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樓一也看出來了,當即在勢力裏面喊了起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勢力尚書】一夜小樓:思過園副本來醫生,4Q1(注:四缺一)

【勢力】閉門開車:小樓老大,勢力裏的醫生,只要是母的,都怕了你跑了,公的,也被別的勢力的女人勾走了,還有半大不小的,都沒在線。

樓一嗆了一口。

【勢力主】卡至:勢力的未來都給你毀了,讓你泡醫生。

【勢力尚書】紫霞仙子:+1

【勢力】至尊寶:娘子+1

【勢力尚書】紫霞仙子:去死!

螞蟻發了一串狂笑的表情。

樓一知道什麼叫自作虐不可活了。

最後四個人傳到副本門口,卡至和紫霞在地區裏面喊了幾嗓子,樓一看到組團的圖標亮了,點

開:輕聲密語申請加入團隊。

GM,樓一發誓她的手都在發抖,是輕聲密語!一個激動點了一個拒絕,樓一當時就想把手剁了。

好在她又申請了一次,輕聲密語申請加入團隊。樓一點了接受。

卡至等看到這個組合,默了。

【隊伍】卡至:小樓,沒問題麼?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死就死吧。

然後點了門口NPC,開啓副本,邀請輕聲密語入隊,輕聲密語接受邀請,隊伍那一排就多了一個頭像。

輕聲密語選的是個很清秀的臉型,什麼裝飾都沒有,髮型也是隨意的散開的。

【系統】思過園副本已開啓,請迅速入內。

輕聲密語集合到副本門口,她騎的是一隻兔子,是師徒聲望換的,身上是時裝,純白色的紗裙。遠遠一看,有小龍女出現了的錯覺。

【隊伍】騎螞蟻殺人:呀,小樓,她跟你穿的好像情侶裝!

樓一囧,這算不算一種緣分?

果然前期寫着順手啊順手。

思過園應該叫思過圃吧,這副本是新開的,我也沒去過,開這副本的時候我已經沒玩這遊戲了。所以下章寫的時候就一筆帶過吧。據說裏面都是狐狸精啊狐狸精。。。

求爪印啊各位

插入書籤 小龍女樣的輕聲密語坐着大白兔蹦到了副本傳送NPC處,無視了樓一等人,直接進了副本。

【當前】騎螞蟻殺人:這女人太酷了,我有預感,小樓你這條革命的道路很艱辛。

螞蟻也算識趣,這些話沒敢在隊伍頻道里面說,不然小龍女真會出來凌虐他一次,他就算有盾在手,也絕不是那個攻擊榜前五浮動的鬼醫生的對手。

【當前】紫霞仙子:噗……螞蟻,就憑你這句話,小樓就可以代表月亮虐你一次。

【當前】卡至:好了,進去吧,讓人家大美人等久了不好。

螞蟻發了大哭的表情,樓一無語。

一行人也只得趕緊進了副本。輕聲密語沒有坐在兔子上,已經站在地上了,衣襬飄動着,醫師的武器是針,雖然看不到,但是她手間泛着幽綠的光還是看得很清楚的。輕聲密語見衆人進來了,轉身給樓一等人上了狀態,固本,潤脈。(固本,潤脈都是醫師的技能,主要就是增加氣血上限,打通奇經八脈各種屬性有所上升以及加快氣血恢復速度的)。

樓一把隊長讓給了螞蟻,螞蟻擡手就開了龍陣(龍陣,隊伍全體隊員全部屬性上升),一條龍繞着螞蟻衝上天,衆人覺得螞蟻大叔的形象更加英偉了一點。最後大家各自上了上自己的狀態,就準備開打了。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都不用上YY聽指揮嗎?(YY,語音軟件,玩網遊的人應該都知道)

【隊伍】輕聲密語:不用,這個副本很簡單。

樓一囧,這是簡單本麼?是麼是麼?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寧致夏和紫霞仙子也囧了一下,算了,大神就是大神。

螞蟻作爲肉盾剛要衝出去拉怪,就看到一抹白影飄走了,儼然是輕聲密語。一夜小樓等也不敢怠慢,緊追上去,怪是很厲害,但是幾個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會就把前面的小怪都清理完畢。幾個人往最後BOSS那裏殺過去。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瑪麗隔壁的,小樓,這個副本真適合你。

【隊伍】一夜小樓:怎麼說?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你不是喜歡調戲女人麼?這裏面都是狐狸精啊,再適合你不過了。

【隊伍】卡至:哈哈哈哈……樓上正解。

你這樣拆人家臺,讓人家怎麼追心上人,紫霞仙子沒敢打出來,只能發了個笑着飆淚的表情。

輕聲密語還是不發一語。

GM,讓我替所有星星揍這個畜生吧。樓一看着輕聲密語從頭到尾的沉默,心裏七上八下的。

離BOSS還有一點安全距離的時候,輕聲密語停了下來。衆人不明所以,但是大神停了,自然他們也得停。

【隊伍】輕聲密語:一會我去抗怪,你們注意輸出就行了。

納尼?讓一個醫師去抗怪?那我戰士的肉盾地位何在?螞蟻氣得捶胸頓足啊,還是不死心去問。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那我呢?我纔是抗怪的啊。

【隊伍】輕聲密語:我輸出比你大,拉怪穩定,而且給別人加血麻煩。

秒殺。帥氣。除了螞蟻以外衆人心裏的粉紅泡泡悄悄飄了一百遍,這種捨我其誰的氣勢啊!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小樓你要給奴家做主啊!

【隊伍】一夜小樓:你去死吧。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

輕聲密語又給衆人刷了一遍本和脈就衝上去開怪了。最終的大BOSS也是一隻狐狸精,扭着小蠻腰就和輕聲密語纏鬥在一起。狐狸精叫名伶,被輕聲密語的針戳得哇哇亂叫。

說起來輕聲密語的操作確實很強大,精準的走位,恰當的技能施放。輕聲密語不斷地給名伶上着負面狀態。一夜小樓等也打得前所未有的輕鬆,不管什麼技能,招呼上去就是,然後偶爾一夜小樓給所有人來個上善若水(實在不想去想技能名稱了,尊重原遊戲),上善若水是劍客比較討喜的職業之一,氣血氣血,有血沒氣也是白搭。上善若水可以補氣,所以劍客也有移動藍瓶的稱號。

【當前】名伶:我讓你們有命進來,沒命出去。

【當前】騎螞蟻殺人:那是,不把你殺到沒命,我們怎麼出去。

【當前】名伶:你們以多欺少,算什麼英雄好漢!讓奴家情何以堪?

【當前】騎螞蟻殺人:我靠!你放了那麼多小狐狸精,你當我們瞎子啊?誰以多欺少了?我還情何以堪呢!

【當前】名伶:你不能走,你走了誰陪我入輪迴?

【當前】騎螞蟻殺人:看着你那張□□臉,老子不走誰走啊?老子厚道把小樓留給你,他願意陪你入輪迴。

【隊伍】一夜小樓:……

【隊伍】紫霞仙子:死螞蟻你夠了!

戰狼神君是妻奴 樓一覺得眼前飄滿了囧……這傢伙對着一個NPC能對話對得如此歡暢,還要把自己留給一個妖精,好你只螞蟻,回頭讓你知道誰去入輪迴。

輕聲密語還是沒說話,半血的時候開始放醫師的大毒,最後,名伶不堪衆人“凌啊辱”,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當前】名伶:不是我不愛你了,不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而是我已不能。

OK,任務完成,這副本的任務就是救一個落難書生,BOSS華麗撲倒。但是名伶最後一句話還是讓

樓一心裏動了一下。

輕聲密語給自己補滿血,轉身就退了團。

輕聲密語離開團隊。

【隊伍】一夜小樓:你還沒有分裝備。

【隊伍】輕聲密語:我不需要,就當我還你們勢力的人情。

輕聲密語退出隊伍。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 =這女人到底是人還是鬼,怎麼那麼不食人間煙火啊。

最後卡至從名伶的身上摸出了一隻耳環一隻手鐲,適合劍客和異者。就把手鐲給了一夜小樓,耳環給了紫霞仙子。

樓一看着包袱的手鐲,鼠標移上去看屬性,一般,沒自己身上的好,想拆成石頭(裝備可以萃取精華變成石頭和回靈丹,回靈丹恢復靈力,石頭用來轉變裝備屬性或增加裝備屬性,稱煉化。)

卻發現手鐲的名字下面有一行系統定義的小字:年華易逝,相思無垠。樓一還是沒拆那手鐲,留着當紀念,是輕聲密語幫她打的第一個裝備。

出了副本,螞蟻又被一夜小樓虐了一遍,讓你亂說話!

樓一看見好友列表,輕聲密語的名字亮着,立刻打開對話框。

一夜小樓:謝謝你。

輕聲密語:不客氣。

一夜小樓:我是認真的。

輕聲密語沒有回覆。

一夜小樓:我是真的喜歡你。

等了好久,還是沒有回覆。樓一心裏多了一些說不出的失落。

再打開好友列表,發現她寶貝徒弟還在。查看了一下資料,已經15級了。樓一一掃陰鬱,點了申請入隊。

你加入了一葉知寒的隊伍。

【隊伍】一夜小樓:徒弟~我回來了。在幹嗎?

【隊伍領袖】一葉知寒:在做任務。

【隊伍】一夜小樓:要我幫忙嗎?

【隊伍領袖】一葉知寒:不用。

囧,怎麼一個這樣,兩個也是這樣。兩個人都這麼冷。樓一覺得心都寒了。

【隊伍】一夜小樓:徒弟,爲師帶你去14副本吧?

【隊伍領袖】一葉知寒:不必了,謝謝,太晚了,我準備下了。

太晚?樓一看看鐘,啊呀,都10點了,怎麼她宿舍那些還沒回來?

【隊伍領袖】一葉知寒:我下了,師父。

【隊伍】一夜小樓:好,徒弟晚安。

【隊伍領袖】一葉知寒:晚安。

一葉知寒退出隊伍,你成爲隊長。

樓一看到頭上隊長的旗子,莫名就覺得寂寞了。她跟寧致夏等告了別,也匆匆下線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副本是我編的啊我編的,剛纔問了朋友才知道原來這個新副本的BOSS是一頭牛?那我怎麼記得我看的介紹是說裏面是狐狸精。。。

至於後來寫名伶的話就是想到我玩的倩女幽魂了,湖中屋副本外那個BOSS確實喜歡說你走了誰陪我入輪迴。然後我們每次都要找個人嘲笑一番。

咳咳,副本的話以後我基本就以編爲主了,我好久不下天下貳的副本了。玩過的人就不要對號入座了。囧。

下次更文在星期五了可能,除非期間我搞到網。

PS:有玩遊戲的麼?有的留句話吧,以後一起哦。

插入書籤 樓一下了線,給楚揚掛了個電話,好聽的女中音告訴樓一: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什麼情況。”樓一摔了手機,拿着衣服進去洗澡,心想着也許楚揚有什麼事,至於其他兩個人,有情人的滋潤應該也不會這麼早回來。

樓一出浴室的時候看到楚揚已經回來了,居然靠在椅子上就睡着了。樓一躡手躡腳跑過去,美人的睡覺圖啊,不看白不看,嘖嘖,楚揚還真是一隻妖孽啊,沒事長這麼漂亮幹嘛,連睡覺的樣子都很銷魂。樓一湊近了點看,這皮膚,就沒見長過痘痘,她是青春期過去了還是就沒到過青春期啊。摸一下吧?樓一想着就心動了,伸出爪子要去行兇,還沒碰到就被楚揚突然睜開的眼睛嚇得快休克過去了。

“你想幹嗎呢?”楚揚抓着樓一的手腕,微微用力,疼的樓一直齜牙。

“就是想摸摸你的臉啊,平時你捏我的臉我也沒跟你計較!”

“真的?”楚揚把臉貼到樓一面前,“你是不是想報復我那樣畫你,所以也想在我臉上動幾筆吧?”

“……”有這麼重心機的女人嗎?不過看看楚揚眯着眼睛,全身散發危險的氣息,還有那半張的嘴巴,真是有一種禁斷的誘惑啊。

“揚揚,你說……女生接吻是什麼感覺?”

“不知道,你試試?”楚揚挑了挑眉毛,真的閉上眼睛。

樓一嚥了口口水,這就是傳說中赤果果的誘惑。Kiss or not kiss,that is a question。

不管了,死就死吧!免費的豆腐,吃了她也不吃虧。樓一一隻手被楚揚抓着,另一隻手使勁蹭着褲子,慢慢朝那粉色的脣靠過去。

“咔噠!吱——嘣!”突然的手機短信鈴聲嚇得樓一差點蹦起來,全身都那麼一抖。

楚揚一臉黑線,樓一的短信鈴聲是柯南每集中間那個大門開關的聲音,每次都要把全宿舍的人嚇好大一跳,讓她換,又死活不肯。

樓一所有的勇氣都被這一聲嚇沒了,尷尬地掙開楚揚的手去看短信。是宿舍另兩個至今未歸的活寶的。

一條是秦旭,“小樓啊,今晚我跟我阿娜答出去玩,就不回宿舍了,查房什麼的你幫我應付一下吧。愛你。”

一條是容筱的,“可愛的小樓樓,我老公不肯我回去,出什麼事你和揚揚記得給我遮着啊。”

楚揚站在樓一旁邊也看到了短信,摟着樓一的肩膀說,“怎麼辦,又是我們二人世界了。”

“啊!鴛鴦戲水的都特麼的淹死吧!”樓一仰天長嘯,一肚子酸水地把楚揚推到浴室,“去洗澡,11點就停水了,我可不想跟個臭蟲二人世界!”

然後一夜相安無事。各睡各的,聽着楚揚平穩的呼吸,樓一既有點可惜今天那麼好的機會被破壞了,也鬆了口氣,就算自己說喜歡女生,可是那麼漂亮的女生擺在眼前,還是親不下去啊。

第二天,樓一爬上游戲的時候,發現那幫人一個都不在。只得去做日常,所謂日常,就是找一個叫安全的叔叔領密保的那點小破經驗,再調戲一下一個叫吉祥的姑姑,回答幾個問題拿點經驗,再去看一個叫清濁一個叫四少和一個叫陸機的,看這三個男人如何大搞BL,接着找個小白臉領尋人的任務,滿大街找一隻會動的活物,抓到之後換錢。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最後去一個類似於副本的黃粱夢境,找個人,殺兩隻怪,找四口井,交了任務就OK。不過怪好殺,搶怪就悲劇了,狼多肉少,一羣人虎視眈眈地等系統刷怪。刷出來之後素質不高的會開紅先把周圍搶怪的殺了。囧,怎麼說呢,GM建這麼個夢境就是給人開紅羣毆用的。既然是做夢造下的殺孽,誰管你呢?

樓一在可能刷出怪的地方站好,按了F11,周圍一下子清淨了,接着爲了搶怪方便,開了技能觀其妙(觀其妙,通俗一點解釋就是每隔幾秒,人物頭上會出現一個拿着劍的人影,自動攻擊周圍出現的怪,是一個很好用的技能)。恰好人品爆發,孟婆一出來就被一夜小樓搶到了。

由於這個怪對一夜小樓這個快滿級,裝備又好的人來說太過於簡單,樓一也就沒上什麼特殊狀態,直接開打。驀地,樓一看到自己血條掉了一半,趕緊打開戰鬥記錄:

你受到染月的攻擊,染月的天火對你造成了5230點傷害(普通傷害1000,火系重擊3000,元傷害1230)

染月?樓一勾起嘴角笑了笑。開了身自在,踩着劍就跑,一邊跑一邊把狀態補全,順便喝了一大口藥,又按了F11把敵人顯出來。染月是個法師,看着獵物跑了,第一反應就是踩雲來追。一夜小樓轉身一個有歸於無,把染月的各個狀態都消了個乾淨,然後丟了一個三陽真火決,炸了染月大半的血,法師啊,就是血太薄,離了她的攻擊範圍,還不是任人宰割?染月也不再攻擊,召了匹草泥馬騎上就朝一夜小樓追過去,沒錯……草泥馬也是遊戲的坐騎,花點銀子就可以在商城買到了,跑得挺快又拉風。樓一速度再快追電也比不上弓箭手,嘆了口氣,召出滿級的絕天獸,兩人一個跑一個追,在黃粱夢境轉的好不快樂。

【好友】染月 對你說:死小樓,你別跑了。

你 對染月說:不跑等你殺麼?

【好友】染月 對你說:人家可沒想殺你,就是好久不見跟你打個招呼。

你 對染月說:你這招呼打掉了我半條命啊。要不是我閃避高,估計已經倒地不支了,你要守寡麼?

【好友】染月 對你說:呸!你給我停下!不然以後別想本姑奶奶再理你!

樓一撓撓頭,對女人,她總是很沒轍的。於是一夜小樓停了下來,收回絕天獸,迎風立着。染月隨後追到,也下了草泥馬。

樓一鎖定染月,看着久違的頭像。

你對染月使用了擁抱待機表情。

白衣劍客張開雙臂,等着人來把它填滿。

染月跑到一夜小樓面前,靜默。

染月正溫柔地抱着你。

劍客和法師深情擁抱着,樓一覺得心就柔軟下來。

【當前】染月:小樓,我很想你。

【當前】一夜小樓:我也是。

一秒之後,樓一覺得實在是太狗血了,輕聲密語就站在離她們不遠的地方,還是一襲白衣,靜靜地看着她們擁抱的方向,沒多久,就騎着玉兔走了,傳送到了別的地方。樓一驚到了,一拍鍵盤,一夜小樓就退後了一步,恢復了正常的站姿。她沒看到吧?夢境這麼多人,她會屏蔽非隊友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