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武平復了一下心情,隨即輕哼一聲。

2020-11-02By 0 Comments

「孫小姐放心,那人只是個武道小輩,楊某本不屑與他爭鬥,就算此人今天來了,有楊某在他也不敢動手。」楊武毫不示弱,直接開口說道。

上次的事情過後,楊武就託人查過,葉飛背後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勢力,只是一個落魄家族的少爺而已。

雖然這個葉飛年紀青青,就達到了內勁的層次,但楊武修行多年,要是真的生死爭鬥,他自信不會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原來如此,那就有勞楊大師了。」孫嵐也是鬆了口氣,低聲開口回應道。

只不過聽剛才崔虎口中的葉小爺,讓孫嵐的內心,感到了一些不安,腦海中忍不住出現了一個,不該出現的身影。

只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

她從小與葉飛一起長大,幾乎是看著葉氏企業沒落,那個葉家的廢物少爺,絕不可能與崔虎口中所說的是同一個人。

楊武微微點頭,抬頭望向前方的崔虎,只見他手臂一台,一張黃色的符紙,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凡夫俗子,死不足惜。」楊武目光一凝,掌中的符紙爆發出靈光。

以他的實力殺一個區區崔虎,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只要先解決了此人,到時候此人已死,就算葉飛趕到,也定會與他之前那般,不敢輕易再出手。

楊武沒有過多的猶豫,手臂猛然一揮,符咒化作一團烈焰,點亮了略顯昏暗的清晨。

烈焰的速度也是極快,幾乎是在幾秒之之內,就臨近了崔虎的身子,讓他根本來不及做過多的反應。

「楊武,你好大的膽子!」一聲低喝,從遠處徐徐傳來。

緊接著遠處的半空中,一道泛著微光的弧線,瞬間出現在了崔虎的身前,與那烈火符咒撞擊在一起。

「砰!」一聲悶響過後,兩股力量在半空之中抵消。

楊武祭出的火焰符咒,被穿了一個窟窿,失去了原本的效果,緩緩地飄落來來。

而與其撞擊在一起的物體,此刻也是被周圍的眾人看清,那竟然只是一顆普通的石子,隨著力量的消散,墜落在了地面之上。

「葉小爺!」崔虎抹了抹額頭的冷汗,臉上頓時露出欣喜的表情。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葉飛的身影,慢慢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此刻正緩步走上前來。

崔虎連忙示意手下讓開,從眾人的中間,給葉飛讓出一條道來,使得大廈門前的孫家眾人,也是在第一時間看到了葉飛的身影。

「不可能,竟然真的是他…」孫嵐那張冷艷的面容,第一次有了變化,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孫家的那些手下,很多也都認識葉飛,此刻均是一臉愕然之色,望著那個緩步走來的少年。

眼前這位楊大師的火焰符咒,這些孫家之人,方才已經見識過了。

這種火焰符咒的威力,可以說足以媲美火炮,但凡觸碰將會瞬間燃盡全身,竟然被此人一顆普通的石子就給擋下了。

金陵集團大廈門前,隨著葉飛的忽然出現,四周一時間陡然變得有些寂靜,唯有那道均勻的腳步聲,在眾人的耳邊徐徐響起。

同時被震撼到了,還還有此刻站在最前方的這位楊大師,火焰符咒的威力,沒人比他更加清楚。

要是以前有人說,只需要一顆石子,就能接下他的火焰符咒,他一定會笑掉大牙,但此刻的情形,由不得他不信。

「他的實力,難道又精進了!」楊武嘴角微顫,盯著前之人忍不住低喃道。

葉飛的實力,頂多也只是內勁之列,但不知為什麼,他每次見到這個年輕人,他的內心深處總是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葉飛從人群中走出,向著身旁的崔虎點了點頭后,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的孫家之人。

那孫嵐的身影,便是立刻落入了他的眼中,使得葉飛的面色,頓時變得冰冷了許多。

「孫嵐,沒想到連你也來了。」葉飛目光冷漠,低聲開口說道。

每次見到此女,葉飛心中都是極其憤怒,想當初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沒想到這孫嵐竟然在他面前,隱藏了這麼多年。

「這金陵集團真的是你的?」孫嵐臉上的表情平和,走上前來望向葉飛輕聲問道。

儘管此時親眼見到了葉飛的強悍,但此時的孫嵐,內心深處始終有些不願意相信。

「是有如何?」葉飛掃了眼前之人一眼,低聲開口說道。

在聽到葉飛的回答后,孫嵐忍不住輕咬銀牙,一時間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過了半響后,孫嵐才再次開口道:「葉飛,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你如果同意將金陵集團,歸入孫家的產業,我可以跟父親商量,今後你可以帶著你妹妹住在孫家。」

「你是聰明人,應該清楚在江東跟我孫家作對的後果!」孫嵐最後這句話,語氣明顯加重了許多。

金陵集團這段時間,在江東的發展可謂迅速,如果能夠收入孫家旗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孫嵐相信葉飛,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因為他很清楚孫家在江東的實力。

「可笑至極,在我眼中,一個小小的孫家又算得了什麼。」葉飛目光悠遠,一股無言的氣勢,隱約在他的周身瀰漫。

雷霆醫聖的傳承,讓葉飛的心性,無形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他的這句話絕非是誇大之談,別說只是個小小的孫家,哪怕是華夏真正的武道世家,也同樣入不了葉飛的法眼。

「你…」孫嵐的面色,頓時變得陰沉了許多。

只見她瞥了前方的葉飛一眼后,便是轉頭把目光,移到了身邊的楊大師身上。

「楊大師,還請您出手拿下這葉飛,我孫家願意出雙倍的酬勞。」孫嵐見葉飛不肯妥協,也是幾乎不帶丁點猶豫,內心已然起了殺意。

一旁的楊武微微點頭,葉飛兩次阻擾他掙錢的機會,他的心中自然會有些不悅。

只見此時的楊武走上前來開口道:「葉小兄弟,同屬武道中人,你三番五次與楊某過不去,是不是應該有個交代?」

同屬內勁的實力,楊武自信並不會輸給眼前眼前之人。

而且此時孫家大小姐在身旁,若是他像上次般退去,這件事情定會在江東傳來,有損他楊大師的聲譽。

「跟我要交代,你可配?」葉飛目光凌厲,輕撇了前方之人一眼。

楊武聽聞頓時大怒,臉上的表情忍不住有些發青,他在江東這麼多年,還從未被人這般瞧不起過。

「黃口小兒,你真以為楊某怕你不成,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力量。」楊武身上的氣勢一凝,猛地踏出一步。

在周圍眾人的目光下,只見他反手一揮,一張泛著金光的符紙,從他的體內的飛出。

這張符紙明顯如之前不同,其上的散發出來的光芒,也是顯得更加奪目。

葉飛目光一閃,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他一眼就看出,這張金色的符紙,絕非是普通的符咒。

此時的楊武冷笑一聲,口中頓時念念有詞,雙手掐出一道法訣,向著前方的葉飛一點而去。

「葉飛,楊某今日便要你夭折於此。」楊武忽然大笑,滿臉的自信之色。

半空之中的金色符紙,此刻如同化作了一把利劍,帶出一道長虹,以極快的速度向著葉飛衝去。

「這金符應該是個寶貝…」葉飛此時也來了興緻,整個人一躍而起,直接向著那道金光抓去。

前方的楊武見到這種情景,忍不住開口笑道:「無知小兒,屠手接我的法器,完全是在找死。」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簡直讓他大跌眼鏡。

我家愛妃超凶噠 那葉飛在靠近金符后,似乎並沒有施展任何的手段,在眾人的目光下,直接一把將金符拽去手中。

「這…這不可能,你是個橫練的內勁高手!」楊武面露驚訝之色,內心可謂是震撼不已。

以他專研武道多年的經驗,現在的情況也只有這一種可能性,不過一個橫練的高手,怎麼可能如此年輕?

橫練指的是對身體強度的淬鍊,這種修行方法需要極大的毅力,和時間的長年累計。

而且選擇了這條路,一生最多就只能停留在內勁之列,不過一般的內勁武道高手,遇到橫練之人幾乎是沒有勝算可言。

「果然是件法器,不過可惜是後天法器。」葉飛抓住金符之後,打量了一番后,隨手抹去了那楊武附在其上的印記。

這個舉動頓時讓前方的楊大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很明顯眼前葉飛,絕不是個簡單的橫練之人。

「葉小兄弟,這件事情楊某不管了,金符還請把金符還給我。」楊武思索片刻后,心中已然做出了決定。

他此時面色難看至極,面對一個橫練之人,在同等實力之下,楊武很清楚自己沒有勝算。

而且這個葉飛的實力,實在是有些難以看透,楊武絕不是愚蠢之人,他深知與之為敵實屬不智之舉。

「你說什麼?」葉飛抬起頭來望向楊武,同時他將金符裝到了衣兜里。

難得碰上一件法器,葉飛自然不可能還給此人,到了他手上的東西,誰也沒有資格搶奪。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楊武面色漲紅,盯著葉飛怒聲道。

「滾。」葉飛沒有太多的廢話,臉上的表情,再次恢復了冷漠。

看在這件法器的面子上,葉飛不會對這楊武下殺手。

這次失去了護身之物,楊武定會再次尋找其他的法器,指不定二人下次見面,此人又會送上一件法器,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你…罷了,這件事情楊某認栽。」楊武暗嘆一聲后,還是沒有勇氣再敢與葉飛動手。

他說完之後,便是頭也不回地,直接轉身離開了大廈的門前。

只留下孫嵐與孫家的眾人,一臉的木然地呆在原地,望著眼前的情景有些不知所措。

「你們還不走?」葉飛把目光移到了孫嵐的身上,聲音中不帶半點感情。

「你不殺我?」孫嵐微微一愣,下意識地開口道。

葉飛輕哼一聲,他要讓孫家之人,親眼看到家族的產業,一點點地被他吞併,那種無力之感比死亡更難受,自然不會輕易對孫嵐下殺手。

「殺你,髒了手。」葉飛的話語毫不留情,說完之後便是轉身離去。

那楊武已經離開,接下的事情交給崔虎就好,他也沒必要在呆在這裡了。

前方的孫嵐,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忍不住咬了銀牙。

她那張冷艷的臉上,再次露出了陰狠之色,狠狠地瞪了那個遠處的背影一眼,隨後帶著孫家之人轉身離去。



葉飛解決完金陵集團的事情后,便是直接回到了南豪苑區。

那孫嵐已經見識過他的實力,短時間內孫家應該不會有什麼動作,回到家中之後,葉飛便是掏出了口袋中的那張金色符紙。

「有了這件法器,便可以在別墅的周圍,布置下聚靈陣法…」葉飛微微一笑,輕聲低喃道。

他現在的修行進度,哪怕是有培元液輔助,在靈氣如此稀薄的情況下,還是有些過於緩慢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飛手持金符,來到了別墅的後院,他眼中精光一閃,抬手將金符拋入了空中。

「凝!」一聲輕喝的同時,葉飛憑藉著腦中的傳承記憶,一連打出幾道複雜的法訣。

這聚靈陣布置起來,並不算特別複雜,就算不用法器也能布置,但對自身的消耗有些大,若是沒有金符的輔助,憑藉現在葉飛體內那點真氣,完全有些不夠看。

隨著法訣的融入,前方半空中的金符,此刻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靈光,同時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融。」葉飛再次開口,此時他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許多細小的汗珠。

如此同時前方的金符,忽然消失了蹤跡,只不過半空之中的金光仍在,在葉飛的控制下,化作了一道無形的透明光罩,很快將整棟別墅籠罩。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飛才收回了雙手,體內傳來的陣陣虛弱之感,讓他忍不住暗自苦笑。

「傳承中記載的陣法與法術,對自身的消耗要求太苛刻,目前沒多少適合自己的。」葉飛輕輕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

他之所以被那楊武,誤認為是橫練之人,也有著這方面的原因。

醫聖的修行功法,注重養生之道,對自身基礎極為重視。

而且憑藉他如今的實力,根本無法施展出什麼神通,如今的葉飛確實與橫練之人無異。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將這些事情暫時拋在腦後,平復了一下體內的氣息,隨即抬頭望向別墅的四周,感受著周圍的變化。 聚靈陣成型之後,方圓數十里的靈氣,此刻也是有如潮水般向著葉飛的別墅湧來。

見此情景葉飛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只見他身子一晃,跳到了別墅的屋頂,看了一眼這道聚靈陣后,隨手拾起了一顆石子。

葉飛臉上的笑容讓人捉摸不透,掌中勁氣一凝,直接石子打出,帶出一道長虹轟向聚靈陣。

下一刻只見半空中金光忽閃,竟是之前的那張金符法器陡然出現,發出一道凌厲之芒,與葉飛的攻擊撞擊在一起。

「轟!」一聲悶響瞬間傳來,猶豫在靈陣之內,動靜幾乎被全部阻隔。

葉飛的打出的石子碎裂,那金符法器,也是在半空旋轉了一圈后,便是再次消失了蹤跡。

「不錯,這樣的防禦力,一般人的武道中人,應該無法破開。」葉飛輕聲低語,隨即轉身回到了別墅內。

他這道聚靈陣,除了能夠聚集靈氣之外,有了法器的融入,也同時有了極強的防禦能力。

這樣一來,自己不再家時,葉靈的安全也有了一些保障。

轉眼又是幾天的時間過去,金陵集團在江東的發展,依舊是穩步前行著,孫家似乎也學乖了許多,沒有在做什麼小動作。

這天清晨葉飛從修鍊中醒來,眼中精光內斂,臉上閃過一絲微笑。

「這幾天的修鍊,足以抵得上以前半個月的吐納。」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葉飛心中暗道,那聚靈陣果然名不虛傳。

起身平復了體內的真氣后,葉飛轉身走出了房間。

「哥,這幾天我怎麼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很多,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氣。」葉靈見到自己的哥哥走出,連忙輕聲開口問道。

培元液她早已經用完了,但她感覺身體的變化,好像並沒有因此停止。

「傻丫頭,這樣不好嗎。」葉飛微微一笑,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腦袋。

葉靈感覺到的,正是聚靈陣所帶來的效果,儘管只是普通人,但在靈氣的滋養下,身體也是比常人強上許多。

只要長期生活在聚靈陣內,幾乎可以說是百病不侵,延年益壽也不再話下。

如今的葉靈經過培元液恢復,在加上別墅內靈氣的滋養,已經完全恢復了,以前那個葉家小公主的風采。

「嗯,還蠻好的。」

「哥,今天學校放假,我約了藍菲學姐逛街,你陪我一起去嘛。」葉靈眨了眨眼睛,嘟嘴開口道。

葉飛微微一愣,腦海中忍不住出現那個動人的身影。

上一次前往藍菲的家中,二人的關係鬧得有些尷尬,不過藍菲在學校對葉靈的照顧,葉飛心中也很是感激。

「好吧,今天我也沒什麼事情。」葉飛臉上露出笑容,點頭開口道。

見到葉飛答應,葉靈的臉上頓時露出開口的笑容,二人吃完早餐后,便是一同離開了別墅。



江東市中心商場,藍菲今天顯然是刻意打扮了一番,一身湛藍色的緊身連衣裙,再配上淺色高跟鞋,整個人顯然格外的清純。

藍菲的相貌自然不用多說,那幾乎完美的身材,走到哪裡足以撐起一道風景線。

在加上一活潑美麗的葉靈,更是惹得場上內的行人,連連將目光落在二人的身上。

只是在這兩位美女身邊之人,看上去卻是有些平平無奇,葉飛的長相雖然不差,穿著較為隨意,還之前住在貧民窟時,所穿的那幾套地攤貨。

「我似乎不太適合逛街。」葉飛暗自苦笑,從進入商城之後,他就感受了幾道尖銳的目光。

這些人他並不認識,但似乎與他又什麼深仇大恨一般,時而將目光掃向他。

「我們去那家店看看吧。」葉靈顯得很是開心,指著一家品牌服裝店,開口說道。

藍菲只是靜靜地站在葉飛身旁,臉上也是一直帶著微笑,顯然很是享受與身旁之人在一起的時光。

對於周圍之人目光,她沒有絲毫的在意,在她的眼中似乎只有葉飛一人。

「嗯。」葉飛答應一聲,同時轉頭望向藍菲,向其微微點了點頭。

三人說著一同,向著前方的那家品牌服裝店走去,只是就在這時,前方忽然迎面走來幾人。

「菲菲,這麼巧你也在這裡,我們還真是有緣啊!」一位相貌俊朗,身穿白色襯衣的男生,此時走到了三人的跟前。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江東南中,被葉飛教訓過的那個柳風。

柳風的身後,還跟著三位身形高大的保安,如同上一次在學校那般,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