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楚瀾天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滿嘴的酒氣。束杼暈倒在板子上不省人事。在不遠處的房間內殤璃還找到了束薇跟石盤暈倒在屋內,怎麼叫都沒有反應。

2020-11-15By 0 Comments

殤璃的眉頭擰著看著小土豆小聲的問道:「看來,還真是有備而來。 驚世魔妃 我們剛走一會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小土豆嘆了口氣說道:「還是等他們醒了之後再說吧。」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個屋內的窗戶里透出了一絲柔和的光線。房間里的火堆噼里啪啦的響著,火堆上面的陶罐裡面燉著的肌肉散發出醉人的香味兒。

束杼聞著這香味兒漸漸的清醒了過來,她揉著眼睛朦朦朧朧的看到殤璃,他的側臉很好看,用細長的手指拿著一根棍子,棍子上還插著一隻野雞。他烤雞烤的很認真,然後將雞皮上的黑色東西一點點的弄了下來。

「束杼你醒了?」

看到束杼醒過來,他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雞,看著她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不舒服?」(未完待續。) 今日殤璃終於走了,他終於可以好好的看看束杼了。這兩天不算是誰來說殤璃都不肯離開這個房間半步,那眼睛好像能把束杼吃了。看著他的模樣楚瀾天就覺得渾身不舒服。現在他走了,楚瀾天都覺得空氣都是香的。

他搬了一個凳子,乖乖的坐在床邊,托著腮幫子看著束杼一動不動。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他滿腦袋都是跟束杼一起走過來的那些回憶,美好的悲傷的。想到兩天前她險些喪命他就害怕,他不夠強大沒有好好的保護束杼不說,還喝酒誤事,丟了東西事兒小,卻讓束杼傷心落淚,他恨透了自己。

幸運的是爺爺跟翼飛來的及時,束杼這才漸漸地好了起來,聽說她吃了很多飯菜才睡下的,他的心裡就覺得很暖,要比他自己吃了更讓他覺得開心。

束杼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小鳥在枝頭嘰嘰喳喳的叫喚著。楚瀾天趴在床邊睡得正香。束杼起身將被子蓋在了楚瀾天的身上正打算悄悄的抬腿離開,就看到楚瀾天手裡拿著被子看著束杼說道:

「你怎麼起來了?你要去幹什麼我幫你做,你快躺下歇著!」

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低聲說道:「我已經躺了很久了,我想出去看看……」

她總不能告訴楚瀾天自己很想去茅廁吧?匆匆忙忙去了茅廁之後出來卻猛然的看到楚瀾天站在院中瞪著她,她的頭恨不得扎進地縫之中。

哪有男子站在茅廁旁邊等著別人出來的。束杼的臉都紅了。楚瀾天卻不以為然的迎了過來一把拽住了束杼的手臂滿臉擔憂的問道:「束杼,你沒事吧?就算是來茅廁你也要跟我說,萬一暈倒了怎麼辦?」

「你行了,別這麼緊張兮兮的我去個茅廁就暈倒了?我哪有那麼脆弱,好了好了現在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沒事,你趕緊洗漱去吧,我去廚房看看有沒有好吃的。」

楚瀾天笑了笑說道:「就知道你醒來之後會餓,我半夜的時候早就煮上了粥飯,這個時候正好可以吃了,走我們吃飯去。」

被楚瀾天連拖帶拽的去了廚房,不管其他人楚瀾天非要將他做的粥飯讓束杼喝完。足足三碗湯飯束杼喝了一滴不剩。

楚瀾天這才鬆了口氣說道:「還好你都吃下去了。昨晚熬制的靈芝都涼了你也沒有醒,我想你早上肯定會餓,看來用靈芝燉粥還是非常不錯的。」

靈芝?燉粥?束杼整個人都蒙了,剛才她還在想著粥飯之中到底是放了什麼東西喝起來跟平日的粥飯有很大的不同,現在想來還真是放了靈芝,不僅如此還有幾位進補身子的中藥。

「你這也太浪費了吧?那靈芝可是救命的草藥,你竟然給我當飯吃?爺爺若是知道了肯定會氣死的。」

楚瀾天不緊不慢的說道:「爺爺早就知道,他說了這靈芝是我找到的怎麼用自然有我決定。只要對你好怎麼樣都行,不就是一個靈芝,你放心,你如果喜歡吃的話我以後天天去山裡給你採摘去。」

聽著他的這幾句話束杼看著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的歉意。楚瀾天對她的好,她看在眼裡,但是她不可能會喜歡他的,她喜歡的人一直都是殤璃哥哥……

「行了,誰讓你摘了,飯我也吃了,你趕緊出去吧,大家的早飯都好沒有做,爺爺肯定很餓了。」

「我說著不清早的是誰念叨我,原來是小束杼?」

束杼看到爺爺立即起身跑了出去,她好像已經有很久很久都沒有看到爺爺了。爺爺還是那樣一臉慈祥的看著她,滿眼的關愛。

「爺爺!」束杼叫了一聲立即跑了過去抱著爺爺撒嬌說道:「爺爺我太想你了,昨天醒了之後說要去看你,束薇大姐說您去給百姓治病了,我身子虛就沒有去找您,今日大清早的就看到您真是太好了,您是什麼時候來的?現在這裡的情況怎麼樣?」

爺爺摸了摸她的頭說道:「百姓們暫時沒有了性命之憂,這一次還真是多虧了翼飛了,不然這靈溪鎮的悲劇將會再一次的上演。」

想到翼飛束杼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說道:「翼飛現在跟殤璃哥哥已經早就離開了吧?」

爺爺點頭說道:「不錯,他沒有離開這裡就是等著你醒過來,從你的房間里出來之後就跟著翼飛兩個人離開了。好了不說他了,爺爺帶你去看看我弄的好東西。」

束薇揉著眼睛從房裡出來,爺爺就大聲喊道:「束薇,你去弄點早飯給我送過來!」說完就拉著束杼往外面走去。

林鎮的百姓雖然撿回來了一條命,但是整個鎮子還是哀嚎一片,大街上也是一片狼藉,想必是現在百姓都在生病誰也沒有時間來收拾房間。

爺爺行色匆匆的往前走著,束杼十分不解的問道:「爺爺,你到底要拉著我去幹嘛?這大清早的,這麼慌張,你別嚇我。」

爺爺停下來回頭看了她一眼說道:「誰嚇唬你了?我怕不過是讓你看個東西,你跟我過來就好。」

他們從大街上走到了郊外,緊接著又走了一刻鐘的時間,一片杼樹林出現在了束杼的眼前。現在雖然已經過了秋天了很多樹木的葉子都凋零了,但是杼樹的葉子卻牢牢的掛在樹上。

這一片林子在整個山林之中看起來都非常的別緻,爺爺坐在了束杼下面嘆了口氣說道:「孩子,這裡樹束杼林,當年我們就是在束杼下面救你的。我覺得你應該對著杼樹很有感情,所以就帶你過來看看。」

說話的時候爺爺一臉的天真,束杼笑著走到爺爺的身邊挽著他的手臂說道:「爺爺,真是太謝謝您了,放心吧我沒事,我在夢裡會看到我娘親的。」

爺爺點了點頭,兩個人坐在杼樹下不停的聊著什麼,周圍的一切好像都融化在了這樣安靜的環境之中,鳥鳴蟲叫陽光一絲絲的照射進來,形成了一個接著一個的光柱。

兩個閑聊了一會,爺爺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的說道:「束杼,其實大清早的把你叫過來這麼遠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我想問你。」

「爺爺,您想問什麼儘管問就行,我知道的一定會告訴你的。」

「你得到的那個寶貝放在那裡被偷的?你有沒有看清楚偷你寶貝的那個人?」

束杼搖頭說道:「我狀態非常不好整個人都迷著,只是能感覺到有人在翻我的身體。但是我自己卻動彈不得。」(未完待續。) 「我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蹊蹺,並且很有可能是我們這些人之中做的,我就是想要告訴你回去之後就不要提及這件事情了,殤璃跟我都會在暗中調查。還有聽到的所有人。」

束杼環顧四周有些不解的問道:「你看什麼呢?難不成那人還能蹦出來不成?」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極有可能。」兩個人十分認真的環視了一圈,但是也沒有發現什麼怪獸。這才肯罷手。

看著旁邊的爺爺不停的捋著鬍鬚,眉頭緊緊皺著。束杼害怕他這樣的表情,每當他有這樣表情的時候肯定是遇到什麼極其難看病才會有這樣的表情。

「爺爺您沒事吧?您大清早的把我拽到這裡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好好的看看這杼樹林吧?您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

爺爺頓了頓說道:「確實如此,小土豆你出來吧,我們倒是可以好好的商量一下。」

商量?他們要商量什麼事情?並且還不在房屋中商議,非要在這荒山野嶺的,這裡看起來就很危險。

小土豆被爺爺從一個黑色的袋子里拿了出來。他極其不願意的往後退,嘴巴嘟著說道:「爺爺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幹什麼?這荒山野嶺的,難不成要將我放回野山?我自己其實也是可以修鍊的。」

爺爺的眼神變的嚴厲起來問道:「那天你肯定沒有睡著,你應該能感覺到那偷東西的傢伙,我懷疑偷東西的對象就是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小土豆這些天你的臉色看起來有些難看,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現在可以說了。」

小土豆搖頭說道:「我可什麼都不知道,這些天我不過是在睡覺而已,那天我真的睡著了。」

「你就不要賣關子了,這件事情非同尋常你最好告訴我們。」 重生之翻身貧家女 爺爺的語氣有些生氣。

小土豆只得嘆了口氣老實招待說道:「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天我確實醒了,但是我只是看到了一個黑影。是誰我沒有看清楚但是看著確實像是一個女的。」

爺爺看了一眼小土豆,小土豆這才緩緩開口說道:「其實我一直都在想要不要告訴你束杼,那晚襲擊你的人可能是束薇。雖然我不知道束薇為什麼這麼做,但是我很清楚那月牙形狀的東西就在束薇的身上,並且還藏的很隱蔽。」

「什麼?大姐?爺爺我覺得你肯定是弄錯了,大姐向來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您為什麼非要這麼說呢?」

小土豆立即跳到了束杼的身上看著她十分嚴肅的說道:「爺爺說的就是對的。他經歷的事情要比我們多。」

束杼將小土豆捧在手心兒中,看著束杼一字一句的問道:「小土豆,你可千萬不能說謊,不然你會永遠都是一個小土豆。我來問你,你為什麼說束薇拿了我的寶貝?」

「那寶貝是上古時候的東西,帶著一身的靈氣,爺爺感覺到了我也感覺到了。並且我們還證實了一下,她身上的靈力確實十分充裕,按照平日的情況來講,這裡不是靈域是人間,只要是精靈來到人間那麼靈力都會變得相對來說比較弱……但是這個束薇渾身的靈力通透,就像是上仙靈氣氣場一樣,所以我干斷定那東西就在束薇的身上。」

看著小土豆跟爺爺兩個人的表情束杼整個人都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身邊那個出賣朋友的人會是自己的大姐,她可是向來最照顧的人就是束杼。會不會是大家弄錯了?

「爺爺,你就這麼斷定嗎?我覺得還是我們弄錯了。」

爺爺嘆了口氣說道:「束杼,你不能太仁慈了,雖然我也很疼愛束薇,但是現在她犯了很嚴重的錯誤我不能就這麼姑息的。你也要認清楚現實。」

「爺爺現實是什麼?現實是她是我的姐姐,我不能就這樣懷疑她。你們是不是掌握了更重要的證據才會這麼說的,並且還將我帶到了這裡說?」

說完束杼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強硬了,爺爺肯定也是為了她好才這麼說的,並且那個寶貝對於她來講確實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對不起爺爺,是我說話有些重了,其實我就是有些不相信大姐她會……」

對於束薇原本爺爺也不相信是她做的,這件事情殤璃跟楚瀾天一直都在調查。最後還是爺爺發現了端倪。

那天束杼還在昏迷之中,殤璃寸步不離的守著束杼。如果有人可能從束杼的身上偷走一個寶貝肯定也會輕易的要了束杼的命。楚瀾天跟石盤整日的在野外採藥材來救治束杼跟著林鎮的百姓。只有他跟小土豆還有束薇三個人經常在這裡待著。

他們忙起來的時候有時候就連去廁所的功夫都沒有,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爺爺去看束杼的路上,看到束薇正在跟一個黑衣人說話。並且也是在這個時候爺爺看到了束薇身上微微閃光的東西,正是月牙形狀的寶貝。

這個時候爺爺才恍然大悟,為什麼那人只是取走了寶貝,而沒有傷害束杼的原因。

如果是高人前來拿寶貝,發現束杼是九尾狐並不難。九尾狐對於所有人來說都算是一個誘惑,因為九尾狐的內丹是可以讓人長生不老,讓精靈羽化升仙的。能抵抗住這樣的誘惑的話肯定是非常厲害的妖怪?或者是精靈。

只有束薇可能會念及手足之情從而只是拿了東西而沒有傷害束杼,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爺爺沒有揭穿她,而是在這裡告訴了束杼。

聽了爺爺說的話,束杼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她實在是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裡出錯了,那個大大咧咧的大姐好像根本沒有錯,但是她什麼時候跟黑衣人又聯繫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在魔域的時候她是不是早就已經被魔域的王收買了?或者是下蠱了?

束杼的心中滿是疑問,但是臉上卻帶著安慰爺爺的笑容說道:「爺爺,我沒事真的,我很清楚大姐的為人,我相信她肯定是出於無奈,或者是形勢所逼。我們是親人,難道不應該理解她嗎?」(未完待續。) 束杼白了他一眼並不搭話。

束杼雖然也覺得很可惜,但畢竟他們所有人都沒事。安慰爺爺說道:「好了爺爺,這件事情就這樣了,就像你說的找這些神奇的寶貝就要靠緣分的,有緣的話肯定會再遇到,若真是沒有緣分的話就算是得到了也不會用。」

爺爺點頭,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兩個人的目光同時的落到了束薇的身上……

束薇昏迷了半天之後就醒過來了,有關於她那寶貝的事情卻一點都不知情。聽到束薇親口這麼說束杼的心裡也舒服了很多,就算是丟了寶貝倒也無所謂,至少她的大姐還是很疼愛她的。

林鎮的百姓恢復的一天比一天好,半個多月過去了。這裡清晨的大街上已經開始有人叫賣東西了,雖然人數並沒有那麼多但是卻有了一絲生機。

束杼回到他們住的客棧就笑著看著爺爺將自己看到了景象說了一番,然後笑著問道:「爺爺,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爺爺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我要回靈域了,這幾天就走。就不跟著你們接著往青丘國的深處走了,接下來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之前給你的葯你已經用完了吧?我從靈域來到時候又給你準備了一些解藥,還有一些補藥,你們這幾個孩子總是不讓人省心……」

「爺爺您不放心我們幹嘛不跟我們一起走?你如果跟著我們的話就算是我們有個頭疼腦熱的你還可以給我們看看病呢。」

爺爺立即搖頭說道:「你們年輕人走江湖翻山越嶺的長見識學本事,我一個老頭子早已看透了這人世間的事情,跟著你們只會覺得無趣的緊,我還是去靈域專心煉藥,你們若是有事找我的話就燒了這個東西,我看到了便會去找你們。」

拿著手裡畫著符文的黃色紙,束杼的眉頭擰著生氣的說道:「爺爺,我剛出靈域的時候你怎麼不給我?早就給我的話翼飛也不用跑那麼一趟。」

爺爺無奈的說道:「原本我以為給你的那些解藥,你們都可以繞著青丘走好幾個來回,誰會知道你們善心泛濫,這才走了幾個鎮子?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還真是在靈域待的有些傻了。」說完直搖頭。

束杼嘿嘿笑了兩聲接過爺爺手中的東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如果早就知道爺爺會這麼說的話就不這麼自取其辱了。

「好了爺爺,我們接下來會走的更順利一些的,你還是趕緊回去吧,以後希望不要用到你的符文才好。免得你又笑話我們。」

爺爺點了一下束杼的腦袋,嘆了口氣。

束薇笑著從外面進來,看到爺爺正在收拾東西有些不解的問道:「爺爺你要走嗎?」

爺爺點頭說道:「是的,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就不跟著摻和了。束薇呀,爺爺最擔心的就是你了,你這個孩子容易被人利用,以後要多加小心,來這是爺爺專門給你的畫的符文,你若是有難了就燒了它,爺爺自然會來救你。束杼以後還要你這個做大姐的照顧。」

束薇點頭說道:「爺爺你就放心吧,束杼要比我聰慧厲害,我們兩個說不定是誰照顧誰呢……」

今日不像是前幾日陽光明媚,藍天白雲的。這大清早的烏雲蓋頂。束杼有些擔心的抬頭看著天,勸說爺爺:「今日這天氣不好,爺爺過了今日再走吧?不要被淋到路上才好。」

爺爺搖頭說道:「那你就錯了,今日可是個好日子,黃道吉日。好了我就不跟你們說了,免得誤了吉時,放心吧你們。」

說完爺爺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院中,在人間還能這麼熟練的用靈力恐怕也只有爺爺這樣的老者了。

束薇看著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小妹,這一次都怪我了,偷了你那麼重要的寶貝,你雖然沒有怪我,但是我心裡卻十分的難受,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幫你找寶貝的。」

她拉著束薇的手說道:「好了大姐,再珍貴的寶貝也不如大姐你寶貴。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丟了就丟了,可能拿東西原本就不屬於我。」

兩個人相視而笑回了房間,楚瀾天一句話都不說的跟在束杼的身後,想到束杼為了那寶貝留下的淚。他很清楚束杼失去的寶貝是對她來講最最重要的東西。

雷聲隆隆,這清晨看起來要比傍晚還要黑。電閃雷鳴之間在距離靈溪鎮不遠的一座破廟之中,爺爺停了下來,閃身進了這個破廟。

殤璃立即迎了出來說道:「爺爺你來了。」

爺爺點頭說道:「讓你們久等了,林鎮的事情我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那個翼飛怎麼不在?」

「爺爺你這麼快就想我了?我這不是在嗎?」翼飛從裡面走了出來,看著爺爺接著說道:「知道爺爺要來,我給爺爺鋪了一個軟軟的草墊子。晚上睡覺一定會非常舒服的。」

爺爺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還不錯,沒有白疼你這個臭小子。」

「爺爺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將束杼跟他們留在一起真的沒事嗎?我要不要回去?」

爺爺白了他一眼搖頭說道:「現在可不行,束杼遠遠要比你想象的強大,有些事情她是可以肚子處理的,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兩個這些天調查的怎麼樣了?」

聽到爺爺問這邊的事情翼飛立即站出來說道:「這些天的事情我來彙報一下,爺爺是這樣的我們從林鎮走到了靈溪鎮,然後周圍方圓百里的小村莊,還有小鎮子都跑了一遍了。確實發現了很多魔域的蹤影,並且還有很多奇怪的事情……」

聽著翼飛滔滔不絕的講著他們這些天一來發生的事情爺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好了,還是停下來吧。殤璃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殤璃笑了笑說道:「魔域蠢蠢欲動,青丘皇室之中有人暗中支持魔域的人。想要拿到證據很難。」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翼飛你聽到了沒有?這才是我想聽的答案,你說了那麼多發生的事情,卻沒有看到事情的本質,圍繞這些事情得出的結論才是殤璃所說的。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未完待續。) 殤璃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些事情確實是魔域搞出來的,並且好像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現在朝廷跟他還有一些青丘暗中的組織都在密切關注這靈溪鎮跟林鎮這邊的動靜,但是卻沒有人前來出力,這其中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我還沒有理清楚……接下來肯定是要理順,然後對症下藥,這些天我也不停的在聯繫我的親信。」

爺爺點頭說道:「很好,殤璃你一定要搭理好自己的情緒,不要過分的擔心束杼,我相信很多是事情束杼自己可以處理,倒是你手裡的事情更難處理,你不能分心。」

殤璃點頭說道:「好的爺爺我知道了,只是束杼的那個月牙形狀的寶貝真的找不回來了嗎?」

爺爺嘆了口氣說道:「那月靈石,是控制水元素最好的寶貝,給束杼用的話一定會事半功倍,但是這個丫頭心眼好,白白拱手送人了。不過也罷,這個世界上能用月靈石的就只有九尾狐,其他人拿了也是浪費。你就不要過於擔心了。相信束杼會找到更多的靈石。」

翼飛笑著問道:「爺爺,你知道的真的好多,為什麼不能直接幫助束杼找到那些剩下的靈石?還讓她自己去找,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爺爺無奈的坐了下來,看著地上已經熄滅的火堆說道:「點上火,燒點熱水解解渴再說。你這個傢伙怎麼不知道照顧老人家?」

翼飛立即小跑著去用陶罐接水,將裡屋內放好的乾柴拿了過來。點上火。整個房間里亮堂了很多。

爺爺捋著鬍鬚說道:「人各有命,這是束杼的宿命,我幫不了。並且我也不知道那些靈石都散落在哪裡,只有九尾狐的傳人能找到。」

翼飛看著爺爺搖了搖頭有些不解的問道:「爺爺,你跟殤璃總是說九尾狐怎麼樣,怎麼樣的。不就是一個有九條尾巴的狐狸精靈?為什麼你們都說的那麼神乎神乎的?」

外面一個響雷,咔嚓一聲。嚇得翼飛差點一屁股蹲地上。飛禽類的精靈最害怕的就是這種天氣,那天上的烏雲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怪獸一般,這樣的天氣沒有任何的飛禽精靈敢展翅,之後便聽到淅淅瀝瀝的下雨聲。

這破廟雖然有些破爛了,但是屋頂還是很好的,之後一兩處漏水的地方。殤璃起身將旁邊的窗戶擋了擋,那跳動的火焰穩定了很多。

爺爺捋了捋鬍鬚嘆了口氣說道:「來殤璃你也坐過來,這樣的天氣我們是哪兒去去不了,倒是一個聊天的好時候。」

殤璃坐了過來,將兩隻野雞扔到了翼飛的面前說道:「我負責抓,剩下的你來負責。」

翼飛看著野雞立即來了精神,高興的說道:「沒問題。」

看著外面風雨大作,爺爺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以前有個傳說,傳說九尾狐拯救了天下的百姓之後化為了天上的神仙,所以青丘的百姓敬仰九尾狐的功績,封九尾狐為青丘的神獸。受萬民敬仰。」

「爺爺,你就講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好不好?這些事情都是青丘百姓人盡皆知的,您再講來講去的就沒有什麼意思了,您見過九尾狐沒有?當然束杼除外,她我們都見過,也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學東西很快。」

對於九尾狐翼飛一直都很好奇,剛來時從樓中樓里出來就很好奇的跟著他們,直到後來十分欣賞殤璃就一直跟在他的左右,有兩次殤璃救下了他的性命,並且跟著殤璃時間久了更喜歡他的作風,也就一直跟隨他左右。但是對於九尾狐的好奇心還是很強烈的。

爺爺的眼神變得遊離起來,他好像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往事,眼角竟然還有一絲絲亮光。他緩緩開口說道:「怎麼可能沒有見過,我曾經還給一隻九尾的狐仙看過病呢……只是時間過去太久了,我老了有些事情記不清楚了。但是有一點我很清楚,九尾狐每一代只有一隻,並且會按照她的使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就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樣。」

殤璃笑了笑說道:「我也聽我的母親說起過,九尾狐的命運就像是天生被安排好的一樣,跟紅狐一樣,天生命就好像不屬於自己。」

他自嘲一樣的笑了笑,翼飛已經將血放乾淨了,毛也拔得差不多了,用木棍串著拿了過來說道:「馬上就有美味吃了。對了殤璃大哥,我聽說你們紅狐精靈那可是皇族血統,是不是要比九尾狐還要尊貴。」

殤璃從他手裡拿過一直野雞放在了火上烤著說道:「什麼尊貴不尊貴?你看我現在是不是很尊貴?住在破廟之中,這廟裡供著的九尾狐跟上仙那個看起來不比我尊貴?尊貴不尊貴不是看你是什麼精靈,要看你心裡吧自己放在什麼位置。」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