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桃木劍瞬間斬在他的腹部,頓時一陣滋滋的聲音傳來。冷苒便是看到那怨鬼的身上冒起了一陣黑煙,身形直接被她一劍拍出去了老遠的距離。

2020-11-06By 0 Comments

冷苒一驚,沒想到自己力氣那麼大,竟然這樣就把一個鬼打飛了?

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各種各樣的口訣,手煞,令冷苒吃驚的是,這些符文口訣似曾相識。

而且她只要念一遍就會了。

當真是天助我也!

手中掐着印結,一張符紙出現。口中念着打鬼咒:“天地無極,乾坤道法,勒令真武帝君,誅滅鬼魅邪崇,急急如律令。”

口訣落下,冷苒看着自己手中的符篆竟然瞬間燃了起來,她來不及欣喜急忙朝前丟去,頓時符篆化作一道火光,把試圖攻擊自己的一隻怨鬼擊中。

火光落在那怨鬼身上的瞬間,怨鬼發出了一陣淒厲的慘叫之聲,聲音令人心中寒慄不已。

片刻的時間,怨鬼的影子在瞬間變得黯淡了下來。變得無比的透明,似乎下一刻就要徹底消散了一般。

冷苒心中充滿了激動,她做到了,她不再拖後腿了!

龍清絕和渡狸也看到了冷苒的變化,驚訝之餘佈滿了驚喜。

而原本無比得意的蠱清苗卻氣憤的咬碎了銀牙,原本想借這些怨鬼的手除掉這個女人,沒想到她竟然這般厲害,簡直是無師自通,結出的手煞還那麼厲害,簡直像極了世外高人附體。

不過當蠱清苗的眸光鎖定站在鬼羣中傲視於人的鬼王時,心中的不滿慢慢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幸災樂禍。

再厲害又如何,鬼王若是出手,這個女人必死無疑!

冷苒越戰越順,順手到感覺身後有一股陰氣襲來的時候,她的桃木劍已經戳中了那鬼的胸膛。

“女人,不錯,厲害!”

渡狸眯起眸子,對着冷苒豎起了大拇指,雖然是爪子,卻不難看出它誠心的稱讚。

冷苒調皮一笑,帶着幾分得意的衝着龍清絕眨了眨眼睛,繼而一張符籙飛過去,一隻野鬼的腹部頓時猶如被火燒出來一個洞一般,不斷的在冒着黑煙。

不一會兒,便灰飛煙滅了。

“嗚!!該死的丫頭!”

鬼王見自己的大軍死傷眼中,終於怒了。

張開漆黑細長的雙手,面目猙獰的對着冷苒撲了過來。

冷苒不慌是假的,這可是鬼王,比龍清絕還要厲害!

“苒兒!”

“臭女人!”

渡狸和龍清絕皆是第一時間飛了過去,卻被鬼王一人一隻手給甩開。

噗咻,龍清絕和渡狸皆吐出鮮血,卻毫不遲疑的爬起來。

龍清絕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全力釋放體內的鬼氣,若是冷苒死了,他復活還有什麼意義,如果這個節骨眼上都不能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他還是龍清絕嗎?!

-本章完結- 鬼體慢慢叫囂着從屍身裏面迸發出來,沒有了龍清絕刻意的壓制,那些亂舞的鬼氣就如同放虎歸山的猛虎,不斷的涌出來。

“你釋放鬼氣,莫非是不想要你這具肉身了?”

渡狸眯了眯眼,看着龍清絕不要命的玩法,大駭。

“若是不能保護她,重生又有何意義?”

龍清絕絲毫不在意,不斷的釋放體內的鬼氣。

這邊冷苒面對一bobo怨鬼的攻擊,慢慢的招架不住了。

一張張符篆不斷的從她的口袋裏面飛出,化作一道道流光朝着襲擊過來的怨鬼擊去,雖然速度越來越慢,可是撲過來的怨鬼也慢慢開始忌憚起冷苒來。

鬼王大駭,這個丫頭竟然有如此本事,當真留不得!

噗咻——

冷苒後背被一個怨鬼擊中,當場吐出一口鮮血。

濃郁的血腥味夾雜着一絲清甜,讓圍繞在陣法周圍的怨鬼們瘋狂的興奮起來,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一般,不顧一切的撲過來,即使飛灰湮滅,他們就好似瘋了一般完全不顧依舊撲過來。

鬼王面色一凝,突然裂開了黑洞一般的血口笑聲如同百鬼齊鳴。

“哈哈哈,本座今日是何等幸運,竟然遇見了百年不遇的太陰之女,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太陰之女,我要定了!”

說着面色大變,原本就僵硬的面孔頓時變成了一個殷紅的骷顱頭,那令人心悸的綠色雙瞳不是閃着光芒,一陣陣黑氣極其詭異的自鬼王身上冒出,瘋狂的朝着冷苒的攻擊抵禦了過去。

冷苒步步後退,鬼王步步緊逼,懸浮在半空中的陰陽太極八卦散發的金光越來越弱。

不好,這個陣法堅持不了太久了,鬼王的強勢攻擊下,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擊破!

見到冷苒的氣勢慢慢削落,鬼王面露駭人的譏笑。

一隻骨幹一般的手抓往冷苒襲去,這一次他勢在必得。

太陰女之血啊,只要擁有她,他擺脫這個古墓便輕而易舉。

咔嚓——

骨指被捏碎的聲音響起,鬼王大驚,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現的黑影。

“你……竟然也是鬼體,依附在肉身上的鬼體!”

鬼王皺眉,雙眸微微眯起,他竟然沒有注意到這個男人竟然是依附在肉身上的鬼體,若不是此刻纏繞在他身上的鬼氣,還有那若分若離的肉身,他還以爲他只是一個體弱多病的凡人。

竟然藏的如此深,當真是小看他了!

“她,不是你能動的女人!”

龍清絕暴喝一聲,手掌纏繞的鬼氣洶涌而出,竟然和鬼王身上的鬼氣糾纏在一起廝殺。

“找死!你若繼續如此,你的肉身便灰飛煙滅,你當真捨得?”

鬼王暴怒,他竟然被龍清絕身上的鬼氣駭住。

這個男人,不簡單,若是不盡快處置了他,會很麻煩!

“哼,一具肉身換你的鬼王能力,划算!”

“本座看你是不自量力!”

一句話成功的激怒了鬼王,一身鬼氣洶涌的撲向龍清絕,整張臉都是布着一陣令人心悸的猙獰。

龍清絕並無半點的退縮,而是薄脣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看上去格外滲人。

修仙之王者歸來 而他的肉身幾乎處於奔潰狀態,若是再繼續釋放鬼體,肉身難保。

糾纏 “清絕,不要,不然你復活就沒希望了”

冷苒跌坐在一旁,此時身體已經接近虛脫,她看着龍清絕豁出一切的神情,突然感覺心慌,她不能讓龍清絕爲了他們而放棄。

“乖,爲夫不會有事”

深邃的眼眸透過層層黑霧,當看到那雙清澈眼眸中的液體時,龍清絕的心微微抽痛,薄脣微微勾起,對她輕輕一笑。

他今生今世註定了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冷苒,他的一切都是因爲她而生,不管是不是他認錯了人,這一刻,已經都不重要了。

龍清絕身軀一震,隨後身體慢慢幻化成黑煙對着鬼王衝擊了過去。

“龍清絕!”

冷苒撕心裂肺的呼喚回蕩在四周,讓原本鬼哭狼嚎的古墓頓時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沒想到龍清絕爲了苒姑娘如此決絕,不過若是龍清絕有什麼閃失,龍王府怕是完了”蠱清苗心中大驚,她萬萬沒有想到龍清絕竟然爲了這麼一個女人竟然釋放鬼體,放棄了重生的機會,她現在是又妒忌又恨,所以說出來的話也是話中帶刺,刺的冷苒體無完膚。

“龍清絕……”

冷苒淚眼婆娑的看着那團巨大的黑霧,龍清絕和鬼王在裏面激烈的廝殺。

她死死的咬住脣瓣,心裏一陣劇痛。

爲什麼,爲什麼每次都是爲了她,爲什麼每次都是她拖他後腿。若是他真有個閃失,龍家怎麼辦?楚玉清說得對,她只會每次拖累他,每次給他帶來麻煩,根本不配和他在一起。

與此同時,龍清絕此時已經偏體鱗傷的癱軟在地,深邃的雙眸佈滿了不甘和絕望。

他側過頭對着黑霧的一個方向,他能感覺到,黑霧外面那雙焦急淚眼婆娑的眼睛。

嘴角勾出一抹苦澀的笑意。

苒兒,對不起,我還是太高估了自己的修爲,我不能再陪你了。

眼角督了一眼身旁已經脫離鬼體的屍身,因爲沒有強大的鬼體控制,那屍身正在慢慢的腐爛。

真的回不去了,既然這樣……

那我便和你這個千年鬼王同歸於盡!

試掉嘴角的烏血,龍清絕雙眸嗜血,他釋放全部的鬼氣,準備背水一戰。

“不要命的傢伙,你以爲這樣便能打過本座嗎?哈哈哈,癡人說夢話!”

濃郁的黑霧中,鬼王咆哮的聲音穿破層層黑霧,帶着狂妄的囂張和勢在必得。

雖說這個鬼體不及他千年鬼體,不過這個鬼體蘊含的力量卻是不可小視的,只要吞噬了他,再加上太陰之女的血液,哈哈,堪稱完美。

“哼,誰輸誰贏還未必”龍清絕鬼魅一笑,脫離了屍身的鬼體帶着一股妖異的魅惑感。

“無知小兒,不見棺材不落淚”

鬼王的聲音一落,巨大的鬼氣纏繞着無數只鮮血淋漓的骷顱頭洶涌襲來,每個骷顱頭狂妄的笑着,彷彿龍清絕是他們最美味的點心。

重生之紈絝千金大逆襲 龍清絕握緊拳頭,雙眸警惕的看着那團黑霧,試圖從裏面找到突破的玄機。

他的能力有限,必須一擊成功,根本沒有多餘的力量和這些骷顱頭做糾纏。

可是寧他絕望的是根本沒有破綻!

怎麼辦,此時的他……

就在那些骷顱頭不斷的靠近龍清絕時,倏地,一道銀光閃過,在黑沉的濃霧中劃破一道長虹。

龍清絕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縱身一躍,穩穩的握住了飛過來的那束銀光。

吼!

一聲狂妄帶着強大壓迫感的嘶吼聲襲來,繼而濃霧中被一個巨大的猛獸劃開。

龍清絕眸光一凝,不敢相信面前的巨大妖獸。

“玄武!”

替補甜妃 “玄武,謂龜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鱗甲,故曰武。”

龍清絕幾乎是脫口而出,接着他便慢慢往後退,警惕的看着它。

這裏怎麼會出現上古神獸玄武?莫非那鬼王已經到了通天入地的本領能招來神獸?

這可不簡單,背腹受敵,他的勝算此時可以說是零。

“九煞箭認定了你,莫非你是龍族九子?”

醇厚的聲音帶着巨大的力量壓迫而來,是玄武在說話。

“九煞箭?”龍清絕蹙眉,不明所以,不過一道銀光射入他眼眸後,他吃驚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一把箭羽。

箭炳浮現出幽藍透明狀,宛若清澈的河流,泛着寒冰之氣,淡色的銀光波光粼粼的滾動在箭炳四周。

龍清絕眼眸微閃,修長的指腹慢慢滑過弓玄。

轟——

一隻水銀色的利劍破空而出,繼而原本撲過來的骷顱頭瞬間炸開,支離破碎!

幾乎是一瞬間!連渣渣都不剩。

如此威力,連一向沉穩的龍清絕都不由得瞪大眼眸。

好厲害!

“哈哈哈,果然是龍族九子,本座尋你很久了,終於等到你了!”

玄武的聲音再次襲來,接着它龐大的身軀全部展露出來,龜身蛇頭,威風凜凜,壓迫感十足,不虧是上古神獸之一!

“主人!”

玄武前腿半彎,整個身子竟然跪在了龍清絕的面前,向一個臣服的忠犬,叩拜自己最最信仰的主人。

“我是你主人?”雖然不敢置信,不過龍清絕眼眸中的氣勢卻渾如天成。

“主人,請讓我追隨你!”

玄武低頭,回答的十分誠懇。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龍清絕眼眸微微眯起,薄脣輕輕勾勒,銀光淡淡的光輝照耀下,他俊美如斯的輪廓宛若冰層中綻放的血罌粟,充滿了致命的you惑感。

“好,殺了鬼王!”

“遵命”

一聲呼嘯,玄武巨大的身軀淹沒在了黑霧中。

濃濃的黑霧隔絕了鬼王悽慘的嘶吼聲,以及玄武兇猛的咆哮聲。

龍清絕捂住胸口的傷,慢慢站起來,看着手裏無比熟悉的弓箭。

眼眸微微眯起,他怎麼覺得這東西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陰陽九煞箭,是龍族的象徵”

一個低沉充滿着震撼力的聲音突然響徹耳邊,龍清絕連忙往四周看了看。

沒有人!

莫非這個聲音是從自己腦海中響起的?

“陰陽九煞箭?龍族九子?莫非說的是他?他是龍族九子?”

細細的摩擦着箭炳,腦海中關於陰陽九煞箭的信息不斷的涌出來,陰陽九煞箭矢,乃是千年前正一道祖師爺張道陵所祕授煉製之法,張道陵乃當年五斗米道創始人,更被尊爲道教祖師,乃是能夠連天地法則也予以違逆,真正邁入仙人境地的修道者!

而且傳言這個張道陵乃是龍族的祖先,算算傳到現如今,如果說龍家是龍族的後代,傳到他這一代剛好是九代,那就是說,他是龍族九子!!

怪不得這把箭矢在自己遇見危險的時候破空而出,接着便是守護箭矢的玄武也認主了。

天不絕我龍清絕!

“嗚!!! 都市之極品奇才 沒想到你是九族之子,沒想到你是九族之子!”

就在龍清絕愣神之際,黑霧中傳來了鬼王最後的咆哮聲,龍清絕雙眸一眯,深邃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嗜血的味道。

擡起弓炳,握緊雙手,隨後他的手朝着前面一勾,一道雷電從他的手心中浮現而出。

“天罡神道九雷祕術!”

那道雷電瞬間浮現,就朝着鬼王咆哮的方向投擲而去!而鬼王連最後的喘息機會都沒有,便幻化成黑煙消失在了黑霧中。

龍清絕看着四周失去主人亂竄的黑霧,擡起了手掌。

頓時手掌中心出現了一道血紅色的漩渦,那道漩渦擁有巨大的吸力,片刻間,那些黑霧的鬼氣便盡數吸入了龍清絕的身體。

俊美如斯的臉瞬間變成了張牙舞爪無比猙獰的鬼臉,不過片刻,便恢復了菱角分明的輪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