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殺,霍錚?

2020-11-02By 0 Comments

安夏打了個冷戰,以她的水平能殺到霍錚嗎?

雖然霍錚對她這張臉似乎有種別樣的情緒,可是她並不覺得那是喜歡,更不要說愛了。

光是一點好感,她根本無法靠著這點好感完成那麼難的任務。

更何況,那可是霍錚,華國目前最重視的男人之一,霍家的重要人物。

「我……」

「怎麼,不願意?」

穆臣語氣里的威脅味道很濃,安夏想到剛才差點死去的那一刻,現在根本不敢拒絕穆臣。 聽到安夏的答允后,穆臣再加了幾點要求。

「我要他恨你,我要他心有不甘,帶著對你最大的憎恨死去。」

安夏捕捉到男人眼底的陰鷙,全身毛孔受到恐嚇全都豎立。

安夏知道穆臣口中的你並不是她,而是她頂著的這張臉。

穆臣讓她用夏冉冉的身份害死霍錚,讓霍錚對夏冉冉帶著恨意死去。

到底是怎樣的仇恨,才能讓穆臣如此去對待一個人呢?

安夏不知道穆臣和霍錚之間有什麼過節,她只想活著,別的一概不想知道。

「好,我知道了。」

「我會儘力的。」

安夏做出了保證,看著穆臣的眼神除了恐嚇,還有異常的堅定。

因為,她不想死,她想活下來。

只要能夠活下來,她只能對不起其他人了。

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嗎?

然而穆臣對安夏的保證並不太滿意,他只丟下一句話,「你跟他,只能活一個。」

這不是選擇題,穆臣知道安夏只會選自己。

一想到她放棄霍錚,穆臣莫名的得到了取悅。

他高高在上地睥睨著腳下的安夏,與記憶里一模一樣的臉,但是,卻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索然無味。

絕情總裁獨寵妻 這個地方,他已經不想待下去。

即將離開的他,轉眼看到地上那水晶碎片,不悅地抿唇,「我只說一次,這個房間不許有任何變動。」

不知為何,這個房間竟然如此深刻地停留在他的腦海里,只要有一丁點的變動,他就會變得很煩躁。

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動這裡的東西。

安夏定定地看著一邊的水晶碎片,狠狠地點頭保證道:「我不敢了,再也不敢。」

「我保證這裡絕對不會再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聽到女人的保證,穆臣這才離開。

碰的一聲,大門關閉,這一關門聲還沒能讓安夏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等了片刻,一直到電話鈴聲響起,她那繃緊的神經才稍微的放鬆下來,安夏深深地呼吸幾口,好讓新鮮的空氣流入心肺。

此時,她才覺得被扼住的喉嚨稍微舒服一點。

太可怕了,剛才的一切都那樣的可怕。

任由電話響起,她的視線只在房間里流連,她不懂穆臣為什麼會對這個房間如此的執著。

這種執念太讓人恐懼。

到底是對房間的執著,還是對那個已經不在的人的執著呢?

安夏不敢深思,越是深思她就覺得自己越危險。

頂著夏冉冉這張臉,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不管福禍,只要活著就好。

電話那頭的人很是執著,似乎她不接聽電話,他就拚命地打個不停,一次又一次。

安夏實在沒有開口的心思,她本想關掉手機,可是看到屏幕上顯示的電話號碼,她不敢有片刻的遲疑了。

深呼吸一口,做好心理準備,然後點開了電話的接聽鍵。

「你好。」

電話那頭的人連招呼都懶得打,直奔主題。

「穆總讓你明天不用到片場了,明天開始跟緊慕初笛,把慕初笛身邊所接觸的人和事,不管什麼,全都跟穆總彙報。」 「但是,我的戲才剛開始,如果這樣耽誤下來,要浪費很多時間和金錢。」

安夏最近接下的新電視劇,是一個大IP,投資過億,裡面的配角都是大流量,導演更是有錢都很難請的葉導,她的時間能耽誤,可其他人卻耽誤不起。

她實在想不通慕初笛身邊有什麼,值得穆臣這樣大費周章去關注,甚至不惜浪費人力物力和財力。

那話那頭是穆臣的助理,他的指令就是穆臣的意思,而且,他對穆臣的所有指令都不會懷疑,所以對安夏這番看著是為穆臣著想的話一點都不感冒,「這點不是你該考慮的。」

「你只需要聽從穆總的指令辦事,其他的不用我教了吧。」

「你還有別的意見嗎?」

這看似一個疑問句,卻一點讓她選擇的機會都沒有。

安夏緊緊握了握手機,忍下不甘,「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后,安夏直接把電話摔向一邊。

雖然說起來可能都不相信,她現在真的挺喜歡演戲的。

不,正確來說,她很喜歡現在的地位和在被萬人追捧的場面,她不想有任何的變動,如果因為這次,害她得罪娛樂圈的大佬,那她的番位可能就造成影響。

雖然心裡很不甘,但是她不能對穆臣說一個不字。

接下來,安夏真的寸步不離地跟在慕初笛的身邊。

試婚紗當天

慕初笛穿著霍驍特意命人設計的婚紗,從試衣室里走了出來。

婚紗的設計十分用心,穿在慕初笛身上,把她所有的優點全都放大,身材高挑窈窕,胸前到腰間全都是真鑽石,在燈光的照耀下閃耀非常。

背部不是單純的鏤空,而是刺繡出來的沙面,讓她優美的背部不直接出現在眾人眼前,而是有所遮蓋,隱隱約約,更加讓人浮想聯翩。

而長長的擺尾,夢幻異常。

就連心事重重的安夏看到,也不由得發出了讚歎。

「好看嗎?」

慕初笛臉上帶著點微紅,羞澀地問道,雖然之前拍戲的時候她也有穿過婚紗,但是現在跟之前的感覺完全不同。

現在是真的有點緊張和忐忑,卻又感覺到非常的幸福。

安夏點點頭,發自內心地說道:「很漂亮,非常適合你,霍總對你真的很上心。」

平時跟慕初笛說話安夏都要異常的小心,唯恐自己做了什麼或者說了什麼不符合夏冉冉身份的話,只有現在,她說的話是她自己的。

慕初笛穿著這婚紗,那幸福的模樣,真的十分漂亮,讓人移不開眼睛。

她能夠遇到霍驍這種男人,怪不得可以這麼幸福。

真的是一個幸運的女人,有著那樣好的身世,還能擁有人上人的老公,這個老公對她如此的上心。

對比一下,她的好友夏冉冉就可憐了,現在還屍首無存,而且連一個懷緬她的人都沒有,因為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已經去世了。

她霸佔著夏冉冉的一切,同時,沒有任何人會娶懷緬夏冉冉,因為在他們眼裡,夏冉冉還活著,好好地活著。

「冉冉,謝謝你這幾天都陪在我身邊,幫了我很多忙。」 「只是,這樣會不會耽誤你?你的新戲不是已經開拍了?而且導演還特意給你弄了個培訓班,你什麼時候過去,如果你忙的話,可以不用陪我的,其實很多事情驍已經讓人處理,還有喬助理幫我,所以接下來我沒什麼事的了。」

慕初笛也覺得奇怪,根據她得到的消息,夏冉冉現在正是最忙碌的時間,而且她還聽說,夏冉冉的表現導演並不是恨滿意,還特意給她開了個培訓班,想要多培訓一下的。可是夏冉冉卻一直陪在她身邊,自從訂婚後,她就每天都陪著自己,從沒聽她說過拍戲的事。

面對慕初笛的懷疑,安夏平靜道:「新戲是發生了點事情,現在整個劇組都停了下來,好像是劇本的問題,需要大修。」

「培訓班也跟導演約定了時間,導演自己也有點事,再加上他知道我們的關係,特意給我假期,讓我好好幫助你,順便讓我給你帶一句新婚快樂。」

葉導演曾經跟慕初笛也有過合作,兩人合作得還算不錯,這次她也有邀請葉導。

看來葉導是在她們關係上,特意給夏冉冉假期,好讓她的婚禮能夠完美舉行。

「葉導真好,我也要給他回個電話表示感謝。」

「對啊,還是我家小笛面子大,葉導都那麼給臉。」

安夏之前是給葉導談及過慕初笛婚禮的事情,也誘導了葉導演說過類似的話,所以哪怕慕初笛找上葉導,安夏也不用怕。

為了跟在慕初笛身邊,她把一切都安排得非常妥當。

「好了,我們快點出去,新郎還等著呢。」

慕初笛給葉導發了條感謝的信息,很快就得到葉導那邊的回復,跟夏冉冉說得沒有什麼出入,慕初笛這才把手機放好。

不知為何,她心裡總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這種感覺越來越濃,甚至揮之不去。

「小笛,還不快點?」

安夏催促了一下,她看到慕初笛剛才在發簡訊。

不過看慕初笛的表情,應該沒什麼事了,她過關了。

慕初笛放心那些奇怪的感覺,被夏冉冉拉著出去。

「哇,媽咪,你真的好漂亮。」

牙牙一身嶄新的西服,還掛著個小領結,帥氣十足。

他小跑地來到慕初笛身邊,牽著她的手晃了晃。

「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這麼人見人看,帥氣可愛了,都是來源於我最漂亮的媽咪。」

「媽咪你這麼好看,我不想便宜老霍了怎麼辦?」

「要不,媽咪跟我一起逃婚吧。」

逃婚兩個字還沒說完,後腦勺就挨了一巴掌。

「毛還沒長齊就學人挖牆角,就你這個高度,配嗎?」

霍驍一臉醋味地把慕初笛的手搶走,大掌緊緊地包裹著小手,好讓她徹底地在他掌控之中。

牙牙摸了摸腦勺,哼了一聲,「我還小,等我長大一定比老霍你還要高的。」

「到時候老霍你就是個老餅,看你還敢嫌棄我。」

「媽咪,老霍壞,他家暴我。」

牙牙嘟著小嘴,直接向家裡的最高權威控訴。 「看來真的是時候讓你知道什麼叫家暴。」

霍驍帶著恐嚇地冷笑,牙牙瞬間慫了,結巴道:「你,你還想來?」

雙手馬上護著腦袋,不給霍驍任何下手的機會。

霍驍看著眼前這隻護得像只蝦子的牙牙,嫌棄道:「把時間浪費在你身上,那多可惜。我的時間當然要放在我親愛的漂亮動人的老婆大人身上,你?有人會替我對付你。」

「什,什麼人? 皇后她總沉迷於事業 不帶這樣的,老霍,不帶找人的,那樣我多吃虧。」

他虧死好吧,他早就虧在年齡上,現在又要輸在人數上嗎?

蒼天啊,為什麼他的老爸這麼不要臉。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二叔,你說的是真的?這小屁孩今天隨便揍?」

霍錚一身迷你彩服,看上去剛忙回來,臉曬得有點通紅,但是依然帥氣十足。

「嗯,你隨意。」

霍驍忽略牙牙求助的動作,把慕初笛拉到自己身邊,眼睛已經黏在上面,再也移不開。

「呵呵,看你還哪裡跑?昨天又偷我的號打遊戲是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

牙牙這小屁孩,喜歡打遊戲,但是,技術不過關,每次都拖他後腿,他剛上的分,第二天一覺睡醒,這小鬼就已經把他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分全都拉下去,而且還一跌再跌,跌倒霍錚想要卸載遊戲。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新仇舊恨,他這次全都得要回來。

牙牙本來就心虛,看著霍錚摩拳擦掌,他頓時就怕了,想要向慕初笛求救,但是,不知什麼時候,老霍竟然把人都給帶走了。

牙牙轉身,只能看著慕初笛被霍驍牽走的畫面。

他的心,好痛啊!

不,正確來說,屁股痛。

後面都是牙牙哀求的聲音以及霍錚的笑聲,慕初笛忍不住想要回頭,卻被某人給攔了下來。

「你怎麼不看看我,別人能有我好看?」

眼前的男人,比平時更加的英俊,有魅力。

那運籌帷幄,讓人看著十分高冷的臉,此時卻醋意滿滿。

「我不想你看任何人任何事,你只能看我。」

慕初笛連忙哄道:「我這眼裡心裡不是一直都只有你么?」

好聽的話她也會說的,彩虹屁一來就一大堆,信手拈來,好像做慣了似的,要多熟練有多熟練。

眼角波光粼粼,由於充滿感情,眼睛閃閃發亮,一雙充滿神採的明眸襯得原本的漂亮的臉蛋越發的嬌艷欲滴。

霍驍擒住她的下顎,捕捉到那無比誘人的粉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慕初笛覺得唇瓣酥酥麻麻的,某人卻像那沙漠上久逢甘露的旅人,掠奪性極強。

不知過去多久,久到她只能依靠在某人身邊,靠著他才能勉強支撐著身子,某人這才滿意地繞過她一條小命。

霍驍不甚捨得,拇指還在嬌嫩的粉唇上蹭了蹭,「夫人果然是塗了蜜糖,很甜。」

慕初笛羞澀地推了推他,視線在夏冉冉身上略過,「有人在呢。」

若是換了以前,夏冉冉肯定會打趣她的,可是沒有,她只是深深地看了幾眼,這幾眼讓慕初笛覺得有種莫名的怪異感。 結婚當天

慕初笛一大早就被林美華吵醒,由於他們這次以傳統中式婚禮為主,所以有很多古老的習俗要跟從。

她睡蒙蒙地起床,一大群化妝師已經在大廳候著,由於這次婚禮的特殊性,他們很早就過來,原以為這樣的豪門肯定要求多,本來等新娘他們早就習慣,卻沒想到管家還安排他們早餐,各種服務,讓他們震驚之餘還充滿感謝,元氣滿滿,保證今天得要做得盡善盡美。

「璇璇,過來這邊,先洗個頭。」

林美華身邊站著一個年級頗大的中年婦女,她見慕初笛看她,便沖她微微一笑,看上去很是和善。

昨天林美華就交代過,只是慕初笛沒有想過竟然要這麼早。

中年婦女安排了一個年輕小姐姐給慕初笛洗頭,好像有某種婚姻美滿的涵義。

花錦良緣 跟著指示搞了一輪后,慕初笛這才邊吃早餐邊坐在化妝間化妝。

「霍太太,這麼早起來你的皮膚還那麼的好,比求婚那天更好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