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果然,他哥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找虐。

2020-11-01By 0 Comments

要是嫂子真的生氣了,最後他還不是得心肝寶貝的把人哄高興。

葉紫涵樂的在一旁看熱鬧。

果然,他哥看到嫂子冷著臉,和自己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他突然變戲法似的,從身後變出一個袋子,笑著開口道:"老婆,我給你買了你最喜歡吃的那家鴨血粉絲,我排了好久的隊呢,你趕緊下來吃點吧!"

看著自家哥哥變臉速度這麼快,葉紫涵忍不住笑了出來。

怕也只有真愛,所以才會不去計較那麼多了。

果然,在看到自家老公這般討好的時候,歐陽清凌臉上的冰冷,皸裂了。

她給了葉墨笙一個白眼:"紫涵還在這裡呢!"

葉墨笙看了葉紫涵一眼,立馬換成一張冰冷臉。

葉紫涵有點幽怨,這差別待遇可真大。

只不過,在看到葉一朵的時候,葉墨笙立馬笑了起來。

葉紫涵和歐陽清凌下了樓,歐陽清凌雖然嘴上說葉墨笙,但是,還是捧著自己的鴨血粉絲吃了起來。

她因為當年的火災,毀容整容,導致現在不能吃辣椒,但是,做鴨血粉絲的時候,那家店的湯里,本就有辣椒。

如果她晚上要吃,葉墨笙肯定早上就給那家老闆說了,讓她熬一份沒有辣椒的湯,然後,他晚上再去取,湯熬的時間長了,才有那個味,不然就不好吃了。

想到葉墨笙為了買一份飯,做了這麼多,歐陽清凌心裡的氣,也分分鐘沒了。

葉墨笙抱著葉一朵玩了一會,就讓歐陽辰帶著葉一朵去玩了。

葉一朵走了,葉墨笙這才正色看著葉紫涵:"說罷,怎麼過我這裡來了? 我真不想努力了

葉紫涵乾笑了一聲:"來玩!"

葉墨笙輕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嗎?你以往那一次來的時候,不是提前打招呼的,恨不得跟皇帝出巡一般隆重,這次來的這麼突然,我可不信你是來玩的!"

葉紫涵立馬狗腿的開口道:"到底是我哥啊,比誰都了解我,我已經跟我嫂子說了,還是讓我嫂子告訴你吧!"

正在吃鴨血粉絲湯的歐陽清凌,聽到葉紫涵的話,她抬起頭來,簡單的把事情敘述一遍。

葉墨笙的眉頭蹙了蹙:"你說你來這邊,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葉紫涵連連點頭。

葉墨笙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目光:"想必,楚蕭這會已經知道,你就在我這裡,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現在已經往我這邊來了!"

葉紫涵一臉懵逼:"不是吧,難不成,他還派人監視你們家了不成!"

葉墨笙無奈的扶額,他這妹妹,這幾年的智商,還真是沒有提高多少啊!

他沒好氣的開口道:"既然楚蕭設計羅浮生離開臨海市,你以為他不知道你從機場回來,他應該唯一沒有猜到的是,雲朵朵會偷聽到這件事,給你通風報信,可是,你回不了海邊別墅,還能去哪裡呢?去雲朵朵那邊,她能保住你嗎?勢必不能,他一想就知道你來我這裡了,根本不用多想別的可能!"

葉紫涵一臉要哭的表情:"哥,那我豈不是被困在你家了,我接下來要怎麼辦啊?"

看著人葉紫涵這副沒出息的樣子,葉墨笙給了她一個白眼:"瞧你這點出息,就這麼害怕楚蕭啊,他又不吃人!"

葉紫涵立馬鼓著腮幫子:"可是,他會跟我搶朵朵!"

葉墨笙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你想多了,我覺得,楚蕭應該不是那種人!"

葉紫涵顯然是有點急了:"我管他是不是那種人呢,他現在在我眼裡,就是個搶朵朵的男人!"

葉墨笙無奈的扶額:"感情男人在你眼裡,就只會搶孩子,你是不是把男人想的太沒人性了,那好歹是你們倆的孩子啊!"

葉紫涵顯然對楚蕭提防心很重:"我才不會想那麼多,他當年要是有人性,我就不會在訂婚宴上變成那副鬼樣子,現在我跟朵朵沒有他五年,過的好好的,他憑什麼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啊!"

葉墨笙算是看出來了,這丫頭現在,心裡是怨著楚蕭呢。

不然的話,她也不會防賊一樣的防著楚蕭,害怕楚蕭帶走朵朵。

她應該是想讓楚蕭吃點苦頭,楚蕭這幾年的堅持,她也不是沒有看出來。

所以,綜上,葉墨笙也算是明白了,自家妹妹想讓他護著自己,去為難楚蕭。

他沒好氣的搖搖頭:"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有什麼需要,直接告訴我,我會不遺餘力的幫你,這下行了吧!"

葉紫涵頓時笑眯眯的看著他:"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葉墨笙深吸了一口氣,看了自家老婆一眼:"老婆,你趕緊吃飯吧,別搭理這小丫頭,一會鴨血粉絲湯就涼了,不好吃了!"

葉紫涵被自家老哥寵妻的樣子,閃瞎狗眼,好吧,她雖然今天沒吃晚飯,但是,已經被狗糧吃飽了。

她哥妥妥的寵妻狂魔啊!

歐陽清凌聽到葉墨笙的話,紅了紅臉,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說,在紫涵面前,你收斂點。

葉墨笙看了一眼葉紫涵,選擇無視她。

葉紫涵拿了雙筷子,打算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結果,她剛吃了一口,就聽見葉墨笙家的門又響了。

葉紫涵嚇得立馬坐了起來。

這會都八點了,誰會來找葉墨笙呢!

想到葉墨笙說,楚蕭一會可能就會找上門。

葉紫涵立馬一臉可憐巴巴的表情,看著葉墨笙:"哥,你可不能把我賣了啊!"

葉墨笙沒好氣的給了葉紫涵一個白眼:"我是那種人嗎!"

說罷,他看向歐陽清凌:"清凌,你帶著紫涵和朵朵,去儲物室,然後跟辰辰下樓來,我應付一下楚蕭,看看他到底想幹什麼!"

歐陽清凌點了點頭,趕緊去把正在跟歐陽辰玩耍的葉一朵帶出來。

葉紫涵帶著葉一朵,被歐陽清凌,鎖在了儲物室。 史芃芃不知道墨容麟什麼意思,正事談了,茬也找了,就是不讓她回去,賜了座,賜了茶,就這麼干坐著。

她三番四次開口想告退,每次剛起個頭,墨容麟就擺擺手,阻止她往下說。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既然不讓她走,她就耐著性子坐著,也想看看皇帝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老實說,兩個人這麼枯坐著,有點尷尬,但皇帝尚不覺得,她也無所謂,這些年跟著史鶯鶯經商,別的沒學會,不動聲色學得比誰都好。

日頭一寸寸西斜,陽光也從屋子裡慢慢往外爬,縮在了窗欞上,照著大紅的窗欞耀出點點的光。

看到賈瀾清進來的時侯,史芃芃鬆了一口氣,正想借著這個機會走,但賈瀾清手裡的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賈瀾清跟帝后見了禮,把東西放在桌上,對皇帝搖了搖頭,「臣琢磨了許久,但到最後仍是不得要領。」

墨容麟說,「你都玩不出,那這宮裡恐怕沒人能玩出來了。」

賈瀾清看了史芃芃一眼,笑道,「要不請皇後娘娘試試。」

打賈瀾清進來,史芃芃的眼睛就一直盯著那東西,那東西和華容道有點像,一般的華容道是單面,它這個是立體的,有三層,看著就極為複雜,偏偏她最愛玩這些玩意兒,她對女紅不感興趣,也不像墨容清揚和賈小朵喜歡練武,她喜歡玩益智類的玩具,史家商號走南闖北帶回來一些什麼新奇玩意兒,基本都是送給大小姐玩,不會擺上貨架出售。

聽賈瀾清這樣說,史芃芃走到桌邊來,開始琢磨這個新奇的玩意兒。

她有各式各樣的華容道,可沒見過這樣的,木牌子上畫著奇奇怪怪的圖案,上下三層彼此之間又有聯繫,橫向和縱向要同時進行,看起來很難玩的樣子。

她問皇帝,「皇上這個華容道哪兒買的?」

「這個不叫華容道,不過原理跟華容道差不多。」墨容麟說,「是吉兀國的使者送給朕的,叫塔羅。」

原來是外邦的東西,怪不得從沒見過。

趁帝后說話,賈瀾清悄悄的退了出去,他覺得這種時侯,自己還是迴避一下的好。

墨容麟見史芃芃對著那東西有點懵,起身過去,把東西拿過來擺開了幾下,恢復原樣,說,「你從頭玩,應該會找到方法。」

史芃芃點點頭,「那臣妾試試吧。」

她在桌邊坐下來,嘗試著開始移動小木塊。這東西墨容麟玩過好多次,雖然沒有最終成功,但開始的步驟他是知道的,史芃芃一動手,他就知道是不是正確?

「不對,先移這塊……對,移到這個位置,再接縱向的……旋過來一點,接上,哎,不對……」

寧十七站在原地沒動,雖然墨容麟對他的指示是:有皇后在的地方,他必須如影相隨。但……眼下皇上自己湊到皇後跟前去了,為了指導皇后,他還坐了下來,身子靠過去,頭也湊過去,比他想像中挨得近。他不知道呆會皇帝無意間察覺到的時侯,會不會把自己嚇一跳?

史芃芃被墨容麟的說話聲吵得有點煩,沒好氣的說,「別吵,是你玩還是我玩?」

墨容麟瞪大了眼睛,「……」這女人玩個遊戲連規矩都沒有了么?

正想教訓她,可下一刻,他屏住了呼吸,淡淡的茉莉花香縈繞在鼻尖,他才發現自己離她太近了,近得能看清楚她耳朵邊上的小痣,極淡的一點褐色,像不小心灑上去的水滴,她成親的時侯是開過臉的,用線把臉上細細的汗毛都絞去了,可腮邊還有一點,絨絨的,鬆鬆的,像冬天下的初雪,讓他有種很想去戳一下的念頭。

慢慢的,心跳開始加速了,他知道自己的老毛病要犯了,但是還好,還在他能控制的範圍內,他不動聲色拉開距離,可心跳的速度沒有慢下來,於是他站起來來,回到南窗下的椅子上坐下來。

史芃芃還在全神貫注的解小木塊,壓根不知道一會的功夫,皇帝腦子裡起了些奇奇怪怪的念頭。

他還是想教訓她,可看了一會兒,史芃芃全神貫注的樣子有點……讓他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好像不太討厭。

史芃芃看著塔羅,皇帝看著史芃芃,寧十七看著皇帝,有好長一段時間,三個人就是這麼一個盯一個的盯著。

直到史芃芃終於解開了第一關,最底下的小木塊按秩序整齊排列好,她高興的叫了一聲,把塔羅反過來給皇帝看,「已經解開一關了。」

她平時的笑都是不顯山不顯水的,很少笑得這麼燦爛,墨容麟覺得自己還是離她太近了,不然為什麼心跳又加速了呢?

他清了一下嗓子,臉上沒什麼表情,「好玩么?」

「好玩。」史芃芃把塔羅放在桌子上,準備挑戰第二關,就聽皇帝淡聲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

史芃芃抬起頭來看他,手覆在塔羅上,她自己並沒察覺,但在皇帝眼裡,她的神情明顯就是巴巴兒帶著懇求意味的,這讓他心裡極度舒服。

「喜歡么?」他臉上帶了點笑意。

史芃芃毫不猶豫的說,「喜歡。」她說這話的時侯,帶了點小期待,皇帝這樣問,是不是打算把東西賞她了?

結果墨容麟慢條斯理說,「喜歡也沒用,那是朕的。」說話拿腔拿調,得意之色毫不掩飾。

史芃芃到這會才徹底明白過來,皇帝這是在報復她,因為上次她的九連環沒有借他玩,所以這次,他的塔羅也不借她玩了。

她的九連環沒借給他,是因為他沒有開口要,他要維持皇帝的尊嚴,寧願讓內務府給他做一個,也不開尊口,那能怪她么?

所以從讓她干坐著等開始就是個圈套,是圈套她也鑽了,正玩得興頭上,突然要回去,那種心不甘情不願的滋味太糟心,這人也太陰險了,果然是個擅於玩弄權術的小人!

妻心有毒:總裁立正跟我走 墨容麟一瞬不瞬的盯著史芃芃的表情,她那氣呼呼的樣子,簡直讓他太痛快,要不是為了維持皇帝的身份,他真想拍著桌子仰天大笑。

第四天繼續加更。 沒錯,為了怕被楚蕭發現,歐陽清凌直接把她們鎖在了裡面。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 儲物室有些狹小,葉一朵有些委屈的看著葉紫涵:"媽咪,舅媽為什麼要把我們鎖起來呢?"

葉紫涵聽到葉墨笙還沒有開門,她低聲道:"有個大壞蛋來抓媽咪,朵朵一會可千萬不能出聲,知道嗎?"

葉一朵乖巧的點了點頭。

葉紫涵聽見,葉墨笙打開門了。

葉墨笙打開門,看到門外的人,他的嘴角抽了抽。

他還真沒猜錯,這個點來的,的確是楚蕭本人。

楚蕭看著葉墨笙,目光往別墅里看去。

葉墨笙也沒有請人進來的打算,他站在玄關看著楚蕭:"楚總怎麼來我這裡了?"

楚蕭的目光,在屋內打量了一圈,眸子微微閃爍,看著有些危險。

他平靜的開口道:"沒事,就是許久不見葉總了,想要進去跟葉總聊兩句,怎麼?葉總這是不歡迎我?"

葉墨笙輕笑了一聲,神情有些複雜:"如果楚總真的是來聊天的,我當然歡迎之至,但是,如果葉總有別的事情,那請恕我無能為力!"

楚蕭看著葉墨笙這個樣子,就已經猜到,葉墨笙十有八九,基本都知道了。

不用想,楚蕭都能想到,肯定是葉紫涵來找葉墨笙了。

那讓他猜猜,葉紫涵現在在不在這個別墅里呢!

看著歐陽清凌警惕的樣子,葉墨笙冷冷的表情,楚蕭笑了笑:"我這幾年,也沒有少來葉總這裡,深夜造訪,當時是找你……聊天,最近心情有點不好呢!"

葉墨笙的眉頭皺了皺:"你先進來吧!"

雖然以往楚蕭來他們家,都是來找葉紫涵的。

可是,那個時候,他並不是葉紫涵已經跟家裡人聯繫了,所以,葉墨笙就算是睜眼說瞎話,也覺得沒事。

但葉紫涵今天說的清楚,楚蕭現在不僅知道了她的身份,就連朵朵的身份也知道了。

葉墨笙知道,楚蕭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

他也不能將人拒之門外,只能請進來了。

他還就不信了,楚蕭能把他們家翻一遍不成。

楚蕭跟著葉墨笙進來,葉墨笙招呼他坐在沙發上,讓歐陽清凌帶著歐陽辰上樓去休息。

楚蕭聽到葉墨笙的話,幾乎是下意識的往葉墨笙家的樓上看。

不用想,他肯定以為,葉紫涵這會就在樓上呢。

葉墨笙也沒有開口說話,就這樣定定的看著楚蕭。

楚蕭突然笑了笑:"葉總,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葉墨笙面無表情的開口:"你說我看著你做什麼,楚總深夜造訪,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不用這樣裝深沉,我還等著休息呢!"

楚蕭聽到葉墨笙的話,眸子閃了閃:"葉總果然是不待見我呢,只不過,我今天的來意,想必葉總已經知道了,我是來找紫涵的!"

葉墨笙臉不紅心不跳的開口道:"紫涵她不在這裡!"

楚蕭的眸子帶著一絲幽深的笑意:"是嗎,以前葉總也說,紫涵跟葉家沒有任何聯繫,我就不相信,紫涵在臨海市呆了這麼久,葉總會不知道?還是說,葉家所有人,都故意瞞著我,紫涵的消息呢?"

不等楚蕭繼續說話,葉墨笙突然冷笑起來:"楚蕭,我喊你一聲楚總,是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現在以什麼資格,在這裡跟我談論紫涵的事情,你當年的事情,還傷她不夠嗎?我們葉家惹不起,躲得起吧,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就算是知道紫涵在哪裡,我也不會告訴你,不僅如此,就算是你知道紫涵在哪裡又能如何,只要我們葉家人都活著,你就休想欺負紫涵!"

看著葉墨笙的情緒,有點隱隱的憤怒,楚蕭知道,自己肯定刺激到他了。

可是,他也不想啊,自從見到葉紫涵,他就一門心思的想讓她回心轉意,現在,葉紫涵倒是沒有回心轉意。

自己卻知道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葉一朵是自己的女兒,根本不是什麼勞什子羅浮生的女兒。

一想到這些,他的嘴角都不自覺的上揚起來。

可是,他去找葉紫涵,卻發現,她好像已經知道了自己知道了朵朵的身份,現在,她連家都不回去了。

他也是沒有辦法了,才來找葉墨笙的。

葉墨笙也是男人,有時候,應該能體諒他,而且,跟葉墨笙,他總有一種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覺。

他的直覺,葉墨笙應該會幫助他。

卻沒想到,他的話,被葉墨笙這麼無情的拒絕了。

醜女奪夫記 楚蕭有些無奈:"葉墨笙啊,我也不跟你繞圈圈了,我們兩個人,心裡跟明鏡一樣的,你是知道紫涵所有的事情,就是死活不願意告訴我,你就是害怕我再傷害她,我明白,完全明白,可是,你也了解我幾分吧,我就那麼混賬,不值得信任,還能再去傷害紫涵,我現在愧疚都來不及了,說真的,還怎麼可能做出當年的事情,而且,當年的事情,我是被逼無奈的,我也解釋過,可是,你們都不相信,覺得我爺爺不會用自己的生命來給我設局,我也沒有辦法再解釋,因為真相就是這樣,現在,我好不容易解決了這些煩惱,可是,紫涵卻不在我身邊了,我想找回她,拼勁我一切的努力,你就幫我一次,好嗎?"

葉墨笙看著楚蕭誠懇的目光,他的神情有些複雜。

不是他不願意幫楚蕭,只是,他是紫涵的哥哥,他希望紫涵能過的快樂,他也要尊重紫涵的意思。

所以,對於楚蕭,他只能拒絕了。

想到這裡,葉墨笙緩緩搖頭:"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有些事情,我沒法幫!"

楚蕭的神情有些懊惱:"葉墨笙,就算是為了朵朵,也不可以嗎?我已經知道朵朵是我跟紫涵的親生女兒了,我想給紫涵一個家,給我們女兒一個完成的家!"

楚蕭的態度很誠懇,可是,他這話卻讓葉墨笙皺眉:"你確定你只是想給朵朵一個家,而不是想把女兒奪回自己身邊,既然你已經知道,自己是朵朵的親生父親,那我也不妨告訴你,這五年的時間,你為朵朵做過什麼?什麼都沒有!你憑什麼口口聲聲說給她一個家,紫涵將朵朵照顧的很好,我們一家人都會給朵朵溫暖,真的不需要你這麼喜愛!"

楚蕭的眸子縮了縮,他沒想到,葉墨笙這麼油鹽不進。

只不過,他應該早就想到的,這些年,葉墨笙一直跟紫涵有聯繫,可是,他每次問他,有沒有紫涵的消息,他都說沒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