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想到在路上竟然也能碰到一個熟人。

2021-01-31By 0 Comments

這是之前宋乾的一個學長,名字叫做朱雲峯。

“宋乾真是好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你了,你還是原先的樣子,一點都沒變呀。”朱雲峯看到宋乾之後就將車停在了路邊,和他聊了起來。

“是啊,學長好長時間都沒見了。”

“咱們這麼久沒見了,我請你喝點酒去。”朱雲峯拍了拍宋乾的肩膀。

“可是還有車呢。”宋乾看着自己的車說到。

“這還不簡單呀,一會找一個代駕,不就能回去了嗎?咱們兄弟倆這麼長時間不見了不得好好整一口聊一聊。”

聽到對方這麼說,宋乾也就不好再推辭了:“行!那今天咱們哥倆就好好喝一杯。”

最後朱雲峯帶着宋乾來到了一家烤串店,現在門口人還挺多的,上了一天班,大家都希望可以找一個地方好好的,放鬆一下,和三五好友喝杯啤酒,吃個烤串。

這家店現在還非常的有名,周邊全部都是民居區,所以這附近的人也都會來這裏吃飯,而且老闆的手藝確實是很不錯,羊肉也都是純羊。

兩個人點了一紮啤酒,又點了50個羊肉串,還有一些其他亂七八糟的加起來也將近有100串了。

“我覺得吃烤串都一定要點大份的,就扣扣搜搜點幾根,沒有意思。”桌子上面滿滿當當的看起來才非常的幸福。

“你小子可行了,我們這些同學裏面就屬你最有出息。”朱雲峯開口說到。

“沒有,就是運氣比較好投資了幾個賺錢的項目。”

“要說呀,你的眼光可真是厲害,無論投資什麼都穩賺不賠,上一次我聽了你的建議,買的那一隻股票,整整讓我賺了一倍的錢呢。”

“這也都是因爲學長,你眼光毒辣敢想敢做呀,否則的話也不會有人敢往那裏去投錢。”宋乾給對方倒了一杯啤酒。

他當時讓朱雲峯去投資一隻虧損的正厲害的股票,而對方就只考慮了一個晚上,就往裏面投了50萬。

這可真的是一筆相當大的投資了,本來羅本以爲他也就會投個幾萬先試試水沒有想到竟然敢一下子把自己的身價全部都投進去了,由此他也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眼前的這位學長。

“嗨,我這人就這樣一條道走到黑,認死理,沒辦法。”朱雲峯搖了搖頭。

他當時找宋乾的時候就是要相信人家,所做的決定,既然已經打定主意相信人家了,那就沒有必要有所保留,所以他聽了宋乾的話,之後,就把自己的身家都投進去了,他當時,其實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要不然的話就是盈利,要不然的話就從頭再來唄。

因爲他當時開店虧損的挺厲害的,但是那一次的投資不光光讓他把外債給還了個乾淨,最後手裏面還剩下好幾10萬。

“那學長你現在是想要做什麼呢?”宋乾問到。

“我現在打算把這些錢去投資開一個鋪子,不開那種規模大的就開一個早點鋪子,混口飯吃。”

宋乾點了點頭,“這樣好,穩定收入。”


如果是開大飯店賠的面實在是太大了,因爲開這樣的店鋪也是需要很大的投資的,沒有幹小店賺的多。

這一頓飯他們也只吃了三個多小時。

桌子上面的啤酒瓶子東倒西歪的,他們每一個人都喝了三四瓶。

“好了,差不多了,咱們也該回去了。”宋乾看了一眼手錶,現在都已經晚上11點多鐘了,要是再晚回去的話,也不安全。 “行,那咱們下一回再說。”朱雲峯喝的很開心,和宋乾不停的聊天。

“老闆,多少錢?”朱雲峯大喊一聲。

“五百六十八,就給我五百六就行了。”

“好。”朱雲峯說完就要掏錢。

“還是我來結賬吧!”宋乾也搶着付賬。

“誒,沒多少錢,是我叫的你,怎麼能讓你付錢呢?”朱雲峯開口說到。

“再說了,之前你幫了我這麼大的一個忙了,我賺了這麼多錢,我本來就應該請你吃頓飯。”

於是宋乾也就沒有再推辭。

結完賬之後,他們之前叫的代駕也已經到了。

要走的時候,也不知道宋乾想起了什麼,轉身對着燒烤攤的老闆說道,“老闆啊,你把你的燒烤攤在向右遷那麼半米左右,保證你的生意會更加的好的。”

老闆看着他有些愣神。

那個老闆名字叫做常玉林,大家都叫他老常頭,他們一家是外地人,大老遠的來這裏打工,沒什麼特別的,本事,但是會做飯於是就在這裏開了個攤子,一家子也就在這裏生根了,老常頭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兩個女兒現在都已經嫁人了,還剩一個小兒子被他帶在身邊,小兒子也是非常的聽話的,沒事也會給他來幫幫忙。

這一家子就是依靠着老常頭他賣烤串賺來的錢,來勉強生活。

於是在他聽到宋乾這個建議的時候,瞬間眼睛亮了亮,然後問道,“小夥子,你難不成是風水大師嗎?”

他之前看電視劇裏面就有說過人家有錢人無論幹什麼,都會找能夠占卜的人來算一算判斷兇吉還有地理位置的風水是不是好,所以人家的生意纔會越做越紅火。

其實他很早之前就想找個人來測一測了,只可惜囊中羞澀,家裏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的閒錢,他還得給自己小兒子攢出一套房子來好讓小兒子娶老婆呢。

再加上他年歲越大就越來越迷信,而且之前也確實是有過這個例子,聽他老家的那邊人說從小和他光着屁股長大的鐵蛋兒,今年竟然已經連買了三套房了,據說就是被風水測算過,然後就一路發財。

宋乾自然懶得解釋於是就隨口說了個是,坐上車離開。

她踉踉蹌蹌的回到了自己家裏面,因爲喝的太多了,再加上這一路上車子的顛簸,所以一進家門他就立刻衝到了廁所,抱着馬桶不停的嘔吐。

因爲忙着那些工作,所以宋乾就請來了一個保姆,保姆人不錯,看到宋乾喝成這個樣子,於是立刻端來了一杯白開水,然後又在他後面拍了拍他的背。

“年輕人呀,不能喝那麼多酒會傷身的。”

“謝謝您了,李媽。”宋乾接過了,水杯喝了一口簌了簌嘴。

“沒事,你先洗個澡,我給你煮一個醒酒湯來,要不然的話你明天早晨起來肯定會難受。”

“好。”

宋乾說完之後就踉踉蹌蹌的走進了浴室,李媽在後面看着忍不住的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吖,爲了事業就糟蹋自己的身體,她將宋乾脫下來的髒衣服撿到了洗衣婁裏面。


宋乾站在浴室裏面,開着花灑衝着澡,終於把身上那樣難聞的氣味給洗刷掉了。

等他出來之後,李媽也已經把醒酒湯給做好了端到了他的面前。

“趁熱都喝了吧?睡一覺,明天起來就好了。”

宋乾接了過來一口氣全部都給喝光了。

然後喝完之後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裏面,倒頭就睡一夜無夢,直接睡到了大天亮。

他是被手機鈴聲給吵醒的,迷迷糊糊的將電話接了起來,“宋總,我已經到你家樓下了。”這個聲音是宋乾助理王鵬的。

宋乾還用大腦思考了一下,然後想起來是昨天他給王鵬來電話,讓他今天過來找他的。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下來。”宋乾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然後猛地做了起來,坐起來的時候還覺得頭有一點點的暈。

他用手捶了幾下自己的腦袋,昨天果然是喝的太猛了,果然不能夠這樣子喝酒,這樣喝酒傷身啊!

他快速的進到了浴室,梳洗了一下,全部都給整理完畢,之後他穿上西服外套就下了樓。

“小宋啊,還要不要吃早飯了呀?”李媽這一邊剛剛把做完的早飯端了出來,然後就看到宋乾急忙忙的背影。

“不吃了,來不及了。”不過他在路過餐桌前的時候在桌子上面拿了一隻可頌,放到了嘴裏。

李媽這邊還端着餐盤,然後看着她做的哪一大桌子,早點嘆了一口氣,早知道他就不做這麼多了。

宋乾上了車之後,對王鵬說:“走,去國英大廈!”

“好的!”王鵬一邊開車,一邊對宋乾開口問道:“李總,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呀,是沒休息好嗎?”

“哦,不是,是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了,倒現在腦袋還有一些不舒服。”宋乾皺着眉頭說到,然後他就閉着眼睛頭枕在了車背上。

看到自己的老闆好像一副非常疲倦的樣子,王鵬也就不再多說話了,將車裏面的溫度調到了一個適宜的度數之後還把音樂的聲音調成了純音樂,並且聲音也放低了。

王鵬覺得自己果然是世界上最貼心的助理。

到了國英大廈之後宋乾就直奔國英大廈三樓的金融投資中心。


他上去之後正對面就看到了前臺。

他走到了前臺,前臺的服務人員看到了他,就立刻站了起來,服務素質非常的好。

“我來找孫浩民,孫總經理。”

“請問您有預約嗎?”前臺服務人員看着宋乾問道。

“沒有,不過你可以告訴你們孫總,就告訴他我要做外盤商品期貨,入金不少於100萬元。”

前臺服務人員一聽到宋乾是來做生意的,並且還說入金不少於100萬元的時候瞬間愣住了,天啊,這也太多了。

這用100萬元來投資股票那是一個大客戶啊!她都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有聽到這樣子的金額了。 最近這幾年金融危機已經有很多的企業堅持,不住紛紛的宣佈破產倒閉了,而他們也全部都是靠着一些老客戶才得以維持下去,近期也都已經裁了兩三個員工了。

如果這筆生意真的要做成了的話,那他們的工資就可以穩定的發展,她也不用擔心是不是有可能會被炒魷魚了?

“好,您等一下!我馬上就去通報給孫總。對了,您叫什麼名字?我這邊登記一下。”

“宋乾!”

前臺服務員聽到了這個名字,瞬間就愣住了,她之前沒太注意,只有覺得眼前是一個非常帥氣的的小夥子,但是沒有想到哦,來人的名頭竟然這麼大。


除非是現在沒有手機沒有電視的人,否則的話不可能不知道宋乾的大名。

他在投資行業,可算得上是眼光毒辣投一個火一個。

“原來是宋總啊,久仰久仰您稍等一下,我立刻就去告訴我們孫總。”

很快前臺服務人員就已經走了過來,“宋總,請您跟我過來吧。”

宋乾對着他點了點頭,然後就跟着走了過去。

宋乾剛一見到宋乾就站起身來和他握手宋乾,可是在他們業界非常有名的,他真沒有想到宋乾有一天進的會來找她。

“宋總真是久仰大名。”王鵬站了起來和宋乾握了一下手。

“你好,孫總。”

“早先就一直聽說宋總您的大名,可惜一直都沒有緣分,可以見得到現在終於見到了,果然是少年出英才,今日一見真是三生有幸呀。”看到宋乾,孫浩民是肉眼可見的驚喜。


畢竟他們都屬於這個圈子裏的,所以他聽到宋乾的事蹟可是不下少數面對這樣一位業界奇才,他都是非常敬仰的,尤其是對方還這麼的年輕。

“孫總也很厲害呀,作爲咱們這個行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孫總也是年少有爲。”

早些年孫浩民也是很厲害的,作爲華爾街金融天才,也嘗試了很多,別人不敢嘗試的事情,他非常勇於開拓,一點都不會固步自封。

孫浩民眼前一亮,開口說到:“你知道我的事情?”

“不知道!猜的而已。”

聽到宋乾這麼說,孫浩銘被嚥了一下,“那你可以去買彩票了,怎麼可能猜的這麼準!”

宋乾對着他笑了笑。

孫浩銘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宋總這邊坐。”

“不知道宋總這一次來我們公司究竟是有什麼事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