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嘯一愣,低聲說道:

2020-11-05By 0 Comments

「據說是來自地球的兩條神龍,我有一個客戶特別喜歡這種妖獸,讓我找機會看看能否買到,老哥,你可有門路?」

中年男子冷笑道:

「小老弟,這種事情你就別想了,除了神龍,別的妖獸你都可以找人搞到,但是基因研究院對於龍類妖獸珍惜得很,從來沒有丟棄過龍類妖獸,即便是死了,也不會將龍類妖獸的屍體隨便丟棄出來。」

楊嘯一驚,知道多問無益,便不再追問神龍的消息,隨便閑聊幾句便離開了。

如何將龍香的父親和哥哥從基因研究院救出來,楊嘯可謂是絞盡腦汁,一籌莫展。

「這件事急不來,乾脆先放在一邊,努力應付眼前的圍棋交流賽。」

楊嘯打定主意,回到了皇家客棧,開始閉門不出,利用空閑時間和完顏鴻、大王子三人對弈。

完顏鴻作為飛豹帝國圍棋院的院長,在楊嘯看來,他的圍棋水平在五品用智左右,還未能進入四品通幽。

至於完顏何,按照真實水平,他的棋藝是進入不了這次的飛豹帝國前三名的。

不過,誰都知道大王子完顏何是未來的帝王,所以那些抽籤和完顏何對戰的人一個個都主動認輸了,或者在對弈過程中故意輸給完顏何,就這樣,完顏何獲得了參賽的資格。

當然,完顏何內心也是明白的,知道自己棋藝不夠,這次來純粹是為了見識一下大龍帝國第一圍棋宗師的風采。

楊嘯和完顏鴻下棋,大王子坐在一旁觀戰,說道:

「楊兄,你知道嗎?聽說大龍帝國的的第一宗師是個美貌無雙的女子,就連龍傲天都曾經追求過她。」

「哦?以龍傲天的權勢,應該很容易追到手吧?」

「哈哈,錯了,第一圍棋宗師根本不理睬龍傲天,直接拒絕了龍傲天,弄得龍傲天很沒面子。」

「這樣看來,這位圍棋第一宗師也是個很有個性的人了。」

「那是當然,還有,聽說除了這第一宗師之外,帝國圍棋院還有另外一個同樣技藝高超的男子,而且也是從地球過來的,不過,現在都是這女子主持這帝國圍棋院,那男子很少露面的。」

楊嘯一愣,問道:

「他們的名字你可知道?」

「不知道,大龍帝國的人,包括帝國圍棋院的人都是尊稱她為大宗師,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真正知道大宗師真實姓名的人,恐怕也只有大龍帝王很極為少數的一些人了。」

……

三天之後,所有參賽選手來到了帝國圍棋院,不過,讓所有人期盼的圍棋第一宗師美女並沒有出現,而是龍傲天和龍靜兩人主持了整個大賽。

楊嘯站在人群中,看到龍靜的時候,內心就是咯噔一下。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轉來轉去,在圍棋交流賽上又遇到了龍靜。

按照程序,首先是初賽的抽籤活動,每人依次走過抽籤台,從抽籤盒中拿出一個寫著數字的小球。

小球分為紅色和綠色兩類,如果抽到了紅色的1號,那麼就會和抽到綠色1號球的人進行一局圍棋賽,輸的人直接被淘汰,贏的人直接進入下一輪比賽。

楊嘯抽到的是紅色58號,工作人員驗明了楊嘯的身份牌和參賽資料,將楊嘯的58號登記在冊。

所有人抽完簽之後,便會進入到帝國圍棋院設置的比賽現場,這裡有上百個圍棋的棋台,圍棋已經擺放好了,只需要參賽雙方坐下來就好。

每個圍棋台的上面都有一塊數字牌。

楊嘯抽到的是紅色58號,於是找到了58號圍棋台,做了下來。

參賽人員陸續入場,龍靜和龍傲天帶著侍衛隊,還有棋院的導師們四處忙碌這,維持秩序,監督比賽,應付各種瑣碎的事情。

所有的參賽人員幾乎都已經坐下了,楊嘯對面的位置還是空著的。

楊嘯看了一眼空著的座位,內心嘀咕道:

「娘的,難道對手知道我的厲害,主動認輸了?不會有這樣的好事吧?我在圍棋方面的威名還沒有傳開吧?」

楊嘯正在自我YY,一個身材高大,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楊嘯對面,對楊嘯拱手道:

「小兄弟就等了。」

楊嘯抬頭一看,點點頭。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龍航,帝國圍棋院的副院長,我抽到的是綠色58號球。」

說著,龍航將手中的綠色58號球放在了圍棋台上,和楊嘯的紅色58號球擺放在一起。

楊嘯一驚,說道:

「原來是帝國圍棋學院的龍航副院長,失敬失敬,等會下棋的時候,還請您收下留情啊。」

龍航微微一笑,直接坐下來,淡淡地說道:

「棋局就是戰局,小兄弟你會主動讓我嗎?」

「不會!」

「呵呵,那就對了,小兄弟,我比你年長,要不這局棋我執黑先行如何?就當是你敬我老人家的。」

總裁禽不自禁 「哈哈,那怎麼行呢,你比我大,我比你小,您應該大人大量,讓我這個晚輩先行啊,再說了,您棋藝高超,不在乎這一個先手,對吧?」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主公!」

張亮回過頭,一怔,失聲了

儘管身後的這人是個光頭,但面目卻是賀翎無疑,還有這獨當一面的霸氣,和關鍵時刻的出手習慣,一定就是主公了

「主公!」

程咬金等人看到主公,也是連忙行禮

既然城外的是假主公,那麼這個一定是真主公了

「都是我大唐的子民,若是內訌亂戰,豈不是讓外人笑話?」

賀翎剛出來就看到魏延的軍隊陳列遠處,似是要對大唐鎮動手,再看看對方領頭的人,居然是自己?

看來賈峰準備的很充分,連自己的模樣都能複製粘貼,又趁機利用自己的模樣招搖撞騙,把這心思未定的魏延給拉去了,看來大唐真的需要特殊的兵符才行,要不然誰能變成自己的模樣,就能輕鬆調動軍隊,大唐遲早要被搞死

不過眼下的事情更為著急,自己得把這件事解決了才行

賀翎的出現很快就引起了轟動,原本城中留守的守軍以為是要對抗魏延,可對方的部隊中竟然出現了主公的身影,還沒等大家震驚,自己家的城頭上出現了光頭的主公

兩個主公!?

還都是一模一樣的,除了髮型之外~

不知者迷迷糊糊,分不清到底誰才是主公

猶豫要不要打的時候,魏延的投石機部隊已經就位了!

對方也看到了城牆之上的光頭賀翎,不過距離太遠,所以有些看不清楚到底是誰

「將軍,我們真的要打嗎?」

投石機上的器械兵們一臉擔憂,這可是要砸自家城牆啊,若是一不小心砸中了自己家人,這可怎麼辦?

「打!為何不打,叛賊張亮慫恿城中守軍與主公作對,試圖對我大唐不利,若是我們再不動手,怕是會被其找到我們的家人,再加以迫害!」

魏延實在是沒想到,這些器械兵對大唐鎮都這麼有感情,不光是親人的緣故,更有他們無理由相信張亮的因素

「張亮大人絕不是那樣的人,將軍不妨再勸勸主公,這場戰鬥就可以避免!」

器械兵很是執著,不想開戰,妻兒家人都在城中,一旦開戰後果不堪設想,誰都擔不起

「難道你們想要違令嗎!?」

魏延緊皺眉頭

「不是違令,是無法對家人,袍澤,兄弟下手!在城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們的大唐家人,如何能夠下得去手?張亮大人更是大公無私,為我們做主,為我們著想的好官,您這番軍令,我們是不會執行的!」

器械兵們絲毫不畏懼他的權勢,像那些平民見到貴族瑟瑟發抖,見到主公倒地就拜的時候,在大唐已經廢除了跪拜制度,每個大唐人心中都有傲氣,軍令可聽,不過尊嚴不能丟,此戰若是對家人開炮,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哪怕被執法官砍了頭!

「袍澤?兄弟?看看城牆之上的那些弩炮,你們若是不出手,怕是會被他們狠狠的收拾掉!」

魏延有些著急了,此時不打,更待何時?

一旦他們發現城牆之上的那個光頭是賀翎,此戰還沒開打,恐怕就要結束了!

自己若不是橙品大將,還真看不到城牆之上的賀翎,他的出現太出乎意料了,回來的也太是時候了,若是再晚點出現,這個大唐鎮就該換天了!

「將軍,弩炮的射程遠在投石機之上,要是他們想要對付我們,早就射穿了這些投石機!您真的要勸勸主公,事情還是有轉機的!」

「夠了!」

魏延大手一甩,不願意聽下去了,事到如今,只能看賈峰有什麼辦法了

待魏延走到賈峰面前時,卻是看到賈峰一臉陰沉,眉頭緊皺,手中的紫品玄鐵槍緊緊地篡著

「怎麼,他們不肯聽令?」

賈峰看了眼魏延,漫不經心的問道,似乎也想到了這種場面

「嗯!」

魏延點點頭

真正的主公回來了,自己又在這個假的身前,若是自己再反叛回去,怕是不會再受到賀翎的重用了

整個大唐鎮中,能夠與自己實力相比的,只有那個黃忠,可眼下黃忠還在長沙郡駐守,鎮中已經無人能擋自己,若是再找機會跟賀翎交手,殺了真正的賀翎,那麼這個假的主公,就成了唯一一個真的主公~而自己殺了那個賀翎的話,這份功勞在,他假主公能不重用自己嗎?

當下面色上閃過一絲猙獰:

「主公不妨叫賊首出來應陣,末將雖不算什麼神勇,可這一身橙品大將的本事,在這鎮子里除了黃忠,還真不見得會輸給誰!」

「哦?」

賈峰面色一亮,似乎還真是,橙品大將的實力遠在紅品之上,賀翎手下的兩大橙將,被調走一個,眼下唯一一個又在自己手中,那麼誰能擋得住魏延?

天助我也!

「我回來了,賈峰!你還要用我的模樣裝下去么?」

光頭賀翎從城牆之上一躍而下,向著魏延的部隊就走了過去,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才是大唐真正的主人,在自己的軍隊面前,有何恐懼?

還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主公

儘管這個人沒有頭髮…

「主公!?」

沫愛已成川 器械兵在最前面,愣住了,這不是自家主公嗎,不是在後方坐鎮嗎,怎麼跑到對面了,連忙回頭一看,怎麼另一個主公也在!?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到底哪個是真的主公?

「哪裡來的禿驢,也敢冒充賀某的模樣?張亮,看來你是真的為叛變做了不少準備啊,這個冒牌貨都給找出來了!」

賈峰冷冷一笑,走到陣前,如今自己也是賀翎的模樣,真假難辨,誰又認得出來?

我真沒想出名啊 「假冒的主公!?」

「若是頭髮真點,我就真的信了,不過這人真是張亮大人找來的冒牌主公?」

「不會吧!?」

……

魏延的部隊一陣喧鬧,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引起了大家的激烈反應

「也罷,不能枉費張亮辛辛苦苦找出來的成果,既然你說是我,那就拿出你的實力來,魏延!」

賈峰不給賀翎繼續說話的機會,大聲一叫,魏延立刻挺刀而上!

賀翎眼睛微眯,魏延一向都是聰明人,為何這次這麼相信賈峰就是自己?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有些古怪~ (貓撲中文)龍航看著楊嘯,一臉懵逼,這小子是寸土必爭,一個先手都不讓啊。

龍航無奈地說道:

「那這樣吧,我們猜棋子。」

楊嘯淡淡一笑,

「如何猜?」

「運用精神力,隨便拋棄一把棋子,你猜猜有多少粒,你如果猜中了,算我輸,你如果猜不中,算你輸,贏得執黑先行,如何?」

楊嘯假裝沉思了一下,無奈地說道:

「好吧!」

龍航微微一笑,對附近的一個工作人員招手。

工作人員走到龍航身邊,鞠躬道:

「龍副院長,您又什麼吩咐。」

「拿多一個空的棋缽過來。」

「好。」

工作人員轉身離去,片刻之後回來,手中拿著一個白色的棋缽,放到龍航身前的棋盤上。

「龍副院長,你要的棋缽。」

龍航點點頭,對楊嘯說道:

「這是一個空的棋缽,等下我會利用精神力將另外一個棋缽中的棋子拋出一些到這個棋缽之中,只要棋子落到這個空的棋缽之中,我會立即蓋上蓋子,然後由你來猜棋子。」

楊嘯點點頭。

龍航說道:

「好,我準備開始了,你瞧仔細了。」

龍航神識微動,只見棋缽之中一片白色的棋子嘩啦一聲浮空而起,一眨眼,便落入到了那個空的棋缽之中。

「當」地一聲,龍航快速地蓋上了棋缽的蓋子,微笑看著楊嘯。

「你可以猜了。」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龍航和楊嘯為了誰先下棋而產生的爭執,已經引起了周圍棋手的注意。

楊嘯在巫星已經有了一定的名聲,作為紫源星的首領,尤其是接連殺死了龍魁和戰神,很多人對楊嘯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

楊嘯入住皇家客棧之後,參加圍棋大賽的消息已經在眾人之中流傳,惹得很多人都想一睹楊嘯的風采。

龍航作為大龍帝國棋院的副院長,很多人都是認識的。

此刻,周圍十幾桌圍棋的參賽者都停止下棋,看著兩人。

龍航剛的動作非常之快,周圍的人很難看清楚,要想準確猜出有多少粒棋子,這的確是個難題。

眾人的目光看著楊嘯,很想知道楊嘯是否能否準確猜出來。

楊嘯微微一笑,

「28。」

「你確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