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柯南使勁地推着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可是人小力微,哪裏又推得動?

2020-11-05By 0 Comments

眼看着隨着時間的流逝,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了,慢慢地柯南亂蹬的腳不動了,眼睛也要閉起來了,就在此時,一個清脆的少女聲音忽然在幾人耳邊響起:

“不要怕,柯南,我來救你了。”

“誰?!”

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會有人進來,所有人同時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然後……

“哈哈哈……一個小女孩?”

幾個青年都大笑起來,甚至掐着柯南脖子的青年都因此而鬆了幾分手勁。

“就憑你一個小姑娘要來救這個小鬼?現在的小孩子還真是了不起啊!”

沒有在意那一聲聲嘲笑,來人只是衝着柯南道:

“如果你現在睜開眼睛的話,可就再也睜不開來了,柯南。”

“咳咳……你快走,遊子姐姐,這裏很危險!咳咳……”

聽到聲音的時候柯南的心裏就有了種不好的預感,當真的看到來人是誰之後,更是急得不行,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衝着遊子就喊了起來。

這些可不是普通的不良,這可是真正的黑道分子,不是可以輕易對付的對象!

不用說,看人正是遊子。

“現在想走?晚了!”

爲首的青年一揮手,剩下的人腳下移動,把遊子也給圍到了包圍圈之中: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小姑娘。”

“快走,快點逃啊,遊子!”

柯南快要急瘋了,連姐姐都忘喊了,可惜除了遊子,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小細節。

深深看了柯南一眼,遊子才把視線一一從那幾個把自己包圍在中間的青年臉上掃過:

“希望你們到了警局之後,要說身上的傷是自己摔的。”

“什麼?”xn

還不待幾個青年反應過來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姑娘莫名其妙的話,遊子已經動了。

“嘭、嘭、嘭……”

眨眼間,剛剛還囂張不已的黑幫分子,已經一個個倒在了地上,只能痛苦地呻.吟了。

“騙……騙人的吧……”

被救下來的柯南坐在地上,看着倒了一地的傷員,眼睛瞪得老大,嘴角抽啊抽的。

從救了園子那次柯南就知道這個少女身手矯健,可是沒想到竟然會厲害到這個程度!

本來覺得空手道都大賽冠軍的蘭已經夠強悍的了,沒想到真正強悍的,原來在這裏!

這近十個黑道份子,就這麼輕易地……被她給擺平了?

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遊子慢悠悠地走到了柯南的面前,低頭俯視着他:

“你沒事吧,柯南?用不用我送你去醫院?”

“沒事……”

柯南捂着脖子,嗓子還有點啞,可是並不是特別嚴重。

“那些是什麼人?”

遊子看了看倒了一地的青年,疑惑地向柯南問道,她來的時候柯南已經被掐着脖子快要死了,前面的事情遊子根本就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麼人你就把他們都放倒了?

柯南的嘴角又抽了抽,忽然有些同情地上的一堆傷員們了。

“他們就是殺害小林淳平的兇手。”

柯南對遊子解釋道。

“哦,你碰巧遇到的?”

遊子看着柯南,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讓柯南心裏一陣發慌,似乎自己的祕密被發現了一樣。

實際上,遊子還真不是“發現”了柯南的祕密,而是從一開始就知道啊!

“呵呵……呵呵……是啊,我碰巧遇到的。”

柯南乾笑了幾聲。

事實是,柯南在知道了犯人身上有紋身之後,聯繫被害人是運毒者,回家翻看了父親工藤優作收集的那些關於近些年毒品罪犯的資料,最後把懷疑的視線投向了松葉會。

誰想到好不容易查到了松葉會成員的下落,在跟蹤他們的時候卻被發現了,如果不是遊子及時趕到的話,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哦,運氣真差。”

遊子點了點頭,看起來像是接受了柯南的解釋,然後,她從兜裏掏出一個東西朝着柯南扔了過去:

“這是我自己做的護身符,雖然我輸在裏面的靈力不多,不過足以爲你抵擋一次災難,戴好了。”

有些手忙腳亂地接過護身符,柯南暗自撇了撇嘴,自然不相信什麼靈力、什麼抵擋災難,不過知道遊子是好意,所以他最後還是把護身符掛到了手機上面,權當手機墜了。

“對了,遊子姐姐,你又爲什麼會到這裏來?這裏那麼偏僻!”

好嘛,這次輪到柯南懷疑遊子了。

“你要感謝村雨了,如果不是它在空中飛翔的時候發現你有危險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及時過來救你。”

遊子摸了摸肩上的村雨,村雨也很配合地“嘎嘎”叫了幾聲,有了村雨這個擋箭牌,遊子是什麼事情都向它的身上推。

“是嗎?”

看着村雨,柯南覺得這隻烏鴉實在是太聰明瞭一點,好像還能聽懂人說話一樣,可是既然自己的小命是被人家救的,柯南還是向村雨道了一聲謝。

在警察來之前遊子就離開了,最近她出入警局的次數實在是有點多,不想要再多一次了。

柯南倒是想要阻止她,可是想想人家的戰鬥力,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的,還是無奈地放棄了。

不在一個檔次上啊!

“遊子,你爲什麼要把護身符給那個小鬼?和日吉若比起來,他好像更加難纏啊!被他發現你的祕密怎麼辦?”

回去的路上,虎源太不解地向遊子問道。

“放心,柯南的話,就算我表現地更加明顯一些,他也不會發現我的祕密的。”

遊子笑得很自得。

“爲什麼?”

村雨也不懂了。

“因爲柯南從內心深處相信的只有科學,無論遇到什麼樣靈異和無法解釋的事情,他都會從科學的角度出發去猜測、去解決。

所以只要不是那種明顯到打破他價值觀的現象,就都沒有關係。”

遊子笑眯眯地道。

柯南就是因爲太聰明,對自己太自信了,所以對於一些在普通人看來立刻會產生懷疑的事情,在他那裏反而很安全。

“這就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

週五晚上接到草太的電話,說他姐姐從戰國回來了,所以週六一大早,遊子就去了日暮神社。

去了那裏之後,遊子習慣性地換上了巫女服,然後纔去了戈薇那裏,聽她BALABALA地說着在戰國時遇到的事情。

正說着,遊子臉上的笑容忽然收了起來,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怎麼了,遊子?”

遊子的樣子讓戈薇也跟着緊張起來。

“燃。”

遊子擡手一張鬥神符扔了出去,隨着一聲輕微“嗤嗤”聲,幾點灰燼落在了戈薇的身邊。

“這是……頭髮?”

戈薇不安地動了動,在遊子把那東西燒掉之前她可是看清楚了,一根好像頭髮一樣的細絲就懸在自己脖子後面不遠的地方,如果不是遊子動作快,恐怕現在自己已經有危險了。

想到來這裏之前遇到的妖怪,戈薇已經隱約猜到了那跟細絲到底是什麼東西。

“應該是頭髮,而且上面有微弱的妖氣,看樣子是某個妖怪想要殺死你。”

遊子回答道,不過臉上的表情並沒有放鬆多少,因爲她感覺到了,妖氣並沒有完全消失。

由於妖氣太輕微,戈薇並沒有感覺到,但是僅靠腦子想,她也知道結羅,也就是想要襲擊她的妖怪不可能就這麼放棄了。

就在遊子想着通過殘留的妖氣找到妖怪本體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妖氣突然出現在不遠的地方。

根據方向來看,正是食骨井。

“犬夜叉來了!”

戈薇也察覺到了犬夜叉的妖氣,立刻高興地叫道,她正在擔心結羅展開攻擊的話自己和遊子抵擋不住怎麼辦,犬夜叉來的可謂是正是時候。

就算對犬夜叉這個人,不,這個半妖有什麼意見,可是對於他的實力,戈薇還是相當信任的。

“我來接你了,戈薇!”

房間的窗戶“唰”地一聲被拉開,一身紅的犬夜叉“嗖”地一聲跳到了窗臺上。

“你怎麼那麼晚,我都……”

張嘴就是抱怨的犬夜叉說着說着突然停了下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屋子裏面還有一個人,一個自己在戰國的時候見過一面的少女。

“……遊子?”

使勁想了半天,犬夜叉纔想起來當初戈薇是怎麼稱呼面前這個人類少女的,她的名字似乎叫做“遊子”。

和那天顯得失魂落魄,好像生無所戀相比,今天的少女卻穩重而不失成熟,尤其是那一身紅白相配的巫女服,更是讓犬夜叉失神了片刻。

雖然面容完全不同,可是眼前少女的氣質,和五十年前封印自己的女人實在是太像了!

戈薇察覺到了犬夜叉氣息一瞬間的改變,卻並沒有多想,先把犬夜叉和遊子正式簡單地相互介紹了一下,然後馬上犬夜叉小心,因爲妖怪結羅爲了四魂碎片已經跟到現代來了!

有什麼話,還是等把結羅解決之後再說吧!

“對了,四魂碎片!”

戈薇的話好像打開了犬夜叉的記憶按鈕一樣,讓犬夜叉瞬間跳了起來,一下子蹦到了遊子的面前:

“把你的四魂碎片交給我!” “犬!夜!叉!”

戈薇立刻怒了,強敵在前犬夜叉不但不想着怎麼退敵,反而惦記着自己好友的四魂碎片,這讓戈薇如何能夠忍受?

戈薇的聲音太低沉,低沉到讓犬夜叉心裏產生了一股非常不祥的預感,說話都有點不連貫了:

“幹……幹什麼?”

“坐下!”

果然,戈薇的一聲暴喊證實了犬夜叉的猜測。

“嘭!”

“啊!”

犬夜叉重重地趴到了地上,半天沒起來。

“不准你再打遊子四魂碎片的主意,犬夜叉!”

戈薇衝着犬夜叉警告道。

“憑什麼……”

犬夜叉一點都不服。

“坐下。”

戈薇根本就沒打算說服犬夜叉,直接又是一句言靈,然後犬夜叉又悲劇了。

重複了幾遍之後,即使固執如犬夜叉,也閉口不提遊子的四魂碎片了,雖然他看着遊子的眼神還有點不善。

“小心!”

這個時候,本來有趣地看着犬夜叉和戈薇互動的遊子忽然臉色一變,一腳向犬夜叉踹去,把毫無防備的犬夜叉一下子踹出去老遠。

“你幹什麼?!”

幸好犬夜叉身手靈活,在空中翻了個身,雙腳落到而沒有摔倒,不過突然被踹的怒火卻讓他還沒站穩就衝着遊子大喊了一聲。

“左邊!”

沒想到遊子又是一聲大喊,聲音裏的威嚴讓犬夜叉即使在盛怒之中,還是不自覺地向右邊閃了閃,然後只聽得“嘭”地一聲,牆上出現了一個大洞。

“這是……”

犬夜叉瞳孔一縮,這個時候他也反應過來了,有個無形的敵人正在攻擊他,而遊子應該能夠看得見,而且救了自己。

“頭髮,是頭髮啊,犬夜叉!”

戈薇連忙跑到犬夜叉的身邊,她也能夠看得到結羅的頭髮,不過反應沒有遊子快,在她還想着怎麼辦的時候,遊子已經把犬夜叉給踹飛出去了。

“你看不到結羅的頭髮嗎?”

戈薇不解,自己和遊子可都能看得到啊!

“囉嗦,就算看不見我也能把她撕碎!”

犬夜叉惱羞成怒般地喊道。

本一個人類女孩給救了,雖然身體上沒受傷,可是犬夜叉的自尊可是受傷不輕。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們還是趕快從屋裏出去吧,否則這棟房子很快就要保不住了。”

遊子一邊向外跑一邊道。

結羅本身並不是什麼太強的妖怪,就算她有四魂碎片遊子也不懼她,尤其遊子還有可以看到她隱形頭髮的優勢。

然而,結羅的本體現在可是在戰國時代,就算遊子太強,也沒有辦法在這邊徹底解決她,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減少傷亡和損失。

戈薇和犬夜叉都認同遊子的觀點,所以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到了寬敞的院子裏面之後,遊子和戈薇同時發現,頭髮的源頭在祠堂那邊,也就是說,食骨井。

三人轉而向食骨井跑去,犬夜叉一邊跑,一邊在遊子和戈薇的指揮下不停地揮爪切斷一波接着一波襲來的頭髮。

雖然不怎麼情願聽人類的命令,可是誰讓犬夜叉自己看不到結羅的頭髮呢?

好不容易進了祠堂,遊子和戈薇就見一堆堆頭髮從食骨井中洶涌而出,幾乎把整個井口都覆蓋住了。

這個時候犬夜叉一個人已經不行了,因爲他看不到頭髮,所以根本就抵擋不住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

握住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輸入靈力,瞬間,遊子的手裏多了一把弓箭。

然後,一箭射出。

靈力形成的箭一落入井中,瞬間,隨着一陣光芒閃爍,所有的頭髮立刻好像澆入沸水的雪一樣,立刻消融不見了。

“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