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楊雲舉起酒杯道:“是是是,明白,我都明白。但,羅酆山動物園那事兒,能有個說法嗎?”

2020-11-02By 0 Comments

錢都給了,你特麼就必須幫我辦事!

我楊雲的錢,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拿的。

“當然能啊!我正準備和你說這事兒呢。”宮三元笑道。

楊雲放下了酒杯,雙手抱拳道:“那我就洗耳恭聽了。”

宮三元搖了搖頭。

“北帝不用這麼客氣,我就說個大概,現在有關羅酆山動物園一事,基本是沒什麼問題了,但還有一些細節上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初到地府並沒有多少時日,對於異獸,肯定也不如你來的瞭解,總結下來只有一個事兒拿不準,還請北帝解惑。”

楊雲笑道:“宮判但說無妨!”

“嗯嗯,我之前也做過大量的研究工作,發現異獸主要分爲走獸和飛禽。我在想,我們是要把這兩種結合在一起,還是分開飼養。”

“之前羅酆山都是屬於散養狀態,爲了方便管理,現在必須集中起來飼養,可問題是,這兩種異獸的飼養方式不同。”

“如何合併了,管理難度勢必會增大,倘若分開的話,在建園時投入的成本肯定就要高了,我捉摸不透,還請北帝賜教。”

楊雲臉上的笑容,就這麼僵硬了起來,他嘴角微微抽動了兩下。

眼看楊雲不吱聲,宮三元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

“北帝?北帝你還好嗎?怎麼了這是?”

楊雲一拍桌面站了起來。

“宮三元!你他媽到底什麼意思?!”

桌子上的菜盤也跟着跳了一下,兩名女鬼也嚇了一跳。

雖然她們在飯局結束後,記憶會被抽掉,但她們也知道,坐在這裏的,一個是新任總盤管,另一個,則是大名鼎鼎的北方鬼帝。

如今楊雲發飆,她們倆能不怕嗎?

宮三元端起酒杯,淺淺地眯了一口。

“北帝,你這是做什麼呢?”

楊雲指着宮三元的鼻子怒道:“你他媽收了錢還不辦事?!你居然敢耍我?!”

“天地良心,我宮三元何時收過你一分錢了?”

emmmm……

沒毛病。

“還沒有?!我給你關門弟子姜超轉了整整1200萬功德點!”

楊雲將轉賬記錄伸到了宮三元的面前。

宮三元緩緩看向一邊。

“留神,請北帝擺正自己的位置,你雖是鬼帝,但一年的俸祿纔多少呀?這1200萬你從何而來?”

“好了,今天本官酒喝多了,你喝的也不少,就當是你酒後胡言吧,下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楊雲氣得差點沒把手機給捏爆了。

“宮判,你是真的打算和我撕破臉皮了?值當嗎?!”

倘若宮三元與楊雲交好,無論是誰,得到的益處都會非常多的。

可如今宮三元來這麼一套,實在是有點讓人捉摸不透。

宮三元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這個就不知道了,小超雖然沒死,但你有害他之心,如此,是欲,是念,即,有罪。”

“咱倆的事兒沒那麼容易就翻篇,別仗着自己是鬼帝就跟我吆五喝六的,我只是不想查你罷了。”

“不然的話,你能不能繼續坐在這個位子上都是兩說。和你明攤了吧,你是靠什麼發財的,我都清楚。”

買賣異獸以此盈利嘛!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只要不是傻子,恐怕都清楚。

這話說的楊雲仿似掉進了一個冰窟窿當中。

都清楚?

真的假的?

他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是宣傳司那蠢貨說漏嘴了?

不可能,這種事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說漏。

眼看楊雲不吱聲了,宮三元挑了一下還處在恐懼中的女鬼的下巴。

“既然北帝無話可說,那麼我也吃飽喝足了,感謝你的招待,下次有這好事記得打我電話哈。”

說完,宮三元就哼着小曲兒離開了。

楊雲的拳頭捏得緊緊的,腦袋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宮三元,姜超,你們給我記住!!!

此時的楊雲才發現,自己就好像是個傻子似的被他們師徒耍了。

1200萬功德點,在楊雲眼裏根本就不叫錢。

可他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這是不能忍的!

那你別忍呀。

宮三元走出了迎春樓。

事先他根本沒有聯繫姜超,今天能拿到錢,完全就是靠着師徒間的默契。

姜超可知道,宮三元這麼做,爲的就是讓自己敲楊雲一筆。

整個過程中,宮三元一定都在和楊雲斡旋。

那麼,自己的速度一定要快。

趕緊拿到錢後,宮三元就可以翻臉不認賬了,不然就被動了。

宮三元拿起手機找到了姜超。

“爽不爽?”

本章完 姜超知道宮三元會找自己,他們師徒倆還有很多話要說呢。

“已經掀桌子了吧?下一步怎麼做?”

宮三元樂了。

“什麼怎麼做呀?他又不敢殺我,也不敢把事情鬧大,不然他一屁股的屎怎麼擦?”

“對了小超,你說那些異獸中的飛禽和走獸,是和在一起養,還是分開養呀?”

這句話深意大了去嘍。

姜超快速回復了起來。

“那就要看地府是否講風水了,若講,好辦,分開養,飛禽屬朱雀,主火,爲南。你弄個飛禽園,安在他們家北面。”

“走獸屬白虎,主金,爲西。你弄個走獸園,安在他們家東面。斷了北帝的氣口,這老東西就蹦躂不了多久了。”

宮三元一邊走,一邊樂。

“小超,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狠了?”

明面看上去是個動物園,實際上,姜超卻利用了這些屬性,在楊雲家周圍擺了個陣。

“一貫如此。別廢話這些了,和我沒關係,說說武則天吧,她怎麼處理?兩件事,如論哪個,都足以要她下臺了。”

說到這個,宮三元也不樂了。

無論是武則天還是杜子仁,自己怎麼整他們,都行。

但如果讓他們下臺的話,那就要考慮到地府的政治生態平衡了。

宮三元也意識到了,自打自己上任以來,真可謂是四處樹敵,這樣必然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小超,武則天和杜子仁坑了鬼衆那麼多年的錢,要不你也去收個千八百萬的吧?”

看到這條消息後,姜超也十分不爽。

“你腦子被門擠了?武則天殺了那麼多人,害了那麼多人落魄,這事兒就不說了。可她是黃玉天背後的人。”

“這也意味着,木頭就是被武則天間接害死的,這件事你也不管了嗎?!”

姜超實在不敢想象,宮三元居然會讓自己這麼做。

如此,不還是等於放了武則天嗎?

終極透視眼 “小超,爲師怎麼可能不管?木頭是爲師的老兄弟,他被人害死,爲師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但你能不要着急嗎?爲師短時間內如果再有什麼行動,勢必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之上,到時候對誰都沒好處。”

“況且,想要報仇,也並非只能通過讓她下臺這一條路可走,如今爲師大權在握,想要整他們,還不容易?”

很有道理。

“那你說,你準備怎麼收拾她?”

若是不給姜超一個合理的說法,姜超寧願以個人名義告上天庭,也不願和宮三元囉嗦一句。

本身他只是來和宮三元彙報一下情況的,又不是要靠着宮三元親自執行。

地府,羅浮殿。

楊雲氣呼呼地走了進來。

武則天迎了上去。

“夫君,出什麼事了?怎麼發這麼大火呀?”

楊雲憤怒道:“宮三元就是個混賬王八蛋!我要給他股份,他還跟我裝清高,說不要,讓我聯繫姜超。”

“我聯繫了之後,姜超這臭小子張嘴管我要了1200萬功德點!”

武則天疑惑道:“好事啊,姜超肯收,說明願意跳上咱們這條船了呀,你不會嫌多就沒給吧?”

難怪姜超要盯着我不放,又是視頻,又是什麼不祥訂單的,原來問題出在這。

武則天對楊雲也有了些想法,原本她以爲楊雲要比杜子仁的格局要大。

怎料居然還是個草包。

天吶,地府中就沒有一個配得上我的男人嗎?

“1200萬也叫錢?!我當場就給他打過去了!”

武則天又疑惑了。

“那既然他收了錢,說明也是咱們的人了呀,夫君怎麼還這麼大火氣呢?”

楊雲跺腳道:“誰說不是呢?!可我問起宮三元有關羅酆山動物園一事,他孃的居然跟我裝瘋賣傻。”

“還他媽問我飛禽和走獸是分開養好,還是合併養好。他們師徒倆分明就是精心做了一個局,等着我往裏鑽!”

武則天總算是明白了過來。

她把自己和姜超的聊天記錄給楊雲看了。

“本來我還在想呢,你那邊要是談的順利的話,姜超不至於來找我麻煩,如今看來,他們師徒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楊雲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真殺了這麼多人?”

這娘們兒夠狠的呀。

武則天輕輕的一拳砸在了楊雲的胸口上。

“你胡說什麼呢?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害了這麼多人?還有那個什麼黃玉天,我根本不認識他。”

“哦,他姜超隨便喊個凡人配合他拍個視頻,這個人就是我指使的啦?咱們都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你居然還不信我……”

楊雲嘆了口氣。

福福德正 “沒說不信你,我也是被氣糊塗了,宮三元和姜超真的不好對付,看來我得想想其他辦法了……”

凡間。

姜超的香菸點了一根又一根,他和宮三元已經吵得快飛起來了。

一個死活要把武則天拉下馬,另一個爲了顧全大局,想了很多刁鑽古怪的辦法整人,但就是不會讓她被革職。

這些辦法雖然能噁心人,但對武則天根本無法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姜超一個也看不上。

“小超!你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師父?!你別忘了,我可是輕塵公司的老董事長!”

“你人都死了!還管凡間的事情做什麼?!幫木頭報仇是我這個現任董事長的責任,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我身爲地府總判官,什麼事我管不着?!這件事你必須聽我的!”

“你還真就管不着了!我又不是鬼,我也沒害人!我講事實講依據,何錯之有?!這些不都是你教我的嗎?!”

媽的,我怎麼就教出了這麼個混賬東西?

“小超,聽師父一句勸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等爲師做出了一些成績後,爲師當然不會放過她。”

又不是不做,只不過是現在不做罷了。

有什麼的呢?

“我他媽從來都不是君子,我只是個匹夫,匹夫一怒當殺人!武則天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之事。”

“連木頭的性命也斷送在她手上,我現在有了證據,爲什麼不能報仇?!這件事你不辦,我自己辦!”

本章完 說完,姜超直接把宮三元給拉黑了。

沒錯。

就是拉黑。

完事兒他直接找到了武則天。

“你到底認不認罪?倘若不認,休要怪我不客氣!”

羅浮殿內的武則天也一個頭兩個大了。

“夫君,你看這姜超,和狗皮膏藥似的,飯都煩死了,我該怎麼回他呀?”

楊雲正在氣頭上,他心中的火氣,從來就沒有消下去過。

“讓他去死!混賬東西簡直無法無天!沒完沒了了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