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樂宇軒頗有感受的點了點頭:「是啊,有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和她待在一起,一想到她就在離自己不遠處,整個人都會格外的開朗。」

2020-11-12By 0 Comments

葉雨晴嘴角原本還帶著淺笑,聽到這句話之後,不慌不忙的對他補刀:「你不是開朗,說好聽點,叫樂天,說難聽點,叫二!」

樂宇軒本來還在回憶自己和她相處的時候,突然被補刀,美好的心情突然之間就崩掉了:「你說誰二?!一看你就是注孤生!禹微,你說是不是?!」

何禹微卻沒做聲。

離落芊眸光落過去:「你怎麼啦?」

何禹微突然抬眸:「和我在一起不安心嗎?」

「……」

森林裡,風吹過樹梢,樹葉婆沙聲響。

安靜的出奇。

就連本來在吵架的樂宇軒和葉雨晴都頓在了原地。

離落芊更是一雙淺紫的眸都愣住了,指尖都是一頓。

樂宇軒走過去,摸了下他的額頭:「禹微,你沒事兒吧?」

何禹微拍開了他的手,雙眸直勾勾的看著離落芊。

離落芊視線和他相對,淺紫色的眸子眨了眨:「你說什麼呢?安心呀。」

何禹微剛鬆了口氣,就聽那邊又傳來了一道嗓音。

「大家都是朋友啊,而且對我都很好!」

何禹微雙眸愣了下,原本才鬆開的五指都頓住了。

離落芊雙手還是背在身後的,一雙眸子笑的彎彎的,白凈的臉上只看得出來天真爛漫…… 樂宇軒聞言,也是一愣。

接著就反應過來,看向了何禹微。

何禹微頭微微低著,深藍色發打了下來,剛好遮住了他的眸。

只能看見他的身形,修長挺拔的好看,垂在身側的手,骨節分明的五指都攥在了一起,還在繼續加緊。

露在外面的形狀姣好的薄唇已經被咬的失了血色。

葉雨晴卻突地低眸,看向了自己手腕上的靈石手鐲。

她的手鐲大部分與離落瑤的無異,只是圓環尾部的是一個太陽。

現在,中間的六芒星正在閃著些微弱的光。

中間的六芒星並不是鏤空設計的,而是在銀白色細杠的中間有著閃亮的白色寶石。

這個寶石是她們精心挑選的。

三個人都在裡面注入了魔力和精神力之後,再把寶石進行切割。

然後裝飾在自己想要裝飾的地方。

在靠近彼此的時候,會互相有感應。

現在這個寶石亮了,就說明……

葉雨晴抬眸,環視著周圍。

離落芊現在並不想和何禹微有過多的溝通,看到葉雨晴這樣。

直接湊了過來,離何禹微又遠了一些:「你在幹嘛呢?」

葉雨晴動了動帶著手鐲的手,然後抬眸:「陌歆好像在附近。」

寶石發光偏向綠色,是夏陌歆的木屬性魔力在靠近。

離落芊跟著她的眸光:「誒,你怎麼知道?」

葉雨晴帶著手鐲的手抬了起來:「這個寶石可以探知到陌歆的魔力。」

離落芊眸光落過去:「是魔感寶石啊。」

「嗯。」葉雨晴抬眸,看向了一個方向。

她才剛看過去,就看見那邊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道人影修長纖細,到腰部為止都是微蓬的形狀。

腰部之下的長腿卻是修長筆直的好看。

在那人的身旁,左下方,像是拖著什麼東西。

葉雨晴在看到那道隱約的人影時,嘴角就已經揚起了弧。

在那道人影走近之後,更是直接跑著上前,飛撲過去抱住了那道人影。

眼睛都笑的彎成了月牙:「陌歆!」

那道人影也是抱住了葉雨晴,嘴角同樣勾著弧,卻比葉雨晴的淺上許多。

手上原本拖著的東西也是直接落在了地上,發出了聲響。

在葉雨晴撲過去的同時,還有一道微小的聲音傳了出來。

「哎喲!」

也是這道聲音讓剛剛抱上人的葉雨晴愣住了,一個抬眸看向了夏陌歆:「陌歆,剛剛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夏陌歆嘴角的弧頓了下,接著身形蹲了下去。

還好阿傑的身形還不至於太小,在地上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不然夏陌歆非得找上一段時間才行。

葉雨晴看著夏陌歆把一個小東西捧在了掌心,雙眸大了下,也蹲了下去:「這是什麼東西?好可愛呀!」

說著,她還伸出手去碰了碰阿傑。

阿傑扶了下自己快掉了的小帽子,才剛扶好,葉雨晴就戳了下他的腦袋。

帽子直接掉地上了。

夏陌歆把他放在一隻手裡,另一隻手去把他的帽子撿了起來。

剛想要給他帶上去,手就頓住了。

因為…… 離落芊也湊了過來,一臉好奇的看著阿傑:「這是藍赫嗎?好可愛呀!比書上看到的還要可愛耶!」

她和葉雨晴的反應一樣,也伸出手去碰了碰阿傑。

阿傑覺得自己成了族裡女孩子們最愛討論和擺弄的洋娃娃了。

心裡很是不舒服,一雙藍色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不是洋娃娃!別隨便碰我!」

葉雨晴和離落芊都是一愣,接著笑的比之前還要開心。

葉雨晴沒有伸手再去碰:「好好好,我們不碰你啦,那你能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嗎?」

阿傑轉眸看向夏陌歆,連帽子都顧不上直接順著她的手臂爬到了她的肩上。

扒著夏陌歆的脖子,一副警戒的樣子,雙眸大大的瞪著她們。

葉雨晴見狀,轉眸看向了夏陌歆:「陌歆,這小傢伙是什麼?」

夏陌歆把帽子遞給了阿傑,嘴角淺笑:「他是阿傑,是藍赫。」

離落芊一雙淺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果然是藍赫!真的好可愛呀!比書上畫的還好看!」

樂宇軒看了眼那邊有說有笑的三人,伸手去攬住了何禹微的脖。

臉靠近了他的耳邊,嗓音壓低了些:「好了,禹微,再這樣真的就沒辦法了。」

何禹微還是低著眸,身形半分不動。

樂宇軒又壓低了聲音:「現在沒感覺,你追她,讓她喜歡上你不就可以了?我這都追了多久了,我也沒說什麼啊,是吧?現在放輕鬆點。」

樂宇軒拍了他幾下:「好了,不是還有機會嗎?」

何禹微抬眸:「話說她好像連你喜歡她都不知道吧?」

樂宇軒:「……」

他,的確還沒有表白來著的。

樂宇軒愣了下:「現在是我在安慰你,你不要想著來安慰我好嗎?」

何禹微卻沒聽他說話,只是朝著三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夏陌歆看到他往這邊走了,嘴角淺笑依舊:「你們怎麼聚在一起啦?」

葉雨晴和離落芊都在都阿傑,回答夏陌歆的是正在走過來的何禹微:「中途迷路遇到一起了。」

夏陌歆眸光落在了在何禹微身後的樂宇軒身上:「你讓雨晴帶路了?」

樂宇軒點頭,也是無奈:「是啊,早知道就不會這麼做了。」

夏陌歆嘴角勾著,肩上的阿傑已經被人拿走了:「沒辦法呀,早知道這樣,我們也沒有必要分組了呀。」

何禹微眸光落在那邊玩著的兩個少女和一個被玩的小傢伙:「藍赫找到了,現在就差集合了。」

夏陌歆眸光也落了過去:「是啊。」

她剛想走過去拯救一下阿傑,就看見那邊還在嬉笑著的兩人身上發出了點亮光,接著就看見她們消失了。

何禹微見狀,眉頭一下就皺了起來。

走過去的時候,那邊只剩下了漂浮在里地面不遠處的阿傑。

一雙眸子的眸光幾乎是在霎那間就改變了,像是森林裡危險的猛獸,陰冷冷的散著寒芒。

白皙修長的五指握住了阿傑,眼裡的寒芒像是可以化成實質,將人碎屍萬段。

嗓音更是低沉的很:「你對她們做了什麼?」

阿傑能感受得到眼前人對自己真切強烈的殺意,整個人都被捏在了他的手裡,覺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連帶著一雙眉頭都緊緊的蹙在了一起:「我,我什麼都沒做。」

樂宇軒按住了他的手:「禹微冷靜點。」

何禹微眸光微側,鋒利如芒,聲音低沉:「她消失了,在我的眼前,眼睜睜的。」

夏陌歆眉心擰著:「她們只是被送走了。」

何禹微側眸:「你怎麼確信,她們沒事?」

夏陌歆雙眸眸光瀲灧:「我沒辦法確信,但我知道,如果阿傑出了什麼事,落芊一定會收拾你。」

何禹微一愣。

腦里想起了剛剛離落芊對眼前這個小傢伙的喜愛。

確實……

白皙修長的五指鬆開了阿傑,阿傑只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夏陌歆及時接過了他,把他剛剛掉落的帽子遞給了他。

阿傑現在對何禹微的警惕指數可以說是滿點了。

剛剛,他很確切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脅。

還有……

阿傑轉眸看著夏陌歆,一雙琥珀的眸子又大又圓:「你剛剛為什麼不救我?!」

夏陌歆知道他是在是說剛剛葉雨晴和離落芊把他拿走的事情

夏陌歆嘴角弧度依舊,揮了幾下手:「嘛嘛,不要這麼在意嘛,我這不是將功補過了嗎?比起雨晴她們這個更有威脅不是嗎?」

阿傑確實是無法反駁,可是自己竟然被兩個女孩子玩弄於股掌之間。

丟死人了!

他剛帶好帽子,不過眸光微偏了下,餘光就能看到何禹微一雙深紫色的眸子緊緊的盯著他。

裡面的寒意只增不減。

看的阿傑一陣戰慄,在這樣的環境里,也只有夏陌歆更值得信任一點了。

直接就抱住了夏陌歆的手指。

何禹微雙眸依舊盯著他:「你對她們做了什麼?」

阿傑小短手緊緊的抱著夏陌歆的手指,雙眸都因為恐懼而瞪的大大的:「我,我什麼都沒做。」

何禹微很明顯不信,剛剛距離離落芊她們最近的就是他。

在這裡只有他是最可疑的。

雖然夏沫欣也很可疑,不過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躺在那。

就連掉到地上都沒有反應。

阿傑雙眸大大,回答依舊是哪幾個字:「我什麼都沒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