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恆點了點頭,通知清泉子暫停大帝兵工廠的生產,他一招手,將兵工廠上方的避雷針取了下來。

2022-04-01By 0 Comments

說是避雷針,其實粗如擎天山柱,通體散發九彩神光,上面密布古老的符文,看起來格外神秘。

尤其每次大帝出現,這個避雷針都要引導混沌雷電,被淬鍊了無數次,已經自刻了混沌雷電符文。

「變小!」

楊恆一聲落下,避雷針變成了一根金箍棒,但閃爍混沌電芒,又像是一個放大的電棍。

重約千萬斤。

這是他的武器。

幾天後。

星空中有流光飛來,一道又一道,赫然都是星空戰艦。

楊恆的不滅神山就看起來格外刺眼,引起了很多人側目,但發現山上的生靈修為都只在大帝境,一個個又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到了三個月後,宇宙深淵附近的星空,已經有不下百艘星空戰艦,一個比一個光彩琉璃,如發光的行星,格外絢麗。

其中幾艘格外龐大,氣勢威嚴,周圍的星空戰艦都距離的遠遠地,似乎不敢靠近。

「那是新世界幾個古神家族,雖然不是體修,但傳承古神血脈,肉身極度可怕,不要招惹他們。」張桐傳音,聲音很是忌憚。

楊恆眯眼。

「古神家族…..」

轟隆隆。

遠處傳來了轟鳴浩大的聲音。

一艘黑色的星空戰艦飛了過來,龐大的機體和那幾個古神家族的星空戰艦不相上下,戰艦的機翼上刻畫這一個猙獰的魔頭圖案。

這艘星空戰艦的到來,引起了現場的騷動,一些戰艦紛紛主動退避。

張桐看了這艘戰艦一眼,對楊恆露出古怪鄙夷的笑容,道:「楊兄,看,這是你們黑魔宗的星空戰艦。」

「怎麼,你可是黑魔宗的聖子,怎麼?不去打個招呼嗎?」

楊恆咧嘴笑道:「本座是秘傳聖子,高高在上,這群傢伙沒有資格讓本座去打招呼,他們應該主動上前叩拜才對。」

張桐無語。

裝!

你就可勁兒的裝!

等會兒你這個探路石死的時候,希望你還能像這樣裝逼!

就在這時。

宇宙深淵裡的時空亂流停歇了,變得安靜祥和。

可以進去了。

四周,一片躁動的氣息,但沒有人願意做這個出頭鳥。

本源祖地十萬年開啟一次,誰知道裡面有沒有其他變故。

「那座山…..你們,去,進去看看!」

星空中,忽然有一道威嚴又霸道的聲音響起。

不滅神山上,楊恆順著聲音來源看去,發現竟然是黑魔宗的星空戰艦上,一個黑臉老者在對自己發號施令。

「說的就是你,看什麼看,快去,不然滅了你!」

黑臉老者厲喝。

星空中中,所有戰艦和勢力,只有不滅神山看起來最弱,似乎都是大帝,不拿捏它拿捏誰。

張桐目露笑意,看向了楊恆,故意傳音道:「楊兄?黑魔宗的秘傳聖子?怎麼?慫了嗎?哈哈哈……」

他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李掌柜饒有興趣地問徐雅:「小侄女啊,你要不要來我店裡做活?一個月雖才兩百文,但是有提成啊!賣出一件類似你奶繡的那種大件綉品,提成是賣價的二十抽一,我這裡還包吃包住——」

那就是十兩銀抽半兩,一百兩銀抽五兩,給的應還算可以的吧?

還沒等徐氏打斷李掌柜,徐雅便指著自家弟弟開了口,「大姐姐,我倒是很想來的,可是我家的小元寶卻沒人幫著奶奶照顧了,實在抱歉了!」

徐氏「噗嗤」一聲笑了,她倒不是笑自己想要拒絕,話卻讓徐雅說了。

她是笑徐雅對李掌柜的稱呼。李掌柜有個三十五上下的年紀,雖看著比一般普通人年輕些,但徐雅稱呼人家「大姐姐」卻是有些過了。

意識到徐氏笑什麼,李掌柜臉上掛出一抹羞赧,她尷尬又高興地阻止徐雅,「我都快四十的人了,你這小侄女嘴可真甜!你稱呼我一聲」嬸嬸」倒罷了,怎麼還叫我姐姐啊?羞死人了!」

說完,她自己都覺得好笑,拿帕子捂著嘴不好意思地笑起來。

徐雅被人稱呼「侄女」,是別人表示對她親近的意思。投桃報李,她不得稱呼人家稱呼好聽點?女人不都喜歡別人看她年輕嗎?

「哦,這樣啊!那是我錯了,嬸嬸。不過嬸嬸看起來可真是年輕啊,剛才我不叫大姐姐,都不知叫您什麼呢!」徐雅裝傻充愣。

徐氏在宮裡看多了見人說鬼話的,這還是回鄉后第一次自己身邊人如此作為的,她這又是掩飾地笑了一通。

最後李掌柜的招攬沒成,就以友情價賣給了徐雅兩卷邊境牧民產的氈布以及一兜子碎布頭。

她還從徐氏那裡以一件四百文的價格,談下了普通抱娃腰椅的採買事宜。她要二十個,約定五日內給她送來。

其後徐雅又給李掌柜交代了些抱娃腰椅的安全注意事項,這才了事。

它是誰?它在哪?它要幹什麼?難道它不是外掛?宿主的腦子才是!

系統為此都驚呆了!

它這個本事大的宿主,借了徐氏的光,第一單生意就掙出了十幾兩銀。拋除成本,那任務也完成了撒!

有這腦子的宿主請給它來十打,它不嫌多!

那碎布頭是徐氏要買的,打算教徐雅刺繡用的。

此時歡喜瘋了的徐雅,還不自知呢!

因自家沒地沒糧,她們出了綉鋪,則需要拐去其他鋪子買些糧食等物吃用。

路上,徐氏問徐雅如何知道那些名貴木頭的,徐雅便按在了徐大力頭上。

香草生父徐大力在世時有家傳的木匠手藝,靠著木匠手藝接活,積攢了點人脈。

後來他便干起掮客的生意,也就是買賣各種東西的中介牙人,主要是田地房屋還有小宗邊境山貨皮毛的買賣。

所以,六歲前香草除了沒親媽,生活還是很好的,她親爹能幹啊!

徐雅正是因知道,所以她才敢暴露自己懂點木材的皮毛知識。

她當時說要出成品圖時,是打算自己上手的,因她好歹學過畫畫的。

不過因怕暴露自己不是香草,她最終還是請徐氏代筆畫了。會女紅的都要懂描紅的,徐氏手藝不差,一些不複雜的寫意畫,她卻也是會畫的。

除了畫畫是父母沒發財時給她特意培養的愛好。

她這些隨意的知識,則來源於她那對暴發戶的父母。

他們有錢了就使勁地造了一陣。

那陣父母給新家裡裝修,添置了許多各類名貴傢具,是她查找資料,跟著去買的。

那新家父母離婚後便過戶給她了。

如今……都沒了,她想哭!

徐雅所在的鎮子叫北桐鎮,離縣城卧牛城很近,位於北方邊境和內地的交通要塞處,有一條北疆大河通往南邊。

故而此處南來北往的做生意之人很多,這也就促進了此處極為發達的商業經濟。

故而哪怕這裡只是北方靠近邊地的一個小鎮,徐雅這走過一段,便能看到一處酒樓,幾處茶樓,還有許多普通的客棧行腳店,裡頭也坐了很多南來北往的客商。

他們或坐著閑聊,或聽著說書,或和本地人談論著生意,還有小鎮居民擺攤的吆喝聲從遠至近傳來。

大街上馬騾車、牛車很多穿行於市,甚至偶爾還能看到一行騎駱駝的異域商人。

一副充滿商業氣息的北方小鎮畫卷從她眼裡徐徐展開。

所以,以前香草的父親,在此濃厚的商業氣息熏染下做了掮客,還能掙到些錢。

既然此地秦綉乃本地綉法,那麼徐雅也猜出此地應屬秦地。

在她詳細詢問了徐氏后,她才知道,這個歷史上從未出現的後周朝代,乃是出現在歷史拐點上的一個朝代,開國皇帝便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睿武文皇帝柴榮。

歷史上他英年早逝,而這裡他卻開創了一個朝代,打下了燕雲十六洲,結束了五代十國的戰亂,活到了六十五歲才壽終正寢。

其人謚號為後周文皇帝,廟號因其完成了中原統一大業,文治武功皆不俗,被後世尊稱為聖祖皇帝。

如今在位的皇帝乃後周的第三代,年號宏業。

如今是宏業三十六年。

徐雅不知柴榮為何沒英年早逝,也許玄幻的重生了,也許他被人魂穿了。

但她沒穿到那個北方邊境一直屬於少數民族統治的宋,她還是挺滿意的。若是到了那時,她說不得還不歸屬於漢民呢。

徐雅見到糧食鋪旁邊是點心鋪,她便想將那些個點心都買個遍。

直到系統告誡她,她有十兩銀子的債務在身。她這才勉強壓下那強烈的購買慾。

徐雅買點心時向徐氏做了申請,徐氏看出她掙了錢歡喜,便沒攔她。

此時看她手裡已掛了三包點心了,忙招手讓她過來。

她那見了點心就走不動道的樣子,實在讓人擔憂。

「我知道你那幾年受了苦,見了點好東西就總想買。可你也需為你以後著想,雖說我有心為你準備點嫁妝,可若是你自己能多掙點,以後到婆家不也挺有些底氣的嗎?」

似擔心有人聽見,徐氏小聲又殷切地勸徐雅不要亂花錢。

香草,也就是如今的徐雅畢竟是孤女,她那名聲因著克親並不怎麼好。

按說父母之死和她沒關係,但沒法子,誰讓她父母死得早,母親還是因生她才沒的。

旁人就是這麼認為的,她確實是有克親的不好名聲。 此話一出,眾人愕然。同時,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君耀寒的面上。

君耀寒是大病初癒,所有人都知道,他還是不停的咳嗽,蒼白的面頰上浮現出了詭異的紅暈。

好半天之後,他才止住了咳嗽。

他站起身,皺眉看了眼那小太監,立即對着皇帝說道:「陛下,臣前段時日遇刺重傷,這段時間一直卧榻休養,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設計陷害太子的事情?更何況……」說到這裏,他苦笑一聲,「臣現在只有殘破身軀一具,做這樣的事情有何意義呢?」

說起來,還真的是很有道理。

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人爭權奪利,為了帝位,更是留了無數的血。

但是還真的沒有聽說過,一個行將就木之人謀奪皇位,實在是沒有什麼必要。

眾人彼此對看了一眼,似乎對君耀寒的說辭很是認可。

唯有皇帝的眉頭微微皺着,他若有似無的看了眼雲太妃,發現雲太妃面色難看,卻什麼都沒有說之後,他冷冷的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小太監:「你可知道,陷害皇親,是何等大罪?」

「皇上饒命,皇上明察,事已至此,奴才怎麼敢誣陷王爺?」

不等皇帝說什麼,君耀寒已經走到了小太監面前:「你說是本殿下安排你給太子殿下下毒?」

「王爺,你不可以這樣啊。是你今天上午讓奴才去了荷花池邊,拿到了葯,然後放到了太子殿下的酒中。並且您還吩咐,在殿下飲酒之前,就不要讓人跟着太子了……」

這麼說來,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對得上了。

最為重要的是,一直以來,君耀寒謀奪帝位的心思,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現在他利用病體否認,眾人對這件事處於半信半疑的狀態,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君耀寒看了眼小太監,完全沒有和他糾纏的意思,對着皇帝深施一禮:「陛下,臣自知之前行為有些孟浪,引起了不少人的猜疑。但是臣與陛下自小一起在母妃身邊長大,陛下真的認為臣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皇帝被雲太妃扶植上位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如果當年不是雲太妃力排眾議,那麼皇位是絕對不可能落在他身上。

這些年,因為這一點他一直處處受到雲太妃和朝臣的拿捏。

現在君耀寒再次說起這件事,縱然他是皇帝,卻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隨着他的沉默,整個乾清宮更顯安靜。

最後,還是君北齊打破了沉默:「皇上,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還是需要通過證據判斷。陽王說此事與他無關,可是人證又指認他,那麼就讓他們各自拿出證據。」

皇帝點了點頭,視線落在他們身上:「你們可曾有什麼證據?」

當下,小太監就從懷裏拿出一個錢袋:「回稟皇上,這是陽王給奴才的賞金。王爺說了,事成之後,還會給小的一大筆賞金,並且讓奴才離開皇宮,遠走高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