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有滿足這兩個要求,那麼所有的『建議』都是扯淡,而若滿足了這兩個要求,那建議其實也可有可無了,來訪者已經能清晰地認知到自己的內心世界,他們更明白自己未來該怎麼做。

2020-11-12By 0 Comments

「元老師會不會覺得我很怪啊,明明都是學心理學的了,連自己的問題都解決不好……」

「當然不會了,你能發現自己的問題,就已經比很多人做得都要好了。」

「我今年已經二十二歲啦,就是……感覺自己從來沒有喜歡或者說完全信任一個人,說出來不怕元老師笑話,我沒有戀愛經驗,大家都說小藝長得好看,應該肯定有男朋友才對,其實真的沒有,不是沒有喜歡過別人,也不是別人不好,而是我無法全身心地投入到感情當中……」

徐藝開始說著自己的煩惱了,元嘉傾聽著。

「最近有個學長在追求我,他是一個情商很高的人,相對於我整天宅在宿舍,他更擅長與人交往,而且對我也很好,很關心我,上周的一次見面里,他表達了對我的喜歡,說出了想要跟我在一起的意願。」

「他問我喜不喜歡他,我當時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不停地說我不知道。」

「其實我很清楚,自己是十分享受這樣有人疼愛、有人關心的感覺的,但同時又非常的不安,我感覺自己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人,對於任何親密關係,我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

重生小地 「他跟我表白的時候,我內心好像有另外一個聲音在說:他在騙你。」

「他也許只是看到了我好的一面,我害怕他發現我不夠好。」

「我知道這是我的問題,我無法信任他,我時常會想象著跟他結婚、生活的畫面,也為此憧憬,但也時常想到不好的畫面,家暴、瑣事、爭吵等等。」

「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為此一直有缺失感,也時常感到自卑,母親獨自在外工作,我從小在親戚家長大,一直以來的生活可以說挺漂泊無依的。」

「我養了一條特別可愛的狗狗,到現在,我覺得最親密的關係,最能讓我感到安全和信任的關係,是這隻狗狗,我非常愛它,抱住它,感受著它的體溫,我就覺得很幸福,這是我在人際關係上不曾感受到的。」

「我能察覺自己的問題,卻感覺無力改變,那種無法信任的感覺讓我很是痛苦,看了很多書也沒找到答案。」

「老師……我該怎麼辦……」

.

. 徐藝的心理問題還是比較典型的。

不少人在成長過程中因為『愛』的缺失,導致長大之後,對親密關係缺乏安全感,難以百分百地信任對方。

但這個問題又和以前元嘉幫另外一位楊小姐解答的『安全感』有所區別,楊小姐是因為缺乏安全感而過度依戀男友,甚至覺得男友只喜歡打遊戲不喜歡她。

徐藝的安全感缺失,導致她產生了迴避心理,這種稱為『迴避型依戀』

哪怕內心渴望得像一團火,也做出來一副『我不接受』或者『我不需要』的態度,拒絕與人產生親密關係,從而避免自己受到傷害。

於是她對自己的狗狗產生了深厚的感情,在愛寵身上,找到了那份內心渴望的安全和信任的感覺。

不說徐藝,哪怕對很多人來說,接近自己喜歡的人其實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而是一件非常害怕和緊張的事情,甚至有時候,這種緊張和害怕達到了無法接受的程度,於是選擇遠離來逃避這種喜歡。

也就是迴避型依戀。

元嘉能夠感受到徐藝心裡的那種矛盾。

在他的肢體語言和面部表情的鼓勵下,徐藝說了很久、很多的話,以至於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喋喋不休地嘮叨了這麼多。

「元老師對不起……我是不是說的太亂了……」

「不會,你說的很清晰,我能感受到那種情緒。」

這不是口頭說說而已,徐藝很清楚,人的情緒是可以相互溝通的,哪怕對方一句話都沒說,有些人就會讓人感覺很冰冷,而有些人則會讓人感覺他真的在傾聽,不然自己也不會不知不覺地說了這麼久。

「呼~」

徐藝鬆了一口氣,輕笑道:「感覺說出來之後,輕鬆了好多。」

雖然她跟元嘉不算熟絡,但這番溝通之後,莫名地就對元老師信任起來,而且從他身上感受到的那份信任和理解,甚至比她喜歡的那個男生身上感受到的要更強。

元嘉點了點頭道:「嗯,其實哪有人會心甘情願地遠離自己喜歡的人啊,無非是嘴上不承認,但心裡一直擔心,怕努力過後,也得不到回應,或者付出過後,換來的是失望而已。」

這句話擊中徐藝的內心,她的瞳孔顫動了一下,低下頭來。

「被喜歡的人討厭,是一件比喜歡卻得不到,更要糟糕的事情。」

「於是不再主動聊天、不再分享心情、甚至控制自己不去想他,然後嘴硬地說,『你看,其實我也沒有多喜歡你』」

聽著元嘉的話,徐藝心中五味參雜。

元老師是真正能理解她內心感受的,這種被人理解的感覺,滋味真的是難以形容,好像是鏡子里的自己突然會說話了一樣。

越是喜歡一個人,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遠離,這種巨大的矛盾實在是一種煎熬。

這和社交恐懼症有很大的相似之處,他們總是認為『我不夠好,沒有人會喜歡真實的我』

任何告訴他們『如何去愛別人』的建議,對他們來說,都是空話。

就像是一個從沒吃過糖,從來不知道『甜』是什麼味道的人,他哪怕在書上看到再多關於『甜』的描繪,他也想象不出來『甜』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滋味。

因為他們從來沒被人好好地愛過,自然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好好地愛別人。

元嘉的心理諮詢有個非常重要的目的,甚至凌駕於所有治療手段之上的理念,那就是:給來訪者一種『被好好對待的』真實體驗,或者說讓他們感受到『被愛』『被理解』『被認同』

社交關係上最好的治療手段,就是社交關係的修復,通過一段真實的關係,比如諮詢關係,來進行來訪者的認知修復。

以點帶面,從諮詢關係里,給徐藝一種『被愛』『被理解』『被認同』的體驗,這種修復不只是作用在她對社交關係的認知層面,同時切實地作用到了情感層面,刷新她對世界的認識。

比如她曾認為沒有人會『愛我』『理解我』『認同我』,但是元嘉的溫暖和包容,給了她對於世界全新的認識。

也只有這種真實的全新體驗,才能真正地改變徐藝的行為和內心感覺。

就像她說的那樣,她知道自己的問題,但是卻怎麼都改變不了,這是因為她從沒有體驗過這樣真實的『被愛』『被理解』『被認同』,像是她從文字里知道世界很美麗,但她從未親眼看過,哪怕知道很美麗,也無法感受到那種美麗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就是心理諮詢帶來的作用,元嘉的理解和愛,像是照進黑夜裡的一束光,讓她終於相信,光確實是存在的,無疑信心大增。

接下來的時間,元嘉著重幫徐藝分析了她這種心理狀態產生的原因。

這是一種自我探索和自我認知的過程,徐藝自己也有在做自我分析,但有元嘉的幫助,顯然更加客觀和全面。

「靠近自己喜歡的人或者事物,是一種天性,就像家裡的狗狗喜歡親近你一樣,從出生開始,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會想要靠近母親,離開了母親的懷抱,就會哇哇大哭。」

「但在成長的過程中,父母沒有對你的需要做出反應,甚至表現出不耐煩、不喜歡、大聲呵斥你別哭、甚至動手打罵,那麼你的原始『愛』的獲取就得不到充分滿足,隨著自我意識的成長,你會自己去解讀這種『不喜歡』或『不在乎』」

「於是在你心裡形成了一種不好的自我認知:我是不夠好的,我不值得被愛。」

「逐漸地,你就開始隔離和壓抑自己的情緒,因為這種『渴望愛』的情緒一旦被勾起,會引起你不好的回憶,潛意識裡就會覺得不安和恐懼。」

「你知道狐狸為什麼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嗎。」

總裁別亂來:前夫,咱倆不熟 「其實這就是你潛意識裡的一種思維模式,潛意識會告訴你:愛這東西實在是太痛苦了,我一點也不需要,一點也不稀罕。」

「迴避型依戀便因此而產生。」

「包括你剛剛提到的,父親離世得早,母親在外工作,自己寄居在親戚家中,其實哪怕再好的親戚,也不免有寄人籬下、看人臉色的感覺,而你又不敢大膽地跟母親表達愛,因為她獨自撫養你,已經很是辛苦,你得學會『乖』,於是就習慣性地壓抑著自己的情感。」

……

聽完元嘉的話,徐藝已經能夠很清晰地認知到自己的這種心理狀態了。

「接受它。」

元嘉柔聲道:「去欣賞最真實的自己,而不是去掩飾它。」

「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啊,落落大方,從容鎮定,思維敏捷,而且特別地有愛心,還有,你很勇敢。」

這是徐藝第一次被人這樣當面誇獎,一下子就紅了臉,手指藏在桌下揪啊揪,不敢說話。

這種在理解和認同的基礎上發出來的讚揚,跟她平時聽到的那種浮於表面的『好話』不一樣。

同樣的話,但從元老師嘴裡說出來,就覺得動聽極了。

「哪怕媽媽沒有這樣誇獎過你,但不代表她看不見,她也許不善表達,所以你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是不好的、需要被隱藏起來的。」

……

元嘉帶徐藝來到陽台,已經五點多鐘了,夕陽染紅半邊天,煞是好看。

伊卡懶洋洋地躺在陽台邊上睡覺,卉卉拿著一片小葉子逗它,嘻嘻笑著,小肥貓就閉著眼睛,用小爪爪扒拉一下她的手,長長的尾巴耷拉在邊上,像大毛毛蟲一樣扭阿扭。

徐藝感受著照在身上的夕陽光,看著身邊的小蘿莉和小肥貓,覺得特別溫馨舒服。

「伊卡它在哪兒都能睡得香。」

「真好。」

徐藝站在元嘉身邊,側眼看看他,覺得元老師好高啊。

這樣一起看落日的體驗,哪怕只是在陽台,也讓她感覺格外的不同,像是心扉被打開了一樣,不再壓抑著自己。

「不要為了害怕結束,就避免了開始。」

「就像太陽總是慢悠悠地從東邊爬到西邊一樣。」

「有時候你以為自己走的是捷徑,其實錯過了很多美麗的風景。」

元嘉的目光從遠處的紅霞收回,落到了徐藝的臉上。

「所以呢……加油啊,小藝。」

她能清晰地從元老師的眼神里,感受到那種『被理解』『被認同』『被鼓勵』『被肯定』的感情。

一個人的眼睛里怎麼能藏得下那麼多的話啊……

「姐姐加油!」

矮矮的卉卉蹦了蹦,握緊小拳頭,像小奧特曼似的。

「喵嗚。」

伊卡也懶洋洋地抬了抬眼皮,瞅了她一眼。

世界突然溫柔了起來。

真好啊……

.

. 黑藍色的夜空像是一張巨大的畫紙,一片透明的灰雲,淡淡地遮住月光。

許南梔含著一顆西柚味兒的糖果,趴在桌子上寫著今天的日記。

「今天是星期六,就是說,明天我們又可以見面啦。」

「上周分開之後,我好難過,我這個大笨蛋,明明那麼想見你,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還哭鼻子了,好丟人。」

「你寫給我的信,我反反覆復地看,我已經能夠背出來了,那麼長的信呢,我竟然毫無難度地就可以回憶起每個句子、每個標點符號。」

「你說了好多以前的事,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我總是厚臉皮地去看你說的那句話,你說那時候就喜歡我了,我就盯著這句話看,能夠看一整天。」

「我該怎麼和你親近呢,其實我好想撲到你懷裡,像小貓兒一樣被你抱著,但我怎麼都夠不著你,於是就喪氣地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我還不算太笨呢,其實我也能幹好很多事情的!這兩天在跟媽媽學做飯,你知道嗎,鍋里的熱油好可怕!我以為我怎麼都不敢把菜放下去的,但是我還是放下去了哦,就有點膽小,一放下去,趕緊拿鍋蓋蓋起來,不敢再打開了。」

「於是菜就糊啦。」

「不過現在我已經不怕了。」

「就是青菜炒的乾巴巴的,有時候又加的水太多了,就變成了煮青菜。」

「我需要再努力練習一下!」

「我超級喜歡你每天講的小故事,然後就好崇拜你啊,如果換我來講的話,唔……從前有隻小白兔,它做了一個可愛的白麵糰,正當它要吃的時候,白麵糰說道,請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好不好,我給你唱一首歌,小兔子就說好,然後小麵糰就開始唱歌了,小白兔白又白,兩隻耳朵豎起來,愛吃蘿蔔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愛,小白兔很高興,就不吃小麵糰了。」

「是不是超級蠢!」

「其實我也是這樣的……」

「我有千般萬般的不好,只有一點好,就是喜歡你。」

「我今天看了一本書,書上說,每個人死後,會變成一本書,被收進天國的圖書館里,書的內容就是死者的生平。」

「有的人變成了名著,有的人變成了,有的人變成了菜譜,有的人變成了地圖……」

「我能猜到以後屬於我這本書的內容。」

「應該是一副畫冊,畫得也不好看。」

「但畫得全是你~」

許南梔合上筆記本,又剝了一顆草莓味兒的糖果送進口中。

她平時不太喜歡吃糖的,但偶爾一次寫日記的時候吃著糖,發現一邊寫著日記,心情就像口中的酸甜滋味兒一樣,便有些愛不釋手了,於是每次寫日記都要吃一顆糖。

許南梔坐在書桌前,修長美麗的雙腿在桌子下抻直,右腿疊在左腿上,赤著雙足,腳尖兒俏皮地晃啊晃,一想到明天睡醒就是見面的日子,她的心情就特別美麗。

已經要開始第二次見面了呢!

這一次要表現得更好才行!

許南梔將筆記本收好,又拿出來一張紙,開始寫著明天的計劃表。

一、穿一條漂亮的裙子

二、提前半小時等他

三、深呼吸

四、跟他說,元嘉下午好

五、深呼吸

六、把準備好的畫冊送給他

七、深呼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