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江濤連忙擺手道:「光哥,你可別嘲笑我了啊。」

2020-11-11By 0 Comments

趙帆見江濤已經允許將版權出售,笑著說道:「咱們工作室會是這部電影的出品方,所以如果江濤將版權費投資給咱們,後期還是會分紅,這可是算了一筆很狡猾的賬啊。」

江濤故作一本正經地說道:「沒錯,我就是這麼精明。」

陳光道:「我給蘇韜打個電話,這麼久沒聯繫,也不知道他現在忙什麼呢。」

趙帆搖頭苦笑道:「我知道他在做什麼,近期搞了個脫口秀,和范小東打著仗呢。」

「范小東?那個大光頭?」陳光皺眉道。

「是啊。」趙帆忍俊不已。

范小東的綽號很多,比如紅燈范或者光頭范。范小東做的相親節目,跟紅燈區招搖攬客沒啥區別,經常拉一些外圍模特參加節目,製造不好的負面影響。

光頭指的是范小東沒有頭髮,他在二十歲開始脫髮嚴重,主持節目的時候,那個光頭也成為了標誌。

「究竟是怎麼回事?」陳光不悅道,涉及到蘇韜的事情,他都很關心。

趙帆雖說現在開始嘗試拍攝電影,但他還是湘南衛視的導演,所以知道圈子裡的事情,便將范小東和蘇韜的過節簡單地說了一遍。

陳光皺眉道:「咱們能幫什麼忙呢?」

趙帆笑道:「蘇韜那小子詭計多端,早就想到對付范光頭的辦法,只等著他跳進坑呢,你看看這幾篇報道。」

陳光迅速瀏覽了一番,「這廝這麼無恥,竟然剽竊別人的策劃案,改換了一下門面,納為己用?」

趙帆道:「現在已經在網上傳開了,咱們現在要做的是,調用自己的宣傳資源,幫蘇韜推波助瀾。我已經在綜藝圈傳播過了,你在媒體行業的資源多,能幫上更大的忙。」

陳光壓抑著火氣,道:「等著,我這就打幾個電話。」

陳光給自己幾個在主流媒體混得不錯的晚輩打了電話,在任何行業,都有緊密的圈子,他們互相扶持,陳光無疑便是這個行業的老大,大家都尊敬他的人品和處事手段,為人公平,一生正氣,關鍵還嫉惡如仇。

聽說陳光有需要幫助的地方,那些晚輩立馬拍著胸脯保證,「大哥,你放心吧,你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等下頭版頭條,就掛這個新聞,我還會讓下面的評論員寫幾個重磅級的評論,不怕那光頭范火不了。」

當東星衛視發布《隱情》預告片的瞬間,一條消息在論壇上悄無聲息地開始蔓延,標題為「衛視內部員工大揭秘:《隱情》節目抄襲《韜韜有病》」。

楚朗從手下編導得到這條消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帖子里找出的問題很致命,都是涉嫌鄭純一等人的病例,作出了詳細的闡述。

「鄭純一曾經在十八歲的時候,因為跳舞扭傷了腳踝,所以在《隱情》當中會公布出這個秘密。

但是真相併非如此?你們真以為鄭純一當初是腳傷嗎?其實她的病情有其他原因。

《韜韜有病》之所以拒絕讓鄭純一繼續參演節目,是因為有一名中醫學者,分析出鄭純一的疾病,並非腳踝受過重傷那麼簡單,她曾經做過增高手術。

既然鄭純一不願意公布自己病情的真相,那麼《韜韜有病》便沒有在邀請鄭純一加入……」

「太無恥了,明明是我們強行將鄭純一挖過來,沒想到竟然說是他們主動拒絕,完全歪曲事實。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還有,太荒謬了吧,竟然說鄭純一做過增高手術?」楚朗難以置信地說道。

鄭純一採用的是斷骨延長,用截骨術,在小腿或大腿把已經閉合的骨生長線重新打開,並在體外安裝一種具有牽伸作用的肢體延長器,根據每個人組織再生能力和特點,每天以零點五至一毫米的速度將肢體緩慢地延長。

但是這種手術也有很強的負面作用,稍有不慎便可能損傷腿部的血管、肌肉和神經組織。

肢體延長的速度如果過快,將會使腿部神經、血管損傷,導致腿部神經癱瘓和血管供血障礙,這會造成下肢壞死,導致截肢或癱瘓。 鄭純一坐在客廳里,雙手捂著臉,頭疼欲裂,電視里正在播放關於自己的娛樂新聞。

主播輕聲道:「昨天爆發一條消息,東星衛視的新欄目《隱情》涉嫌抄襲《韜韜有病》創意,著名女藝人鄭純一牽扯其中。

《韜韜有病》欄目組表示,之所以拒絕讓鄭純一參演此次節目,是因為鄭純一隱瞞了自己的遭遇。鄭純一曾接受過增高手術,有網友人肉到了鄭純一十六歲時的照片,她的身高不足一米六,但到了十八歲之後,突然增長了五公分。

記者聯繫了《隱情》欄目組和鄭純一的經紀公司,均沒有得到正面回復……」

鄭純一關掉遙控器,憤怒地說道:「這幫無恥的傢伙!」

經紀人安慰道:「純一,你別激動,我已經跟當時為你做手術的醫院聯繫過,給了足夠的封口費,相信他們不會亂說。就算是真事,其實那也無所謂,現在有幾個明星不做微整形?」

鄭純一羞怒道:「人家是整鼻子、開眼角、墊下巴,我這是直接接骨頭,性質能一樣嗎

?我現在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小丑。當初是你讓我改變欄目的,現在出了這種事,必須要幫我解決掉,我不想被人指指點點,背後說我壞話。」

鄭純一常被粉絲喊作「九頭妖女」,公認她在明星當中,身材比例拔尖,腿長腰細,臉小。

現在網上竟然有人惡作劇,將鄭純一的圖片進行PS處理,變成了五五比例,結果自然是慘不忍睹。

鄭純一拿著手機翻看著自己的公眾賬號,抱怨道:「這幫人實在太可惡了,竟然說難怪我平時看上去是踩了高蹺。」

經紀人也感慨道:「這幫人的嘴巴實在太惡毒了。不過,你沒必要跟他們一般計較,畢竟會說出這種話的,都是沒什麼本事,整天泡在網路世界里,只會滿口噴糞的窮屌絲。」

「你罵得還真痛快,但問題還得解決吧。」鄭純一蹙眉道。

「放心吧,會有人聯繫我們的。」經紀人冷靜說道。

「誰?《隱情》欄目組嗎?我現在恨死他們,不想跟他們再有任何接觸。」鄭純一生氣地說道。

「你不過是兩個欄目組爭鬥的犧牲品而已。《隱情》一旦毀了,《韜韜有病》便達到目的。不出意外,後者會跟我們主動聯繫,讓我們配合他們的安排和部署。」經紀人嘆氣道,「現在只能希望《韜韜有病》欄目組能夠手下留情。」

鄭純一沒那麼複雜,怒道:「明知是他們故意弄出來的陰謀,還要讓我們低頭嗎?」

經紀人無奈道:「沒辦法啊,是我們背叛違約在先。出了這種事情,也算是報應吧?」

鄭純一咬牙道:「真是太氣人了。」

「好啦,終於等到電話了。」經紀人無奈嘆了口氣,接通電話,「喂,丁總,你好。」

愛上那個混蛋 丁鐺對鄭純一經紀人的態度轉變,並沒有感到意外,笑著說道:「聽說純一出現問題,我特地來關心一下。」

經紀人冷笑,心道你這不是黃鼠狼給老母雞拜年沒安好心嗎?他嘴上卻是笑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們現在特別後悔,當初不毀約的話,就不會出這麼多麻煩事了。」

丁鐺暗罵了句老狐狸,果然見風使舵的速度超級快,她心裡鄙視,嘴上繼續安慰道:「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我只是想跟你解釋一下,網上謠傳是我們這邊放出的風聲,絕對沒那回事。」

經紀人違心地說道:「我明白,肯定是有人暗中煽風點火,挑撥我們的關係。不過,你認識媒體的人比較多,能否幫我們控制一下輿情?」

「幫忙倒不是不可以,但希望你們能和《隱情》徹底劃清界限。」丁鐺耐心地分析道,「雖然現在東星衛視已經播放預告片,但他們的片花做了處理,關於所有的嘉賓,都沒有全部出鏡,現在只是用了純一的聲音而已。所以只要你們要求欄目組刪掉所有的錄製鏡頭,再開個發布會,表明自己沒有參加這檔節目,那麼就可以輕鬆解決此次爭端了。」丁鐺語氣緩慢地說道。

「這是違約!」經紀人皺眉道。

「對方的台本採取不正常手段獲得,難道不是違約在先嗎?你們有理由撕毀合同,甚至不承擔任何經濟責任,還可以追究名譽受損的補償。」丁鐺淡淡解釋道,心想你們違約又不是第一次?

沒有契約精神的人,一旦觸犯他的核心利益,他便會輕易動搖,這也是丁鐺信心十足能夠說服對方的原因。

這也算是報應吧?

經紀人沉聲道:「我會慎重考慮的。」

鄭純一見經紀人陷入沉思,低聲問道:「怎麼了?」

經紀人嘆氣道:「找到解決方法了。罷了,就讓我再當一次卑鄙無恥的小人吧?」

……

丁鐺掛斷電話之後,望著正在拿著鏡子對口型的蘇韜,笑著說道:「剛才和鄭純一的經紀人聯繫過,不出意外,他會跟《隱情》欄目組打電話,要求刪掉鄭純一資料。」

蘇韜頷首道:「其餘兩名被他們挖過去的嘉賓,就不要抖落他們的黑資料了。」

「為什麼?他們臨陣變卦,都違約了。」丁鐺氣憤,不解地問道。

「得饒人處且饒人。如果不是鄭純一那邊太過分,我也不會拿她的隱私做文章。」蘇韜很嚴肅地說道,「別人可以卑鄙,但你不能因此而變得卑鄙,那樣你會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

丁鐺複雜地望著蘇韜,感慨道:「你還真是個奇怪的人。」

「天使和惡魔的綜合體嗎?」蘇韜笑著說道,「人生很短暫,沒必要處處針鋒相對,嗯,這算是我給你的諍言,如果你哪天想明白,就更加優秀了。」

丁鐺微微一愣,很快想明白,蘇韜是委婉地告訴自己,她的性格太強勢和衝動,很多時候憑著熱血做事,沒有去考慮複雜的後果。

「最近找個時間放個長假吧,你工作也挺辛苦,雖然年輕,但還是要講究生活品質。」蘇韜微笑著說道,「大好的風光,不要總把自己埋在工作堆里,辜負了青春。」

丁鐺奇怪地望著蘇韜,「換做其他的老闆,巴不得自己的員工累死累活呢。」

「那也得分類來看,你的性格是那種特別要強,如果我再每天給你念緊箍咒,豈不是要將你逼上絕路。」蘇韜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了丁鐺,「等下讓姬助理跟你出去逛街吧,刷這張卡,不用客氣。」

丁鐺迅速將信用卡給搶了過來,「傻子才跟你客氣呢。」

蘇韜望著丁鐺輕快的腳步,啞然失笑,給不同的員工加油鼓勁,也得講究個方式和方法。

丁鐺雖然現在收入不菲,年薪百萬級別,但她的生活品質和姬湘君相比差太多,渾身上下加起來的衣服不超過五百塊,至於在飲食上也沒那麼講究。

蘇韜覺得讓姬湘君跟她一起逛街,或許能給她帶來一些好的影響。

揮霍無度是不對的,但對自己太苛刻,何嘗不是錯誤?

……

楚朗的手機響了起來。

「楚導,我是鄭純一的經紀人,現在需要跟你說明一件事,關於鄭純一的腳踝傷,請在正式節目中刪除這一部分。」

楚朗暗嘆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先是大腦一片空白,隨後想明白始末。

經紀人主動打來這個電話,那意味著帖子里報道的事情是真實的,他們心虛了!

「這恐怕不好吧,我們是簽過合同的,您可以看下附件,台本是放在裡面,蓋了公章的。當時也跟你們確認再三,我們在錄製節目的過程中,按照台本的內容進行錄製,後期編輯的話,也會按照約定來處理。」

楚朗耐住性子勸說。

他知道鄭純一的經紀人可不是省油的燈,在圈子裡的人脈關係很廣,運營很多個一二線的當紅明星,至於鄭純一也是他現在手中最重要的藝人。

鄭純一經紀人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別以為我是法盲。你們的台本完全是抄襲別人的內容,現在被對方曝光了,還說你們的合同合法,就算是上了法庭,你們也贏不了官司。」

楚朗耐心地說道:「我們是合作夥伴,出了問題,大家應該一起來應對,而不是互相指責,豈不是陷入別人的陷阱了?何況,鄭純一做過增高手術,這應該是事實吧?如果節目正常播出,再加上輿論引導,豈不是可以轉移大眾的視線?」

經紀人冷聲道:「我不想跟你胡扯那麼多,我只有一個要求,刪掉關於鄭純一的所有內容。」

雖然聽上去蠻不講理,但現在情況緊急,如果不將此事處理好,鄭純一會被吐沫星子給淹死。

楚朗壓抑著怒氣,沉聲提醒道:「節目預告片都播放了,現在刪掉的話,豈不是會讓別人看我們東星衛視的笑話?木已成舟,你就死心吧。」

「那是你們的事,我可管不著。如果你沒法達到我們的要求,那麼就準備好接律師函吧?」對方直接掛斷電話。 楚朗左思右想,只能找到范小東,說明始末,范小東抓狂地扔掉了手邊的茶杯,泡了枸杞的茶水撒了一地。

范小東怒不可遏地罵道:「這個賤人,怎麼能出爾反爾,當初找她就是個錯誤。」

楚朗嘆氣道:「鄭純一雖然名氣不錯,但緋聞男友可不少,有些是經紀公司幫她炒作,有些卻是貨真價實,被她甩了的。據說鄭純一非常喜歡給男友帶綠帽子,並引以為豪。有個八卦小分隊,曾經排過一個奇怪的榜單,備胎最多的女明星,鄭純一當選第一人。」

范小東咬牙冷笑,「不能讓他們得償所願,儘管現在抄襲風波處於風口浪尖,但淮南衛視那邊沒有站出來,我們就不用擔心,現在正確的做法,就是硬著頭皮做下去。」

楚朗對范小東的性格有所了解,他其實是一個很固執的人,知道自己勸說無用,「可是鄭純一那邊會發出律師函,到時候我們會惹上官司。」

冷少,不做你的愛人 「那就陪他們打官司唄。」范小東無所畏懼道,「打官司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結束,還能幫我們帶來不少的關注度和流量。」

楚朗見范小東主意已決,嘴唇動了動,沒有繼續往下說,他知道範小東是一個為了製造噱頭,不惜挑戰的社會底線的那種主持人。

比如當年最毀三觀的坐在寶馬里哭的寶馬女事件,便是范小東故意指使人在背後操控。雖說毀了一個女嘉賓,但他的節目完全火了。現在范小東則打算是利用鄭純一,將《隱情》這個節目徹底炒熱。

試想,如果媒體曝出新聞,因為《隱情》涉及女藝人鄭純一的隱私,所以鄭純一將節目組告上法庭,觀眾得到這個消息,勢必會非常興奮。

范小東和蘇韜的目的可不一樣,他只是單純的想要讓節目成為爆款,而蘇韜則是希望將中醫和娛樂結合,讓更多的人了解這門古老的醫術,同時還會切入明星的病情,間接解讀明星坎坷、不為人知的人生經歷,但蘇韜弘揚得都是社會主流和正能量。

但楚朗內心還是覺得,這件事不要弄得那麼誇張,「那樣會造成節目被業內同行不齒吧?」

觀眾或許不知道真假黑白,但同行肯定知道搞得什麼鬼。

范小東冷笑:「你以為我范小東害怕那些流言蜚語嗎?我能坐在現在這個位置,靠的不是同行的幫扶,而是靠自己的實力。怎麼?你害怕了?當初將那份策劃案交給我的,可是你楚老兄啊?」

楚朗面色大變,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范小東在楚朗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按,「咱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任何人可以背叛我,唯獨你不可以。於私來講,我們一起跳槽到新的平台,應該同舟共濟;於公來看,我是主持人,你是導演。台本是你導演負責安排人寫好,我只需要負責執行就好。所以真要出了問題,你得背這個鍋。」

楚朗目瞪口呆地盯著范小東,他沒想到范小東如此奸詐,早就想到將自己算計在其中,現在節目做好了,自然他范小東在幕前大放異彩,如果節目失敗了,范小東可以將他推出來頂鍋。

楚朗原本以為自己可以獨當一面,但現在看來,跟老辣的范小東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自己的師父吳浩這麼多年給人不爭的印象,但其實那是藏拙,范小東從來不敢跟吳浩耍這些小花招,足以說明自己和師父相差甚遠。

「我明白了,我會儘快安排後期團隊將片子剪出來。」楚朗此刻只能認慫,然後滿臉頹喪地離開辦公室。

范小東望著楚朗的背影,一陣冷笑,「靠著一點小聰明就想要將別人玩弄鼓掌,你還嫩著呢。」

范小東收拾桌上的文件,搭乘電梯來到十九樓,東星衛視副總監祖永樂的辦公室。

祖永樂的級別跟魏向峰一樣,都是東星衛視實權人物,現在節目出現重大挫折,祖永樂無疑承擔極大的壓力。

祖永樂不滿地掃了一眼范小東,沉聲道:「現在網上的輿論愈演愈烈,大家不僅對節目反感,而且還有損我們東星衛視的形象。 鮮妻超軟萌 你之前跟我說過,有辦法解決此事,但現在還沒拿出一個具體的處理事項,這讓我很難做啊。現在上面已經下令,下架所有關於《隱情》的預告片,不出意外,會撤掉這個節目,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范小東從容不迫地說道:「還沒有到那麼危險的時刻,我已經有解決方案,還請您過目!」

祖永樂將文件放在手裡看了片刻,「開除楚朗?」

「沒錯,現在公眾其實需要的是我們給出交代,開除楚朗,表明所有問題都是他所致,就足以解決大家的憤懣。同時,我們再召開新聞發布會,說明節目已經進行過調整,在後期剪輯過程中,弱化鄭純一的出場畫面,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范小東淡淡笑道。

祖永樂托著下巴思考良久,站起身哈哈大笑,道:「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你這一招還真是漂亮。」

范小東痛心疾首地說道:「也是我看走眼了。我原本以為楚朗是個很優秀的人才,畢竟是老吳一手調教出來的,沒想到人品如此低劣,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招術。」

祖永樂也是個聰明人,哪裡不知道範小東和楚朗暗中勾結,沆瀣一氣,但此刻他已經是騎虎難下,撤掉節目的影響面太大,甚至還會出現於廣告商違約,那將造成巨額的損失。

祖永樂用桌上的座機,撥通內部短號,喊來了助理,低聲叮囑了一番,隨後助理便走出辦公室進行安排,范小東從祖永樂那氣定神閑的態度看得出來,他已經知道此次危機已經被化解,而且《隱情》節目還因為此次風波,熱度被炒到了各大媒體搜索榜單第一的位置。

楚朗正戴著耳機,望著顯示器里的畫面,身邊一名後期編導正在處理關於鄭純一的素材,「沒錯,這個地方直接刪掉吧,雖然效果不錯,但只能忍痛割愛。」

楚朗又挑了幾處有問題的地方,肩膀被輕輕地拍了一下,卻見兩名身穿制服的男子站在身後,旁邊是衛視的一名領導,他只見過一面,只知道姓張。

「楚朗,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協助我們調查一起商業案件,這是我們的證件。」一名警員將手裡的本本亮了一下。

「張總,這是什麼怎麼回事?」楚朗驚愕地說道。

張總無奈嘆氣道:「跟他們走一趟吧,有些事情還是得解釋清楚才行。」

楚朗目瞪口呆,他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變成棄子,被放棄了。

楚朗憤怒地咆哮道:「你們這群混蛋,出了事情,就將我推出來擋刀,難道不怕我全部說出來嗎?」

張總皺了皺眉,不悅地說道:「楚導演,飯可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等到了那邊,你還真要一五一十地如實交代你的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