自從蜀漢三國到現在,也有一千七八百年了,未曾聽說有一人能破了這諸葛八卦石頭陣,卻突然間就聽說有一川軍小團長用了根長竹梯子就給破了,人們都非常想告一下。

真能弄根長竹梯子破千年迷陣?你娃是做夢遇佳人---想得到挺美喲!首先你要像周大少團長一樣有些基本的八卦陰陽數理的基礎知識,連他媽乾坤都分不清,陰陽都弄顛倒,生死門都糊里糊塗不分的,不說給你竹梯子,就是金梯子也不行啥。大方向就錯了,南轅北轍,越錯越遠;其次,最少要有矩陣解高次方的高等數學知識,否則一個個答案試下來,別說千年,就是萬年也不行,甚至於有些完全是死解,是死衚衕走不通的。所以,儘管來告的人成百上千,卻再也沒人能夠順利參透這諸葛千年八卦石頭陣,這遂使周大少團長“賽諸葛”的神奇光環更顯。人們更相信周大少團長確實是星宿下凡、半仙附體,上下川東及重慶地區第一神棍非周大少團長莫屬。以至於連號稱“劉神仙”的西南王劉湘後來見到周大少團長這個神棍,也尊稱他爲“小神仙”。媽喲,這個川軍21軍看來是他媽個神仙窩哈。

而更令人好笑的是:後來四川人也不被人叫“川耗兒”了,直接給喊成“川猴兒”了。啷個一回事情呢,說起來,從長江進出四川的都必須經過奉節白帝城。於是坐在船上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上下水都能看見奉節白帝城西側長江河灘上,隨時都有不少四川人在一堆亂石頭中順着長竹梯子上下攀爬,靈活的就像一羣猴兒!嗯,外省人想四川人什麼時候不學打洞學爬杆了?耗兒進化成猴兒了啊!於是“川猴兒”大名遠揚。

話又扯回到船上哈,雖說比周大少團長預計的時間慢了半個多小時,但還算沒耽誤,船隊出發了。

中午,大家隨着周大少團長的介紹在船上遠眺雲陽縣隔江相望的飛鳳山上的張桓侯廟,就是後世三峽最大的“移民”張飛廟。其實說起來就是大家祭祀一個沒有腦殼只有身子的(張飛的大腦袋遭叛將割了獻給吳國了)蜀漢悲劇英雄的祠堂。張飛廟始建於蜀漢末年,歷經宋、元、明、清各代擴建,距今1700多年,面積有1400多平米。張英雄絕對不會想到,後來他的香火廟,搬遷時每平米造價高達幾十萬(國家整體搬遷花出去數億元之巨)!蜀臣一品比啥子湯臣一品貴求多了。

也算是感其張飛的英烈吧,張飛廟的香火一直比較盛,雲陽人很會做生意,把當地的一種非常有名的祕製牛肉乾配以“張飛黑牛肉”的稱呼,用來紀念這個黑臉紅心的蜀漢悲劇英雄。

“喂,溫光頭大隊長聽到莫得!我給你1號艇現在一個任務:脫離船隊,到雲陽縣城江岸碼頭,派幾個弟兄上岸去給船隊弟兄們買上三百斤雲陽的‘張飛黑牛肉’哈!讓弟兄們一人一斤都嚐嚐啥。”周大少團長在揚聲器中大喊,竟是讓溫光頭去給數百弟兄們一人買上一斤張飛黑牛肉!怪不得聽一些老弟兄說跟着好吃狗團長有口福,走過路過都不能錯過,所有弟兄都高興地歡呼起來。

傍晚時分,船隊到達萬縣碼頭。周大少團長手一揮,“除留守人員,全體上岸殺到萬縣順城街吃萬縣蒸籠籠去!”

隊伍上岸按排編制列隊站好,然後排着整齊的隊伍,吼着歌兒,浩浩蕩蕩殺向萬縣順城街蒸籠籠一條街。

老地方,那個石記飯店的老闆一眼就認出來眼前這個一身戎裝的少年。格老子的,果真是大老闆,硬是是個大官喲!這回手底下的弟兄更是多的起竄竄啊。

石記一家飯店的蒸籠籠,顯然是大大的不夠,哪怕搜齊一條街也不夠了,因爲都已經賣了一天了,每家也就剩個幾十籠這個樣子的。二三十家的搜下來,最後只搜到不足千籠。按到起周斌參謀長這個書生都曾經吃十七、八籠的,別提這些大部分是北方的弟兄們了,老子饃饃都經常一頓吃七、八個!二、三百弟兄就算按周參謀長的量,都要準備四、五千蒸籠籠了。算求了,一人三籠嚐個味吧,大家晚上的伙食再想辦法。

看到起大夥像品啥子似的吃得像個秀氣的小姑娘,真正的小姑娘馬曉雨倒吃得狼吞虎嚥,個人的三籠幾下就整乾淨了!是啥,別看說起是三籠,也就六、七片肉個嘛。覺味可以,盡興遠遠不能。周大少團長把自己的蒸籠籠端給馬曉雨,停下筷子,目光望向下面碼頭那處有些熱鬧的魚貨碼頭,原來是打了一天魚的漁民把今天的鮮魚拿來賣錢。

“石老闆,想不想你這個石記飯館子在咱萬縣城出名啊?”周大少忽然想到了今天晚上的伙食了,真是遭這個一人三籠籠的整的老子心欠欠的。

聽到起這個小大老闆的問話,正在抱歉地招呼大家的石老闆馬上過來了。周大少團長把嘴巴挨近附身在他身邊的石老闆的耳朵邊,悄悄說了起來。旁邊的林大小姐、蘭蘭妹妹也沒聽清楚啥子,只聽到幾個字“石頭”、“魚片”啥子的。再看石老闆的表情,那就豐富多彩了:先是迷惑不解,再是驚奇不已,最後是喜笑顏開,連稱“好、好、好,我馬上就辦!”

雖然說吃得像繡花一樣,但弟兄們還是很快把六、七片肉的三籠蒸籠籠整完了。奇怪的是周大少團長也不喊別的東西,只是叫大家歇一會,最多半小時,給大家一個他獨創的美味佳餚。遭三個蒸籠籠整的心欠欠的人們期待着,看這個小神仙怎麼變出戲法來。

首先是幾個當地挑夫挑了幾擔大小像雞蛋大小的河卵石進來。石老闆急忙喊其他幾個也坐了周大少團長的弟兄的館子老闆按各自店裏的人數分河卵石。衆人大奇:咱神仙團長破了奉節白帝城的諸葛的八卦石頭陣,跟石頭槓上了?難道請大家吃石頭啊?我們也不是孫猴兒啥,吃銅汁石頭子能行?還真瞅見老闆們把石頭洗乾淨了,扔進炭火裏燒,不會真是讓咱們吃石頭吧?!

然後又見夥計們買回來幾十個銅盆,吃完石頭吃銅汁,真把咱們當孫猴兒啦?!

除了等着周大少團長獨創的美味佳餚的二、三百弟兄們靜靜地一臉好奇的看着,幾個館子的人們,從老闆到大廚、夥計們一直忙得手腳翻天:燒石頭的,片剛纔的買回來的鮮魚的(看到這人們才鬆了一口氣不是吃銅汁石頭是吃魚哈!),跟着周大少團長在調製底湯的……

周大少團長最忙,一會竄到炭火前看石頭燒的怎麼樣;一會溜到廚房看片魚;一會又指導幾個飯館老闆往幾十個銅盆裏分倒湯料,加些啥子東西……。

一切都整歸於了(川渝方言弄妥當的意思)。每桌子弟兄面前都擺上了一個配好底料配菜的用小火稍微熬製過的裝滿湯料的大銅盆,散發出一陣陣誘人食慾的濃香,另有鮮魚片子若干,自己願意配啥子作料的調料碟子若干。

啷個吃?雖然銅盆裏的湯料散發着誘人的香味,但這鮮魚片扔到起這微微燙的湯裏也不得熟啊!難道是就着這湯料吃生魚片?……人們奇思怪想起來,真有人夾起生魚片子沾點湯料就想往嘴巴里送,結果遭大家像看瓜娃子一樣看到起,連忙丟下。

“小心,小心!大家閃開點哈,石頭燙得很喲!”只見石老闆和幾個夥計端着一盆暗紅的河卵石出來了。往裝好湯料的銅盆裏一盆十幾顆石頭一放。立刻,湯沸騰了起來,一股股濃香直衝大夥鼻子,大家都驚奇地看着這一幕,也沒人動彈,都呆住了。

周大少團長大喊,“啷個愣起搞啥子,把桌上的鮮魚片燙進去啥!兩分鐘後,大家就可以嚐到這鮮嫩無比的萬縣石燙魚了。”

聞聽周大少團長此言,大夥這才七手八腳忙往沸騰的銅盆裏倒鮮魚片:只見湯盆裏的薄魚片迅速變成了雪白色,跟紅紅的湯料,黑黃的配菜(黃花、木耳等)一起翻浮滾動着,就像一個色彩繽紛的神奇美妙的魔法盒子。

別說林大小姐等人,就是見多識廣的飯館老闆們、大廚們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燒紅的十來個河卵石能有如此奇效,硬是用兩分鐘就變出了一盆香氣撲鼻、色彩繽紛的石燙魚。也不顧燙了,老闆們和廚子先用筷子一拈嘗之下:那個魚片之鮮之嫩,超出他們的想象!魚似熟透,卻剛斷生;入口即化,卻能拈起;魚本身鮮味即在,卻又有料之香匯。老闆們和大廚們都要哭了,魚能做到這樣子,今生也不枉開館子做大廚了。

在周大少團長的隊伍分坐的幾個館子裏,上演着幾乎相同一幕。大家一致的看法:周大少團長已經脫離了做菜的這個境界了,他完全是在大變戲法!

一個喜劇的場面出現了,就是開館子的老闆、做菜的大廚跟下館子的食客全聚在一起大快朵頤!在這一等一的美食麪前,哪個瓜娃子纔會客氣。你不見吳老爺子都六七十歲了,照樣站起來用筷子靈活地不停地往自己的碟子裏劃拉魚片。十一個大師傅們,不僅吃得紅光滿面,光頭錚亮,連袖子都挽起來了,要搶誰搶得過武僧。吃素?那是吃好東西無數!

近千斤鮮魚一掃而光,數百顆河卵石也被一搶而空!弟兄們,特別是一些北方籍弟兄以爲這鮮嫩美味無比的好吃得不得了的石燙魚全靠周大少團長神奇無比的這些個圓乎乎像雞蛋大小的河卵石的功效。紛紛撈出幾個洗淨放在身上,想自己哪天也顯擺顯擺這神奇的戲法。其實這就是一種加工食材的方法,跟鍋坐在火上燒差不多,只是熱量散發均勻和適度罷了。沒有周大少團長祕製的湯汁底料,也就是清水煮魚個嘛,哪有那麼好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