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果真如了你的意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王夫人嘴角彎起一抹嘲諷,淡淡的笑道。

薛姨媽也不惱,只是呵呵的笑着。

王熙鳳乖巧,連連報喜道:“可不是嘛,太太,三日後,初八,正式下定。先定下來,下了婚書,過幾年都大一些,再正式成親。

不過,老太太說了,咱們可不能同皇家一樣,連下了婚書的事都能反悔,咱家丟不起這份人!

可見,咱們王家,真要出一個一等侯夫人了!多尊貴!

太太可是侯夫人的親姨母哩!”

王夫人聞言卻沒多少歡喜之色,她看了看紅着臉低着頭坐在炕邊的薛寶釵,嘆息了聲,對薛姨媽道:“你也忒狠心了些,那邊一個是老太太的嫡親外孫女,一個是她的親侄孫女,哪一個不比……

寶丫頭真要過去了,如何能鎮得住她們?

上頭還有一個更造孽的奴幾……

我在府上過的什麼日子,難不成你都看不到?

就忍心再讓寶丫頭也過這樣的日子?

你倒是好算計,整個賈家都被你算在手裏……

可你怎麼就不替寶丫頭多考lǜ考lǜ?

你看看今天那個小畜生齜牙咧嘴的可惡模yàng,寶丫頭真跟了他,還能有好?”

這番話,倒說的薛姨媽和薛寶釵兩人面上都浮現出感激之色,心道到底是親姨母……

不過,薛姨媽聽着聽着,眼淚就下來了,道:“姐姐,我若是有半點其他好法子,又如何會這般勞心勞力?蟠兒從牢裏出來沒兩天,就又成以前那樣了,說也說不聽。

薛家如今雖然還有一些產業,可……”

“行了,車軲轆子話說了多少遍了?真要有什麼事,難不成我們還會幹看着?”

王夫人不耐煩的道。

親姊妹間說話,倒是少了許多客套和遮掩。

薛姨媽抹去了淚,嘆息一聲,道:“更何況,環哥兒也不是那樣暴虐的人。 重生之前妻逆襲 今兒情況畢竟不同。不過,姐姐說的也有道理,寶丫頭,日後你的性子可不能那麼剛硬了,就算是爲了他好,也不能太拗着他。

環哥兒是做大事的人。又少年得yì,位居高位,爵拜國侯,哪裏願yì讓人拗着他?

你看看趙……

總之,你姨母的話要記住。”

薛寶釵紅着臉坐在那裏,輕輕的點點頭。

聽到一個“趙”字,王夫人的臉色已然耷拉了下來,面色木然。

王熙鳳忙給薛姨媽使眼色,薛姨媽醒悟過來後。笑道:“寶玉呢?怎麼沒見着他?”

王夫人淡淡的道:“他回他院子裏去了,如今,他在老太太那裏也不得yì了……”

薛姨媽擺擺手,笑道:“哪裏話……”又對薛寶釵道:“寶丫頭,你和你鳳姐姐去家裏,把前兒才糟好的那罐子鵪鶉和鴨舌給你寶兄弟送去,我記得他最愛吃我做的這個,前兒就多糟了些。我和你姨母再說會兒子話。”

薛寶釵聞言。點點頭,起身又和王夫人招呼了聲後。就和麪色微微一變的王熙鳳離開了。

王夫人身邊伺候的彩霞也是伶俐人,她見連王熙鳳都被打發出去了,便笑着對王夫人道:“太太,我去廚房看看,讓她們準備幾個小菜,中午您和姨太太喝一杯?”

王夫人看了眼笑容和煦的薛姨媽。點點頭,淡淡的道:“去吧。”

待彩霞離去後,王夫人皺眉道:“你又怎麼了……

以前也沒發現你這麼多心思,如今倒比我還能算計。”

薛姨媽聞言,一點也沒覺得難看。她嘆息了聲,道:“我再訴苦,你又煩。

你也不想想,你在這裏過的雖不甚如意,可你畢竟是榮國公府的當家太太,哪怕是環哥兒,也得叫你一聲叔母。

你爲難的,都是內宅小事。

可是我……

若再不多尋思些,薛家怕是就全完了。

我若能有半個指靠的上的,也不會這般算計的,給人送女兒啊……”

王夫人看着悲泣難言的薛姨媽,面色和緩了些,眼中也多了分憐意。

她對外人的確沒什麼心思去關心,也下的去狠手。

可是對自己人,比如寶玉,比如王家,再比如眼前這個親姊妹,她還是很掛心的。

王夫人見薛姨媽面色如此難過,長嘆了聲,道:“好了,若非如此,我也不會眼看着讓你把寶丫頭往火坑裏推……

我觀那個孽障有眼無珠,寶丫頭這麼好的姑娘,他居然都不上心。

他若是沒有這個意思,你讓寶丫頭怎麼辦?

再加上林丫頭和雲丫頭後面站着老太太,你啊……

我都替寶丫頭感到頭疼!”

薛姨媽聞言,卻沒有太難爲,她笑了聲,道:“姐姐,已經很不錯啦。

誰家的姑娘一出閣,就能得個一等國侯夫人的誥命?

鳳哥兒若不是大老爺去的早,她也還有的熬呢。

再說,東邊兒又沒有尊長,就數環哥兒最dà,寶丫頭過去了連規矩都不用立。

姐姐,咱們都是過來人,舅姑前立規矩的磨難,難道還不清楚?

當年啊,我是成天的站規矩,從早站到晚,站的滿腳都是泡。

夜裏回屋裏,只能用繡針挑破,養一夜,還沒好第二天一早又得去立規矩。

倒比他們上朝的爺們兒還苦。

當時我就想,等以後,一定不要讓我的女兒再立規矩……”

這一席話,倒是勾起了王夫人當年的舊事。

不堪回首……

賈母當年,又何曾寬恕過她……

而且,公府的規矩更爲森嚴。

她可沒趙姨娘那麼好的心理素質,還能苦中作樂,顛顛兒的勤“撿”持家一番……

如此想來,寶丫頭倒也確實佔了便宜。

然而,薛姨媽話還沒說完……

“姐姐,難不成我不知道那兩個的棘手?

可是姐姐你想想,就是再棘手,又能棘手幾年?

就權當是先苦後甜吧……

這幾年,讓寶丫頭好好讓着她們,哄着她們。

老太太今年春秋着實不小了,(w..cm待再過幾年後……誰還在乎誰?

環哥兒的眼睛好了後,多半是要常上戰場的,到時候,家裏還不是由當家主母做主?”

薛姨媽眼裏,閃爍着無窮的算計,面帶微微得yì的笑容,悄聲說道。

王夫人的臉色也好看了許多,她眼神起波瀾,眼角抽動,手裏緩緩的轉動佛珠,輕聲道:“是啊,還能有幾年……

若是,若是那個孽障,在戰場上再出個意外……

呵呵……”

薛姨媽聞言,面色陡變。

她卻不曾想過要讓她的女兒做寡婦……

……

(未完待續。)

<!–flag020–> “你只是瘋罷!院子裏雪也不掃,籠裏的雀兒也不喂,茶爐子也不翦,知道就在外頭逛!”

“昨兒二爺說了,今兒不用掃雪,留着點雪作詩意,明兒再掃。我喂雀兒的時侯,姐姐還睡覺呢。”

“那茶爐子呢?”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今兒不該我的班兒,有茶沒茶別問我。你們再問問我逛了沒有?今早是東府大奶奶使喚我取東西的。”

醫者子苓 “怪道呢!原來爬上高枝兒去了,把我們不放在眼裏了。

不知說了一句話半句話,名兒姓兒知道了不曾呢,就把她興的這樣!

這一遭半遭兒的算不得什麼,過了後兒還得聽呵!

有本事從今兒出了這小院兒,長長遠遠的落在高枝兒上纔算了得……”

薛寶釵和王熙鳳兩人來到賈寶玉的小院兒門口時,就聽到這麼一出丫鬟們的對話。

兩人對視一眼後,推開小門進去,就看到三個大些的丫頭,正圍着一個小丫頭子教訓。

爲首的大丫頭,模樣長的風.流靈巧,削肩膀,水蛇腰,眉眼有點像林黛玉,此刻雙手叉腰,柳眉豎起,嘴角浮着冷笑,在訓斥中間那個滿臉憋憤的小丫頭子。

看到這一幕,薛寶釵眉頭微皺,下意識的對這個丫頭感到不喜。

只是,她卻知道,這不是她家,沒有她開口的份,更不願平白得罪人,

就沒有多事。

不過,她原想着,王熙鳳作爲管家的媳婦,看到這一幕,應該管教一番纔是。

卻不曾想到……

“喲喲!我就說老太太偏心,把滿府上好用的丫鬟都給了寶玉。

瞧瞧。我滿府上挑花眼,都挑不出幾個這般爽利的丫頭子,我原道是自己福薄,沒攤上。

卻不曾想,原來都在這裏,全讓老太太悄悄的舍給寶玉了。

晴雯。看把你興的,你有這般能耐,跟了我去如何?

幫我去管府上的事,有的是你教訓人的機會。”

王熙鳳大笑着說道,讓薛寶釵怔了怔……

晴雯居然不識擡舉,撇撇嘴,笑道:“二.奶奶又來打趣我們這些奴婢,你是做大事的,我們這些上不得檯面的。可跟不上趟……”

王熙鳳聽她拒絕也不惱,還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這小蹄子捨不得你寶二爺,罷了罷了,真要把你們幾個大的給招了去,老太太和太太還不願意呢。

不過這個小的也是好的,遇到這麼幾個潑辣貨,還敢硬頂着幹!

怎麼樣,跟我去服侍我吧?

我認你作女兒。我一調理你就出息了。”

“噗嗤!”

那小丫頭子聽了後竟笑了出來,王熙鳳這下眉頭豎起。半真半假道:“你笑什麼?你說我年輕比你能大幾歲,就作你的媽了?

你還作春.夢呢!

你打聽打聽,那些年歲比你大的多的,都上趕着叫媽我還不理,今兒是擡舉了你呢!”

那小丫頭子也是伶俐人,見王熙鳳不喜。連忙道:“我不是笑這個,我笑奶奶認錯了輩數了。

我娘是二.奶奶的女兒,這會子又認我作女兒。”

枕上嬌妻:帝少,生一個 王熙鳳聞言後眉尖一跳,問道:“你媽是哪個?”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小丫頭子道:“我父親是林之孝。”

“哦,原來是他家的……”

說着。王熙鳳有些詫異的回頭看了眼滿臉無所謂站在那裏看風景的晴雯,又轉頭看了眼嘴角已然浮起一抹淡淡的譏諷笑意的薛寶釵,兩人對視了一眼,卻都沒說什麼。

呵呵……

這幾個大丫頭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林之孝和他老婆林之孝家的,如今愈發得王熙鳳的重用。

在榮國府裏的幾百上千個奴才輩裏,也算得上是數得上的人家了。

尤其自賴家、錢家、趙家和李家等老一輩的體面奴才人家被賈環毫不留情的打壓下去後,林家在榮國府這邊的地位愈發“顯赫”。

在這種情況下,這幾個大丫頭還敢這般訓斥擠兌林之孝的女兒。

王熙鳳真不知是該說她們不知者無畏,還是該說她們在作死……

不過,生死皆由命,擋人不擋死,各人有各人的造化,隨她們去吧……

“你這丫頭倒是伶俐,叫什麼名字?”

王熙鳳不再理會晴雯等人,而是看着小丫頭子問道。

小丫頭笑道:“我原叫紅玉,因重了寶二爺,如今只叫紅兒了。”

王熙鳳皺眉道:“討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

既這麼着我一會兒和寶玉說,叫他再要人去。

你跟我去,你願意不願意?”

小丫頭紅玉笑道:“哪有不願意的理兒,只盼着能跟着二.奶奶多學些眉眼高低,多長些見識。”

王熙鳳聞言,滿意的笑道:“行了,你自去找你平兒姐姐吧。”

“是!”

紅玉便笑着離去了。

王熙鳳讓晴雯等人自去忙,她和薛寶釵往屋裏去。

薛寶釵笑道:“到底是你會看人,這個丫頭,以後少不了一番造化呢。”

王熙鳳哼了聲,笑道:“若說蠢吧,那幾個也不蠢,就是沒這個見識。沒經過這些,竟不知深淺。

倒是這個小的,許是家裏的緣故,早早的就知道了這些,倒是能幹事的。

至於造化,卻不好說……

誰又知道誰的造化?”

說着,二人進了屋。

“寶玉,襲人……咦,人呢?”

王熙鳳見外堂沒人,過了簾門,進了裏間還沒發現,便高聲喊了聲。

“哦,來了來了!鳳姐姐等等……”

從側間暖閣裏傳出一道有些驚慌的聲音,還有窸窸窣窣的穿衣服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