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水果沙拉:對了,前段時間,她家粉絲不是說主子得了抑鬱症嗎?應該讓她的粉來看看這個樣子,是得了抑鬱症?打臉不?

2020-11-03By 0 Comments

滄海明珠:粉轉黑,皎若你太讓我失望了。

天藍一線:你怎麼還不去死,天天跑出來嘩眾取寵。

星歌:沖著皎若這顏值,粉了,不服來撕,我是顏狗我驕傲。

若若的小可愛回復小蘿蔔頭:就是嫉妒我女神的顏值,可是在怎麼嫉妒,你也不會有。

小蘿蔔頭回復若若小可愛:我嫉妒,呵呵,不知道被多少人睡了的,怎麼來出來洗白,已經石錘了?腦殘粉真可怕。

冷情大少復仇新娘 一時間皎若的粉絲跟黑粉撕的你死我活,很快皎若要去參加錄製老房子綜藝的消息。在網路猶如雨後春筍席捲,還有得知自家愛豆也要去那個節目的粉,紛紛@老房子的官博,希望他們能把皎若踢齣節目,還有不少人湧入皎若微博,跟黑粉紛紛撕皎若的粉,不希望見到自家愛豆跟皎若一起參加綜藝。

老房子綜藝也算因禍得福,突然火了起來。

皎若若有所思的盯著微博下面的評論,嫣紅的朱唇玩味的勾起一抹笑,眼底是一片冷漠。

就是這樣輿論擊垮了原主,只有親眼目睹,才會知道這些言語有多惡毒,才會讓這個姑娘的年紀停留在花季。 隨後皎若又發了一條微博,直接回復那些人。

退出是不可能,到時候播出,你們可以選擇不看,還有那些@我,不要禍害你們家愛豆的,可以勸你們家主子退出。

皎若的微博一出,頓時又在微博上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很快#皎若懟粉絲##皎若老房子##抵制皎若#的話題紛紛上了熱搜。

無數黑粉融入皎若的微博,對準皎若開撕,不過都被皎若撕回去。

等琴姐知道反應過來時,微博早已經鬧翻了。

「皎若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嫌自己還不夠黑嗎?我讓你轉發一下,你跟那些粉絲懟起來做什麼。」琴姐快被皎若氣死了。

「嘿嘿,琴姐你別生氣,你看這熱度不是起來了嘛?對我復出也有幫助呀。」皎若淺笑安然的說,一點沒有受到影響。

「熱度,你還知道,你都快被全網黑出屎來了,微博賬號交出來,最近你給我老實一點。」琴姐突然有一點懷念之前的皎若了,怎麼不知道她家藝人還有搞事的本事。

一想到網上的事,琴姐就頭痛,又看到皎若沒心沒肺的樣子,突然鬱悶了。

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幫皎若收拾殘局,拿出自己的手機,聯繫公關把這些壓下去。

網上的熱度,一直維持到皎若去錄製節目,不管那些粉絲,在官博下如何喊話,老房子的官博就是不回應,最後直接把評論關了。

所有人被老房子的操作整懵逼了,不能去官博評論,就去皎若的微博,在這期間皎若的粉由原來的900萬突破一千萬,皎若現在是真的黑紅,黑紅。

「到了,錄製的地方,記得禮貌一點,這次參加綜藝的還有一位老藝術家,就算不打好關係,也不要惡交。」琴姐不放心的叮囑道。

就怕自家藝人一放出去,又給自己惹一堆爛攤子回來。

「你這句話,說了已經不下十遍了,琴姐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導致記性差。」皎若撇了撇嘴說。

有一點懷念原主記憶中那個溫柔宛如知心大姐姐的琴姐。

「老娘這是為你好,你還嫌棄上了。」琴姐怒了,冷著臉懟回去。

要不是擔心小祖宗給自己搞事情,琴姐才不會一遍一遍的囑咐,居然還嫌棄上了。

琴姐發現只從自家小祖宗病好了,變的好像不一樣了,心裡總有一股不好預感,覺得她要給自己搞事,還不厭煩的提醒。

「記住,你的人設是花瓶,你就負責美就好了,真的不需要你做什麼。」琴姐快給皎若跪下來,苦口婆心的說。

最開始琴姐想讓皎若走實力路線,可惜皎若不爭氣,只有退其次做一個美美的花瓶。

「琴姐你很有眼光。」聽了琴姐的話,皎若手拿著鏡子,看了一眼鏡子裡面的人,對著琴姐眨了眨眼睛。

琴姐頭痛的捂住自己的頭,希望她是真的聽進去了。

「對了,不是有一個嘉賓退出了嗎?攝製組找到人了?」皎若好奇的問。

網上的事越鬧越大,無數人抵制,原本確定參加錄製的一個當紅流量,突然宣布退出,皎若還以為拍攝就會這樣夭折了,沒想到還是按照原定的計劃拍攝。

「這不是你關心的事,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琴姐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皎若,還不是因為你鬧出那麼多事來。

被嫌棄的皎若,弱弱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點也不心虛,退出只能說他眼神不好,等著他一定會後悔的。

「皎若,成敗在此一舉。」琴姐突然嚴肅的拍著皎若的肩說。

如果這次還是不能洗白,皎若的前途就真的毀了。

皎若有些不適應琴姐的突然的認真,愣了一下,自信的一笑「等著吧,我會給你拿一個影后回來。」

琴姐被皎若的笑容恍花了眼,望著那張嬌媚如畫的臉上,黑色的瞳孔一閃而過的狡黠,突然笑了。

皎若進入身體之後用秘術,讓這具身體的顏值偏向自己原來的臉,雖然只有幾分相似,皎若還是很滿意,尤其是經過她這幾天的精心保養,皮膚雖然也沒有達到吹彈可破的地步,也是白白嫩嫩的,彷彿可以掐出水來,瀲灧的桃花眼顧盼生姿,高挺的鼻樑下,朱唇一點點,長發及腰,在氣質上也發生了變化,矜貴優雅。 皎若扭頭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象,不經意的轉過頭,與琴姐的目光對上莞爾一笑,一縷鬢髮俏皮的落下,微微一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琴姐突然覺得自己臉紅起來,心跳加快,反應過來,琴姐尷尬的咳了兩聲,別開目光不去看皎若,只是目光還是忍不住落在皎若身上。

小狐見到琴姐這個樣子,驚訝的仰起頭看著皎若,剛剛是使用了魅術吧?是吧?

皎若低頭看了一眼小狐,笑而不語。

這具凡人的身體,雖然導致自己不能使用妖力,不過好像她的魅術還能用,剛皎若就對琴姐使用了一下,發現效果很好,嘴角帶著淺淺的笑容,手輕輕摸了摸小狐狸的毛。

保姆車緩緩停下來,皎若從車下來隨意四周看了一眼,那邊攝製組的人看到皎若,連忙迎了上來。

「皎若姐」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見到皎若臉上露出靦腆的笑容,畢恭畢敬的叫了一聲,語氣裡面還有一絲小心翼翼。

「嗯」皎若對少年露出一個笑容,輕聲細語道。

少年受寵若驚的看著皎若,他早就聽說過皎若,說她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罵人,還有各種欺負新人之類的,所有知道自己分配到接皎若,少年就已經做好了被刁難的準備,只是沒想到皎若會對自己笑,聲音也溫柔好聽,這個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看的人。

原本還有一絲抗拒的少年,折服於顏值之下,顏狗就是這麼容易屈服。

「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囂張跋扈,蠻橫無理的人。」皎若猜到少年臉上的變化,微笑著問。

少年臉上露出尷尬的表情,黑眸裡帶著幾分慌亂,語急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的確是那樣的,所以你要小心一點哦。」皎若隨意的聳了聳肩,臉上露出一個笑容,眼底一閃而過落寞。

「啊,不是。皎若姐不是的,我……」少年急了面紅耳赤,嘴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見到皎若臉上無所其實的表情,有些心疼了。

他知道網上的事不能信,尤其是是娛樂圈裡面的,可是他還是先入為主了,覺得有些自愧形穢。

情陷99分女人 「噗~好了不逗你了。」皎若噗嗤笑出聲,明媚的笑容,臉上的陰霾一閃而去。

少年反應過來,獃獃的抬起頭,看著那張明媚如畫的臉,臉上是燦爛耀眼的笑,成功路轉粉了。

成功收服一枚小粉絲的皎若,帶著一行人往大院門裡面走去。

老房子錄製的地方,是一處百年的房子,歷經歲月的打磨,有了屬於這座房子的底蘊在裡面。

原本這座房子的主人,是不同意把房子借出來的,不知道後來節目組說了什麼才同意。

皎若打量了一圈,小橋流水,亭台樓閣,曲折的長廊,青石板鋪地,走在其中彷彿穿越了時間,回到了那個年代。

皎若跟在少年的身後,穿過一個小花園,來到房子的大堂,周圍安置了不少攝影師,大堂中與小花園間,工作人員人來人往。

遠遠就看到,人群中劉導帶著帽子,吹鬍子瞪眼的說著什麼。

「劉導好」皎若乖巧的問候了一聲。

正在指揮的劉導,聽到皎若聲音,劉導停下聲音轉過頭,笑臉相迎「皎若你來了。」

劉導是老房子的總導演,導演過幾部戲,只不過都不太如意,所以改綜藝,老房子是他拍的第一部綜藝。

皎若與這個劉導的淵源,要牽扯到原主剛出道不久,那時候劉導急需一個演員,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找到合適的別人又看不上劉導,最後要開拍了找到原主,當時原主還如火中天,一口答應了,這個情劉導一直記在心中,無意間聽說琴姐在幫接戲,然後讓人聯繫的琴姐,這也是為什麼網上鬧那麼大,沒有把自己換下的原因。

不過也陰差陽錯,讓老房子還未開錄製,熱度就上來了。

「來,來,給你介紹一下,一起錄製的其他人。」劉導丟下其他工作人員,帶著親自皎若去跟已經到的其他藝人見面。

錯把總裁當奶狗 皎若側目看了眼這個男人,四十多歲的樣子,國字臉留著兩撇小鬍子,黃皮膚一雙眼睛透著精光,身上並沒有中年不得志的那種頹喪之氣,反而精神抖擻。

「劉導,有沒有人說過,天庭飽滿,是有福之人,而且你今年會遇到貴人,會心想事成。」皎若突然開口說。

劉導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哈哈一笑「哈哈,沒有,不過借你吉言。」也沒有把皎若的話放在心上。

皎若知道劉導沒信,也沒有解釋過多,她剛替劉導看過面,雖然前半生不得志,但是跟著貴人的出現,事業也會如火中天。

「最近看了網上的輿論嗎?你不要在意那些,想要在這個圈子走遠,就要練就百毒不侵的心。」劉導隨口問了一句,又怕皎若會多想開導道。

畢竟混這個圈子的,裡面的彎彎道道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是俞老師,也是本次的常駐嘉賓。」劉導開口介紹道。

「俞老師你好。」皎若乖巧的站在劉導身邊,微笑的開口問候道。

俞紅梅娛樂圈的老戲骨了,曾經獲得過金梅獎,金鳳獎,金言獎的視后三大滿貫,只不過得到金言獎就漸漸淡出圈子,偶爾在電視裡面出演配角。這些都是皎若來之,琴姐給她記的嘉賓的資料。

皎若打量了一番俞紅梅,慈眉善目,滿頭銀絲,臉上是和善的笑容,聽到皎若的問候,也沒有端著架子。

「你好」俞紅梅笑著回應道。

「導演好,俞老師好。」在皎若她們三人寒暄時,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一男一女走了進來。

「導演好,俞老師好。」兩人禮貌的打招呼道。

「柳姐,張哥你們好。」皎若乖乖的打招呼。

這是跟他們一起錄製節目另外一對嘉賓。

「這就是我們的女兒吧,長的可真俊呀。」被稱為柳姐的女人,拉著皎若稀罕的說。

節目組給他們的劇本裡面,他們要組成一家人,有爸媽奶奶,而她是自然女兒,俞紅梅自然是奶奶,柳含玫和張俊彥是媽媽和爸爸,原本退齣節目的小鮮肉是弟弟,不過他退出了,節目組還沒有告訴他們接替他位置的是誰。

柳含玫和張峻彥是一對夫妻,兩人的演技沒有話說,只是缺了一點運氣,在娛樂圈屬於不瘟不火,不過夫妻倆人緣不錯,也沒有太多的架子。

「哪裡柳姐年輕的時候可是……」皎若一頓花式吹捧,誇的柳含玫心花怒放,原本心裡的一絲締結也沒了。

看到皎若跟他們相處和睦,琴姐的心才算是放下來,感激的看了一眼劉導,知道他堅持用皎若,一定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突然人群騷動起來,皎若好奇的看了過去,一個男人被人擁護著走了進來,高大英俊的模樣,精緻的容顏,眉宇間淡淡的疏離,淡漠的神情,見他們望過去,微微點頭。

「啊,是棠影帝」有人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皎若才反應過來,看清走在前面那個霽月光風的男人是誰。

明白為何他的出現,會在劇組引起不少的轟動,棠紀川,今年29歲,出道那邊憑藉一部電影封帝,之後斬獲無數坐影帝獎盃,在國際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也是實力與外貌兼備的人,粉絲跨度更是大,也是唯一一個男粉比女粉多的男人。

從來沒有參加過綜藝節目,沒想到老房子面子如此大,居然把棠紀川給請來了。

「劉導」棠紀川高冷的點了點頭。

「紀川你終於來了。」劉導熱情的迎上去,感受到周圍其他人想自己投來的目光。

也清楚他們在想什麼,有些心虛的摸了一下鼻子,用笑容掩飾自己的心虛。

棠紀川加入他們的節目,真跟他沒有什麼關係,原本定好的小鮮肉突然宣布退出,他正在為此時焦頭爛額時,就接到棠紀川經紀人的電話,說棠紀川要來參加他們這個節目,當時他就懵了,反應過來激動的,不說誇張的真的喜極而泣,原本以為這個節目已經夭折了,但是棠紀川他的加入,讓他們這個節目柳暗花明了,畢竟棠紀川他的號召力在哪裡,所以收視率自然不愁,當時然這些劉導不會出去的。

「沒想到接替嘉賓是棠影帝,簡直就是賺了,聽說棠影帝超級溫柔。」

「就是,就是,棠影帝好帥哦,不知道等一下可以找他簽一個名不。」一個女工作人員花痴的說。

攝製組的工作人員,紛紛小聲的討論起來,皎若看了一眼大名鼎鼎的棠影帝。

俊朗冷硬的臉,輪廓分明的線條,立體而深邃的五官,黑如稠墨的眸子深不見底,高挺的鼻樑,削薄的嘴唇一抿,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是淡漠疏離。

溫柔?皎若疑惑的看了一眼剛說話的工作人員,搖了搖頭表示不是很能理解。

察覺到皎若的視線,淡漠的掃了一眼,目光落在皎若懷裡抱著的小狐狸,幽暗深邃的目光一凌,劍眉微微一皺,移開自己的目光,臉上是淡淡疏離的表情。

皎若低頭看了一眼小狐狸,若有所思的抬眸瞥了一眼棠紀川。

難道他發現什麼了?

「好了,人都到齊了,錄製開始。」劉導開口吼了一句,又開口說

大家各回各位,皎若他們也站在鏡頭前,因為是錄播和直播的雙重形式,那些等著黑皎若的黑子,早早的守候在屏幕上,準備皎若一出來罵個狗血淋頭。

此時還沒有開播,彈幕上稀稀疏疏的飄過幾條彈幕。

『節目組不把皎若踢出,遲早糊。』

『等待著老房子收視撲』

『那麼多藝人不同,偏偏用皎若,活該撲』

『節目怎麼還不開始。』

……

在萬眾矚目之下,終於開播了。

「歡迎各位來到綜藝節目老房子,幾位嘉賓在未來的三天兩會在這裡度過。」主持人熟練的念出開場白及贊助商。

彈幕也隨著開播而活躍起來,只是看清楚嘉賓人之後,原來熱鬧的彈幕,停頓了幾秒,瘋狂流動起來。

『卧槽!我看到誰了?為什麼看到我男神了?』

『啊!!!原本只是想看一眼,準備黑皎若,沒想到居然看到我男神。』

『男神居然在?』

『老房子節目組居然把棠紀川請來了,牛逼呀。』

……

彈幕上大部分是關於棠紀川,也有少部分罵皎若的,不過很快掩蓋過去了。

「好了,大家把手機,平板之類電子通訊產品交上來吧。」主持人的話一出,在場人的臉上多少有些僵硬。

『哈哈哈哈,男神聽到收手機,臉色都不好了,看來是網癮少年。』

『節目幹得漂亮。』

……

皎若看了一眼其他人,見沒有人動,她大方的走了出去,交出自己的手機,一點沒有猶豫。

「皎若,你都沒有不捨得嘛?」柳含玫驚訝的看著乾脆交出手機的皎若。

「沒有呀,為什麼捨不得,節目組又不是不會換給我。」皎若不解的回了一句。

柳含玫看著老實回答的皎若,一時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哈哈哈,女神不要太耿直了。』

『裝腔作勢。』

『皎若沒禮貌,不懂尊敬前輩。』等彈幕又在屏幕上飄過。

『呵呵,那些說皎若的,怕是腦子有毛病吧。』

『要是別人不交,你們該吐槽別人,交的果斷又說人家,你們真不好伺候。』

彈幕上吵的火熱,不過這些皎若都不知道。 「收大家的私人物品,是為了讓大家好好體驗一下生活。」劉導笑的意味深長。

『哈哈哈,劉導你太壞了。』

『哼哼,看到劉導的笑,要搞事情呀。』

不過在怎麼不情願,最後還都是把手機那些叫了,接下來就是入住房間了。

房間是節目來時就安排好的,只需要拿著東西進去就好了。

攝像師跟在皎若身後,一路來到皎若所在的房間。

「來帶大家看看我的房間。」皎若對攝影機很好奇,把東西放下之後,接過攝像師的活,帶看直播的人參觀房間。

萬界神皇 直播的方式是,每一個來的嘉賓,都有一個專門直播的房間,就是為了有些人不願意看這人的直播,可以換一個房間。

皎若開心的拿著攝像機,喋喋不休的解釋,臉上的笑容燦爛奪目,開心的像一個孩子。

「最先看到的是一張紅色的圓桌,四個角雕刻著精美的花紋……」皎若一一的解釋道。 復仇皇后:邪君乖乖道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