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此刻,整個演武場已經聚滿了林家上下老小。

2022-03-30By 0 Comments

但與其他人一樣,當他們一眼看見真武門眾人之時,同樣被眾人身上那股強烈的戰意和無敵的氣勢所驚駭。準備好的先發制人的人海壓迫之感,不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顯得林家格局有些小了。

徐婉兒側身坐在魘羅脊背之上,對於最後一場戰鬥,徐真已經跟她說的清楚,速戰速決。

所以,除卻徐真,今天的所有人都不會上場。

就目前而言,徐真的戰力,即便是若水三秋在沒有催動海神套裝,也絕不是徐真的對手。

因此,當比賽開始,徐真踏上擂台的那一刻,林家眾人都是不解。

為何會讓一個戰靈九級的人出戰第一場?

雖然林家收集了許多信息,但是關於徐真,卻是沒有掌握到任何消息。

畢竟,曾經對徐真非常了解的萬金商盟已經在四大宗門的圍剿之下,解散了散布在各地的分部。而之前徐真擊殺錢無為之時,真武門也並沒有進入眾人的視線之中。

因此,對於林家來說,徐真是陌生的。

但是,戰靈九級,即便沒有掌握到任何消息,上了擂台,與之找死並沒有區別。

所以,當徐真亮相之後,林家也派出了第一個出戰之人。

一名叫做林海源的九級戰王。

二人擂台相對,林海源下意識露出的不屑,註定要讓他飲恨台上。

「小子,廢話咱就別說了,我給你出手的機會,不然我怕你是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會死在我的手中。」

林海源輕聲說道。

「你確定讓我出手?」

林海源含笑點頭,不屑地將雙手背負身後,甚至打算連防禦都不做,僅憑這肉身讓徐真隨意攻擊。

徐真點了點頭。

「好朋友,我會想念你的。」

隨著徐真的聲音落去,林海源突然覺得耳畔一陣勁風掠過。出於本能,他的領域瞬間展開,熾熱的火焰頓時在他的周身燃燒而起。

然後,他就看見周身沒有任何靈氣氣息的徐真,從他的領域之中閑庭信步地走到他的身前,一掌緩緩拍向自己的胸膛。

「下次記得,最忌輕敵。」

嘭。

林海源在那一刻,清楚了感受到了胸膛之中破碎了一切。

「你」

徐真攤了攤手,隨後輕輕拍了拍林海源的肩頭,語氣誠懇:「是你讓我出手的,我總不能讓你失望吧!你放心,我雖然沒有施展任何靈法,但你絕對活不過半個時辰,趁著這個時間下去好好給自己安排一下後事吧!」

林海源什麼也沒說,真的徑直走下了擂台,向著林家府邸自己的那個小家走去。

徐真沒有誇大,林海源很清楚,自己體內現在的狀態,生機皆無。

之所以還活著,便是戰王之力吊著一口氣。

等這口氣咽下,他就回天乏術。

「看來這第一戰應該是我勝了,第二個出戰的是誰?」

徐真的聲音剛落下,擂台上從天而降一名男子,四十左右,同樣是九級戰王。

「小子,你剛才對他做了什麼?」

徐真看著眼前的男子,輕輕搖頭:「你若是想知道,我等會讓你知道。」

「哼!你定然使出了什麼骯髒的手段,不然你怎麼可能戰勝海源?」

徐真懶得廢話,一步一步走向這人,看似緩慢。

但是那人只眨了一眼,徐真就已經棲近身前,擊出了平淡無奇的一拳。

「這種軟綿綿的拳頭,我就讓你看看,戰王的肉身,即便你用盡全力也絕不可能擊潰的。」

徐真看著此人竟然真的不做任何防禦,也是真的很無語。

然後,在那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之中,直接洞穿了他的心房。

「目中無人,是你們林家的遺傳吧?只可惜,我不想給你們任何希望。」

然後。

無限吞噬了此人的靈海靈丹,徐真便察覺到一直沒有動靜的萬法歸宗,又有了新的進度。

雖然只是上升了那麼一點點,但距離他踏足戰王也是又近了一步。

台下頓時怨恨之聲四起。

「下一個。」

「接下來就由老夫親自出戰吧!」

一名老者不知從何處出現,然後緩緩飄落在徐真的身前。

眾人看清老者,均是感覺意外。

「老夫林憫人,乃林家大長老,接下來這一戰,就由老夫陪陪閣下打上一場。」

三級戰皇。

徐真嘖一聲出口,說真的,三級戰皇,徐真想殺,甚至連神通靈法都不用。

不過,這林憫人一出來,徐真卻是感受到了另外一種不應該出現在他身體之中的氣息。

大長老親自出戰,眾人興奮的同時,也是認識到了徐真的強大。

林憫人負手而立,一股仙風道骨的姿態。

「閣下,傷我林家兩條戰王性命,你的命老夫收下了。」

徐真微微搖頭否定道:「大長老你錯了,如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死的人只能是你。」

「哈哈哈!狂妄小兒,戰皇的力量你知道嗎?見過嗎?若你以為能夠擊殺九級戰王,就擁有抗衡戰皇之力,老夫會讓你知道,你的想法有多麼天真。」

林憫人言罷,枯瘦的手指指向虛空。

隨後,磅礴的靈氣從他的身上震蕩而出,緊接著世界之力籠罩整個擂台,封鎖徐真的所有退路。

「感受得到嗎?世界之力的力量,你能夠抗衡嗎?莫說你想殺我,在我的世界之力籠罩下,你即便是動彈一下都是妄想」

林憫人的話戛然而止。

因為,眼前的徐真正在閑庭信步,在他口中的世界之力籠罩下的擂台中如履平地。

「世界之力這種東西,說起來我倒也熟悉。不過,對付你,還不值得我施展世界之力。不過,你倒是可以讓我試試一直以來想要嘗試的神通威能。」

轟。

徐真說罷,體內靈海頓時咆哮起來。第二丹田之中浮屠戰神府也是滾動著磅礴的不滅之力。兩種力量極致增幅著徐真的肉身力量,他的靈氣更如浩瀚星海。

此刻,他正施展得自收服星辰殿時,從昊陽星辰那裡得到的傳承靈法。

大衍星辰訣。

「大衍星辰訣—星辰戰體。」

嗡嗡嗡。

星辰戰體施展的瞬間,徐真的身體各處的血肉就如同震動的馬達一樣,急速抖動的同時,與那天外星辰彷彿交相呼應,即便現在是白晝,但依然讓徐真獲得了難以形容的強橫增幅之力。

他的力量本就超脫百萬龍力,堪比九級戰皇巔峰強者。

此刻在星辰戰體的增幅之下,更是直接增加三十萬龍力。

只這力量,就足以媲美一名初入大戰皇境界的強者。

要知道一名大戰皇,最低也是兩界之力。

而一界之力的衡量標準,便是以百萬龍力作為度量。

此刻徐真的一百三十萬龍力,是超脫了九級戰皇,卻又未達大戰皇的程度。

如此恐怖的力量之下,林憫人三級戰皇頂天四十萬龍的戰力,如何在徐真面前耀武揚威?

呼!

徐真吐出一口氣,身體放鬆下來。

這星辰戰體與浮屠不滅體和阿修羅戰體等靈法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其他的靈法會讓徐真時刻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體內氣機不斷,力量就不會衰減。但體內氣機一旦紊亂,力量就無法保持最佳。

而這星辰戰體,直接與天際星海呼應。

只要徐真施展出來,無論他如何做,只要天空還有星,那他的力量就不會消失。當然,此法也絕非完美,對於靈魂力的要求極為苛刻。

不然,如何融合於天際,溝通星海。

感受到徐真的變化,林憫人臉色嚴肅起來。雖然不能確定徐真此刻的戰力有多強,但已經讓林憫人認為,不認真就會死。

「小子!裝神弄鬼了半天,給我去死吧!」

「悲天憫人—無望三生。」

林憫人以何入道?

當他施展出這個神通,徐真立即感受到了一種極致的黑暗墮落的氣息。徐真突然覺得自己很失敗,甚至眼前出現了自己的前生今世以及未來。

但是,只是片刻。

當太虛混沌瞳突然精光一閃之際,徐真便完全看破了此法破綻所在。

「好一個悲天憫人!只可惜,我的三生註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誰也不能染指。」

徐真低聲自語,驀然抬首。

遙遠的星空彷彿在這一刻與他呼應起來,漫天星辰閃爍起強烈星光,他的右手靈華閃動,這片區域突然大風起。

「大衍星辰訣—諸北斗七星拳。」

如同星辰壓頂的靈壓,瞬間將林憫人籠罩起來,他的血肉緊繃起來,感受到了徐真拳鋒之中的殺意。

不可能。

他仍不相信,眼前的九級戰靈正在施展出足以讓他隕落的神通。

所有人的呼吸都跟著停滯了。

原本閉目坐在林家議事廳中的林悲天突然雙瞳大張,望向天際,感受到了某種恐懼的感受,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擂台之上,林憫人周身之力,平生所學都在此刻悉數施展出來。

但面對徐真一百三十萬龍力。

領域,瞬間破碎。

法則,頃刻潰散。

道韻,立即隕滅。

世界之力連同頭頂法相都被砸成粉碎,諸北斗七星拳真如那星海辰星,一拳出,千拳不斷,萬拳不停。

林憫人身上的防雨罩,開始崩碎,已經沒有任何阻擋徐真拳法的力量。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起,突然雷聲落,風雲轉動之間,林悲天出現在林憫人的身前,全力的一掌轟在徐真的拳鋒之上。

嘭。

讓得眾人震驚的是。

這一拳,直接將林悲天林憫人二人轟出十幾米外。二人狼狽的踏地倒退而行,每一腳落下,擂台上都會留下一個深坑。

而反觀徐真,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看著突然出現的林悲天,淡淡一笑。

「二位合力,徐某並不在意。」

。 天還未亮。

周離靜靜站在後院,腳下有一大灘水漬,那是苦修金剛身所聚積的汗水。

一夜的時間,周離將《金剛身》推進至第四層,又將《五虎斷門刀》練至三層大成。

金剛身入門簡單,第一層練成就能增強體魄,大概需要一年時間。可到了第二層后,每提升一個層次的耗時都會翻倍。

想要練到第四層,尋常武夫至少需要十幾年時間。

而周離只用了一夜,還順便練完了刀法,堪稱神速,完全就是開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