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殷千秀站在瀚海上空,靜靜地望着蒼穹上,不時從外界飄來的幾簇玉字,而那玉字一出現,便靜靜地沉入到了瀚海之中,而後又化作一縷乳白色的光華,輕輕地融入到於尊的體內,這時光本是溫靜淳華的,而此時一行黑色的玉字,沖衝撞撞的流入到瀚海中。

2022-04-13By 0 Comments

殷千秀秀眉一皺,揮臂斬向黑玉字,那玉字竟如同玄鐵般堅硬,殷千秀竟被震開了,她秀眉一皺,忽道:「快用蒼梧氣,將其圈起來」

於尊身心一震,隨即便結起術法,而那玄天上的一縷淡淡的金色霞光,輕輕地顫了一下,隨即便向那黑玉字包裹了去。

殷千秀站在天垣上,蹙眉凝視着那行黑玉字,心底登時一怔,道:「原來,這老兒萬餘年前便在此地圓寂了」

殷千秀大喝道:「你且將這行黑玉字圈養於蒼梧氣中,至時我再告知你,如何將那黑玉字中的奧義提取出來」

「晚輩知曉了」這時,於尊又闔上了雙眼,而那玄玉廣場上,迸出的字跡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快,方才眾人還能看清些許字跡,有些掌握些妙法的,還能細細感悟一番那字跡中所隱含的深意。

方才,那玉字卻業已化成了一段段流光,流光誰又能追的上呢?偌大的山巔上,唯有百餘人,臉上帶着一絲從容的笑意。

而此刻,那百餘人中卻有九成,心底已是一片不解與困惑。

玉字劃過山巒,之後緊緊地貼在天壁上,形成一片玄金世界,而此刻,那僅剩的十餘人耳中,卻出現了一段晦澀的誦經聲。

漫山萬餘人,大部分人的神色是一致的,有人抱怨道:「究竟發生了甚麼?難道那觀道壁還未開啟?」

有些略懂門道的人,嗟嘆道:「術法不精,怪不得別人,看來只能等下次觀道壁開啟之時,再來碰一碰運氣了」

自然也有人臉上帶着一絲慶幸之色:「我方才捕捉到一個玉字,那玉字的奧義怕是研究一生,也研究不透」

而站在一旁的仲夏則歪著腦袋,輕輕的打了個哈欠,道:「好無聊,果然像爺爺說得那般,這裏一點意思都沒有」

。 「你……什麼時候繞道我身後去的?」

林天成微微一笑,「很奇怪?可在我看來不過是基本操作罷了,你既然選擇和我為敵,就應該做好死的準備啊,怎麼現在怕成這樣?」

「記住了,以後不要傻乎乎的一直衝殺,要多動腦!哦……抱歉,你可能沒有以後可言了!」

話落,一股強大的劍氣斬在了黑龍的身上,瞬間強烈的劍光照耀的四周的眾人無法睜開眼來。

而黑龍也發出了絕望的咆哮,緊接著肉身開始如同玻璃一般開裂,血肉寸寸炸裂。

遠處觀戰的東淵國強者此時一個個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了,紛紛指著空中的林天成半天都說不出一個字來,但是臉上的激動之色已經出賣了他們此時的心境!

「這是真的嗎?黑龍竟然連他一劍都扛不住?這也……也太強了吧?」

而黑龍此時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被洞穿的傷口,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體內獸丹炸裂,這一劍竟然傷到了黑龍的根本,不出意外今日黑龍必定隕落。

除非獸皇現世,並且不惜耗損本源再給他來一次涅槃重生之術,否則他必死!

而林天成在斬出那一劍之後臉色也是十分的虛弱,剛剛那一劍已經掏空了他,林天成此時虛弱到了極致!

然而,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一點,實在是林天成表現的太過輕鬆,讓眾人都認為他臉上的不適之色只是為了迷惑異獸,引他們出手罷了,一時間根本沒人想到要去接應!

「一群豬隊友!」林天成暗罵一聲,看著身前衝過來的諸多異獸,臉上升起肉痛之色。

暗中,林天成瞬間開啟優化大師,耗費了37個電恢復巔峰狀態,緊接著又是一劍斬了出去。

只見那些強大的異獸無一倖免,在林天成那恐怖至極的劍氣之下肉身接連崩碎,發出一連串的爆炸聲,血霧頓時漫天,屍體當場隕落倒地,發出轟然巨響。剩下的異獸眼中紛紛露出了驚恐之色,難以置信的看著隕落的獸王黑龍和一干強者異獸。

「這怎麼可能?黑龍大人數千年前就是縱橫環宇的存在……怎麼可能?」

「一定是錯覺,黑龍大人那麼強,怎麼可能會隕落,絕對不可能的!」

諸多異獸紛紛看向林天成那瘦小的身影,眼中閃爍著驚駭之色。

林天成冷哼一聲,「一群螻蟻,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你們眼中的不可能,對我而言只不過是輕而易舉之事!」

話落,林天成也不再耽誤,帶著貔貅獸和小異靈幾人朝著上百萬的異獸大軍殺了過去。

幾人衝進異獸大軍之中宛如虎入羊群,殺的那些異獸四散奔逃,然而林天成他們的速度更快,跑不了多遠就會被追上然後被無情斬殺!

身後,東淵國無數強者紛紛震驚當場,難以置信的看著幾個人追著上百萬的異獸大軍身影。

「這也太恐怖了……簡直就是無敵般的存在啊!」

「困擾我東淵國數月之久的異獸大軍就這麼潰敗了?一件滅殺四大獸王之一的黑龍,這樣的存在……我簡直無法想象!」

「難以想象這是人做的事……太強大了!」

輕語在一旁沉默不語,他清楚林天成此時的強大已經超出了自己的預計!

血屠此時也是深吸一口氣,不斷的搖頭,此時的林天成比自己當初遇見的時候要強大的多了。

「你小子就不會低調一點,這下風頭都被你搶了!」

林天成失笑,「你自己虛了還怪我太過給力?這沒道理吧?」

「咱們要不現在比一比,看看誰殺的多?」

「比就比,怕你不成?」

話落,二人轉身朝著異獸大軍殺去,而異獸大軍則是紛紛玩了命的開始逃亡,此時已經跑了大半。

然而,就在血屠嗷嗷叫的殺進異獸大軍中的時候,林天成再也無法強撐,張嘴吐出一口血,整個人瞬間栽向地面。

辛虧貔貅獸他們一直都在身邊,出手及時才沒有給林天成造成二次損傷。

而王夢欣等人此時已經失去了從容之色,紛紛色變衝天而起朝著林天成飛來。

原本鬆了口氣的東淵國諸多強者此時再次懸起了一顆心。

「剛剛看見的曙光,就這麼隕落了?剛剛……他只是一直在強撐?」

「難怪我說怎麼會那麼強,原來是真在玩命!」

沒有理會眾人的言語,王夢欣眼睛瞬間就紅了。伸手從枯藤的手中接過林天成。

「怎麼回事?剛剛還好好的……」血屠此時也殺了回來為林天成護法。

王夢欣眼中含淚,「一定是剛剛的那招,其實他在斬殺黑龍的時候就已經透支了,後來為了平定這場戰鬥又拚死再出了一劍……」

血屠點了點頭,眉頭緊鎖,「沒錯,應該是這樣,剛才的哪一件威力驚人,但是對於施展者而言也是承受了莫大的壓力,接連兩招,估計他的肉身已經無法支撐這恐怖的壓力了!」

「是啊,我們只看見了他出招的結果,卻忽略了他承受的壓力有多恐怖!」

「你們說,他會不會有事?」王夢欣焦急的問道。

一時間,眾人都無法回答她這個問題,林天成一直在眾人的心中都是那無所不能的存在,誰也沒想到他也有極限,他也有承受不住的時候。

此時,林天成昏迷不醒,眾人感覺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肖塵等人更是沒了主意,好不容易集結了八小神將,可還不等眾人將實力追上來,林天成卻率先出了意外,這讓他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殺……為林天成大人復仇,殺光這群異獸!」

「殺!殺!殺!」

東淵國的眾人此時也反應過來,爆發出一陣高過一陣的吼聲。

林天成為他們擊退了恐怖的獸潮,自己現在也陷入了生死不知的境地,此時東淵國眾人只感覺心中一股鬱悶在聚集,紛紛化悲憤為力量朝著異獸大軍消失的方向主動殺了過去。

這一刻,東淵國將士爆發出了恐怖的士氣,輕語則是掙脫了東淵國主的手超著林天成走去。

看著躺在王夢欣懷中的那道身影,她心如刀絞! 眾人齊聚戰鬥台,看着他們面前風範鎮,等着他說話。

之前被葉辰精神力摧殘的安纖沁,此刻已經清醒了過來。

不過臉蛋上還有少許的蒼白為褪去,看向葉辰的目光,彷彿也是多了一股畏懼來。

她妹妹安纖嵐看到姐姐的異樣后,也是連忙追問,可安纖沁卻是沒有說,顯然她不想讓妹妹知道!

如此,也讓安纖嵐對葉辰很是沒有好感,常常一副氣憤之色的看着葉辰,這讓葉辰有些尷尬的同時,也是不解至極。

不過顯然現在是不能詢問什麼了,范鎮看着眾人,冷淡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笑意來,他這麼道:「首先恭喜你們,成功通過了總院的入院試煉,從今之後,你們便是星武總院的一員了。」

「至於最後得勝的人,獎勵會在進入總院之後下發,好了,現在我便帶你們離開這裏。」

說着,范鎮一揮手,一到流光驀然出現,當真正看清后,卻發現這是一艘飛舟!

隨即摔下一個躍起,躍上了飛舟,望着下方的葉辰等人,招手道:「都快些上來吧!」

葉辰等人,自然是一個個的緊隨其上,當所有人都上兩位飛舟后,范鎮控制着飛舟,瞬間快速的遠去了。

……

星武總院的試煉山脈的另一段,已經有大量的人再次等候了。

這些人要麼就是試煉天才們的家屬,要麼就是星武分院的一些老師。

此刻,皆是一臉期待的望着出口方向。

雖然他們也不是沒有想過,每次的星武總院的試煉,都是極其的殘酷,無數人進去,能夠出來的也可能只有兩巴掌之數,但期待的心態還是佔據很大的位置。

就在他們等的焦急之時,一道流光自山脈的另一端的出口處快速駛來。

「出來了!出來了!」

「總算是出來了!太好了!不知道我家的有沒有通過?」

「希望能通過吧!」

「快些看看,那飛舟之上是否有着我的學生!」

……

當見到出口處,一道流光飛出后,所有人都開始緊張了,都是快速的朝飛舟上看去。

很快,飛舟飛出了出口,停滯在星武總院大門前的虛空處。

所有人儘是目光聚焦了過去,開始一一分辨了起來。

可惜!

他們想看到的身影,卻是一無所有!

頓時所有人都失望了!甚至有些家屬們更是受不了這個打擊,紛紛昏倒了過去。

對此,在飛舟上的范鎮,並沒有說什麼,之前早已說過了,能不能活着出來,只能看他們的實力,現在看到了,他們實力不行,自然是怨不得別人!

范鎮將舟落到地面,面帶笑意的帶着葉辰一行,走進了總院的大門。

星武總院的大門,其實是有兩處,一處便是這裏的試煉通過後的學員進入的地方,而另一處則是在總院的另一邊。

那裏是只測天賦,卻不用去玩命的入口。只要你能達到這樣的天賦程度,那麼總院也會認可你,讓你成為總院的一員。

不過這兩個大門進入學員的層次,絕對是一個天一個地!

真的無法比擬的!

不說這些,葉辰他們走了進去,瞬間環境就不一樣了!

與大門外的景色不同,在總院之中,到處可以看到科技的身影,顯然星武總院是把科技引入了學院,並非是一塵不變的老樣子。

葉辰的目光卻是有些漫不經心,他此刻的心思,儘是放在了剛剛下放的獎勵上面了。

心神直接投注進系統的儲物空間內。

葉辰盯着靜靜放置著的銀白色的寶箱上了。

有些期待,白銀寶箱會開出什麼樣的寶貝呢?

看着白銀寶箱,葉辰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隨後滿懷期待的叫道:「給我開!」

一定要是好東西啊!千萬別是垃圾啊!

他不斷的在心裏暗自念叨,可見寶箱開出的物品,牽動了他那顆堅毅的武道之心!

嘩!

白銀寶箱在葉辰開口喊出的瞬間,便已然開啟了。

頓時間銀白色的光芒閃耀了出來,光芒並不刺目,反倒是相當的柔和!

微眯着眼睛,葉辰看向寶箱裏,光芒暗淡下來了,只見一個本子浮現了出來,浮在葉辰的面前。

「這是什麼?」葉辰有些不解,一本書?難不成是一本修鍊之法?

懷着這樣的好奇,葉辰觸碰了那本書,就在他想將之翻開的瞬間,這本書瞬間化作一抹流光,直接快速的沖向了葉辰。

流光一瞬間沒入了葉辰腦海中,只是一瞬,葉辰便知道了,這本書是什麼了。

這是一本技能書!

這本技能書上,記載的乃是一種很變態的技能!

你要問有多變態?

那麼我能告訴你,這是變態到了超越天際嗎?

在外部,葉辰的神色驀然一震,眼眸中一道欣喜之色瞬間閃現。

完全逆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