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此時。

2022-01-29By 0 Comments

東海地區,執念島!

眾人的目光,都盯著嚴經緯手中的爆發出無盡劍意,無盡血腥氣,無盡殺氣的長劍之中。

這個時候,嚴經緯已經走到了那塊黑漆漆的石碑面前。

「嚴經緯手中的劍,能夠在石碑上留下痕迹么!」

「如此神劍,絕對可以了吧?嚴經緯手中這柄劍的劍意,超越了王鍾秀手中的賢劍,賢劍和嚴經緯手中這柄劍比起來,簡直無法比!」

「是啊,賢劍爆發出的劍意,和嚴經緯這柄劍爆發出的劍意,根本沒法比!」

「就算那石碑再堅硬,可應該硬不過嚴經緯手中這柄劍!」

這時,嚴經緯動了。

他輕輕揚起手中的無敵之劍,然後對著面前的石碑輕輕一劃。

咻!

伴隨著劍吟之聲。

堅硬無比的石碑之上,留下了 「好,我支持你!」石心怡笑了笑,說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問心無愧,

以後幹什麼都放開手腳吧……」

「這可是你說的啊!」劉黎明挑了一下石心怡的下巴,笑道:「那你今天晚上哪個是不是也得慰勞我一下啊?」

「去你的!」石心怡自然的挽著劉黎明的胳膊,說:「看你次九死一生的份上,今晚上本娘娘就好好伺候你一番!」

「這還差不多!」

……

早上,劉黎明和石心怡一起走進醫院大廳。

而這時,門診大廳里,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手中拿着一個破舊的洋瓷缸,老人看上去穿的破舊不堪,一看就像要飯的。

劉黎明看了一眼,心裏就很不是滋味,又想起了母親那幾年受的苦,心裏酸酸的。

而這時,幾個護士走了過來,拿了幾枚硬幣放在了老人的缸里,可老人並沒有要,將錢拿出來,說道:「姑娘,我並不是要錢的,能不能給我一口水喝!」

現在大街上大多數乞丐都是騙人的,護士難以相信是真是假,但還是給了老人幾塊錢,沒有想到老人竟然不要,這讓她很是意外。

此刻,劉黎明走了過來,說道:「去,把老人家帶到我們的職工食堂,給他弄點吃的!」

「好的,劉院長!」護士點了點頭。

「小夥子,不用麻煩了,我臟,去那裏會影響你們醫院的病人,就給我一口水喝,或者給我弄個饅頭就行了!」老人家說着連忙搖頭。

「大爺,沒事的,我們這裏是醫院,去吧,沒有人會嫌棄你的!」劉黎明說。

「不用,不用,謝謝你了,你真是一個好人,我是來城裏找人的,趕時間,就不麻煩你們了。」

看老人這麼說,劉黎明慌忙讓護士到職工食堂,打包了一點飯菜。

老人接過飯菜,連連感謝。

「這個老大爺年紀這麼大了,也不知道到底來城裏幹嘛,身邊兩個家人也沒有!」

石心怡看着老大爺,心裏一陣心疼。

「誰知道啊,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現在社會上這種人太多了,我們只能竭盡所能幫助我們多看到的人!」劉黎明嘆息道。

老人家坐在門診大廳里的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而就在此時,十幾個虎背熊腰的混混跑了進來。

為首的混混,剛一進來就指著老人家,大聲喝道:「你這個老東西,沒想到你竟然跑到這裏來了!」

一群人凶神惡煞的跑到了老人面前,一個黃毛混混上去一腳,直接將老人手中的饅頭和缸子踢到了地上,同時惡狠狠的罵道:「你這老不死的東西,都快死了還跑到城裏來告狀,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說着,黃毛對着老人家拳打腳踢了起來。

老人家已經六七十歲了,根本無法躲閃,只是他性格剛烈,雙手護著頭,沒有痛喊出來一聲。

「幹什麼,給我住手,沒看見這裏是醫院嗎?」

劉黎明大吃一驚,這群人不知道是哪裏來的,但是一群年輕人,竟然對這麼大年紀的老人動手,可見,一定來者不善,不過,劉黎明豈能袖手旁觀,何況還是在自己的醫院,他慌忙上前阻攔。

對方下手非常狠,沒打幾下,老人家已經被打的精神恍惚了起來,身體捲縮在一起,趴在地上。

「醫院怎麼了,你他媽的,管你什麼事情,滾!」黃毛指著劉黎明大聲喝道。黃毛說話的聲音,顯然不是城裏人,不過不管是什麼人,他現在已經徹底激怒了劉黎明,他上前一步,喝道:「老人家這麼大歲數了,你們還下這麼狠的手,你們是人還是畜生,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了,你

們一個也別想從這裏離開!」

「你找死不是,我告訴你,現在馬上給滾蛋走人!這個老東西沒事找事,是活膩了!」

老人家上氣不接下氣,突然眼前一黑,竟然昏迷了過去,劉黎明連忙為他把脈。微微一把脈,劉黎明的神色皺了起來,這位老人家雖身體硬朗,但是這幾天勞圖奔波,他身體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在加上被這個小混混狂打一頓,老人家現在呼吸脈搏微弱,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肯定會

沒命。

「心怡,趕快讓急診科的大夫過來,老人家身體狀況不好!」

劉黎明邊說,邊拿出銀針,開始為老人家行針。石心怡二話不說,慌忙向急診科跑去。

「你他媽的在這瞎說什麼,給我滾一邊去!」

小混混見劉黎明不理睬他,竟然還給老人家救治,他揮舞起拳頭便朝劉黎明的腦袋砸了過來。

劉黎明眉頭一皺,瞬間怒火三丈。

不管他們有什麼恩怨,這傢伙竟然差點把老人家打死,這也太膽大了,他起身,一腳便狠狠的踹了出去。

劉黎明的這一腳含恨而發,一下將小混混的身體踢出了幾米之外,砸到了幾名同伴。

「竟然打我的手下,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領頭的小混混大怒,他也不管劉黎明是誰,揮舞著碩大的拳頭,便朝劉黎明沖了上來。

這群小混混對於劉黎明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他看都沒看,上前噼里啪啦一頓,便將一群人放到在地。

這時候,醫院的保安已經全都沖了上來,將一群小混混按到在地,劉黎明給老人家行了幾針,隨即便和急診科的醫生,把老人家抬到了搶救室。

吸上氧氣,輸上液體,老人家才慢慢的蘇醒。

「院長,謝謝你,你可是我的大恩人!」

「老人家,不用謝,你身體剛剛恢復,就好好的在這裏休息吧!」

「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不過你的醫藥費,我沒有辦法及時還上,不過以後我會給你的,我現在要趕快離開這裏,不然的話會連累你們的!」老人艱難的坐了起來,

「沒事,我不怕連累的,老人家你就放心休息吧,這裏是我的醫院那群小混混不敢亂來!」「可是……可是那群人可是不一般啊,從老家追我到了這裏……」 所以。。。神獸和神獸之間的差距這麼大的嗎?

不過轉頭又想到,這些可是神獸,活的比她都久,不能被表象迷惑了。

想到此,馮依依看像饕餮和貔貅的眼神也逐漸姨母化。。。

本來呆萌受和沉穩攻就已經很好磕了,現在小兩隻頂着三四歲的殼子再加個青梅竹馬

馮依依伸手抹了抹並不存在的鼻血內心大喊一聲:

太TM可了!!!!鎖死啊!!!

馮依依捂住鼻子,假裝鎮定的回房,關上門馮依依立馬跳上床抱着被子滾了兩圈,腦子裏已經腦補出一系列的畫面。

不得不佩服馮依依的腦洞,就這麼一會兒,她就已經腦補出這小兩隻結婚的畫面了

馮依依抱着一臉姨母笑,不由得感嘆這個世界真真是太太太可了!!!

慢慢冷靜下來后,馮依依收拾好表情出門買菜

果然,在聚財buff的加持下,馮依依不是搶到打骨折的菜,就是超市活動中獎

感受到buff的強大,馮依依暗搓搓的去買了刮刮樂

不過也像貔貅說的buff比較弱,並沒有中頭獎

不過也是在馮依依不斷努力下(刮上癮了)零零總總加起來有小2萬塊了。

馮依依過完癮很是滿意,買了更多的好吃的心滿意足的回家了。

回到家,發現玄武和睚眥換了個電視,超級寶貝jojo,小兩隻還跟着電視一起跳舞,不過。。。

由於玄武動作慢,老是做不好,一旁的睚眥就時不時糾正玄武動作,引得小玄武很是不滿

而坐在沙發上吃東西的饕餮小嘴兒一直沒停過,但是眼睛卻看着跳舞的小兩隻,時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一旁的貔貅一直保持着看着饕餮的姿勢,他看着饕餮的小臉,他的小臉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馮依依一進門就看着家裏這一幕,老阿姨又開始露出了滿足(猥瑣)的笑容

小几只看見馮依依回來了,都跟她打了聲招呼,繼續玩兒了

倒是貔貅看見馮依依買菜回來了,他湊到饕餮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饕餮對着他送出一個超大的笑容然後猛點頭,貔貅也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饕餮的小捲髮然後把自己的背包放在饕餮身旁像馮依依走來。

他來到馮依依身邊,順手接過馮依依買菜的袋子說道

「依依姐,濤濤說你做的東西好吃,可以教我做嗎?」

「好呀,正好今天買的菜很多,多個幫手正好。」

馮依依內心抹了一把臉,再次感嘆生活真美好,開開心心的和小正太一起去了廚房

這邊司徒若煙也掐著點出來打幫手,看着跟進來的小正太,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對馮依依笑了笑,從此,廚房三人組正式成立。

飯桌上,貔貅一個勁的給饕餮布菜,饕餮埋着小臉使勁吃

時不時抬頭送出一個笑臉,還毫不吝嗇的誇了馮依依的廚藝還有司徒若煙和貔貅的刀工

惹得馮依依和司徒若煙一陣笑

一旁的睚眥看着給饕餮布菜的貔貅,也學着樣子給玄武布菜

不過由於小玄武吃的慢,慢慢的碗裏的菜都快遮住玄武的小臉了

為此睚眥還嘲諷玄武吃飯都趕不上熱乎的

被睚眥這麼一嘲諷,小玄武慢悠悠的轉過頭,再緩慢的對着睚眥做了個鬼臉再慢悠悠的回頭吃飯

睚眥哪能受這種挑釁,掰過小玄武的頭,對他做了不下十個鬼臉,才把小玄武的頭掰正讓他吃飯

不過他也沒再一直給玄武布菜了,只是注意著玄武快吃完了再給他添上一筷子

直到玄武吃不下了,才把玄武碗裏的剩飯刨到自己的碗裏吃掉。

一路吃瓜的二人組默默的對視了一眼,眼裏都寫滿了滿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