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殷田一邊說一邊將殷梨花手中的含光劍拿了過來,交給殷禾讓他用一塊布趕緊包了起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當殷禾麻利地將含光劍包裹起來后,二人才舒了一口氣,癱坐在案几上。

「二叔,爹你們到底怎麼了!」

「還問我們怎麼了,你這個臭丫頭,我跟你二手是怕你亂用此劍把我們給劈死了,方才要不是你爹我命大,這時候,你恐怕都在給我們二老收屍了!」

「爹,梨花怎麼會呢,我……」

「臭丫頭,你別在嚷嚷了,趕緊說,這把劍是從哪來的?」

「哦,爹你說這把含光劍啊,旁山風送的!」

「啥?旁山風送的?送人竟然都送國劍了?

哦,對了,這旁山風是誰?」

殷田問。

……

殷禾與殷梨花實在對殷田的記性感到內疚,而殷禾趕緊解釋道:「就是那個……那個……賢婿!」

「哦,是我那賢婿啊,不過我這賢婿出手可真大方,送聘禮竟然都是國劍了!」 殷梨花聽了叔父殷禾的話,頓時羞憤的跺腳道:「哼,你們兩個為老不尊,旁山風他可是冒著性命之危,將這含光劍送給女兒的……」

殷梨花一邊說,一邊滴下了淚來,順便將當日之事一一告訴了殷禾和殷田。

然而她沒有告訴二老,這十餘日是怎麼回來的。

殷梨花之所以在殷田剛剛推開門就劈出一劍,正是因為她這些日子以來,處處警惕,夜夜不敢有鬆懈,期間遇到了好幾次危險都是她硬生生闖出來的。

而且這些日子以來,殷梨花算是吃了許多苦,同時也成長了起來。

殷田兄弟二人聽了殷梨花的話后,頓時不再言語,而是默默地令人將庭院連夜休整了一番,而且除了父女三人知道這含光劍以外,再無第四人知道,就像沒發生任何事一般,兢兢業業的經營著邶風商團。

話說隋定等人繞開了唐國的大城棗陽,沿著大洪山與桐柏山之間的谷原一路向西,來到了鄧國的古邑。

這一路上,隋定等人四處打聽前幾日從唐國購買奴隸的商團,最後得知,這個商團只是鄧國一個不入流的商團,名義上是商團,實則常常與賊匪勾結,幹些傷天害理之事,而這一次,正是從賊匪頑石手中購買了旁山風。

這個購買了旁山風的商團,名叫鄾同商團,其商主名鄾成,是鄧國屬國鄾國人。

他自從買了旁山風后,本以為奇貨可居,怎奈,旁山風一直在病上躺了四五日仍不見好,於是他不僅每日給旁山風甚少的食物量,其量剛足以維持旁山風不被餓死,而且給旁山風吃的儘是些菜根果葉,數日下來,旁山風已經憔悴的只剩下皮包骨頭。

這個鄾成不僅不給旁山風食物,還動不動便鞭笞於旁山風,只因他覺得旁山風這個奴隸不值當他付出的財貨。

為了出氣,鄾成百般虐待旁山風,這讓旁山風對這等奴隸主很到了極點。

這一日,烈日炎炎,鄾成正坐在馬車裡,趕著三十幾個奴隸前往鄧國都城,正在他喝了一口果酒後,突然有一人快馬加鞭而來,此人名曰鄙人,乃鄧國與鄾國交界處郭邑之人,是一個士族子弟。

這郭鄙人之所以前來找尋鄾成,正是有一個秘密之事想要與其商量。

「郭兄,別來無恙啊,不想今日竟在這半路上與郭兄邂逅,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鄾成下車與郭鄙人相飲於樹蔭之下。

「鄾成兄,久違了,今日在下前來,且與鄾兄相遇,並非乃是偶遇,而是在下特意前來相尋!」

郭鄙人扭著一幅醜陋的臉趕忙喝了三大盞酒水。

「哦,不知郭兄有何事相尋在下?」

郭鄙人又喝了口酒興奮的道:「鄾兄,在下這裡有一樁大買賣,不知鄾兄可有興趣?」

「大買賣?是何大買賣?」

鄾成整容道。

「嘿嘿,在下就知道鄾兄是個上道的人,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兜圈子了。

在下得知有一行商旅,要路過古邑,而且他們俱是遠方客商,要藉此路向東而去,所擔的財貨可是不少啊!」

鄾成一聽,心中意動,道:「哦?那郭兄可知道他們有多少護衛?」

郭鄙人看到鄾成意動的樣子,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我就知道鄾兄會同意,他們這一行商旅護衛並不多,只有十五人,只要你我二人聯手,拿下他們不成問題。」

鄾成一聽郭鄙人的話,捋著鬍鬚故作深沉,眼珠子盤旋了一陣,道:「郭兄,你可知他們何時路過古邑?」

「就在今日午時左右,他們定然會行經古邑!」

「好,這樁買賣,在下應了,只是,郭兄,你看在下眼下也沒那麼多人手,儘是些奴隸,這眼看午時將近,上那去找那麼多人手?」

「嗨,原來鄾兄是擔心這個,在下已經準備好了,整整五十個兄弟,再加上你這裡二十幾個,我們足足有七十多個兄弟,還怕拿不下這個商隊?」

「好,還是郭兄想得周到,那你我就這樣說定了,干!」

「爹,您是說這鄧國人也善鑄劍?」

「正是,聆兒,這鄧國距今立國一千二百餘年,其立國之本,有二,其一便是善鑄劍器。

這鄧國人鑄劍術自成一套,不僅精美絕倫,而且精良無比,天下間但凡藏劍師俱是以擁有鄧國劍而自傲。

鄧人善鑄,其中鑄劍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卻是鄧人所鑄的宮廷器具,其常以別處心裁和美輪美奐取勝華夏各大諸侯貴族,其中各貴族對鄧人銅器的喜好,逐漸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那就是各大貴族在家中耋老去世后,都要以鄧器作為陪葬,如此可見鄧人所鑄劍器之名望。



隋定一邊走一邊說,但說到了此處卻停頓了一下,他轉身問姬無懼和有名氏道:「你們可知這鄧國立國上千年的立國第二本為何?」

姬無懼與有名氏齊聲回道:「徒兒不知,還請師父教誨!」

妖豔太子不過期 隋定直接又道:「當今天下有三霸,其一是鄭國庄伯,是為姬寤生,其二為楚國國君熊通,其三為齊國齊侯祿甫。

為師之所以提這三霸諸侯,並不是與我們此時所談鄧無關,恰恰相反,有莫大的關係。

世人只知道這三霸,卻沒有想到這三霸中的兩霸儘是鄧國的國婿!



隋定話音剛落,就聽到包括白素素姐妹在內的一陣驚呼聲。

「而這兩霸,分別是稱霸北方的鄭國庄伯自己稱霸南方的楚國國君熊通!」

眾人以為會是齊國,卻沒想到竟是這兩位無敵的存在。

隋定繼續說:「這楚國能有今日之強霸,正是有一位賢良淑德的國母,為師一提她的名字,想必你們都會知道,那就是知天道,國母鄧曼!」

隋聆一聽,驚嘆道:「原來是她!女兒在書簡中得知,這位鄧曼天生美麗非常,其容貌有如天人,不僅如此,她還是德才兼備,不僅憑藉自己的德行,令時間男子敬慕,而且她聰慧過人,時常為楚國國君出謀劃策,楚國能有今日之強盛,鄧曼功不可沒!」

隋定聽了隋聆說得頭頭是道,不由得撫須而笑,突又問道:「聆兒,這些都是哪部書簡中所提?為父回去后,定然將其盡數焚滅!」 隋聆一聽隋定如此說,趕緊回到:「爹爹欺負人,我們山上何時會有此書?出了那些理法典籍,上古遺孤,俱都是些劍鑄之道,看得聆兒厭煩死了。

不過女兒之所以會知道鄧曼夫人的事迹,卻是從拓拔姐姐家中書屋中得來,聆兒今日說了出來,我就不信爹爹您還能去治拓拔姐姐的罪,哼!」

隋聆認真而又膽小的樣子,頓時令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姬無懼笑過後卻對隋聆道:「師妹既然喜歡這些奇聞異事,那二師兄日後走到哪兒都為你弄上幾本此類書籍可好?」

隋聆拍著手掌笑著說:「好啊好啊,謝謝二師兄,還是二師兄對聆兒好!」

隋定聽了聆兒與姬無懼的話,頓時臉色又不太對了,便大聲命道:「大家速速趕路,現在臨近午時,大家在前面鄧國古邑處歇息歇息便是!」

隋定光顧著催促眾人趕路,卻不想在前面古邑有一場是非等著他們。

旁山風嘴唇乾裂,被綁著手腳躺在馬車上。

雖說旁山風不用走路,但此時他卻感到比走路還痛苦。

炎熱的烈日當頭,將旁山風兩頰上的臉皮都盡數晒傷了,而他此刻正口渴難耐,想要一口水都不得。

旁山風掙扎著抬起右臂,用右臂遮擋住烈日的烤晒,他看著身邊兩行奴隸,都被各種囚具束縛著,其中比他年紀小的都有三個,而比他年長老者有也三四人。

他們各個身影消瘦,無精打採的邁著步子向前走。

一路上沒人說話,只是各顧各的向前,繼續向前,只希望前面有一處水源和一片歇腳的林子。

就在這一行奴隸隊伍向前之際,對面卻趕上了五十餘人,各個凶神惡煞,而且騎著大馬的人數竟然有十人。

旁山風看著這些人人手都備著長劍繩索,心驚這些人竟然與當日哪些賊匪一般無二。

旁山風躺在馬車上,背部已然起了泡瘡,這讓他疼痛難忍,尤其是此刻已經過了午時,身體里沁出的鹽漬都紛紛湧向了後背。

「忍忍就過去了,我們都是真的過來的,要緊的是,你必須得活著,而且要證明自己有價值,不然的話……」

此刻一個衣衫襤褸的大漢湊近了旁山風的馬車說道。

「不然會如何?」

那人笑了笑道:「會被像死狗一樣丟在這裡。呶,你看那樹下,那人已經死了一個月了,他就是因為沒有證明自己的價值,而被丟棄的在此地的。」

「大哥,您剛才所說的證明自己,那該如何證明?」

那衣衫襤褸之人,一邊走一邊笑了笑道:「證明自己?說起來難也不難,不難也難。你若是有一技之長,便是有價值。你若是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那就更有價值了。

另外你若是上面這兩點都沒有,那麼你只要是一個壯碩的身體,這也行,也算是證明了自己。

然而你現在一個人躺在這馬草之上,而且是一身傷病,那個坐在馬車裡的商主,到現在還沒有將你扔下去,你已經算是夠幸運了。

不過,小兄弟,我們都是奴隸,這活一天算一天,別太傷心,死了才是我們的解脫呢。」

那人說完,加大了步子朝前而去。

旁山風看不到那人的身影,鼓著力氣說了一句謝謝。

然而還不等旁山風收回心思,他猛然間聽到了一陣慘呼之聲。

接著他又聽到了車轔馬嘶之聲,旁山風本以為是馬驚了一般,但是緊接著又發出數聲慘叫。

旁山風開始害怕了起來,他知道這種情況肯定是亂殺一氣,慘不忍睹。

這時候,鄾成指揮者奴隸沖在前頭,而他與郭鄙人的屬下盡數跟在奴隸後面。

鄾成看著那七八輛華貴的馬車,心中頓時笑開了花來。

他此刻指揮者屬下,盡數對那馬車之上趕盡殺絕。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殺我國人,你們可知我們是什麼人嗎?

我們是巴國和楚國的使者,若還是不肯助手,你們將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由於旁山風被綁著,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他卻能聽到聲音。

鄾成笑道:「我們哪管得了你們是什麼人,在我國境,識相趕緊丟下錢財和馬車,滾得越遠越好!」

「好你們個賊匪,竟然越來放肆了,護衛何在,給我殺了他……」

那立於馬車上的中年文士,還沒有說完話,就被鄾成一箭給透心而死。

「爹爹?爹爹,你怎麼了!」

旁山風突然聽到了一聲女子凄苦的連喊。

那中年文士,握著手中的一個包袱,艱難的遞給了那女子。

「女兒,你……你……你快走!別管我們了,記得,一定給我們報仇!」

「爹,爹爹,我不要走,你不能死啊!」

「快走! 總裁太冷漠【完結】 快走啊!」

那女子悲痛的咬著牙,看著自己的父親血染了衣裳,猛地一轉頭,提著包袱沖著林中而去。

當那女子倉惶逃跑之中,眼看就要鑽進林中,卻抬看了一眼旁山風,而這時,旁山風正掙扎著抬起了頭,二人對視了一眼,隔著遠處,旁山風都能看到那姑娘的淚眼婆娑。

鄾成與郭鄙人所帶之人固然眾多,但對方這一行人所帶的十幾個護衛卻是各個勇猛,一時間竟沒能將那些護衛殺光殺凈。

奪情總裁特工妻 由於鄾成與郭鄙人一邊要殺那些護衛,一邊還要管束這為數眾多的奴隸,然而將一一指揮好可並非易事。

這不,就有一些奴隸趁亂想要逃跑,因為當一些奴隸看到這鄾成竟然讓奴隸們撲在前面,讓這些手無寸鐵的奴隸充當誘餌,這樣的做法簡直是天理難容。

而一些奴隸,既看到了死亡,也看到了機會,所以他們有些人拚死也要逃離此地。

而其中之前跟旁山風說話的奴隸,他就是這些反抗者之一。

當戰鬥開始后不久,那個奴隸就偷偷跑到了旁山風馬車跟前,將旁山風周身的繩索悉數除去。

那人臨走之前對旁山風說:「兄弟,我們同為苦命人,只希望我這個舉手之勞,能夠成功救你脫離苦海。

能逃多遠便逃多遠,趕緊走吧,我也要走了,兄弟再見!」

旁山風看著那個陌生的好心奴隸撞到了一名鄾成的屬下,正準備逃時,卻被人一劍從背後透過,而那奴隸,嘴裡吐著鮮血,臨死前還看了一眼旁山風,嘴角還帶著笑。

旁山風艱難的剛剛爬山,突然有一把劍徑直的向他刺來。 然而替旁山風擋住此劍的人卻是鄾成!

「你個混賬東西,沒看到這是老子的財產嗎,趕快宰了那些護衛!」

鄾成替旁山風擋了一劍,沖著自己的屬下叫罵道。

那屬下一聽,辯白道:「這個傢伙是被方才的叛奴釋放的,肯定也跟那叛奴是一夥的。」

鄾成回頭眯著眼睛看了一下旁山風,又轉身道:「你個混賬東西,沒看到他連站都站不起來嗎,他要是站起來了,老子的錢就沒有白費,滾,快去給老子搶奪財貨,快去!」

旁山風看著鄾成與屬下離開后,用手拍了拍胸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慢慢地滑落在車下,躲了起來。

兩方混戰,血影劍光,一時間眾人都殺紅了眼。

那些奴隸想逃跑的都被殺了,剩下的都抱著頭圍在了一起,而此刻還能站起來的人,不是鄾成與郭鄙人這幫賊匪就是那一種商旅護衛。

不過局勢明顯有利於鄾成等人,那些商旅護衛在主人已經被殺后,仍舊死命抵抗,此時只有五六個人仍舊活著。

正在鄾成與郭鄙人想要趕盡殺絕之際,突然想起了一陣簫聲。

這簫聲時而低沉已極,時而高亢遼遠,而且沒有任何章法韻律。

不過在場的人聽了這簫聲后,立時頭昏眼花,站立不穩。

這個奏簫之人正是隋定。

旁山風突然從車下看到眼前的一幕,心中好奇,不論是奴隸還是那些正在拼死拼活的人此刻都抱著頭在哀嚎,似乎這些人同時都患了頭痛一般。

一刻鐘后,簫默人倒,凌岩與白素素幾人趕緊衝進戰場,在陳屍滿地的人中尋找旁山風。

「主人,你在哪?」

凌岩大聲呼喚著。

「凌叔,你別呼喊了,這裡所有人都被隋先生的簫音給吹倒了,要麼那旁山風就在這些人中,要麼不在。

如果我們此番找不到旁山風,那他活著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杜紅鵑說。

聽了杜紅鵑的話后,凌岩與臘梅對視了一眼,趕緊尋找。

而這時候旁山風突然覺得十分安靜,便從車下探出頭來,他從遠處看到有幾人在整個伏屍堆中似乎在找尋著什麼,他以為這些人仍舊是歹人,便又縮回了頭去。

可是當他剛縮回頭后,突然聽到有人在大喊大叫,而這聲音似乎聽起來像是凌岩大叔。

旁山風好奇之下,又多爬出了一些,而這次他抬眼就看到了臘梅,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又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這時又看到了白素素,頓時旁山風喜出望外,他趕緊爬了幾步,大叫道:「凌叔,梅姨,我在這!」

旁山風的呼喊,引起了凌岩等人的注意力,他們紛紛跑了過來,將他從馬車下扶起。

凌岩與臘梅看到旁山風仍舊安然無恙,只是身上多了許多鞭笞之痕,頓時二人眼淚婆娑。

「主人,我們可算找到你了,

真是天可憐見啦。」

臘梅說完后,凌岩接著說:「主人,你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生怕從此再也見不到你了。」

「呸呸呸,說什麼話呢,主人這不是好好的么,你個烏鴉嘴,凈不會說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