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滅了整個冰棱宗,為三位師父陪葬,已經算是他葉擎寬大為懷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什麼?竟有此事?我……我不知道啊,敢問太子殿下,冰嶄他……」冰軒聞言,神色一震……

「自然是已經死了!」葉擎淡淡道。

「太子殿下,一切都是冰嶄自己造的孽,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冰嶄已死,冰軒也不知情,不知可否……」冰棱老祖道。

雖然他的話沒說完,但誰都知道,他是在為冰軒求情。

「冰棱老祖,殺我親友的可是你們冰棱宗的人,本太子沒有找你們整個冰棱宗的麻煩,已經是看在火雲兒公主的面子上了,你可不要得寸進尺!」葉擎冷聲道。

「是你欺人太甚吧?冰軒他根本不知道秘境中發生的事情,再說,一切都是你說的,我們又沒看見,誰知道真假?」烈日老祖怒道。

「你是說,我在說謊?」葉擎皺眉道。

「烈日!」

冰棱老祖瞪了烈日老祖一眼,隨後看向葉擎道:「烈日他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冰軒乃是我冰棱宗長老,而且,此時他確實不知情,還請太子殿下網開一面!」

「不行,他必須要死!」葉擎輕輕搖頭。

與此同時,神槍候上前一步,蓬勃的氣勢直接將冰棱老祖鎖定!

而文婆婆也同樣如此,氣勢將烈日老祖鎖定……

感受到對面散發的氣勢,冰棱老祖勃然變色,紫嫣侯還沒出手,他們竟然有三位封侯,這可和之前得到的資料,不太一樣……

「太子殿下,這裡是冰棱宗,老夫在此經營了數千年,就算你們有三位封侯,也未必能在此地討到便宜!」冰棱老祖沉聲道。

「冰棱老祖,你真的要為了區區一名元神道人,跟我等打上一場? 有戶農家 看你氣機不穩,渾身上下冒著一股衰敗之氣,恐怕距離化道,也不遠了吧,真要是戰上一場,恐怕你……」神槍候冷聲道。

「老夫的身體,比你更清楚!縱然如此,說不得,臨走之前,老夫也要帶走一人了!」冰棱老祖沉聲道。

帶走一個?

葉擎聞言不禁眉頭一皺,這老傢伙,這麼狠?

他並不懷疑冰棱老祖的話,如果這傢伙真的下了狠心,來個自爆,別說帶走一個,搞不好帶走倆,甚至連他都帶走,也是有可能的……

元丹修士自爆的威力依然可以傷到洞天修士了,封侯強者自爆威力會有多大? 「冰棱老祖,如此衝動,可不是智者所為,為了一個元神道人,賠上了你們整個冰棱宗,可不是划算買賣,你死了一了百了,但是他們呢?你問問,他們願意嗎?」 最美的流年裏 葉擎指著冰棱老祖身後的眾人道。

「冰軒是我的徒孫,也是冰棱宗的長老!」冰棱老祖看了身後眾人一眼,眉頭輕輕皺起,隨後道。

拐個神醫當王妃 「既然如此,本太子也不想兩敗俱傷,我有個提議,你看如何?」葉擎道。

「提議?什麼提議?」冰棱老祖問道。

「本太子和冰軒道人來一場勇士之間的決鬥,你們所有人,不得插手,如何?」葉擎道。

「太子殿下,你萬金之軀,如何使得?」

冰棱宗的人還沒說話,狄雲急忙反對道。

開玩笑,你一個剛入洞天的人,要跟元神強者單挑?

須知,洞天和元神之間的差距,可比先天和元丹還要大,根本就是碾壓之的結局好不好……

「八太子此言當真?」冰棱老祖聞言一愣,隨後驚喜道。

葉擎的境界,他自然看的出來,而冰軒為了突破出竅境界,在宗內閉關百年,雖然還未突破,由此可見,他已經是元神巔峰了,雙方之間幾乎是相差了兩個大境界的……

「自然當真,如果這樣你們還不敢的話,那就試一試,是你們兩個厲害,還是我身邊這三位封侯更強!」葉擎道。

「答應,自然答應,冰軒,記住,等會兒悠著點,點到為止,不許傷了太子殿下,明白嗎?」冰棱老祖轉頭看向冰軒道。

「是,老祖!」冰軒道人精神一震道。

對陣一個洞天初期的修士,哪怕他是一國太子,九品元丹,冰軒道人也有十成十的把握啊!

要知道,想當年,他也是上品元丹出身,雖然只是七品!

在元神這個層次當中,其實上品元丹已經不算稀罕了……

「葉擎,你行不行啊,那可是元神道人,能夠使用法寶的!」火雲兒在一旁道。

「呵呵,放心!」葉擎輕笑著,走上前去……

「神槍候,紫嫣阿姨,你們看好他,萬一出了問題,可就麻煩了!」火雲兒道。

且不說兩人之間的關係,天楓古國的太子死在了天火古國,這就是一個推卸不掉的責任……

「公主殿下放心,那冰軒不會有機會傷到太子殿下的!」神槍候道。

「太子殿下,請您先出手吧……」冰軒道人作揖道。

「你確定?如果讓本太子先出手,你可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葉擎淡淡道。

「請!」冰軒道人依舊道。

「好!」

葉擎聞言點頭,隨後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張神符,而後拋向半空,口中大喝一聲:「鎮!」

隨著葉擎一聲大喝,半空中的神符突然散發出強烈的光芒,而後在半空中化成了一個鎮子,直接印在了冰軒道人的身上……

「那……那是什麼東西?」冰棱老祖面帶恐懼之色……

神符散發出去的氣息雖然不算很強,但在場的幾位封侯,無一不被這股氣息所震懾,甚至引發了一股靈魂深處的恐懼……

而眾多元神道人,則是身體有些僵直,至於元神之下的修士們,一個個都忍不住跪伏在地,頭腦一片空寂……

「看吧,我說讓你先出手,你不願意,現在,後悔了不是……」

葉擎來到那冰軒道人面前,直接一拳轟碎了對方的腦袋,而冰軒道人的元神則是停留在半空中,元神上還有一個鎮字……

隨後葉擎屈指彈出一團火焰,直接將那冰軒道人的元神化為灰燼,最後摘了對方的千寶囊,還將那剩餘的半截屍體收了進去……

殺了人還替對方收屍?

不存在的!

他只是不想浪費了一個元神道人的元丹而已,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堂堂一國太子,總不好去干那些邪魔外道們才會做的,挖人元丹的事情吧……

「冰棱老祖,恩怨了解,就此別過,再也不見……」

收拾完一切,葉擎朝著那冰棱老祖揮了揮手,而後帶著大部隊離去……

葉擎離去之後,冰棱老祖和烈日老祖站在原地良久,才看向對方道:「那東西到底是什麼?竟然能引起我的恐懼……」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可能是神靈法旨……其實那神靈法旨並沒有太大的威力,起碼對你我來說,並不是擺脫不了,但是對於元神境來說,就致命了!」烈日老祖嘆息道。

「神靈法旨……果然是此物,神靈言出法隨,隨手寫的一個字都有莫大威力,可笑,可笑之極,那葉擎,只是為了殺死一個元神道人而已,竟然也捨得動用如此寶物……」冰棱老祖搖頭苦笑道。

「傳聞天楓古國上代國主成神飛升,現在看來,果然不假,只是,那八太子,也太奢侈了些……」烈日老祖也跟著道。

神靈法旨是有的,不過他們還是看錯了,葉擎手裡的那個是神符,不過倒是和神靈法旨很相似,正常的神靈法旨是當然不會只有一個字,而是神靈頒布的旨意,普遍是一句話,或是一段內容,由神靈親自書寫,同樣可以當做寶物禦敵。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東西並非來自天楓古國,而是葉擎自己寫出來的。

他寫出來的字,本身並沒有任何威力,只是以信仰之力為媒介,引發了神符上原本的神性而已……

另一邊,葉擎他們離去,火雲兒和夏紫也是一副看著怪物的樣子,打量著葉擎……

「你們幹嘛這麼看著我?我知道我很帥,可也不用這麼花痴吧?」葉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

「廢話,說,神靈法旨,你是從哪弄來的神靈法旨?」火雲兒道。

「用神靈法旨去對付區區一個元神,你可真夠奢侈的……」夏紫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什麼神靈法旨,那是神符!」葉擎搖頭道。

「神符?不可能,神符的威力,怎麼會如此弱小?」文婆婆聞言下意識的搖頭道。

「你知道神符的威力?」

葉擎詫異的看向文婆婆,想起對方的身份,天星古國皇室出身,又是太初聖地的聖女,說不住還真的知道……

「呃,不知道……但想來,也不會這麼弱,你那一個鎮字,雖然能鎮住元神修士,但如果對方是出竅境,這鎮字最多也就有一半效果,如果是分神期強者早做準備,你那鎮字都不會有任何效果,就更不用說是對我等封侯了!」文婆婆道。

「效果這麼弱嗎?」葉擎詫異道。

他還以為很強呢,本來還想用這個,幫助神槍候對付那冰棱老祖的…… 返回太極城不過只用了大半日的時間,太極城內,原本來自天楓古國的修士還在原地等待。

告別火雲兒,大部隊浩浩蕩蕩,準備返回天楓古國。

和上一次,一直躺在飛舟的甲板上享受景色不同,這一次的葉擎,幾乎沒有在甲板上過多停留,直接讓神槍候給他開了一個秘密房間,開始研究起了神符……

現在製作的神符,才只能對出竅境界的修士起作用,對於葉擎來說,威力還是略微弱了些,尤其是對有大軍重重保護之下的,更是雞肋中的雞肋!

在葉擎的想法中,他製作出來的神符,起碼要對封侯級強者起到一定作用才行,不說能殺死他們,起碼能幫上點忙,也是不錯的……

於是,葉擎又開始了自己的神符試驗,並且不時的在傳承光球之中尋找可用的信息……

修鍊無歲月,葉擎對神符的研究,也同樣是如此……

數日過後,現在的葉擎,眼窩深凹,面色蒼白,一副虧空過度的樣子,然而並不能掩飾住他內心的喜悅……

在他的面前,擺放著五張已經製作完成的神符,其中四張寫著『鎮』「封」「困」「殺」而最後一張這是寫著『增幅』二字!

前面的幾張,從名字上就能看出他們的作用,「鎮」字神符葉擎之前已經用過一次了,針對元神,效果極好!

『封』是針對肉身的,『困』會形成一個光圈,困住目標,而殺則是一道攻擊神符,視對方實力而定,超過這道神符的能力範圍之外,這神符不會有絲毫作用,而只要在這神符能力範圍之內,則可以直接將目標殺死!

前面的這些神符,都沒什麼問題,問題的關鍵在於最後一道『增幅』!

這張神符,可以理解為一種增益BUFF,增益的幅度,視目標實力而定,實力越低,增幅效果越強,實力越強,增幅效果越弱,具體能夠增幅幾成,還要具體試驗一番。

這代表,葉擎以後製作的神符,不僅僅局限於攻擊,還有增益,治療,或是弱化對方……

眼下,葉擎不過是剛剛將這『增幅』神符給製作出來罷了,將桌子上的五張神符收好,葉擎盤膝坐下,隨後朝著嘴裡丟入十多粒元丹,元丹化作大量的元氣,補充葉擎神體上的虧空……

隨著,葉擎將元丹消化完畢,原本蒼白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隨後葉擎拿著那『增幅』神符,朝著自己的身上一拍,頓時,葉擎感覺自己的神體前所未有的充實,元丹的表面被凝結了一股雄厚的法力,甚至就連元神也壯大了許多,……

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狀態,葉擎頓時面色一喜……

元神境!

這增幅神符,作用在自己身上,竟然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一個大境界,果然不愧是神符!

須知,自己的實力本就不一般,雖然只是洞天,他自認為實力不會遜色於普通元神,連他都能增幅一個大境界,這說明,神符倘若給一個元神境的修士使用,怕是也能將其增幅到出竅境界!

不知道,這神符的增益BUFF,能堅持多長時間,隨即,葉擎又產生了新的想法……

既然現在,自己已經是元神境了,那麼現在再來製作神符,威力應該會更上一層樓吧?

想到這裡,葉擎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試驗……

半個小時候,葉擎滿意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這張『虛弱』神符,所散發出來的神秘氣息,確實要比之前的神符更強一些,果然,自己的思路是對的!

如果自己能多煉製出一些增益BUFF,或許就可以一直維持在元神境界也說不定,畫完這一張神符,葉擎習慣性的丟入口中一顆元丹,瞬間,葉擎愣住了……

使用『增幅』神符之後的自己,就連煉化元丹的速度,都提升了十餘倍,原本煉化一顆一品最普通的元丹,葉擎需要大概十來分鐘的時間,可現在,這元丹感覺,最多幾十秒的功夫就不見了!

感受一下體內的情況,增益BUFF還在,自己的境界,仍舊還是元神境,只不過比起之前來,要弱了幾分,顯然是因為自己煉製『虛弱』神符的原因,消耗了一部分能量。

隨後半個小時,葉擎坐著一動不動,仔細觀察體內神符增益部分的能量變化,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這神符增益的能量,只要自己不隨便使用,就會一直存在,直到消耗完畢……

得到這個結論,讓葉擎欣喜不已,這意味著,他現在雖然是洞天境界,但卻可以用元神境界的速度來修鍊,如此以來,修鍊的效率,可是提升了十倍不止!

道理很簡單,就好像一個先天強者和一個元丹修士,在相同的時間裡打坐修鍊,元丹修士吸納的靈氣量,肯定要遠遠超過先天強者,葉擎現在的狀態,就是明明是洞天修士,卻擁有元神修士的修鍊體質,效率焉能不快?

有了這個結論的葉擎並沒有急於修鍊,既然增益BUFF如此有用,自然要多煉製幾張,而且自己身上的這一張還是洞天境的時候煉製的,用現在的元神境再煉製一張出來,修鍊效果肯定會更加優渥……

半個多小時過後,葉擎的第二張增益BUFF煉製了出來,還沒來得及使用,突然感覺一陣巨力,差點沒把他拋到牆上……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該死,難道又有強盜?

「敵襲,全員戒備,殿下,您沒事吧?」

狄雲的聲音從艙門外傳來……

這一下可不得了,如果殿下在修鍊,如此動靜,就算是把人搞的走火入魔,也是很有可能的……

「我沒事,又是誰來討野火?」

葉擎怒氣沖沖的從艙門裡走了出來……

「殿……殿下您……」

狄雲看向葉擎的時候,說話不由得結結巴巴……

這才閉關幾日?

怎麼殿下的實力,似乎又突破了一樣?

這也太快了吧,幾個月前,還只是元丹呢,去了一趟秘境回來就洞天了,而現在才閉關幾日,突然就元神了?

這特、么還是修鍊? 「行了,先出去看看吧,到底是誰,竟敢如此大膽!」葉擎神色冰冷道。

竟敢打擾本太子修鍊?

可真是活膩了……

葉擎剛剛來到飛舟的甲板上,只見飛舟的表面,裹著一層厚厚的護盾,飛舟四方,里三層,外三層,幾乎圍滿了修士,各式各樣的法器,甚至法寶,正朝著飛舟砸了過來。

好在,這艘飛舟是代表天楓古國皇室的飛舟,建造的時候,自然也考慮到了可能會有人襲擊,防禦方面做得十分出色,雖然對方人員眾多,一時之間,倒還打不破飛舟的防禦罩。

「混賬東西,還不住手,你們竟敢襲擊天楓古國的八太子殿下,不要命了嗎?」

狄雲一聲暴喝道。

「嘿嘿,八太子是什麼東西?老子可不認識,在這兩國邊境線,別說是太子,就算是皇帝老子從這裡經過,也得留下買路財!」一名獨眼修士,聲音沙啞,雙眸之中透露著戲謔的神色……

「就是,我們一十八路大盜難得聯手做一次大買賣,想要活著從這裡出去?倒也不是不行,你們繳納靈石一百億,靈寶十件,上品法寶百件,再留下這座飛舟,本首領就做主,放你們離去!」

又是一名大盜首領開口道。

「百億靈石,靈寶十件,上品法寶百件,你們根本就沒有絲毫談判的誠意!」狄雲怒道。

誰會隨身攜帶百億靈石?

十件靈寶,上品法寶百件,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就算是把飛舟上所有人的法寶靈寶,全部拿出來,也拿不出來好吧……

當然,他肯定不知道這些盜匪所謂的誠意,在葉擎的眼裡,其實也只是毛毛雨,隨便一個儲物戒指里的財富,都遠遠超過對方的提議……

「哈哈,小白臉,廢話少說,拿不出來,就等死吧!」獨眼大盜大笑道。

「行了,別跟他們廢話了,狄雲,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你可知道?」葉擎問道。

「這個,那獨眼大盜,應該是黃金盜的二頭領,其他的並沒有太過明顯的特徵,就認不出來了……」狄雲搖頭道。

「太……太子殿下,我……我認得……這些傢伙,每一股都是有名有姓的大盜,其實力都不下於我們馬原湖,甚至更強,那邊是惡人谷,這邊是赫連山寨的,這股人是驚天幫的,這股是黑風寨的……」

「太子殿下,這些人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大盜,十八股大盜聯手,幾乎囊括了兩國邊界所有有名有姓的大盜匪,這手筆,簡直前所未有,這中間肯定有人搭橋牽線,他們之間的關係可不怎麼樣!」

狄雲剛說完,一名老者,來到葉擎的面前稟報道。

此人並非別人,正是那馬原湖陣法師,被葉擎留了下來,現在倒是發揮出作用了,起碼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這麼強?你可知道他們的詳細實力?有多少元神以上的強者?」葉擎問道。

「在我們兩國邊境,有實力的大盜匪,只有元神境才能當上頭領,所以只要看他們有多少個頭領就知道了,這其中應該是以惡人谷最強,他們有十大惡人,全是元神境以上的修士,然後是紅巾盜和赫連山寨,都有八大頭領,再次是……」

緊接著,那老者,將各個盜匪勢力的頭領人數報了一遍,聽的葉擎都有些心驚……

這一十八股盜匪中,頭領最少的也有三個,十八股盜匪加在一起,所有的元神修士,竟然超過了百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