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想到,居魂和我的想法一樣,他快我一步,已經衝到了矮子身邊,抓着他的後領子,直接提了起來。

2020-11-03By 0 Comments

矮子還是呆滯地,愣愣地看着對面棺材。

棺材裏發出液體晃盪的咕咚聲,我反應過來,知道是那些紙靈爬了出來。

回頭準備迎戰,只看了一眼,我動不了了,頭瞬間像被人打了一棒子,嗡的一聲巨響,怎麼都無法思考,身體整個癱軟下去。

可以是任何妖魔鬼怪,孃的,卻不能是他!

我的面前,不足五米處,我老爸正走向我。

記憶中最後一個影響,他正在旅遊大巴上給我媽剝花生。

我的思維停止在那個花生殼上,完全無法轉移。他直視着我,眼睛裏沒有眼白,全是黑的,透着無比仇恨,一步一步走向我。

他的動作一點都不僵硬,外八字的走路方式,跟他每次下課回來,走進家門時,一摸一樣。

我想不出理由,老爸爲什麼會如此仇恨地瞪着我。

我盯着他的手指,他的指甲很長,感覺像個鷹爪。指甲清一色黑紫,裏面有一些黏液。

老爸是個老師,雖然是畫畫的,經常全身都是顏料,我老媽總說他,不過他從來不生氣。他也會保持指甲裏的乾淨,爲了給我媽剝花生。

周圍有什麼聲音,我已經聽不到了,居魂喊了我一聲,不過聲音似乎很遙遠。

老爸很快就走到我面前,我下意識地喊了他一句,他沒有反應。

他舉起手,突然就伸向我的脖子!

我無法動彈,我要打他嗎?

就在他的手指要碰到我時,猛地一下,一團影子,強勢插入到我們之間的空隙,老爸被擠開,一個側身閃退回去。

接着我就捱了一耳光。這一耳光力道太足,頓時鼻腔裏充滿腥氣,一股鐵鏽味暖流,倒流進喉嚨。

這一下我立刻清醒過來,耳邊傳來無數聲音,轉眼就見,矮子已經滿臉是血,臉上的抓痕從眉毛直延伸到嘴角。

就在矮子打我的一剎,產生了一個空檔,他一句話沒來得及說,就被另外一個紙靈撲倒。

那紙靈發出嬰兒般的叫聲,手上的指甲也很長,已經朝矮子的眼睛直戳過去。

矮子大喊:“捅後腦!”

我被這句話叫得一激靈,來不及多想,大喝着同時捅了過去。

我感覺我像一個被扎破的氣球,一霎之間,爆發出無窮的力量。

一刀下去,沒想到紙靈一反手,指甲打在我的刀上,畫筒畢竟不是匕首,握柄處是圓的,直接從我手裏彈了出去。

紙靈被攻擊,回頭瞪着我。我一激靈,靠!這不是矮子的爺爺嗎!

容不得我多想,我知道我老爸肯定要撲過來,趕緊轉身,眼睛搜索着自己的武器。

畫筒就在我不遠處,我側身一滾,抓起畫筒,順勢站了起來。

畫筒蓋子已經摔壞了,畫卷掉了出來。

我餘光看了一眼,是阿酒的畫像,有點猶豫,真的要用靈獸對付自己的親爹?

矮子大吼一嗓子:“小樑,小心,低頭!”

我抱頭就彎腰,只聽見腦袋上貼着一陣勁風的聲音飛過,再一擡眼,發現是一塊金絲水晶碎片。

回頭,居魂站在了三個棺材頂部,腳下的金絲水晶已經裂開,他把碎片當成武器。

其他三個紙靈,渾身都是切口,裏面全是白花花的紙絲。

那三個紙靈,一個肯定是白復的親戚,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另外的,是一個小孩,不知道是不是花家早夭的繼承人。

最後一個,我沒見過,長得很普通,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那種,連男女都分不出,孃的,這就是傀儡師家的人?

我覺得有點眼熟,但是想不起什麼時候見過這人,也管不了那麼多,剛剛居魂的一腳飛踢,水晶碎片直接扎入老爸的小腹中。

“他們已經死了!小樑!醒醒!”矮子一邊擋住他爺爺的攻擊,一邊對我吼。

矮子嘴上這樣說,我知道他心裏過不去那道坎兒,雖然出了手,動作明顯遲緩了許多。

看我老爸肚子上頂着半塊水晶,我心裏堵得慌,讓我更難過的,他卻沒有一絲痛苦的表現。

把記憶努力逼迫到那顆花生上去。其他的人,都是六門中的人,爲什麼會有老爸參與?他不過是個局外人!而且,就他的性格,我也不認爲,他能保存什麼祕密。

他在這裏,那我老媽呢?

老爸是個妻管嚴,老媽要他往西,他決不敢往東!爲什麼!死了還讓他們分開!

我的憤怒無以復加,我用力咬破手指,以前總會覺得疼,現在竟毫無知覺。

血入畫卷,緊接着,黑煙從我手底下,滾滾而出。

黑煙越來越濃,但是我的視線卻異常清晰!黑煙迅速形成巨大的形態,不過就是一眨眼,九蛇擡頭。

與以往不相同的是,它的鱗片,變成了黑色。

我頓了頓,說話有些沙啞,道:“拿六個頭回來。”

命令纔出,我突然感覺腳下一震,就在這時,只見條石下方,連接着的所有頭髮繩索,全都擡了起來!

繩索擰成幾股,緊接着一瞬,竟然全部衝擊過來。

我下意識去躲,不想,繩索一股一股,竟然繞在了所有的紙靈身上。

九蛇剛準備有動作,居魂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到了我的邊上,他低頭看着我們爬上來的那個棧道,“有人!”

我一愣,順着看去,就見到,一個人,手裏正握着大捧的頭髮。那些頭髮,一直連到了我們腳下!

這個人…我認識。

我完全沒有想到,難道他就是傀儡師家的後人? 「我們醫療協會是管轄醫院的組織,所管理的是醫院和醫生,同時進行醫學研究,象徵著國家的最高研究機構。」

說到這裡時秦天文頓了頓,然後對許曜說到:「你要知道,不是每個醫生都與你一般,你在原本的醫院裡應該也有經歷過,有許多醫生靠的是吃人血維生!」

「是的,我確實是見到過!」許曜想起了自己曾經在江陵市第一醫院的日子,確實那個醫院裡有著好幾條蛀蟲,所做的事並不是救人命,而是在吸人血!

「這些醫院之所以會出現,也有一部分是我們打擊不嚴的關係。這次上頭打算親自派人來進行調查,如果被他們發現黑醫院黑醫生四處都有,那就證明我們協會監管不力,到時候這工程可能會延誤下來,優先對醫療協會的內部結構進行調整。」

秦天文說出這話的時候也非常的無奈,並不是他們監管不嚴,他們也在努力的想要打擊一些黑心的醫院和醫生,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方每次一聽到風聲,就立刻拉開架勢做好準備。

雖然秦天文知道一些醫院的作風確實不檢點,但一直抓不到機會,所以也就沒有能夠將它們進行制裁,再加上近幾年事情越來越多,先是長老會與自己窩裡斗從中作梗,隨後還有來自外國醫療協會的各種各樣的壓力。

他們對於醫院的大搜查一直沒有能夠進行下去,一些醫生活得比狐狸還要精明,他們始終抓不到他們的狐狸尾巴。

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抓的時候,所以秦天文才再次將這個問題提出,並且想要詢問該如何解決。

「這還真是一件麻煩事……不過,現在錢已經集齊,我基本上也沒什麼需要忙的事情,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吧。」

隱婚秘戀:陸少嬌妻太囂張 許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想要實現醫療協會都重建,還需要走很長的一段路。

秦天文順勢的將名單遞給了許曜:「這是名單,列舉了各項有著重大嫌疑的醫院和醫生,以及他們所涉及的罪行,可以從這幾個方面入手狠狠的打擊他們!」

雖然秦天文不知道許曜到底有什麼方法能解決這塊毒瘤,但他相信許曜能夠完美解決此事。

倆人在互相交流了一會後,許曜下一個去的地方正是梁飛英所在的房間。

作為四大軍區的統領之一,梁飛英的地位並不在周博懷之下,這也是許曜第一個接觸到的大人物,隨便一跺腳就能夠讓整個江陵市,乃至整片省城都為之顫慄的人物。

同時也是梁霜和梁健的父親,這次居然親自的過來迎接自己,也是許曜沒有想到的事情。

敲開了門后,許曜一眼就看到了換上休閑裝的梁霜,此刻的梁霜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短袖,下身也是極短的熱褲,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位酷酷的女孩。

「沒想到你那麼早就找來這裡?幾乎所有人都尊你為英雄,我還以為你會繞一大圈才來到這裡。」

梁霜也沒想到許曜還那麼快回來,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后幫他合上了門,隨後就躺在了沙發的對面伸手示意讓他請坐。

就在這時聽到動靜的梁飛英也走出了房間,看到許曜的第一眼,他就不由得大笑了起來:「不愧是我看上的年輕人!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不僅為我們江陵市爭了光甚,至為我們整個華夏都出了一口氣!」

然後梁飛英便來到了沙發上,坐在了許曜的對面,同時從柜子里拿出了一瓶酒:「這慶功酒你怎麼也得給我喝下去!」

說著便拿出了兩個杯子為許曜倒酒,許曜自然是不好拒絕,於是接過了酒與他對飲了三杯。

「其實我這邊事情還比較忙,這次特意來看你,也是想看看比起初見的時候,你身上到底多了哪些變化。原本想要叫上樑健那小子,結果那小子臨時的時候有了任務,我也就不打擾他去執行任務了。」

梁飛英提到此事時,也揮了揮手沒有多說。

「這次我想要見,你主要還是想告訴你,你的軍銜得到了提升,現在的你,已經是一名上校了。只不過授勛儀式還沒有開始,估計再過那麼幾天,我們還會舉辦一場慶功宴,到了那時,我會親手將榮譽戴在你的身上!」

梁飛英說完還不忘伸手拍了拍許曜的肩膀,時刻提醒著他身上此刻代表著地位,以及身上所肩負的責任。

「意思是我又陞官了嗎?總感覺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許曜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撓了撓自己的鼻子,雖然聽起來稱呼比以前高大上很多,也曾經聽說過這個位置不低,有些人窮盡一輩子也無法達到如此榮譽。

但對於許曜來說功名利祿早就已經是過眼雲煙,此刻所給他的勳章,對於許曜來說也只不過是一種榮譽的象徵。

「基本上我所說的就是這麼一件事情,你那麼早就過來找我,應該也是有事要告訴我吧?」

梁飛英笑眯眯的看著許曜,一眼就看穿了許曜有事尋來。

「不錯,確實有樣東西想要給將軍。」

許曜可沒有忘記自己來找梁飛英的目的,他並沒有急著將東西拿出來,因為這幾樣東西實在是過於龐大和危險,在酒店裡拿出來無異於要拆房。

許曜先是將目光看向了梁霜並且問到:「這次我送來的風暴海燕,軍方已經回收了嗎?」

「是的,你剛下飛機,他們就已經將這架直升機給送了回去。在美眾國的遭遇我已經跟父親說明白了,怎麼了?」

梁霜歪頭問道。

梁飛英一想起那家巨大的武裝直升飛機,忍不住的感嘆起來:「美眾國不愧是經濟科技第一大國,他們所研發出來的科技確實比我們要優秀很多,我看了一眼那部風暴海燕的構造,就知道那架武裝飛機用的是我們目前的科技實力,所無法達到的技術水平。」

說到這裡他又感嘆道:「要是再多來幾部就好了,我們可以好好的研究爭取早日超過他們,至於霜兒所說的捕風者戰鬥機和弒神者導彈,這幾樣東西我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梁飛英所感嘆的是兩方的軍力差距實在是過大,希望能夠多獲得一些敵方的科技情報以此來超越他們。

卻不曾想許曜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伸出了三個手指:「其實,我這次從美眾國回來,還帶回來了三架捕風者戰鬥機,沒想到吧?」 ?頭髮在那個人手裏蠕動,很像是蛇。我對蛇已經徹底沒有恐懼,我惡狠狠地盯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殺人,他已經早就灰飛煙滅了。

他抱着頭髮,手指輕輕攪動,頭髮順着他的指示,一下四散開去,變成了無數條繩索。

他擡頭看着條石上面,我知道,他看着的人,就是我,緊接着,對着我聳了聳肩膀。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睡在我對鋪的同學,居然就是傀儡師家的人,我連他名字都叫不出來,只知道他的外號,叫瘦猴。

關於這個人的細節,我根本就想不起來,孃的!最開始,就是他挑起了姚奇對我的厭惡!纔會有之後的挑戰,讓我對月季香閣產生興趣!

他就是宿舍的人,當然知道我的一切,當然可以隨意的進出,把胖古的手機卡放在我的桌上。

誰會懷疑呢?那個連鬼故事都不敢聽的人,會從背後,推我下樓!

我第一次氣得連髒話都罵不出來。這時,他突然對我們笑了笑,接着手指輕輕在空中劃了一圈兒,緊接着,就看見,那一大團頭髮,自個兒往後一拉,這一拉,那六個紙靈也跟着動了,都朝他的方向退去。

看着架勢,是要跑!

矮子和我同時反應,他大罵去你娘,同時一下跳到他爺爺肩膀上,朝着頭髮就砍。

而憤怒讓我的神經敏感到了頂點,矮子這一喊,更讓我熱血涌頭,幾乎是瞬間,我就衝了過去,一把抓住我老爸。

其他紙靈轉過身來就撲我們,指甲撕開我的手臂,居魂衝跳過來,兩腳迅速踢開兩個紙靈。那袁家女人,不知什麼時候,爬了上來,毫無停頓,看準居魂落地的剎那,銅傘一下出了手。

我想提醒他,但是這個時候,老爸已經被拉到了條石臺子的邊緣處,我被他的力量拉得跪了下來。

我已經無暇他顧,在地上被拖着走,我還是無法鬆手,就算知道,面前的不過是一團紙。

就在這時,我餘光一瞥,發現矮子爺爺已經踏空了,矮子踩在他爺爺肩上,平衡不了,眼看就要掉下去。

我大喝一聲,“阿九!上!”

九蛇飛過我的頭頂。一片黑壓壓的陰影。

它不會思考我命令之外的事情,我實在忍不下心看那一幕,閉上了眼睛。

再睜眼,矮子已經抱着他爺爺的頭,跌坐在條石臺子上。

居魂手裏拿着銅傘,兩個紙靈的頭,咕咚一聲,掉在了他腳邊。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一個蛇頭,朝我面前撲來。頭髮的繩索拉得更緊了,忽然,我聽見卡擦一聲響,九頭蛇的蛇頭咬住了老爸的頭,同時,因爲頭髮繩索的力量,加上我抱着老爸腳,三股力量一起用力,紙靈直接斷成了三截。

白色的紙條,飛得到處都是。

留在石臺上的,是頭和下半身。我愣愣看着,他的肚子上,還扎着那半塊水晶。

整個人都脫力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居魂想追上去,跑到條石臺子邊,他停了下來。

九頭蛇也沒過去,我這纔看見,所有的繩索,本來連接在條石上,現在全都消失,聚集在了瘦猴的身邊。

條石臺子,只有往上的四段鐵索吊在四面崖壁上。

他轉頭看了一眼,吹了一聲口哨,就帶着紙靈,走進了那道門。

他身影剛過,那道門,隨即消失了。

我大吼,“給老子追!”

九蛇扭動了兩下,卻盤了起來,對着我吐信子。

“怎麼?怕了?”我把氣全都撒在它的身上,“老子要你有什麼用?什麼靈獸!一個玩木偶的都比不過!它孃的,就是一坨翔!”

我一腳踢過去,說着舉起畫卷,就準備往底下丟。

居魂一下抓住我的手臂,他冷靜地看着我,道:“靈獸入魔眼,永世不得超生。”

我看着他,不知怎的,只感覺自己的臉上,全是溼的。

矮子抱着他爺爺的頭,走了過來,他嘆了一口氣,把他爺爺放在地上,接着從我手裏接過畫卷,撿起地上的畫筒,把畫卷捲成軸,放了進去。

我慢慢冷靜了一些,居魂看着我,按了一下我的肩膀。

地上全是紙屑,還有幾個紙靈的頭。

居魂在混亂中,拿到了袁家女人的銅傘。

他走向我老爸的紙靈,蹲了下來,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三個人一句話也不說,我揮手,九蛇騰起黑煙,一下消失。

矮子點了一根菸,自己吸燃,再塞進我嘴裏。

我接過煙,狠狠地抽了兩口,抹了抹臉,整個人都麻木了。

如果下次我見到那幾把小子,我肯定會親手擰斷他的脖子。

正這麼想着,矮子突然對我道:“小樑…你老爸…裏面好像有東西!”

我轉眼看過去,他和居魂,都蹲在我老爸的半截身子旁。

矮子指了指紙靈的小腹。

我走了過去,就見,紙堆中間,好像有一團顏色不一樣的紙,好像是一張棕色的皮紙。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手伸了進去。

這種真紙靈,應該是用真人的屍體製作而成的,手伸進去,還有溫度。

我看準位置,迅速摸到那一團皮紙。拿出來一看,它好像被特質過,年代有些久遠。我無法將它展開,因爲實在太堅硬了。

我不知道人怎麼能把一團紙植入體內,我看了看它的表面,上面畫着一些奇怪的文字,還圖案。

我把紙團收好,矮子探頭看着條石底下,他的眉頭緊皺,對我們道,“我覺得我們最好想辦法離開這裏。”

我疲憊不堪,還是撐起身體,走向臺子邊緣,突然我就發現,那些棧道,居然消失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