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江帆搖頭笑道:「你是我第二個殺死的龍武士!」

2021-02-01By 0 Comments

「你去死吧!」那名龍武士沖了上來,從他的腳步來看,這名龍武士的功力還沒有上次那名龍武士的深厚。

江帆手捏著一枚飛針,等到龍武士快要靠近自己的時候,一甩手,嗖!那名龍武士衝到距離江帆一米不到地方突然倒下了,他的眉心露出一絲血跡,飛針已經沒入大腦。

現場的人沒有一人看清楚江帆是如何殺死那名龍武士的,法克暗自吃驚,「誰上去解決掉他!」法克道。

那個光頭的男人走了出來,「我去幹掉他!我不信他再快能快過子彈!」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你來了?”

林羽宗剛剛飲完茶,現在正在練習書法。

“林所長讓我來,我怎麼敢不來呢。”

林羽宗擡頭看了一眼吳容與,然後又扭頭看了看林軒。鬢角的白髮還不是很多,他看上去並沒有林軒預想的那樣蒼老。

“你就是林軒吧?”

林羽宗看着林軒問。

“我是林軒,見過失崖所的前輩。”

“前輩?”林羽宗低頭笑了笑。

“林逸霆沒和你說嗎?你應該管我叫什麼?”

“能叫什麼?爺爺?”林軒冷笑着看了一眼林羽宗,“我父母就在一公里外的果園裏躺在,你覺得,你配得上這個稱呼嗎?”

林羽宗伸手指了指林軒,然後又笑着點了點頭。

“林所長息怒,年輕人嘛,脾氣難免大了些,我日後會好生管教的。”

“管教?”林羽宗突然嚴肅了起來,“你算什麼東西?要不是你爹保着你,你早死了,你有什麼資格管教我林家的人。”

“林所長說的不錯,我父親一直保着我,哪怕他死了,他也用他一身的功績來保我,不像林所長,擡手就殺了自己的兒子,如果大義滅親,如果心狠手辣,我父親當然比不了,更何況,現在您還要對自己的親孫子下手,如果狠辣,這人間界,恐怕都找不出第二個人來了吧。”

“哈哈哈~”

林羽宗突然狂笑了起來。

“很好,你是二十年來,唯一一個敢和我說實話的人,林逸漠不該死,你們所有的人都這樣覺得,可沒人敢和我說實話,我是愧疚,我是半夜也會做噩夢把自己嚇醒,但你們永遠不會明白,如果我不那樣做,會給人間界帶來多麼慘烈的後果。”

“我想我帶林軒來,不是要和林所長談論這些事情的吧?”

林羽宗笑着看了看吳容與。

“你倒是懂事,我都和你發脾氣了,你還要順着我的脾氣來,不錯,怪不得你爹這麼護着你。”

“吳院長,我們走吧,沒有必要和這樣的人在這裏浪費時間。”

林羽宗把手中的筆放到了一邊。

“這樣吧,我們各退一步,你們把鬧事的幾個傢伙帶回去,我幫你們把投毒的人查出來。”

“就這樣敷衍我們?”


林軒面無表情的看着林羽宗問道。

“這不算是敷衍吧,你們拿到了病毒的樣本,但沒有去化驗,佐佐木希那小子的心眼,你們也清楚,這次戰亂,不就是他挑起來的嗎?”

“既然你都清楚,爲什麼還要讓蒙炎他們去鎮壓。”

林羽宗向外看了一眼。

“世界很大,但人心很小,有些錯事做了便是做了,我不會認,但後世的人還是會記錄的。”

“所以你究竟在固執什麼?我父親就在裏面,他躺了二十多年,你不打算和他道個歉嗎?”

林羽宗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道歉的話,已經在心裏說了千百遍,可讓我去面對,我卻始終都做不到,你說,爺爺我算不算一個懦夫?”

吳容與欣慰的點了點頭,然後退了出去。

“當初我給你留的那些古籍,你看了多少?”

林軒恍然大悟,原來他關於和爺爺的記憶,並非是虛假,真正一直在保護他的,不是蒙炎,不是林逸霆,而是他的爺爺,這個外人口中的惡魔。

“爲何不與二叔解釋?他們冤枉了你很多年,或者說,誤解了你很多年。”

林羽宗微微搖了搖頭,林軒低頭看了一眼他寫的書法,上面赫然寫着,家和萬事興,五個大字。

“沒有必要去辯解那些東西,你能長大,你能控制自己的心境,這是誰也幫不了你的東西,你要學會自己去面對很多事情,戰火纔剛剛開始,我們不會止戈,吳容與也會勸你死戰,古森要大亂,方纔能大治,存有異心的不僅僅是蘇易臣那樣的小人,還有很多正義之士,想要他們對你折服,你就要打敗我,沒人會關注我們是一家人,你明白嗎?”

林軒心頭一震,他不明白林羽宗說這些話的用意是什麼,但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是一次別離前的談話。

“你要做什麼?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你對我父親的死,難辭其咎。”

林羽宗祥和的笑了起來,他的嘴角流出一些鮮血,鮮血裏夾雜着一些黑色,林軒嚇的連連向後退去。

“來人呢,來人!”

林軒大聲的呼喊,卻沒有人理會他,吳容與就在門外,他雙目緊閉,所有的一切都如他和林羽宗預料的一般。

“吳院長,林所長他,他死了。”

吳容與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是你殺死的。”

“不,不是我殺死的,他服毒了,他是服毒自盡的。”

吳容與擡了擡手,巨大的火焰突然升起,林羽宗的房間轉眼被熊熊大火包圍。

“吳院長,吳院長,燒了就沒證據了,就查不到兇手了。”

吳容與一把抓住林軒,然後面色低沉的看着他說道:“今天在這裏的,除了你就是我,不是你殺了林羽宗,就是我殺了林羽宗,我們沒有必要找證據,我們都可以是這個兇手。”

林軒驚訝的看着吳容與,低聲質問道:“你們是不是早就預謀好了?用這樣的方式 來逼迫我做妖王,逼迫我成爲古森學院的領導者?”

“這不是你該問的。”

“不,我要問,我滿懷壯志,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如此卑劣與黑暗的手段,我不會接受的,鄭宇他們也不會接受,這樣的一個妖王,我林軒寧可不做。”

“由不得你了。”

吳容與轉身看向林軒。

“你知道,我把妖星院的人都帶到這裏,是爲了什麼嗎?”

“爲了什麼?爲了徹底消滅失崖所?”

吳容與目不轉睛的看着林軒,他看了許久許久。

“林羽宗死了,但他的心魔未滅,那是你林家的詛咒,你父親不是你爺爺殺死的,而是爲你揹負罪孽,被九天屠戮的,一個完全喪失心智的混妖,他的存在早已毫無意義,就像你會殺死凱文一樣,你爺爺和蒙炎也必須殺死你的父親。”

林軒茫茫然不知所措,他不理解吳容與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吳容與究竟要做什麼。

林軒只覺得自己的頭一陣劇痛,等他再次清醒,已經是半月之後,紀寒和李慕白在他身邊照顧。

“你終於醒了,看來渠殤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嘛,他說你今天會醒,你果然就醒了。”

林軒睜眼四處看了看,滿是白色的病房裏,莫名的透出一股悲傷。

“我這是怎麼了?我好像做了一個噩夢。”

紀寒走到林軒的身邊,緩慢的將他扶了起來。

“古森學院的董事會評選已經結束了,我現在是董事了,鄭宇和總部推薦讓你做妖星院的院長,任職的命令,昨天剛剛批覆,失崖所和妖星院合併,古敬、林逸霆、蒙炎,還有吳容飛,他們是長老機制的長老,你以後下發命令,要通過他們的審覈。”

林軒滿臉疑惑的看着紀寒。

“我們知道,現在讓你接受這些還很難,但你能那麼做,楚凡他們很感動,家事僅僅只是家事,若爲此,害死更多的混妖,不值得。”

林軒擡頭看了看一邊的李慕白,然後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醫生說,這是創傷應激症,受過嚴重心裏傷害的人,都會這樣,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

在李慕白的講解之下,林軒才知道,他殺死了自己的爺爺,體內的血脈暴走,吳容與把自己的一身精血都給了林軒,才保住了他的命。

這是外界知道的所有真相,而紀寒說的那段話,是現場對話的一些錄音,林軒毫無記憶,直到他走到自己生命的終點,才恍然發現,原來這一切,都在自己爺爺的假設中真實的存在過。

一場大夢,一場生死,一段亂世裏的糾葛,被畫上一個小小的句號,哪怕對於林軒來說微不足道,可那是人們所能見到的光明,那是所有妖星院的希冀。

晨光裏,林軒又見到了自己的爺爺,這一次他沒有微笑,也沒有憤怒,他只是靜靜的看着林軒,就像吳容與曾經看他時一樣。

兩個註定要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一生的傢伙,會在另一個世界,和睦的相處嗎?或許吧。林軒起身了,輕盈的彷彿身體不在屬於自己,一轉眼又是一生,一轉眼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春天走了,夏天也走了,秋風帶走了一切,連記憶一同卷割,冬天的雪,覆蓋了所有的過往。還有什麼值得留戀的?林軒暗自發問。樓下朝海幸子和韓怡清又約着去附近的大商場消費,紀寒追着尹久夕,每一次拍賣會都不願意錯過。李慕白還在苦苦等待,他體內的另一個傢伙一定會甦醒過來,以一種他們誰也無法預料的方式。


“怎麼樣,身體好些了嗎?”


溫柔的聲音傳來,紀寒和李慕白悄然退去,林軒沒有回頭,他的心頃刻變得柔軟,又頃刻變得堅硬。 那光頭男走到距離江帆大約五米遠地方停止了,「我們來個生死決鬥吧,我用槍,你隨便用什麼!」光頭道。

「既然你喜歡生死決鬥,我就奉陪,我就用樹葉吧!」江帆彎腰撿起一片樹葉。

光頭驚訝地望著江帆,笑呵呵道:「你是不是嚇傻了!樹葉能殺死人嘛!」

「哼,無知的傢伙,樹葉當然可以殺死人!你今天就可以親自體會到了!」江帆冷笑道。

光頭身後的那些烏手黨徒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在他們眼裡樹葉是那麼的柔軟,尤其是冬天的樹葉,已經乾枯,捏在手裡都會碎掉,那怎麼可能傷人呢!

光頭是烏手黨裡面出名的快槍手,他不但拔槍的速度很快,而且槍法極准,在西國槍手裡面鮮逢敵手。光頭雙手放在大腿兩側,他的雙槍別再腰間,他雙眼鄙夷地注視著江帆,嘴角撇著,彷彿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江帆。

江帆手捏著一片乾枯的樹葉,平靜地望著光頭,眼中露出一股犀利的殺氣,只要他一動,江帆手中的樹葉就會後發先至。

「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我就不客氣了!」光頭開始拔槍了,他上手一動,江帆這邊的也行動了。

就在光頭的手從腰間拔出槍,還沒有舉起來的瞬間,江帆的樹葉已經沒入了他的眉心之中。光頭頓時吃驚地望著江帆,他實實在在地感受到樹葉進入了頭裡面,「你,你不是人!」光頭說了一句話后立即筆直倒下。

砰!的一聲,結實的身體撞擊在地面上,雙手上的槍掉落地上,雙眼瞪得大大的,望著藍色的天空。

法克大吃一驚,他只看到江帆的手一動,根本沒有看到樹葉是如何飛出去的,只看到光頭拔出槍后立即倒下了,「這人是魔鬼!」法克驚呼道。

他神獸的那位身穿黑色長袍的人走了出來,「就算他是魔鬼我也要將他降服!」

法克扭頭看,頓時露出笑容,「基皮古魔法師,有您出馬,那小子死定了!」

基皮古是西國著名的黑暗魔法師,他最擅長的是黑暗魔法,在西國的名聲很壞,被人稱為「黑魔鬼」。基皮古大步走到江帆對面,手持法杖,「在下西國黑暗魔法師基皮古!你死後可以來找我,我可以把你訓練場成黑暗戰士!」基皮古道。

江帆笑了,「呵呵,你他媽的父母真是太有才了,雞屁股!你的名字太有創意了!」江帆嘲笑道。

基皮古臉色鐵青,他手持法杖,目露凶光道:「臭小子,我要把你撕成碎片!」隨即嘴裡唱念咒語。

天空突然變得昏暗起來,陽光被遮住了,就像要下大雨前一樣。嘩啦啦!地面上立即出現十多名渾身漆黑的骷髏戰士,他們一個個手持長矛,吆喝著沖向江帆。


江帆冷笑一聲,他知道這種黑暗生物最怕的就是火,他剛要彈射離火球,懷中傳來聲音:「這些黑色骷髏就交給我吧!」

一道紅光一閃,懷中的火雲飛了出去,快如閃電般,火雲啄了那些黑暗骷髏額頭一下。嘩啦啦!那些黑色骷髏立即全部散架,變成一堆骨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