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架勢像極了包圍監獄門口。

2020-11-02By 0 Comments

這時,大門右側的金屬窄門“咣噹”一聲開了。

所有人立馬恭敬站好。

穿着黑色短袖的魁梧大漢,裸露的手臂滿是駭人的紋身,並有延伸到前胸後背的感覺。

大漢龍行虎步,殘了兩根手指的右手臂提着黑色皮袋,走了沒幾步,往右隨手一丟,黑色皮袋重重砸在其中一個哨兵的臉上。

他回頭碎了口濃痰,“什麼狗屁東西?出來了還不要什麼有什麼!”

哨兵踉蹌着重新站好,咬着牙齒沒說什麼,黑色皮袋滾落到一旁。

拖着一頭乾淨長髮,下巴蓄着毛糙短鬚的瘦削青年在金屬柵欄門內默默看着大漢鑽進高檔橋車,“咣噹”,窄門開啓。

“去吧!”半白頭髮的警員推着他的背部。

藏青襯衫的島田行人緩緩走出監獄,走路姿勢像是蹣跚學步的少年。

在即使要站起來也需要警員允許的日本監獄,他的長腿,快要廢了,就是不知道心廢沒廢。

路上塵土飛揚,瞬間沒了一輛車。

駐步在原地,島田行人貪婪地吸了口監獄外滿是灰塵的渾濁空氣,一口又一口。

之後,他在哨兵鄙夷的眼神中,撿起了之前魁梧漢子用來“砸人”的黑色皮袋。

一手提着一個,島田行人慢慢踱步到馬路對面,擺好兩隻皮袋,倚靠着一顆行道樹,跏趺坐在黑色皮袋上,閉目養神。

怎麼看都像是一個被長年的監獄生活折磨成的廢人。

等了約莫二十分鐘,一輛破舊的轎車開到馬路旁邊,車內傳出劍持勇醇厚的聲音,“行人,久等了,手頭有重要案子要忙,遲了會,快上車吧!”

島田行人不知何時睜開眼,“劍持叔,你來得剛好,早上太興奮,沒睡好,剛補了個覺。”

他邊說話邊起身將兩個皮袋裝進打開的後備箱。

……

黑色車陣中間的高檔汽車。

“大哥,那隻黑色皮袋裏的釋放證明,不需要?”

魁梧大漢坐在後座,拍拍寬鬆的褲兜,獰笑道:“重要的東西我隨身帶着,廢話不要太多!”

平頭中年人訕笑一聲,不再多嘴。

“島田,我們算兩清了!”車子駛向城區,他望着陌生的街道,舔舔開裂的嘴,渾濁的眼神中多了股莫名的意味。

……

“我們去吃頓飯吧! 變身絕色學神 你在裏面這麼多年,應該沒怎麼好好吃過。”劍持勇在島田的一頭微自然捲的長髮上多看了幾眼,“咕唔~”,啓動車子。

“這要怎麼說呢?其實監獄的飯菜還蠻可口。”

“安全帶繫好。”提醒了一句,劍持勇揶揄道,“那倒還算可以?”

“嗯~”島田系安全帶的動作很生疏,“生活的話,不算好,困在寒冷幽閉的單人間,沒人能迴應你,對我這種偶爾有演說癖的人,很不友好,而且裏面有蠻多都是上了年紀的老頭,在外面生活不能自理,故意犯罪進來,就是爲了能夠享受免費的一日三餐,和讓獄警給他們換尿布。”

“壞人變老了,出來後有什麼計劃嗎?”

副座的島田行人伸直慵懶的身體,自己從煙盒裏抽了根菸,菸頭放在車載點火器上灼燒,之後菸嘴送到嘴脣,極其老練地啜吸,他吐出一口菸圈,淡淡說:“回去讀書就算了,再考一次東大不容易,在裏面也沒閒着,多少能在東京混口飯吃吧!”

繚繞的煙霧飄到劍持勇的眼前,他停頓了會,“好,你有計劃就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提!”

“7年來,蒙劍持叔照顧了,”島田旋轉身子,鄭重其事地低下頭,長髮掛下蓋住他憔悴但不失英俊的臉。

“別這麼說,我答應過御子,”時隔多年,再次提起這個名字,劍持勇的喉嚨似乎被什麼東西卡住,“……要好好照顧你的!”

島田行人難得沒有回話,斜靠在窗邊,抽了小半的煙被他丟到了窗外。

劍持勇瞥了一眼,發現他不知何時打起了呼嚕。

“這小子!”

……

幾天後的週五,遠處羣山疊嶂,綠意盎然。

山下道路崎嶇,兩旁千瘡百孔的朽木欄杆像是隨時會散架一樣。

劍持勇開車載着佐木,金田一和七瀨美雪,前去赴會。

“爲什麼我非得參加這什麼懸疑之夜的活動啊?”

“哦?你沒興趣嗎?這可是集齊了全世界的名偵探吶!”劍持勇扶額,不甘心道,“寄出了四張明信片,結果只有我落選了!真是欲哭無淚啊!”

“這不是挺好嘛,畢竟你請了四天假,可以單獨去泡溫泉了。”金田一壞笑一聲,“明明你自己想去,就不要拿我們當擋箭牌了!”

劍持勇反駁道:“不是這樣的。”

“咦,那就是‘懸疑之夜’的會場啊?”七瀨美雪望着窗外,極遠處的古樸城堡隱約露頭。

“那城堡是叫巴爾多城吧?”佐木知道接下來的幾天裏,會有人死在那座古堡裏,但何時開始,何時結束,他一概記不清楚,他能盡的綿薄之力,就是儘快找到兇手。

“當地人可不會使用這麼冠冕堂皇的名字來稱呼他。”

金田一趴在窗邊,好奇問道:“那叫什麼?”

“死靈堡,蠟人城。”沉重肅穆的聲音從劍持勇的口中傳出。

十五分鐘後,車輛抵達恢弘古舊的城堡前,七瀨美雪和金田一相繼下車,驚呼:“哇,好氣派的城堡啊!”

佐木最後一個下車,囑託了一句:“劍持大叔,偵探事務所代理人的人選,務必幫我物色下。”

“明白了。” 噬天龍帝 劍持勇慎重地點點頭,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影。

在佐木相繼幫助警方解決幾起棘手的案件後,名氣也漸漸在圈內傳開。

對他而言,當下家庭雖然還算優渥,但他更願意爲自己創造更多的價值和可能性,這是他的人生信條。 長野縣人煙稀少的山區,蜿蜒連綿的低矮羣山,神祕的巴爾多城矗立其間。

外城門前有挖鑿出的人工溝渠,水面呈碧綠色,因前幾日的連日降雨,水位頗高。

穿着白色短袖的佐木,紅黃相間衣服的金田一,以及戴着粉色毛線帽的七瀨美雪此時就站在放平的吊橋上。

用力踩幾腳還會發出木頭“嘎吱嘎吱”的聲響。

外城門左右兩端的高大方形瞭望塔樓,連接兩座塔樓的頗具年代感的青磚牆垣,上面爬滿一茬茬的青苔。

卡其色休閒西裝的劍持勇跟他們走過來,說:“這座城堡是從德國整個兒搬過來的,雖然這裏曾預定建設一座再現中世紀德國城鎮的主題公園,但卻因爲開發公司的倒閉,計劃就終止了。後來被遺留下來的城堡就這樣沒被拖走而廢置下來。”

“好厲害~”七瀨美雪舉起雙手。

“就是要在這裏開始破解罪犯的遊戲啊?”

“嗯,畢竟優勝者可是獎勵這麼一整座城堡哦! 最牛尋寶人 所以參加者都不遺餘力呢!”捏着兩個小辮子的美雪眸子中透露着期待。

金田一嚥了口唾沫,轉頭問佐木:“呃……是這樣嗎?獲勝就能得到這座城堡嗎?”

後者朝他丟了本深青色書皮,書面寫着英文的手冊,“手冊上寫着,自己看!”

手冊被金田一捧住,他看都沒看一眼,就丟給美雪,拉起佐木就跑,“我們走,快走吧!”

佐木揉揉太陽穴,被金田一拖着往前跑。

“喂,阿一,慢點啊!”七瀨在後面招手。

劍持勇在後面看到這一幕,無奈地笑着,他沒有被允許參加“懸疑之夜”,只能在這裏止步了。

“咣”,穿着淡黃筆挺西裝,姿態身形優雅的明智健悟打開車門,走下車,一頭奶奶灰的頭髮搭配金色鏡框的眼鏡,眸子中透出淡淡睿智的光芒。

“劍持警部?”

“哦?明智警視,你怎麼也來了?”

“嗯~”

看到自己的頂頭上司也來參加“懸疑之夜”,而自己卻被主辦方排除在外,劍持勇內心欲哭無淚。

手掌輕拍下屬的肩頭,明智健悟緩步朝索橋走去。

“吱……”金田一和佐木推開厚重的外城門,陰暗潮溼的空氣撲面而來,眼前變得漆黑,等瞳孔漸漸適應黑暗的壞境後,他們才注意到長廊甬道兩旁點綴的淡淡燭火。

“咚咚……”三人踏在深青色的磚石地面,彷彿置身於中世紀的歐洲城堡。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拱形甬道兩旁隔幾步就設一個燭臺,蠟燭油滴滿了暗金色的燭臺底座。

除了燭臺外,旁邊還佇立着不少舉着長矛武器,戴着青色頭盔的侍衛人像。

以佐木爲中心,七瀨和金田一都緊緊抓着他。

“這些雕像還真是逼真!”金田一的聲音有些顫抖。

佐木幽怨地看了金田一一眼,他覺得左胳膊快被抓出手掌印子來。

“這些是蠟人像哦!”後面有清脆的女聲傳來。

三人回頭一看,是位金髮碧眼的小巧外國女人,姿態端莊優雅。

“你的日文還真不錯!”金田一誇讚道。

“我雖然是德國人,但小時候在日本生活過的。”

“你叫什麼名字?”

“瑪利亞.菲蘇德美!”

回聲在甬道內“嗡嗡”作響。

四人繼續往前,盡頭又是一座厚重的半拱形木門。

“懸疑之夜不知道是怎麼樣,好令人期待啊!”金田一小心翼翼地旋開蘋果型鎖把,佐木伸直手臂推開。

“彭”,由於過於興奮,後腦勺扎着辮子的金田一沒收着力,隨着門撞到地面。

屋內或站或坐的人都聚焦過來。

前廳的面積相當大,屋子頂部懸掛着幾盞大吊燈,再加上四周牆壁掛着的數量可觀的燭臺,整個空間被打得通亮。

牆上,以及靠近角落的位置都擺着各式各樣精美的中世紀裝飾物,更烘托出城堡古樸厚重的氣氛。

出場方式特殊的金田一撣撣屁股和褲腿,邊站起身邊打招呼,“抱……抱歉!大家好!”

佐木略微掃視了下現場的所有人。

曾寫過幾部推理小說,身着紅色衣服,面容滄桑的中年女人多岐川慧;

穿着灰色襯衫,梳着背頭,言語刻薄的推理小說評論家阪東九三郎;

齊脖短髮,身材微胖,嘴脣塗抹豔紅脣膏的女人就是偵探社社長當麻慧;

英國人理查.安德森穿着一身白色服裝,他是一名犯罪心理學家;

30歲的犯罪採訪記者,真木目仁。

誰是提刀的人,誰是待宰的羊羔,佐木看不清。

七瀨美雪被這麼多人注目,又因爲阿一的出醜,臉色微紅,躬身致意,“我們也是來參加‘懸疑之夜’活動的,請多多指教!”

她擡頭,忽然發現一個熟悉的面孔,“啊!是多岐川女士嗎?我是您的崇拜者呢?”

“你好!”多岐川慧撩了下漆黑的長髮。

阪東九三郎皮笑肉不笑,“哦?似乎在女人和小孩之間很受歡迎嘛?”

“我的崇拜者範圍還廣着呢?阪東先生!”

“這我還真不知道吶!”細框眼鏡下的眼神閃過嘲諷之色。

“那您也別光顧着批評別人的作品,自己嘗試着寫兩篇推理小說如何?”

阪東九三郎摸着下巴,反駁道:“你這話什麼意思?評論也是很正常的創作活動哦!”

當麻慧從綿軟的坐墊上起身,叼着女士香菸找金田一竊竊私語。

看膩阪東和多岐川兩人的互懟,佐木將墨傘扛在背上,獨自參觀寬敞的前廳。

“佐木龍太?”明智警視單手插着兜,目視前面的高中生。

“明……明智警視?”佐木回頭,腦海中的影像和現實的人漸漸重合。

在動畫版中,蠟人城這起案子似乎就是明智健悟的首登場。

“你認識我?”明智輕擡金色鏡框的中樑,好奇問,“你應該沒見過我吧?劍持勇無緣無故也不會提到我。”

佐木立馬把推給劍持勇的想法塞回腦子裏,換了副說辭,“作爲日本警界歷史上最年輕的警視,報紙上有關您的報道還是很多的。”

“呵……”明智輕笑,“最近,佐木君的活躍身手,在警視廳也蠻出名,我倒是挺期待的,總覺得你還有更多的可能。” 蠟人城的前廳。

一陣談笑之後。

阪東九三郎說:“等了這麼久,還沒有別人來,要參加‘懸疑之夜’的人應該都在這了吧?”

“對了,你們在這裏做什麼呢?”金田一不解問。

別說謊了,娘娘 “你看那扇門上貼着的暗號,是扇打不開的門!”畫着濃妝的微胖女人當麻慧用提煙的手點了下該房間某扇淡青色的木門。

佐木和金田一一齊往那邊看去,只見門上貼着白條,白條上有用黑色簽字筆寫好的四個字母:NOOW。

“這就是‘懸疑之夜’的第一關了。”真木目仁開口道,擺手向金田一介紹自己,“你是金田一耕助的孫子吧,我是犯罪採訪記者——真木目仁。”

“嗯~你好!”

“NOOW?會是什麼意思?”英國人理查.安德森摸着下巴。

“就連犯罪心理學的權威也會感到棘手吶!”翹着二郎腿的多岐川慧在一旁挖苦道。

……

“字母暗號的意義會是什麼呢?”同樣,佐木也陷入沉思,纖細的食指在半空瘋狂虛畫,他以前常玩解密遊戲,對於這類暗號的破解,思路還是清晰的,“是拆開重新組合OWON……OONW……NWOO……不對……都不對。”

他搖搖頭,扇扇手,繼續推演,“還是說……和每個字母在字母表中的數字順序有關,M,N,O在羅馬字母表中的順序分別是13,14,15,這樣的數字排列組合似乎又太過複雜了,對於‘懸疑之夜’的第一關而言。”

佐木又放棄了這個想法,頭微微傾斜,“抑或是鏡像或者倒轉?!”

正當佐木抓到關鍵點時,金田一打了個響指,興奮地說:“什麼嘛!這是貼倒了!”

他邊說邊扯開粘好的紙條,倒轉着重新貼回,紙條上的字母赫然變成了“MOON”。

“MOON?是月亮的意思吧!”

“可打開這扇門和月亮有什麼關係?”犯罪採訪記者真木目仁對金田一破解出來的答案並不感冒。

“是這座蠟人像吧!”明智健悟站在一個託舉口子朝下的黃色月牙形物件的女性蠟人像,踮起腳尖,“把蠟人像託舉的月亮倒轉。”

做完倒轉“月亮”的操作後,那扇通往主廳的木門“嘎吱”應聲開了。

“哇,厲害啊!”

“你也是‘懸疑之夜’的參加者嗎?很不錯嘛!”能夠在金田一倒轉暗號紙條的同時就找到房間內的目標蠟人像,顯然明智健悟也想到了暗號的答案。

佐木對此毫不意外,東大法學系畢業,年僅28歲的警視,腦子也是不一般。

“嗯,我是明智健悟,警視廳搜查一課的警視!”明智向金田一作起了自我介紹。

金田一詫異道:“那你是……劍持大叔的頂頭上司?沒想到這麼年輕!”

“金田一君的風評在警視廳也一向不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