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桃之上下打量了眼南宮璃,不由感嘆道,「我實在想不明白,你從來就是對慕洵另眼相看的。如今還對他信任到放手不管的地步!那當初你為什麼還要跑去大秦幫東方宇奪皇位呢。早知道這樣,一開始就跑北國來不就好了?雙宿雙棲的,多好?」

2020-11-03By 0 Comments

雙宿雙棲?南宮璃被剛入口的茶水嗆了一下,眼中帶著一絲嗔意,抬眼望去,「什麼雙宿雙棲,慕洵於我,雖有婚約。如今,也不過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這樣的關係。你別胡說!」

「害羞什麼?如今你們男未婚女未嫁的,身份又是門當戶對還有皇帝親下的賜婚。簡直就是天作之合。我早說過,從前你就不應該顧及那些莫須有的情誼諾言,跑去大秦。一諾千金固然值得敬佩,可若這是在拋棄自我的基礎上,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要我說這北國皇帝做的其他事稀里糊塗的,唯獨賜婚一事,做得極好。不然那以你這磨磨唧唧的個性,和慕洵什麼時候才能成為一對?」

「你,你說話真是越來越沒顧忌了。」

「我說的是實話!」桃之嘆了口氣,「這樣也好,你也不會太累著,谷主那邊也不用過擔心了。放心吧,只要空道那裡來了消息,召集赤焰盟舊部的事就能開展起來。不管還剩下幾個,我們都給他招回來!」

說到赤焰盟,南宮璃的目光暗了暗,眼中儘是悲傷,也不願再糾結於這個話題,只點了點頭道,「好,就這樣。對了,桃之,你說得沒錯,太子身後一定有另一股勢力在幫他。否則以他的能力不可能和慕洵抗衡這麼久。這樣,太子那裡你繼續盯著,重點放在與太子有關聯的關係上,哪怕只是擦邊的關係,都不要放過!至於太子府和空道那邊,我也會想辦法的。你不要太擔心。」

桃之當然明白南宮璃的意思,無非是在勸解她不要關心則亂,她是那樣的人嗎?

「怎麼輪到你勸我了?行了行了,我懂!好了,不陪你這個大小姐說話了,我先走了。忙著呢!」說完,扭頭就往門口走去,也沒等南宮璃反應。

桃之手裡管理著北國暗樁。

謊顏 這些天下來,的確早就累積了一堆事情要處理。

能過來這茶館坐一會,的確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桃之走了兩步也不見南宮璃反應,回過頭一邊用眼神控訴怎麼都不留我一下,一邊腳下卻從未停下。

只是還沒走兩步,門外卻突然響起一陣吵鬧聲。

由遠及近,愈來愈響,幾乎要將整個酒樓都掀翻了似的。

「你們讓開!我要見璃兒! 重生之俗人修真 我要見璃兒!璃兒!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娘吧!」隨之而來是一陣一陣地敲門聲。

準確地來說,應該是砸門的聲音。

南宮璃皺著眉頭看向門口,和桃之對視一眼,兩人顯然已聽出了來人是誰。

桃之用眼神問道,需要我出馬將人攆走嗎?

南宮璃搖了搖頭,桃之這才快步躲到了包廂裡間的屏風後面。

南宮璃這才再次朝著門口望去,唇角一勾,竟是諷刺,暗道這南宮茜倒有些本事,竟然知道自己的行蹤,看來這南宮府里,還是有不少大伯那邊的探子了。

南宮璃拿起茶水壺,往桃之的茶杯中又倒了半杯茶水,而後才慢悠悠說道,「讓她進來。」

門口的吵鬧聲瞬間停了下來。

隨後,包廂門一開。

南宮茜幾乎是被直接推進了包廂。

整個人踉踉蹌蹌地往前沖著跌進屋內的。

一進包廂,南宮茜身後的門便被關上了。

「璃,璃兒。」南宮茜很快反應過來,抬頭朝著包廂內逡巡而去,目光很快便落到了坐在窗檯前的南宮璃。

今日的南宮璃打扮得有些隨意,可絲毫不減她身上閑淡高貴的氣度。

一身簡單的白色錦衣,外罩著一件淺金色薄衫,坐在窗前,細細地品著茶,眼睛都不曾往南宮茜的方向瞥過來一眼。就像完全沒看到南宮茜進來似的。

風水輪流轉,不過是幾月光景,這天彷彿都變了個模樣。

南宮茜眼前一陣模糊,驟然想起幾月前自己推南宮璃下水時的場景。

是因為什麼呢?

南宮茜已經有些記不清了。

只曉得哪怕是怯懦膽小的時候,南宮璃身上也有著一種讓她難以企及的氣質。

就好像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乾淨貴氣,不需要光彩奪目,亦不需要眾星捧月,而是本身這個人就該是在眾目睽睽下,發光體般的存在,誰提到南宮府的小姐,永遠是南宮璃!

自己是花了多少年的時間內,才讓京城內的所有人都知道南宮茜這個名字。

可是南宮璃呢?什麼都不需要做!因為是二叔的女兒,當朝左相的女兒!哪怕再無用,所有人都是一副和善模樣。

而這些,是她耗費了多少力氣才換來的?

或許是這樣的情緒愈演愈烈,終於擊垮了她的理智。

南宮璃落水的那一刻,她是興奮的!

她多麼希望南宮璃就在那池水中淹死了!

可偏偏南宮璃命大得很,活了過來! 不僅活了過來連性格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難以對付!

「茜姐姐不在府中好好待著,怎麼出來找我了?又是誰告訴你,我在這酒樓的?」南宮璃的聲音脆脆的,帶著一點漫不經心。

南宮茜聽在耳里卻不是滋味,心頭一跳,忙道,「我聽他們說,你最愛來這酒樓,便碰個運氣過來看看。」

南宮璃笑了笑,不準備再問下去了,只嗤笑道,「這運氣真好。」

南宮茜臉色有些僵硬,明顯對南宮璃這個語氣很不滿意,可還是努力揚起一張討好的笑臉,說道,「璃兒,姐姐這次過來,是想求你一件事的,我娘她···」

南宮璃卻砰的一聲放下了茶杯,絲毫不給南宮茜說下去的機會,阻止道,「等等!我什麼時候讓你說話了。」

「璃兒···」南宮茜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似是不可置信。

南宮茜沒想到南宮璃會拒絕得如此快!

如此狠!連話都不讓自己說!

就像是,使了勁在貶低、作踐自己。

南宮茜咬了咬牙,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怎麼可以這樣?」

眼中瞬間便漫過濃厚怨毒,雖然隱藏地得極好,可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誰發現不了呢?

南宮璃在心中冷哼一聲,道,「本來就不願意見你。當然不想聽你說話。」而後也不再說話,徑自喝起茶來。

南宮茜心中的屈辱憤怒在這一刻幾乎要爆裂開來!

何曾有人用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說法?

哪怕是阿諛奉承也好,也不會有人當面給自己難堪!

南宮茜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目光卻落在了南宮璃的位置,發現這桌上竟然放了兩個茶杯,另一隻杯子上的茶水甚至還是滿的,顯然那人沒來得及喝,就匆匆走掉了。

南宮茜的臉色更加僵硬,直覺那人是知道自己來了,所以才特地避開,便不甘心地問道,「璃兒,剛才,你和誰在這裡喝茶?」

「關你什麼事?這兩天來我同許多家小姐都喝了茶,都快記不清了呢。」南宮璃注意將目光瞥了過來,語氣中的得意和炫耀毫不掩飾。

是了,如今的南宮璃完全是京城小姐們爭相結交的對象。

一個個排著隊要和她聊天飲茶呢!

卻不知剛才那個坐在這裡的,是哪家小姐。

南宮茜的手指死死地掐住自己的掌心,緊閉著嘴唇,終於覺得沒法在接下劃去。。

她努力不讓自己的情緒表露出來,心中的不甘卻愈燒愈烈。

這樣的生活原本該是自己的啊!

可是從前眾星捧月般的生活已經消失了乾淨。

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陸家的倒台不僅害得她娘親被幽禁,父親還將原本養府外的祁姨娘迎進了府中。

就連自己那個常年在外遊歷的哥哥南宮麒都回了府中。

這一個兩個,是趕著回來要給他們母女兩人好看!霸佔屬於她們的生活!

更過分的是那些世家小姐們,平日里和自己關係好得很,可最近對於自己的邀約,一個個躲得比誰都快!

就連姜雨,自己也聯繫不到了!

見風使舵,人情冷暖的事她都懂,可是南宮茜恨哪!

為什麼這些人轉頭就對南宮璃一副討好的模樣?

為什麼就連自己的親人都要棄自己如敝履?

父親對自己不再有好臉色,對那個姨娘出生的哥哥南宮麒卻是百般順著。

甚至對南宮璃的態度都比對自己這個親女兒好!

還有那個自己幾乎不曾見過即面的祖母,竟是見都懶得見自己。

次次將自己堵在門外!可南宮璃只要一去,老夫人房裡必然傳來歡聲笑語。

還有這南宮麒,明明不過是一個姨娘的孩子不足為懼怕,可偏偏和老夫人關係也不錯。

倒頭來自己倒變成了南宮府里最不受人待見的那個!

她也是南宮府的小姐!

為什麼好事都讓南宮璃這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臭丫頭佔了去!

為什麼南宮璃出事了,整個南宮府都著急上火,護著她、幫著她!

殺人的罪啊,洛李兩家連著上門來討要說法都被擋了回去。

眼看這事馬上就要不了了之了!

南宮璃好好的什麼事都沒有!

而自己呢,沒有人能看得到自己!也沒人在乎自己!

陸皇貴妃出事,管自己什麼事?她跟著造反了嗎?跟著逼宮了嗎?

為什麼他們做錯事偏要她一個姑娘家承擔!

陸家出事後,所以人都想丟棄她!所有人!

南宮茜是越想越不甘心。

想得整個人都幾乎氣得顫抖起來,控制都控制不住。

好在她還曉得自己的眼神太過可怖,及時垂下了雙眸。

可南宮璃哪會這麼輕易放過,當即便嗤笑了一聲,哼道,「你是來求我的,還是來殺我的?」南宮璃的聲音就像是一道驚雷,將南宮茜的思緒打斷,及時摁回了南宮茜內心的屈辱和憤怒。

南宮茜快速將自己憤恨嫉妒眼神給逼了回去,轉而換上一副可憐的神色,三兩步就朝著南宮璃撲過來,嘴裡更是凄楚地喊著,「璃兒,你救救姐姐吧!啊!」

六六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包廂之中,綳著一張臉,神色嚴肅地盯著摔在地上的南宮茜,一隻手做出了防備姿態,防著南宮茜再次撲上來。

「你這個!」南宮茜張嘴就要罵過去,可看到南宮璃瞥過來的微涼眼神后,又將所有話都咽了回去,她猶記得,對於這個小丫頭,南宮璃可維護得很,終究只能狼狽地理了理衣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再次可憐兮兮道,「璃兒,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是想找你幫個忙。你就幫幫茜姐姐吧好嗎?」

南宮璃雖然不是鐵石心腸,可對於這種暗地裡就想著害自己的人,她可不會有什麼好態度,當下就冷笑了一聲,「做人呢還是真誠點,你明明嫉妒我嫉妒得要死,何必這麼放低姿態來求我,你不臊得慌,我還害怕呢!這心中的情緒壓抑得久了,一朝反彈,很可怕的。若今後你又得勢了,誰曉得會怎麼對付我。所以對我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理。不過,看在你我的姐妹情分上,今日這面,我已讓你見了。沒什麼事的話,就回去吧。別打擾我休息!」 病嬌重生守則 這一番話,說得毫不留情!

儘管這幾個月來,南宮茜早已習慣了說話從不留情面的南宮璃。

可是此時的場景境遇,卻只讓她覺得愈發的難堪。

要是在從前,她縱然要不敢發火,也絕對扭頭就走。

可今日,她有求於人,她能怎麼辦?

忍氣吞聲,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畢竟很多年前,也是這麼過來的。

儘管剛才諸多不滿和怨恨,南宮茜終於還是忍了下來。

「璃兒,如果連你都不幫我,姐姐恐怕連在南宮府生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了。」

南宮璃嗤笑一聲,「關我何事。」

南宮茜目光一寒,最終還是忍了下來,「璃兒,念在我之前多番指點你的份上,你就當幫幫姐姐好嗎?」

南宮璃挑眉,多番指點?這南宮茜不會是在說芙蓉宴之前來自己院里,講的那些廢話吧?

禮儀什麼的,南宮茜哪裡比得上南宮璃清楚?

當年入宮為後,她日日夜夜被宮裡嬤嬤的教養,生生改掉了一身江湖氣。

那時受了多少苦,如今便有多曉得禮儀的輕重。

南宮璃冷笑一聲,「茜姐姐,你是聰明人。有些話我本不想多說,你實在要在這裡糾纏,我也不妨告訴你。我雖可以不計較你推我下水的事,也可以不計較你慫恿她人與我為難。但是井水不犯河水,我沒有招惹你,你也用不著來求我。實話告訴你,我不可能為了你去惹祖母不高興,更不可能為了,擺明了要和皇上對著干!」

南宮茜聞言想要上前幾步辯說,可就算再想上前,有六六攔著也靠近不得半步。心中實在恨極,可卻又實在不甘心就這麼離開,咬牙道,「璃兒!陸家沒有落敗時,南宮府收到了多少好處?當初你身體不好,本是沒有機會進學院的,要不是皇貴妃幫你說情,你!」

「南宮茜!」南宮璃驟然厲喝道,「如果你不想南宮府因此受牽連,就少在人前提陸皇貴妃的名頭!」

南宮茜被嚇住,立刻閉了嘴。

她當然知道,陸皇貴妃如今已變成了一個禁忌,提不得。

可她這不也是心急,才說了出來。

自從老夫人回來,如今南宮府上下,雖是老夫人在打理事物,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老夫人時時刻刻將南宮璃帶在身邊,分明是想教南宮璃如何管家!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雖然南宮璃終究是要嫁出去的,可是如果在她出嫁前兩年裡,握了府中管理後院的實權,日後這權利就算交託給了別人,這南宮璃還是有說話份的。

南宮茜咬了咬唇,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才對、才好。

可是的確,不管怎麼說,如今能讓娘親解了幽禁,又能阻止父親一再抬高祁姨娘位份的,也只有南宮璃了!

這兩年,祁姨娘越來越受寵,如果真給自己又添了個弟弟妹妹什麼的,那南宮府就更沒有自己的位置了!

南宮茜自己在那裡糾結得很,南宮璃可沒空陪她,甚至覺得南宮茜著實礙眼,擾她興緻!

要不是看在南宮茜還是南宮府的一員,以南宮璃的性格,都不願意與她多說一句話。朝著六六和暗處的桃之使了個眼色后,南宮璃便準備離開。

看來下次得在另尋一個地方了,府裡頭那些人,也是時候整頓一番。

眼見南宮璃要離開、避開自己,南宮茜心知以自己的能力是攔不住的,心中一急,幾乎口不擇言地喊道道,「璃兒,如果你幫我這次,我就告訴你娘親到底是怎麼死的!」

猝不及防!

南宮璃的心頭止不住一怔,巨大的悲痛和震驚幾乎席捲了她整個人。

在那一瞬間,南宮璃甚至反應了好一會兒。

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難受?

就像絕望到極致,卻又無可奈何?

腦海中又充斥了一陣一陣的嬰兒啼哭,帶著瀰漫滿眼的血紅。

娘親?對!娘親!

作為南宮璃,她是有娘親的!

豪門戀:重生天后成嬌妻 她的娘親為了生下她保下她而死!

記憶中,她一直心懷愧疚。

不,不對!她的娘親不是因為遇刺受驚,然後生她的時候虧空了身體,最後才去世的嗎?

南宮茜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其中還另有隱情?

想到剛才腦海中莫名響起的嬰兒啼哭和滿眼的血紅,南宮璃的目光倏然冷了下來。

如果說娘親的死另有隱情,那當初大夫的診斷又是怎麼回事?當年發生的一切又怎麼起來?難不成都是假的?

南宮璃無法想象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